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章 长官的蛋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黄教的中心在拉萨一带,白教则比较靠近藏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威德法王抢先下手,承认威灵法王为前代法王的师弟转世,当然也是当代威德法王的师弟,从而把他拉拢到自己旗下。

    威灵法王果然不负所托,在和黄教的信徒争夺战中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展示的大神通极为殊胜,令黄教诸多高僧大德自愧不如,甚至连本来准备与黄教在青海会面的俺答汗,也改为邀请威灵法王,并赠他圣识一切功德无量措嘉达瓦尔品第的尊号。

    此前大明朝崇道抑佛的嘉靖皇帝已死,不信佛也不信道的隆庆没几年就驾崩了,信佛的万历继位,李太后更是相信佛教到了痴迷的地步。

    白教扎论金顶寺与黄教斗争越发激烈,威德法王就动了重新赢得朝廷支持的念头,派师弟威灵法王前往京师经办此事。

    难道雪域高原极富盛名的威德法王会看不穿威灵法王那点把戏?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嗨,天底下还有比威灵仙这个老骗子更会装腔作势,哄骗欺瞒的角色吗?原因很简单,论武功威德法王一根小指头都比师弟强,但是要糊弄李太后,赢得朝廷支持,只怕威德法王拍马也追不上老骗子。

    不过威德法王也防着便宜师弟一手,无论是去青海与俺答汗会面,还是前往京师的朝觐之行,明着威灵法王为首,其实都是额朝尼玛大喇嘛做主。

    威灵法王也不计较,反正他是个骗子,到哪儿骗不是骗呢?这次作为扎论金顶寺第二号人物重游京师。要是能唬住李太后和万历母子俩,还愁没有荣华富贵?有扎论金顶寺的正式份,有许多喇嘛前呼后拥,谁敢说我是个假的!

    至于克星秦林嘛,离开蕲州的时候听说他是去南京上任了,年纪轻轻的,又没什么根基,应该不会被调到京师……南京北京隔着几千里地儿。哪有那么巧?

    威灵法王这就踌躇满志的赶往京师了,不出所料,三下五除二把李太后唬得一愣一愣的。

    唯一不妙的,就是威灵法王怕到极点的秦林秦长官,不但没在南京蹲着。还正巧就在京师,已经做到了锦衣卫都指挥使、掌北镇抚司、提点诏狱的高位!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威灵法王差点儿没把魂吓掉,琢磨着不能被秦长官拆穿啊,就一个劲儿在李太后面前进谗言。

    哪晓得秦林的坏话说不得,这边刚刚说完呢,丫出宫就遇到白莲教大举来袭,喇嘛们尸横遍地。吓得威灵法王胆颤心惊。

    这就罢了,偏偏空青子、云华子左怕犯欺君之罪,右怕白莲魔教找上门,还被一群货真价实的喇嘛围在中间,整里没人说话,把他两个话痨子憋得够呛,正好趁白莲教来袭的混乱,从后面打晕两名负责监视他们的喇嘛。一路溜之乎也,最后却被秦林捉住,坏了威灵法王的好事。

    威灵法王说完就哭无泪啊,一迭声的抱怨:“秦长官啊,你就直说吧,白莲教主铁定也是你姘头!要不为嘛老道前脚在太后面前说了你的坏话,她后脚就带着大批高手来报复?”

    空青子捶顿足:“师父啊。我早说过秦长官是惹不得的,这下咱们怎么办?”

    云华子嚎啕大哭:“哎呀妈呀,我不想死啊,秦长官饶命……”

    “闭嘴!”威灵法王给两个徒弟一人一耳光,然后可怜巴巴的望着秦林。目光中带着求饶之意。

    秦林一言不发,皮笑不笑的盯着他们,直到这师徒三人咚咚的心跳声像擂鼓似的,才冷笑道:“老牛鼻子,你说害怕我撞穿你的好事,进谗言叫太后疏远我,这就罢了;怎么和黄台吉勾勾搭搭,屡次和老子作对?”

    “长官明鉴,这事儿和我无关啊,都是额朝尼玛搞的鬼!”威灵法王叫起苦来。

    自吐蕃王朝覆灭之后,乌斯藏地区群雄割据,各土司各教派自行其是,完全一盘散沙,军事力量衰落至极。

    各土司各教派争权夺利,纷纷引入其他势力,中央天朝的支持当然是最给力的,铁骑劲弓席卷塞外的草原王爷,也是不可小视的力量。

    俺答汗控制青海以后,便和扎论金顶寺接触,威灵法王与他在青海湖畔会晤,互上尊号,俺答汗利用法王的宗教信仰控制草原各部,扎论金顶寺也利用俺答汗的强盛武力,震慑乌斯藏内部的反对派系,可谓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俺答汗年老有病,朝廷、蒙古、乌斯藏各方都知道他剩下的子不多了,对他的继承人当然也非常关注,其中俺答汗的长子黄台吉实力最强、被各方一致看好。

    额朝尼玛大喇嘛告诉威灵法王,本次由黄台吉率草原各部贵族前来朝觐,无疑表示他已经在继承汗位的竞争中获取了胜利,所以必须和他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不惜在某种程度上得罪朝廷——毕竟朝廷不大可能从四川兵进藏边,土默特部却能从青海湖跃马直乌斯藏腹地。

    秦林眼珠一转,淡淡的道:“这么说来,配合黄台吉并非你的本心,而是被额朝尼玛唆使的?”

    “是是是,”威灵法王两只手一摊:“黄台吉也没厚礼送给我,他也不是我亲儿子,要不是额朝尼玛做中保,我干嘛帮他呀?”

    秦林突然大吼一声:“胡扯,还敢说没收礼,他给你的乌尔温也力呢?!”

    什、什么?威灵法王被吓得一个趔趄,都快哭出来了:“长官你说那、那黑石头蛋蛋?我、我根本没当回事儿,就把它随手放在枕头底下啦,您要不提,我都快忘了……”

    “那东西是我的,待会儿取来还我,”秦林一点儿也不客气,又笑着摸了摸威灵法王长满“螺丝包”的脑袋:“这颗脑袋可不错,就不知道将来被谁砍了去?”

    威灵法王前头还在庆幸,黄台吉实实在在送了他三百两金子、十块大宝石,都收在箱子底,秦林居然都不追究,只要那黑石头蛋蛋,这就很值得庆幸了。

    哪晓得话锋一转,说要人头落地,老骗子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长官、我的秦长官,您可别吓我,老了的人经不起吓唬。”

    “我看你是吓大的!”秦林冷笑,将手指头扳着算账:“现而今既被我识破,你还想招摇撞骗是不行了,只要捅出去,欺君之罪还少得了?白莲教那边,可不会管你是不是骗子,能来一次就能来二次,教中高手如云,你脖子有多硬?还有威德法王和黄台吉,你达不成他们的心愿,难道他们会善罢甘休?”

    威灵法王额角汗水大滴大滴的流下来,本以为可以周旋在几大势力之间,长袖善舞,招摇撞骗,现在被秦林识破跟脚,顿时一步输步步输,就算秦林不揭破,也万万不会容他继续欺骗朝廷,那么威德法王和黄台吉达不成目的,铁定拿他开刀,还有白莲教也不会放过他!

    “长官,长官救命!”威灵法王一下子瘫软在地,抱着秦林大腿哀叫。

    “救命、救命!”空青子和云华子也来凑闹。

    秦林卖足了关子,才不紧不慢的告诉他们,想活命就得听咱秦长官的,现而今除了我这个锦衣卫都指挥使,还有谁能保住你们的脑袋?

    师徒三人立刻指天画地的发毒誓:“太上老君、如来佛祖、诸天菩萨在上,今生今世都不敢违抗秦长官,如违此誓,叫咱们挫骨扬灰,死无葬之地!”

    这誓言未免发得太顺溜了点。

    秦林暗笑不已,也没真个相信,面色稍微和缓了些,将他们扶起来:“替威德法王干,不如替本官干,你看看蕲州一别,本官现在做到了什么位置?威灵老儿,有本官支持,莫说法王,就是佛爷你也做得,还有两位高足,威德法王能给你们什么?本官这里,有的是荣华富贵!”

    “干了!”威灵法王两手一拍,非常老江湖:“这百十斤,从今往后就卖给长官了!”

    空青子立马大吹法螺:“威德法王算个鸟,给秦长官提鞋都不配,咱们跟着长官办事,浑有劲儿,就是饭都要多吃两碗……”

    云华子也道:“咱这叫洗心革面,弃明投暗!”

    “是弃暗投明!”空青子立刻反驳,两人顿时你来我往的吵了起来。

    秦林直摇头,看来这两个家伙在乌斯藏,确实憋得狠了。

    接下来秦林率锦衣官校,陪着威灵法王回隆福寺取乌尔温也力,额朝尼玛见状就晓得大事不妙,无奈众喇嘛被白莲教打得稀里哗啦,他自己也重伤未愈,名义上的师叔威灵法王还和秦林一伙,他明的暗的都落在下风,拦也拦不住。

    哪晓得秦林在威灵法王的卧室里头,没有找到乌尔温也力,却在书桌上发现一张便签。

    字迹清秀峭拔,力度直透纸背,墨迹还微带潮气:秦将军之宝物,本教主已取走,多谢馈赠!

    威灵法王哭丧着脸:“那石蛋蛋,我、我就放在枕头底下的呀,怎么会……”

    秦林很生气,把乌尔温也力的名字搞忘了,顺口随着威灵法王骂道:“贼婆娘可恶,怎么把我的蛋蛋偷走了?!”

    秦长官的蛋蛋……陆远志、牛大力等人的表变得非常丰富。

    与此同时,在秦林花园里秋千的阿沙偷笑着,露出嘴角的两颗小虎牙,她拍了拍大黄狗的脑袋:“大黄呀大黄,通知师傅偷走混沌之球,秦大叔一定很生气吧,不过那东西他拿着也没什么用,还是给师傅比较好,嘻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