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了圣驾

    ()    “呃?公主病了?”

    贵德子一愣,皇上昨夜一晚上心不爽利,都没睡,刚才刚刚睡下了,睡前还吩咐过了,说是不让人打扰,不然……

    “坠儿,皇上刚睡下,若是打扰,那就是惊了圣驾啊?这……”

    贵德子为难了。全本www.qbxs8.com

    “贵公公,求求您了,您一定是有法子的,不然我们公主怎办啊?她烧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啊?”

    “可是,坠儿,不是贵公公不帮你啊,只是太医院的太医此时都在恋蝶宫呢,凝妃娘娘先前说了,自己子不舒坦,就将他们都招呼过去了,说是要彻夜守在恋蝶宫,不能回太医院啊!”

    什么?

    凝妃也病了?

    可就是她也病了,那也不至于要所有太医院的太医一起过去吧?

    那怎么办啊?

    没有太医,公主的病……

    “贵公公,求求您了,您就让奴婢进去见一面皇上吧,只要奴婢说了公主的病,皇上一定不会不管的!求求您了,公公……”

    坠儿急坏了,跪在地上,不住地给贵德子磕头,额头上渐渐的有血丝渗出来,一张俏脸上也都是肆意横流的眼泪。全本www.qbxs8.com

    “唉,你这个丫头啊,还真的是忠心啊,红衣公主能得你这样的丫头在边伺候着,那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贵德子有些动容了,伸手将香坠儿扶起来。“起来,快起来,傻妮子,皇上正在气头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啊!别说皇上根本就不见任何人,就算是见了你,你也未必能说动皇上……”

    “公主啊!”

    听贵德子如是一说,香坠儿子晃了几晃,险些摔倒,那泪就更如断线的珠子般滚滚了。

    “其实,丫头,也不是没法子救你们主子……只是……”

    贵德子面呈难色。

    “公公,您有法子么?奴婢就知道您一定是有法子的,求您了,快点告诉奴婢,只要是奴婢能做到的,就算是赴汤蹈火,奴婢也毫不犹豫!”

    “唉,赴汤蹈火倒是不用,可是他们会怎么羞辱你,就是咱家也说不准……”

    “公公,您说,您说,奴婢什么都不怕,只要能救了公主,奴婢什么羞辱都能忍受的!”

    香坠儿哭成泪人,但是眼神里的坚定却是异常的。

    贵德子再次叹息了一声,他也是一个奴才的。全本www.qbxs8.com

    尽管是皇上边的,可伴君如伴虎,他的子也时时在精心胆颤中过的。

    皇上一个不高兴,自己的脑袋就颤巍巍的,说不定哪天,就会搬家了,可自己能有什么法子?还不是得天天这样熬着?

    从香坠儿的上,他看出了主子与奴婢之间的那种真挚的意。

    香坠儿能如此忠心,自然也是取决于红衣公主对她的种种好处,不然她能如此的奋不顾地救主么?

    凑近了香坠儿,贵德子在香坠儿的耳边悄悄嘀咕了一番。

    “……”

    听完了他的话,香坠儿先是一怔,眼神里闪过一丝的惧意。

    但是很快,她抬亮了眸子,“公公,您觉得这法子好用么?她能发了善心么?”

    “唉,丫头,事在人为,她想要的无非是看红衣公主的笑话,让她边的人受自己的折磨,她心里的怨恨发泄出来了,那也许她就没事儿了,就能发善心了,咱家呢,只是这样觉得,一般人都会这样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就是再跋扈,那不也是个女人么?是女人,不都有些耳根子软么?你好话说尽了,她还能腆着脸说不么?”

    “好,奴婢去试试,不,不是试试,奴婢一定要让凝妃娘娘救公主!”

    香坠儿说着,一把擦干净了眼角的泪滴。

    转就朝外走,走出了几步,又掉回头来,再次跪倒在地,“公公的好处,奴婢谨记在心,就算是死了,也忘不了公公的恩!”

    死了?

    不知道怎么贵德子一听她如是说,心里就咯噔一声。

    一种莫大的不安绪,随之就升腾在了他的腔里,难道真的会出事么?

    那凝妃娘娘就算是再恨公主,也不会拿她的一个奴婢发泄吧?

    从龙嬴宫出来,夜风就像是恶魔,不时地吹弄着香坠儿的头发,在那舞起的凌乱里,香坠儿的心,蓦然沉没了。

    真的要去恋蝶宫么?

    见了凝妃娘娘,她会不会勃然大怒?她本来就是嫌弃公主的,这会子会让太医去给公主瞧病么?

    心里尽管忐忑,但是她的脚下却丝毫不敢停住,公主一个人留在寝宫里,不知道形怎么样?

    自己若是再耽搁下去,那后果怎么样,可是难以想象的。

    于是,她几乎是一溜小跑着去的恋蝶宫。

    还未到宫门,她就被人拦了下来,是一个叫司顺的奴才。

    “你?不是红衣公主边的小丫头么?怎么你没事跑这里来做什么?你可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界?那是我们凝妃娘娘的恋蝶宫,你也敢来在我们主子面前晃悠?”

    他恶声恶气地。

    “司顺大哥,求求您了,去通禀一声,让奴婢见见娘娘吧?”

    “哼,你不用想了,娘娘怎么会见你呢?你和你的主子最好别出现在娘娘的眼前,不然惹得娘娘不高兴了,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说完,那司顺就回宫。

    “不,司顺大哥,求您了,您就让奴婢见见娘娘吧,奴婢真的是有急事求娘娘的,求您了……”

    香坠儿不住地央求着,眼里都是泪,那种柔就好像是雨中被疾风狂吹的小蝴蝶一样,无力而怯弱。

    “唉,你……你怎么这样啊?”

    那司顺甩开了她的手。

    “别说我没权利让你进去见娘娘,就是我让你进去了,你也见不到娘娘啊?她是不会见你的,还有你的主子!”

    求您了……

    泪,不住地落着,香坠儿感觉到自己心都要被掏空了。

    如果没有太医给公主治病,如果公主有了什么事发生,那自己就算是死上一万次,也无法弥补这样的过失啊?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