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章 跪迎钦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无边无际的草原腹地,敕勒川的中心位置有一座青砖为墙的城市,草原牧民逐水草而迁徙、居于毡房之中,这座城市的出现就显得格外神奇,而它青色的城墙又正好与蓝天草原的背景色融为一体。

    坂升城,为十年前俺答汗、三娘子所筑,白莲北宗赵横北出力甚多。

    城高三丈、周围二里,外城周围三里,板升城的规模在中原不值一提,但在连固定房屋都不多的塞外,则成为远近闻名的草原明珠,甚至在俺答汗雄踞漠南、土默特部兵锋盛的岁月里,超过正统蒙古大汗世系图门汗驻帐的察哈尔部,成为了右翼三万户乃至整个蒙古草原事实上的政治中心。

    俺答降明之后,这座城市又有了新的名字,朝廷改坂升城为归化城,取归降天朝、慕我王化之意。

    正因为如此,黄台吉、三娘子这正在对峙的双方,都把营盘扎在归化城的南方,迎着朝廷钦差前来的方向。

    归化城较小,而且蒙古骑兵善于野战不利守城,双方都不约而同的扎营城外,归化城南门外就是三娘子的一个精锐万人队,而属于黄台吉的三个万人队以倒品字形,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形成包围之势。

    同属蒙古土默特部的战士,因为各自主人的不同,互相怒目而视、剑拔弩张——自从俺答汗去世,归化城内外的气氛就一直非常紧张。

    比较外围的地方,还有土默特部其他长老、台吉、和硕齐、那颜的营帐,因为支持不同的对象,分为东西两个阵营。东边的贵族们是三娘子的拥趸,西边则支持黄台吉,双方泾渭分明。

    更多的贵族还没拿定主意,营帐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星罗棋布。

    众军帐环绕的中心位置,一座洁白的大帐饰着金绣、流苏,顶部一丈五尺高的羊毛大纛迎风飘扬,这就是大明顺义王、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俺答的营帐。

    往,俺答汗与三娘子同坐营帐处理各部事务。现在俺答汗已死,帐中只剩下了未亡人三娘子。

    这位夫人生于嘉靖二十九年,如今三十一岁,正是熟透了的季节,只见她面若银盘、体态丰腴。乌光发亮的青丝扎成数条小辫,白皙的脸上两团腮红透着媚意,果然不愧为塞外草原的第一美人儿。

    三娘子的脸上并没有失去丈夫的悲戚,因为俺答汗其实是她的外公,当年强行霸占了她,虽然草原上不像中原那样讲究礼法,可遇到这种事,她要是心甘愿那才怪了呢。

    其后三娘子顾全大局。尽心竭力辅佐俺答汗治理草原事务,以卓越的政治才能赢得了各部的尊敬,但青少艾的她,自始至终不可能对实为外公、又生粗鲁凶暴的俺答汗产生什么夫妻之

    而且俺答汗去世前这两三年,出于种种考虑,最终没有传位给三娘子所生的幼子不塔失里,而是传位于凶蛮神似乃父、与三娘子关系紧张的黄台吉,这就更让她分外恼怒。连一星半点的夫妻之然无存了。

    如果亲生儿子不塔失里继汗位,三娘子是不需要下嫁的,从此恢复自由,但是黄台吉登位的话……

    今天三娘子没有像往那样出帐走马练兵,为麾下的精兵强将打气鼓劲儿,也不曾理会矮几上各部那颜官员的文牒,而是慵懒的斜倚坐榻。把玩着一只竹刻的笔筒。

    六树梨花打百球,昔年曾记柳桥头。

    来靥靥西施粉,冷伴年年燕子楼。

    樱桃小口轻启,读着笔筒上刻的香艳诗句,三娘子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憧憬。见惯了草原风光、大漠飞沙,不知江南烟雨是否真像那人说的,如梦似幻、令人迷醉?

    外面突然一阵人马喧闹,三娘子将竹刻笔筒放下,慵懒的神色一扫而光,手扶腰间黄金弯刀,厉声喝道:“珠玛、那姑,是谁在营中喧闹?不畏我的军法了吗?传我号令,再高声喧哗者,斩!”

    帐内两名背弓佩刀的侍女就要出去传令。

    “额吉,额吉(蒙语:妈妈),”十三岁的不塔失里风风火火跑进来,满脸兴奋之色:“天朝大皇帝的钦差到啦!就在二十多里外,黄台吉已经迎出去了,咱们也赶快吧!”

    钦差到来的消息,早已用七百里加急传了火牌、滚单,所以三娘子并不着慌,秀眉微皱:“不塔失里,我的儿子呵,你急个什么劲儿?雄鹰盘旋良久,看准了才一击必中,你是老汗和我的儿子,要学学雄鹰的沉稳哩。”

    不塔失里挠挠头,脸上很有点不好意思,他无论长相还是脾气都更像三娘子,与粗犷野蛮的黄台吉截然不同。

    “珠玛、那姑,把吴大人赠给我的衣服取出来,还有不塔失里的那衣服,”三娘子慈的抚摸着儿子的头顶,笑容中带着点儿狡猾:“黄台吉要抢先,就让他一次吧,咱们哪,换好了衣服再去,哼哼。”

    黄台吉的确抢先一步,他的营帐从三面把三娘子的营帐包围起来,处在外围当然先得到钦差的消息,即刻传令土默特部所有长老、那颜、台吉、和硕齐随他前往迎接。

    不出所料,听说天朝钦差已到,不仅黄台吉的支持者倾巢而出,就连众多犹豫不决的蒙古贵族也纷纷出迎,跟在黄台吉的后面,显得声势庞大。

    黄台吉穿绡金质孙服、耳垂金环,打着羊毛大纛,洋洋得意,俨然以土默特部的汗王自居了。

    “哈哈哈,崔先生好主意啊!”古尔革台吉策马紧随着黄台吉,将马鞭朝后一指:“这、这一招叫先,先什么?”

    “先声夺人,”黄台吉后另一人笑着答道。

    此人四十岁上下,作蒙古式打扮,但白面微须相貌斯文,骑马的姿势也有些生疏,与马背上长大的蒙古人迥异。

    崔献策,乃是大汉赵全的余党,落第秀才出,号为智多星,当年俺答封贡、赵全等首恶被诛戮,但白莲北宗先后招引掳掠到塞外的汉民数以十万计,朝廷不可能尽数捉拿,崔献策便侥幸成为漏网之鱼,从此寄黄台吉帐下。

    黄台吉回过头,颇有懊悔的道:“可惜上次赴京,崔先生生病未曾同往,否则本汗也不会吃秦某人的亏,平白折了拔合赤这员大将……崔先生真是本汗的中行说啊!”

    中行说是汉朝太监,随宗室女和亲进入匈奴,因为怨恨朝廷,尽心竭力辅佐匈奴单于,劝说匈奴一再对中原用兵,屠杀劫掠同族。

    本来黄台吉以宦官来比崔献策,很有些不恰当,但崔献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欣欣然有得色:“小可累年科场不利,在中原郁郁不得志,如今得汗王赏识,方能一展中之策,愿从此效法中行说,为汗王效犬马之劳。将来兴兵叩关、马踏中原,咱也做个从龙之臣呢!”

    历朝历代都不缺崔献策这号人,前有中行说、张邦昌、刘豫,后有范文程、宁完我、吴三桂,据说在本族郁郁不得志,又是如何如何的不得已,只好做了汉,好像替异族人做狗腿子,大刀阔斧的屠杀本族同胞,反而可以叫做得志了,从此便显亲扬名、流芳百世似的。

    黄台吉当然十分得意,用马鞭轻敲崔献策的背脊:“好、好,本汗若有入主中原的一天,便教崔先生做丞相!”

    “谢汗王恩典!”崔献策喜笑颜开,被马鞭敲那么一下,简直连骨头都轻了二两。

    可笑崔献策自以为得志,满心想要做个开国的元勋、从龙的功臣,暂且不论黄台吉有没可能入主中原,就算侥幸入关坐了天下的异族胡虏,哪个不是转一抹脸就变?即使异族敌人如完颜宗弼、忽必烈等,也只尊敬岳武穆、文天祥这样的赤胆忠臣,而张邦昌、洪承畴、吴三桂一拨儿人,反而要把姓名高高的列《贰臣传》上,遗为万世之羞呢!

    往南出迎十里,黄台吉遇到了缓缓行来的钦差队伍。

    秦林得知距离归化城三十里,就故意放慢了速度,等着土默特部出迎。

    嘉靖、万历年间土默特部如中天,北控瀚海、南长城、东至察哈尔、西抵青海,控弦之士二十万,黄台吉为首的众多蒙古贵族拔营而出,只见茫茫草原上千骑万乘,铺天盖地都是人马。

    钦差队伍中都是锦衣官校和京营精锐,见状也难免紧张,这千把人的小队伍在十万计的铁骑面前,无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土默特称雄塞北,果然兵强马壮!”秦林没心没肺的赞道。

    牛大力捏着镔铁蟠龙棍的手心有点出汗,陆胖子脸也抖了两下,心头暗叫一声我的妈呀,秦哥你还笑得出来?蒙古人见兄弟生得肥胖,抓去剁吧剁吧做成牛干,那就不好玩啦!

    黄台吉边,一名大喉咙的亲兵叫道:“土默特部小汗黄台吉,来迎大明朝钦差大臣!”

    十名亲兵接着叫一遍,然后是一个千人队,然后是一个万人队,最后三个万人队和若干附属部族的蒙古武士一起大叫,声音如狂飙扫过草原,威势惊人。

    呜——呜——,一百五十名武士同时吹响了牛角号,苍凉凄劲的号声响彻草原,直冲云霄。

    羊毛大纛之下,黄台吉得意洋洋,崔献策出的好主意,摆出如此声势,明朝钦差还不吓尿了?

    却见钦差队伍中,秦林跨踏雪乌骓马,着江牙海水行蟒袍越众而出,拍马走到离黄台吉百余步的土岗子上,只有牛大力随后扈从,一声霹雳般的断喝:“呔!都指挥使黄台吉,跪迎朝廷钦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zhicheng.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