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没完

    ()    说着,欢喜就眼泪汪汪的,“可是坠儿姐姐已经被关在里面三天了,奴婢真的很担心啊,很担心……”

    坠儿!

    叶红衣心碎裂,凝碧,坠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她忽然就从上爬起来,躺得太久了,下的时候,她子一个踉跄,险些就摔倒了。全本www.qbxs8.com

    公主,您小心啊!

    欢喜冲过来,要扶住叶红衣,但是叶红衣一下子就甩掉了她的手,“不要你管,我要去找坠儿,坠儿,都是我害了你啊!”

    她狂喊着,冲了出去。

    “公主,公主,您子刚好,您慢点啊……”

    欢喜紧跟着追了出来。

    一路跌跌撞撞地,叶红衣冲到了恋蝶宫,“凝……凝碧,你给我出来,你出来,把坠儿交出来,还给我,还给我……”

    “公主,您这是做什么?怎么跑到恋蝶宫来搅闹了?还直呼我们主子的名讳,这可是死罪啊!”

    洛儿和司顺等奴才们靠前,要拦住叶红衣。

    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叶红衣眼睛都红了,她愤怒之下,周的力量仅仅提及了五成,但是这已经足够了,那几个围拢过来的奴才们被她一招清风拂柳掌给击飞了出去,“谁再拦着我,我就杀了他!”

    一种冷厉的光从她猩红的眼睛里显露了出来,她的子都在微微发抖,欢喜说,那个铜墙铁壁屋里只能呆半天的,可是他们却将坠儿关了三天,坠儿,坠儿,你不要有事,你不能有事啊!

    “哼,人,你好了么?怎么不感谢本宫救了你,反而到本宫的寝宫里搅闹,真是不知道好歹,来人,将她给我轰出去……”

    是盛气凌人的凝妃,她面容冷漠,“都是她自己说的,只要本宫让太医为你治病,她愿意受任何的惩罚,本宫心善,不过是随了她的心愿罢了,没想到,你一个做主子的,竟连一个宫女都不知道感恩别人的好,果然是人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怪不得皇上不要你了,哼!”

    “你放不放坠儿!?”

    叶红衣一个箭步冲过去,用手死死地扣住了凝碧的命脉,“你别以为你是皇妃,就没人敢动你,我告诉你,你若是不赶紧将铜墙铁壁屋的钥匙给我,我立时就杀了你!”

    啊?!

    叶红衣手上的劲力加强了,凝碧就感觉到自己的口一阵憋闷,眼前一黑,险些就晕了过去,“你……你松开本宫,本宫……给你钥匙……”

    “哼,人,快拿来……”

    叶红衣狠狠的一记耳光响亮地扇在了凝碧的脸上,“你先祈祷吧,坠儿没事,还好,她若是有了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啊?

    凝碧一股跌坐在了地上,咳咳……

    不住地咳嗽,她的鼻涕眼泪都涌了出来,脑子里回响着,刚刚叶红衣发的狠话,她……她说是要杀了我?来人啊,快将宫门关起来,别让那个人再回来,别让她再进来啊!

    一番痛苦的嘶喊,那帮奴婢奴才们忙乱地跑出去,将恋蝶宫的宫门紧紧的合上了。全本www.qbxs8.com全本www.qbxs8.com

    啊?这个人,她竟敢说要对本宫不利?太过分了?她还当本宫是皇妃么?皇上,您要救救碧儿啊!

    哭无泪,她蜷缩在那里,双手抱住了口,一阵阵的冷气从心底就侵袭而来,冷,冷,快拿棉被来……

    “主子,主子,您怎么了啊?手脚怎么那么凉啊?”

    洛儿急忙用锦被盖住了凝碧的子,她的手脚都凉得如寒冰般。

    “洛儿,洛儿,那个女人是个妖怪,她是个妖怪啊!”

    “娘娘,您不要这样,门都关好了,公主她进不来的!”

    洛儿有些不知所措,前看那个坠儿妹妹,她对他们公主是一片忠诚,而公主呢,对自己的奴婢也是那么的好,他们之间的友,真的如亲姐妹般,不像自己的主子,对自己动辄打骂,一点温都没有。

    “洛儿,你个婢,你还不赶紧去叫人来保护我!”

    凝碧又在喊了,伸出手来一把就抓住了洛儿的头发,朝着墙壁上猛得撞去,“婢,婢,本宫怎么会没有那么真心的奴婢?”

    “娘娘,娘娘,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对您是忠心的,是忠心的啊……”

    洛儿哭泣着,哀求着……

    叶红衣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一个不过小的不能再小的铁皮屋子,打开了门,内中的大小也就三个木箱子摞起来的样子。

    一个人在里面,既不能躺,也不能站,就得那么蜷缩着……

    而此时眼前的坠儿就是那么蜷缩着,她低着头,上半的衣衫都被撕成了碎片。

    凌乱的头发就那么垂在了她的前,她的上是一道又一道血瘀的伤痕。

    血,那伤口上流出来的血已然是凝固了,就那么呈一种惨烈的景象,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坠儿……坠儿……”

    叶红衣一个箭步冲过去,几乎是跌到香坠儿的跟前的,她紧紧的抱住了香坠儿,坠儿,坠儿,你醒醒啊,我叶红衣啊,坠儿,我带你回去,我带你回去啊……

    她嘶声地干嚎着,心痛到了极点,眼里却没有一滴泪……

    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丫头会那么笨啊,如果自己早知道她会被人打,被人虐打,自己就算是病死,也不会连累她的,她在恋蝶宫一定受了非人的折磨,“坠儿,坠儿……”

    她怀里的香坠儿已然是周冰凉,她双目紧闭,脸上有淤青的伤痕,嘴角和鼻子处,都有血迹,只是,在她的眼角,一滴泪,残存着,冰冷的……

    “坠儿,你怎么那么狠心啊,狠心离开我啊……坠儿……”

    摸着香坠儿那清冷的面庞,想像着她死前所受的虐待,叶红衣的心都被撕成了片片的碎片,坠儿,我对不起你啊……

    她一声惨呼,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