吉人天相

    ()    这下,不光是群臣,就是慕容睿也大吃一惊,“皇兄,不然就让睿去吧,您龙体不是还没痊愈么?如此的长途跋涉,您怎么受得了!”

    慕容睿眼神里闪过的都是担忧。全本www.qbxs8.com

    “哼,你个臭小子,你以为朕老了么?还长途跋涉?还受不了?你不是想说,皇兄啊,你快下台吧,将治理江山的机会让给年轻的睿弟弟吧?”

    慕容傲口中说的尽管是讽刺的话,但眉心里却有一丝的暖意,打仗亲兄弟,弟兄两个人曾一起奔杀在疆场上,共进退,共荣辱,他们之间的意,远非一般的兄弟所能比拟的。

    别看,寻常时候,慕容傲经常会想出一些点子来恶搞慕容睿,但是从他心里讲,他对自己的二弟,那是非常器重的。

    “皇兄,你知道睿没那样的意思的……”

    急之下,慕容睿竟忘记了对皇上的尊称。

    “慕容睿,你还说,没上没下的,你想要再去打扫茅房么?”

    “皇上,您就让睿去打扫茅房也行,可是,您不能去边城的,不能去……”

    “是啊,皇上,您不能去的,您……”

    一边的贵德子那是心急如焚。全本www.qbxs8.com

    心说,我的好皇上啊,你不要命了么?您上的伤口还没好啊,您若是带着伤去了边城,再遇到了那鬼魂,出了什么事,那北燕的臣民们可怎么办啊?

    他急得都要哭了。

    “你个狗奴才,朝堂之上,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慕容傲怎么会不明白贵德子心里所想的,他面色一沉,眼神锐利地看过了贵德子,威吓他,不准将实说出来,不然皇上龙颜震怒,那可就不单单是掉脑袋事儿了!

    可是皇上……

    被慕容傲那愤怒的眸子瞪得贵德子低下了头,老泪都出来了,皇上啊,您这是何苦啊?衣衣那丫头心里没有您,您也不能这样折腾自己,不拿自己的子骨当回事啊?

    这几天,在龙嬴宫里,看着皇上表面是安静的,什么话也不说,天天除了看奏折,就是看奏折,表冷漠,也不愤怒。

    但是,贵德子是很清楚皇上心里的苦楚的,每到晚上,看着外面的月色,皇上就会叹息,那种叹息别人听不到,也感受不到,但是贵德子能,他太了解皇上了,皇上尽管戎马半生,子暴戾,对自己也是呼来喝去的,可皇上的腔里有一颗异常温柔的心。全本www.qbxs8.com

    他对红衣公主的思念,很久了,足足十年,等来了她的人,却没等来她的心,这让皇上心里十分的痛苦。

    皇上时常把玩那柄小剑,还说过,那小剑是衣衣送给他的,现在看来,皇上念念不忘的衣衣,就是叶红衣公主!

    既然公主当年给过皇上一样信物,那就证明了衣衣公主对皇上也是有意的,两个人不能说是一见钟,最起码也是投意合,两两想念的,可是,怎么看红衣公主却似根本就什么都忘记了?不记得那柄剑了?也不记得皇上了!

    她对皇上无视,仇恨,因为皇上灭了难离国!

    可是,贵德子有时想,皇上既然对衣衣公主那么喜欢,他又怎么会去攻打了难离国,让难离国灭亡了,让公主成为了阶下囚,因此痛恨他呢?

    哎呀,真是头大,皇上,您怎么回事啊?

    现在又要带着伤去边城,这……这样的做法真太扑朔迷离了!

    “皇上,您不能去边城啊?求您了,皇上,请为了北燕国保重龙体吧?”

    群臣跪倒,齐呼。

    “哼,朕这样做,就是为了北燕的百姓们,你们都不用说了,朕的去意已决,谁说都没用,好了,事就这样说定了,朕去了以后,咔哒迩的一切事务都交给左右相两位大人,以及众位大臣抉择……”

    “皇上,那睿和您一起去吧?”

    慕容睿赶紧说。

    “哼,你个愚钝的家伙跟在朕边,只会惹朕生气,这里还有不少事,等着你去做呢,比方说打扫打扫茅房什么的,你的工作也很重要……”

    慕容傲笑了,在说出这话后,笑了。

    可是慕容睿却笑不出来了。

    皇兄好像是变了,从难离国回来,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就似乎变了,变得自己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了?

    “唉,好像自己一直就看不透皇兄的心思吧?”

    他无奈地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皇兄怎么会不让我一起去呢?往常打仗他都是带着我的!

    “睿王爷,您必须留在咔哒迩,这里真的需要你!”

    老臣袁鸣均凑近了,低低在他耳际边说,边用眼角的余光看去了苏平槫那里。

    呃?

    慕容睿马上明白了,四方的边城将领都是受苏平槫一手调拨的,皇上去了边城,若是用人,那调度一事儿就是苏平槫说了算了,调不调的,也是他说了算,如果,他……

    慕容睿不敢想象下去,很快明白了皇兄的意思。

    可是,他真的很担心皇兄的安危啊!

    皇上不顾众臣的阻扰,毅然去了边城夛卡什的事,是在慕容傲走后的第二天,叶红衣才知道的。

    什么他竟去了夛卡什了?

    这怎么可以啊?他上的伤还没好利落啊?

    叶红衣恍惚中跌坐在了椅子上,神顿时沮丧。

    他是恨自己的,不然怎么会连走,都不和自己说一声?

    转而,她苦笑,是自己用剑刺伤了他,而且对他的频频示好,自己都是无视的,他是皇帝也是个人,自然会心灰意冷,自然会满腹的怨恨了!

    这也是他不理会自己,不见自己的原因吧?

    可,你不见我,你一辈子不理会我都成,你干嘛要去边城啊?边城闹鬼了,你去了,再被鬼魂遇到了,伤及了你,你要怎么应付?

    “公主,您不要为皇上担心了,皇上吉人天相,是不会有事的!”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心的欢喜近前一步,劝解着。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