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墙女人

    ()    难道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那个水杨花,见一个一个的主儿么?

    若是这样,那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信任?

    没有了信任,那即使勉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皇上,她这样飞扬跋扈,不把皇威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恶啊,您若是任凭了她今天的无理,那明天谁还会将皇家威仪当一回事?您可不能轻饶她啊?”

    凝碧绪似乎很激动,直言愤怒。全本www.qbxs8.com

    “哼!朕的事怎么做朕心里有数,不需要你在一边指手画脚!”

    慕容傲说着,拦腰就将叶红衣抱起,大踏步地朝着宫里走去。

    “皇上……”

    他们的后,凝碧气急败坏地在跺脚。

    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妖精的魅力是如此之大,当她的人发现了叶红衣和慕容煜在后宫的小树林里偷偷摸摸不知道做什么时,她就心头一喜,修理这个小人的机会来了,只要让皇上知道了,她在后宫与煜王厮混,那他们大概就是有一百张嘴巴都说不清楚了。

    如此,叶红衣,你倒霉的子也就来了!

    可是,事实竟发展成了这样?

    皇上,您怎么会不狠狠地惩罚她啊,她在宫里私会男人,乱了宫闱门风,您怎么可以视而不见?怎么可以啊?

    “娘娘,我们要怎么办啊?”

    她边的洛儿回头看看小树林里,那森森的黑,不毛骨悚然,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全本www.qbxs8.com

    还能怎么办?回宫!婢,你是不是成心让本宫难受啊!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洛儿的面上,立时那半边脸就都是红肿的了。

    “娘娘,洛儿不敢啊!”

    洛儿眼里蓄满了泪,她怎么会不明白,主子这是在借故发泄呢,自己不过是她的一个出气筒罢了!

    漱玉斋。

    “你不觉得你需要和朕解释下么?”

    几乎是恶狠狠地,慕容傲将叶红衣给甩在了上,偌大的子欺过来,眼睛直她的表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就如你看到的那样,他后背擦伤了,而我,在为她上药……”

    “朕怎么觉得你那么喜欢和他搞在一起呢?”

    你……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搞在一起?他是你的亲弟弟,而我……我是……”

    一时,叶红衣竟语塞了,自己要怎么说?自己是他的什么人?是女人么?可谁给过自己一个名分?就如凝碧说的那样,自己一个暖的侍婢,还有什么好说的。全本www.qbxs8.com

    硬生生地她停住了话茬,就那么与他面面相对。

    “你说啊,接着说……”

    “没什么好说的,皇上认为是怎么就是怎么好了!”

    叶红衣歪过子,将自己从他的欺下解脱了出来。

    “你……这是无视朕么?”

    慕容傲的表冷凝了起来,满眼的郁闷。

    “红衣乃是一个侍婢,侍婢的对错那都是主子说了算的,所以,皇上您若是认为红衣错了,那尽可以用您的手段来惩罚红衣好了,红衣绝无怨言!”

    她就那么默默地站在了窗边,不再回头。

    “你……”

    慕容傲怒气下近前一步,“皇上,您原谅公主吧,她子有些倔强,可心底很好的,绝对做不出什么苟且的事来,皇上……”

    一边的香坠儿跪倒在地,不住地哀求。

    叶红衣的泪,登时就滴落了腮旁了,自己的一个小丫鬟都是那么了解自己,而他呢,再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枕边人,可他却全然不顾自己的感受,和凝碧那样的用恶言恶语来欺凌自己,慕容傲,你脑子里到底想了些什么?

    难道在你的眼里,叶红衣就真的是那么不耻的祸水么?

    她的心,因一种剧烈的绪在煎熬着,这种煎熬让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的。

    可他并没有看到。

    他只是在香坠儿那一声声的哀求里,蓦然转,大踏步地走出去,“看住这个丫头,别让她再出门一步!”

    这是他临走时的命令!

    泪,是那么的凄冷,就那么肆意地横流。

    他还是不相信自己,以为自己一有时间就会跑出去会男人,做出墙的女人么?

    是他强硬地将自己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可是他有珍惜么?

    恨,就像是一种麦芒儿,在她的心间,不住地颤动,带给她的不是彻骨的疼,而是难以克制的煎熬与折磨。

    许是在小树林里被寒风凉着了,到了后半夜,叶红衣开始发烧了。

    额头很烫,周都很烫,那种从体内奔突出来的气,将她整个心都给控制住了,冷……我冷……

    她肌肤上的温度到烫手,可是她却真实地感受到了一种寒气,正逐渐地从自己的脚底下,迅疾地向上延伸,直至到了她的腰部,甚至部,她的四肢也都这种冷的交替折磨中,弯曲着,无法正常地运用了。

    “公主,您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啊?”

    香坠儿急得团团转。

    外面是漆黑的夜,这一夜的夜色真的很黑,黑到连一颗星星的光芒都没有,天幕上,到处都是墨色的涂鸦。

    怎么办?怎么办啊?

    香坠儿看着神志不清的叶红衣,吓傻了。

    叶红衣的脸色都是烧红的,红得很赤,很吓人。

    香坠儿打开了门,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再看看上躺着的公主,她心里定下了一个主意,必须赶紧去禀告皇上,让皇上赶紧命太医过来给公主瞧病,不然,再耽搁下去,公主的子骨怎么受得了?

    于是,她不再犹豫,将门好好地关上了,然后转走出了漱玉斋。

    疾步到了龙嬴宫。

    “坠儿,你怎么来了?”

    问及她的是贵德子。

    “贵公公,求求您,救救我们公主吧?”

    香坠儿泪落两行,跪在了贵德子的跟前。

    “坠儿,怎么了?你先起来说话?”

    “我们公主病了,病得很厉害,求公公禀告皇上一声,让皇上赶紧派太医过去看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狂野王妃【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