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章 弑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见秦林xiōng有成竹的样子,孙怀仁心中狐疑起来,想了想,*到王皇后耳边嘀咕两句。

    王皇后听了轻轻点头,此时李太后、万历等人都已经mō过了柱子,她便走到左边第一根红漆大柱子底下,袍袖挥起、伸手轻拂。

    众人归座之后,李太后吩咐传秦林再次进(殿diàn)。

    秦林早已从陆远志抱着的生牛皮包中取出了工具,这就拿着指纹刷和银粉,笑盈盈的走上(殿diàn)中。

    本来说好让大家各在椅子扶手上mō一下,好作为指纹鉴定的基准,可他看见张居正端着碗(热rè)茶啜饮,就灵机一动改了主意,走上去指着茶杯:“张老先生,请您暂且放下茶杯,好让下官施展手段。”

    张居正笑着点点头,非常配合的把茶杯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秦林用指纹刷沾上银粉,往茶杯表面径轻刷去,只见他气定神闲,摒住了呼吸以免吹走银粉,神(情qíng)既专注,动作又娴熟无比,三下两下茶杯表面就显出了几枚银sè的指纹。

    “咦”即便是心机深沉如张居正,见了这一幕也觉着几分诧异。

    秦林把指纹观察片刻,又走向冯保,要了他手里拿着的那柄拂尘,用同样的方法在拂尘柄上取指纹。

    冯保心头忐忑,低声问道:“拿个水泡了的木船就想找凶手,你到底行不行啊?”

    如果找不到真凶,李太后和万历就得怀疑这起案子是他冯督公做的手脚,冯保就比窦娥还冤了。

    秦林取了指纹,坏坏的笑道:“我堂堂大丈夫,怎么能问行不行?

    冯督公,这种事(情qíng)不该你问哪,岂不是那什么不急、什么急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冯保回过味来,气得活像个癞蛤蟆,呼哧呼哧的吹气,可惜他是个太监,chún边没有胡子,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qíng)只能做出后一半,未免气势弱了好些。

    万历自从秦林洗脱他杀人的嫌疑,就心中大定”伸长了脖子去看张居正的茶杯和冯保的拂尘,瞧着秦林弄出来的银sè指印”只觉心痒难耐。

    等秦林走过来,万历飞快的将腰间九龙玉带解下:“秦(爱ài)卿,朕这条玉带给你,能不能上面取到指纹?”

    当然没问题,秦林用指纹刷沾着银粉在玉带上刷去,几下就显出了一连串银sè的手印,岂止指纹,整个手掌都印上奔了。

    万历惊喜不已,咧着嘴看了一会儿。

    秦林将玉带递还给他,万历却双手一推,看着秦林眼睛,郑重其事的道:“这条玉带就赐给秦(爱ài)卿,前次你赤手格象救了朕,还没有什么赏赐,现在应该还不算晚吧?”

    秦林也没料到这一出,赶紧装出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前次立功全仗皇明列祖列宗威灵”况且朝廷已有颁赐。陛下的九龙玉带乃天子之物”如此殊恩,微臣惶恐,实在不敢领受。”

    万历假作不高兴:“朝廷升赏是公,这玉带是朕自己要赐给你的”

    你格象救驾,难道朕的xìng命还值不了一条玉带?”

    这,秦林迟疑着”把目光投向李太后和张居正。

    太后笑着微微领首,显然赞成儿子的举措:张居正凤目眯起,轻轻将黝黑的胡须拈了拈:高徒已经学会收揽能臣为己所用了,这无疑是从他这位帝师(身shēn)上学到的真传,当年的十岁太子,如今已长大了秦林这才收下玉带,脸上挤出雷感jī涕零的表(情qíng),一叠声的谢恩。

    随后,秦林分别在王皇后的座椅扶手、李太后抱的暖手炉,取到了新鲜的指纹。

    这就可以开始指纹比对了。

    被mō过的五根红漆大柱子都有慈宁宫的太监和宫女守着,秦林走到第一根柱子前面,指纹刷薄薄的沾上银粉,以极轻的力道到柱子表面五尺高的位置刷去。

    刷了几下,柱子表面有个地方的银粉sè泽比较深些,秦林嘴角含笑,沾上更多的银粉着重刷那儿,不一会儿就显出了妾个指印。

    秦林端详一番,很快得出结论:“这是陛下mō过的。

    “没错!”万历叫起来,惊讶于秦林判断的准确与迅速。

    李太后、张居正和冯保的指纹,都被正确的识别出来,他们mō过哪根柱子,全被秦林说中了。

    只剩下左边第一根大柱子。

    这次秦林遇到了难题,他在柱子五尺高的位置刷了又刷,眉头深锁起来,不再像前几次那样信心十足。

    王皇后嘴角带着一丝揶揄的冷笑:还真如别怀仁所说,这秦某人装神弄鬼,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本事啊!

    孰料秦林忽然低低的笑了两声,接着回过头来:“这柱子上并没有新鲜指纹,只有一些黯淡陈旧的指纹,多半是以前宫女太监留下的,与皇后娘娘的指纹并不相符、所以,微臣断定娘娘刚才并没有mō这根红漆大柱。”

    嗯?李太后眉头皱了皱,万历、冯保和张居正也稍显惊讶的把王皇后看了看。

    王皇后刚才假装一拂,确实没有mō到柱子,如果(殿diàn)中某人是秦林的内应,是这内应把谁mō过哪根柱子告诉秦林,靠这个来故弄玄虚,她就可以立即说出自己并没有mō到柱子,所谓辨识指纹根本是个骗局。

    没想到秦林有真才实学,一语道破她并没有触mō柱子的实(情qíng),王皇后无法抵赖,只得讪笑道:“本宫、本宫想看看秦长官本领,所以才故意试他一试……”

    看我本领?秦林肚子里好笑,心说你虽算得上美人儿,却生就一雷刻薄寡恩的样子,老子浑(身shēn)本领也不会朝你施展。

    秦林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他的指纹鉴别功力。

    别怀仁的脸sè,就难看得很了,眉梢跳了好几下,强自装得满不在乎。

    秦林指着那小船:“诸位请看,这只小船是漆器做的,表面光洁,人手一拿便会留下指纹,可惜长时间泡在水里,虽然已经被我烘干,要用指纹刷和银粉让指纹显示出来,是不大可能了。”

    孙怀仁听到这里,心头稍微和缓了些,又奇怪的看了看秦林,觉得对方不可能无的放矢吧?

    “不过,熏蒸法能够更清晰的显示出指纹”秦林故意朝别怀仁瞟了一眼,微微笑道:“只是时间稍微长一点儿。”

    “长一点无所谓啊,只要能显出来”万历急不可待,立刻就要秦林开始。

    后世,熏蒸法也是常用的指纹显影技术,比指纹刷的精确度更高,不过使用起来要麻烦一些,所以刑侦技术人员往往在现场使用指纹刷,回到实验室之后在重点物证上采用熏蒸法。

    碘、松香、樟脑、四氯化铁等物质都可以做熏蒸法的原料,秦林就选了宫中常备的松香和樟脑。

    他命宫女取来一只大箱子,将小船放进里面,接着取了松香、樟脑,放在暖手炉里面点燃,把炉火调到很小,让松香和樟脑不充分的燃烧,然后将暖手炉也放进箱子里,盖上箱盖。

    做完这些事(情qíng),秦林mō了mō鼻子:“熏蒸法大约要一刻钟的时间才会有结果,我们可以趁这段时间,将案(情qíng)再梳理一遍。”

    话音还未落地,张居正忽然修眉斜飞,丹凤眼微微一挑,不紧不慢的道:“老夫方才思付,凶手并不只是为了嫁祸、((逼bī)bī)陛下逊位,幕后黑手更不会是慈宁宫在座的诸位,秦将军,请问老夫说得对不对?”

    原来刚才张居正少言寡语,就是在想这件事。

    秦林心头暗赞一声,不愧为我的老丈人,能生下那么聪明的女儿,张老先生果然厉害。

    李太后、万历、冯保和王皇后齐齐一怔,刚才他们互相怀疑:李太后起初对儿子失望至极,后来秦林查明并非万历杀人,又疑心冯保故意陷害:万历既恨母亲过于严厉无(情qíng),又觉得冯保和张居正联合起来((逼bī)bī)自己逊位之后,冯大伴和张帝师又可挟幼主而揽权柄:冯保则又气又怒,起初是因为陛下酒醉之后持剑说要杀了他,后来秦林揭出案子另有隐(情qíng),就轮到他担心被李太后和万历误会:王皇后呢,如果万历逊位、潞王登基,她这个皇后变成皇嫂,那可就没趣了。

    所以四人各怀鬼胎,互相猜忌。

    哪晓得张居正说幕后黑手并不是在座诸位,这就叫人越发犯嘀咕了。

    秦林这次倒是很谦虚,拱拱手请张居娄说出看法。

    帝师首辅拈须微笑:“秦将军应该早已成竹在xiōng了吧?老夫也只是胡乱猜的,还是你来说比较计楚明白。”

    秦林当然知道张居正不是胡猜的,不过既然老泰山有意成全,他也就当仁不让,先朝李太后和万历请旨:“微臣接下来的推论,或许有大不敬之罪,还请陛下和太后恕罪,微臣才敢说。”

    什么叫大不敬?亏礼废节,谓之不敬。

    秦林接下来要说的话,会有大不敬的罪名,他要说什么?

    万历抢着挥了挥手:“快说,快说,朕恕你无罪!”

    秦林这才侃侃而谈:“李太后是陛下生母,王皇后是陛下正妻,自然不会陷害陛下:不过,若真是张老先生、冯督公有不臣之心,yù废长立幼,又何须煞费周折?昨夜只要……”

    说着,秦林就伸出手掌,凌空朝着万历的脖子斜斜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