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章 嫁祸于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白罗裙、银面具,凡是这道窈窕(身shēn)影出现,无不叫人闻风丧胆,因为她是天下无敌的白莲教主!

    自唐赛儿以来一百多年间的若干代白莲教主,从来都是江湖上不败的神话,多少武林豪杰、大内高手、厂卫鹰犬死在她们手上,却从来没有哪位教主在谁手底下输过一招半式,当真是威名赫赫。

    再看这位宛如天外飞仙踏云而来的白莲教主,单单看她足尖轻点屋脊便速度惊人、二十余丈距离电(射shè)而至,轻功之凌厉迅猛、内息之强劲,便已达到震古烁今的境界。

    “保护长官,保护夫人!”

    侍剑领着的一群女兵纷纷利剑出鞘,龟板武夫拔出倭刀哇哇怪叫,安南、暹罗等国使臣的侍卫也慌忙抽出武器,一时间呼喊声此起彼伏,彼此不相同属的几拨人乱成一团。

    白莲教主一现(身shēn),秦林就知道铁定是冲着自己来的,赶紧抱着徐辛夷和金樱姬跌做了滚地葫芦——咱们秦长官脸皮厚得很,赖驴打滚这保命绝招使出来,是绝对不会不好意思的。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威灵法王所乘的步辇中,突然传出一声干哑的冷笑。

    但见绣满梵文金字的绛红色帷帐翻滚卷扬,如同东海怒潮,似乎里面隐藏着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四周又喷出许多粉红色烟雾,真叫个祥云缭绕、瑞气千条。

    喇嘛僧们顿时惊喜交加:“措嘉达瓦尔品第施展神通了!”

    “大国师快快降妖伏魔,白莲小丑不是对手!”蒙古贵族全都拜伏,对灌顶大国师的无上神通,真真佩服得五体投地,为首的黄台吉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

    白莲教主银面具之下藏着的眼睛,爆发出犀利如刀锋的寒芒,白莲教和扎论金顶寺一系井水不犯河水,但这些一心想进兵中原的蒙古贵族,却是从宋末开始就被白莲教教义定为累世仇敌,甚至还排在“朱明伪朝”前面。

    本来就是突袭威灵法王,试图夺回混沌之球,对方主动迎战倒是正中下怀,白莲教主一声清叱,双掌交错,迅捷无论的扑向步辇:“装神弄鬼,本教主就称一称你的斤两!”

    正当众人全都以为威灵法王将破辇而出,与白莲教主决战京师之时,一名黑胖红衣番僧却将手中两只铙钹狠狠一击,顿时轰然大响,厉声叫道:“不劳法王出手,吾等护法降魔!”

    说话这人正是扎论金顶寺十八护法罗汉之首,他一声令下,十八罗汉持着五宝轮、锡杖、铙钹、金刚锉、降魔杵等诸般外门兵器纷纷迎上。

    白莲教主冷笑一声,双掌一分,步法迅捷无伦,持着金刚锉的番僧还没来得及递招就被她欺近,登时亡魂大冒,只得伸左掌与她比拼内力。

    当今这位教主已将白莲朝(日rì)神功练到第八品莲台,见状眼中精光大盛,将掌力催动到八成,满拟一掌将这番僧毙于掌下。

    哇呀呀!番僧只觉排山倒海的掌力瞬间将自己吞没,怪叫着往后便倒。

    这时(身shēn)后两名持锡杖、五宝轮的番僧赶紧各出一掌,抵在持金刚锉番僧的后心,三人仍旧(身shēn)形不稳往后跌去。

    又有四名番僧齐齐出掌,分别抵在锡杖和五宝轮番僧背心,这才立住脚。

    最前面直接承受白莲教主一掌的番僧,起初脸上红潮一片如同喝得烂醉,等两名师兄弟抵住他后心,红潮便消退几分,又多四名师兄弟接力承受,那红潮便立时消退,脚步平稳、行动自如,竟是不曾受伤。

    白莲教主一怔,想起上代教主曾说扎论金顶寺有种“多吉群佩”的护法神功,可以将修习者的内力串联传递用以御敌,想必十八罗汉就是使的这种功夫,才以七人合力接下了她这势不可挡的一掌。

    “好,再接本教主一掌!”白莲教主好胜心发作,双掌交抵运起十二成内力,狠狠拍向为首的黑胖番僧。

    那番僧不敢怠慢,铙钹一横硬接这招,只听得轰然巨响,金石之音震得人耳朵发疼,他脸色红得像要滴血。

    又是一传二、二传四,七人联功仍抵受不住,最后十八罗汉一起伸掌,功力互相传递,终于将排山倒海而来的巨力尽数消去,黑胖番僧脸上的血红也瞬间消散。

    白莲教主只觉自己掌力恍如泥牛入海全无消息,心中暗暗纳罕,暗赞这“多吉群佩”不愧为密宗护法神功,不仅有众人联功之法,还能暂且压制袭来的内力,等待师兄弟联手消解,想必直接承受掌力之人脸色赤红,便是征兆了。

    殊不知十八罗汉也个个骇然,为首的黑胖番僧手中那副赤铜铙钹,深深陷下去两只清晰可辨的掌印,更加可怕的是,几乎要用到十八人联功之力,才能与白莲教主抗衡。

    “她一人的功力足足相当于咱们十二三个人,如果我战斗力八千,她至少有十万!”黑胖番僧悄悄揉着发麻的双手,觉得白莲教主的武功与雪域高原上近乎神祗的威德法王,互在伯仲之间。

    “再来!”白莲教主不再使蛮力,(身shēn)影飘飞四下游走宛如穿花蝴蝶,白皙的双掌击出漫天掌影,与十八护法罗汉斗在一处。

    不愧为扎论金顶寺密宗护法罗汉,这十八名番僧每人也就江湖上一流好手的境界,与当(日rì)白莲教主在石佛口杀死的五名大内高手相差无几,但他们练有联功御敌的“多吉群佩”,又以铙钹、五宝轮、金刚锉等外门兵刃形成特殊的阵势,竟与素称无敌的白莲教主斗了个旗鼓相当。

    只见十八名红衣番僧你来我往,掀起赤浪滚滚,白莲教主一朵白莲大放光明,每招每式都击得涛分浪裂……

    秦林抬起头,看得那叫个乐呀:“我靠,密宗和白莲教打起来了,哈哈,打得好,斗个两败俱伤才好呢,哇咔咔咔!”

    “喂,小冤家,你还要把咱们压多久?”这是金樱姬又柔又媚的声音:“奴奴是不介意,可有的人哪……”

    徐辛夷立刻叫起来:“秦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哈,原来秦长官抱着两位美人儿跌做滚地葫芦,这会儿还把她俩压在(身shēn)下呢!软玉温香紧紧相贴,似乎这厮的手还放在某些不该放的地方……

    “哈哈,不好意思,”秦林才讪讪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看白莲教主和扎论金顶寺的人打起来,他挠了挠头皮——这,应该是误会了吧?

    徐辛夷蜜色的脸蛋早已嫣红,晓得秦林是为了保护自己和金樱姬,鼓嘟着嘴不好说什么。

    金樱姬就朝秦林抛了个媚眼儿,秋波是柔柔的、水水的,又贴到他耳边,呵气如兰:“小冤家,算你有良心,危急关头还晓得把奴奴护在(身shēn)下,嘻嘻~~”

    秦林嘿嘿一笑,并不回答,目不转睛的盯着白莲教主和番僧大战。

    这种高手过招,护法罗汉又有十八名之多,龟板武夫、侍剑等人根本插不进去手,就算拿枪打也没用,白莲教主(身shēn)形快得像鬼魅,根本瞄都瞄不准。

    “死样!”金樱姬把秦林额角轻轻点了一下,又酸酸的道:“小冤家呀,见一个(爱ài)一个,又看上人家教主了?嘻嘻,你眼光倒是不错,她(身shēn)段真叫个漂亮,连奴奴都(爱ài)死了呢。”

    徐辛夷杏核眼一睁,顾不得和金樱姬拈酸吃醋,惊道:“不会吧,姓秦的傻瓜,白莲妖女要的是你的命!”

    秦林摸着鼻子苦笑,看看人都盯着白莲教主与十八罗汉大打出手,没人注意自己,便朝金樱姬翘翘的小(屁pì)股拍了一巴掌:“胡说八道,我看谁就是喜欢谁?切,谁知道她揭了银面具,是不是丑得像个老妖婆啊!要不她咋随时戴着面具,不叫别人瞧见她脸呢?铁定是个丑八怪。”

    被秦林朝女儿家的隐秘部位拍了一掌,金樱姬浑(身shēn)一震,只觉小(屁pì)股上火辣辣的,饶是她烟视媚行,毕竟处子之(身shēn),顿时就面红耳赤,变得媚眼如丝。

    落在秦林眼中却变了味儿,丫的嘿嘿坏笑,寻思金长官是不是天香阁一夕之欢就食髓知味,这么久没有那啥,有些(春chūn)潮涌动了?嘿哈嘿哈……

    哪晓得这话说得声音大了些,白莲教主虽与十八罗汉激战,她神功臻于化境,耳力自非寻常,便一字不落的全都听见了。

    “哼,什么老妖婆、丑八怪?”白莲教主虽然(身shēn)居高位,毕竟是个青年女子,听见秦林这么说自己,越发把他恨之入骨。

    黄台吉也听见这话了,起初他见徐辛夷是秦林妻子,张紫萱、金樱姬都也和秦林暧昧不清,只觉心头妒火中烧,这会儿便忍不住道:“以本王子看,这位教主定是个大大的美人儿,而且还胜过秦将军的红颜知己。”

    白莲教主闻言暗喜,虽与蒙古人是仇敌,毕竟这话还好听。

    秦林眼珠一转,瞧着黄台吉那副嘴脸就来气,故意讶然道:“咦,难道黄台吉……哈哈哈,你做梦吧?白莲教主可不是赵全那等汉(奸jiān)。”

    正在激斗的白莲教主倒是觉得这话不错,转头瞧了秦林一眼,心说秦魔头倒也晓得本教主的立场。

    黄台吉骄横自大惯了,哪里肯收口?秦林一撩拨,他越发得意,大声道:“兀那教主,你家赵全以前投降我父汗,做下好大事业,不如你也归了本王子,咱们合体双修欢喜禅法,万里塞外尽你逍遥,如何?”

    不提还好,黄台吉一提赵全白莲教主真是火不打一处来,忽然转(身shēn)闪过番僧的攻击,伸脚朝地上重重踢去,不知什么东西黑糊糊的,就朝着黄台吉飞去。

    啪!

    正好砸了他满脸花,原来是京师晴天掏阳沟,堆在路边的一团烂泥。

    黄台吉满嘴满脸都是臭烘烘的烂泥,狼狈得无以复加,指着白莲教主的手直抖,简直连哭都哭不出来了:秦林说你丑你不发火,我一说你就发毛,这人和人咋就不一样呢?

    小样儿,秦林撇撇嘴,就知道你要倒霉。

    白莲教主哈哈大笑,瞧了瞧始终神秘莫测的步辇,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秦林,挥掌((逼bī)bī)开诸位番僧,双足轻点(身shēn)形便如白莲花般冉冉升起,踏着屋脊远远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