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章 第二副白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532章第二副白骨

    秦林故意打草惊蛇,就是想看看王皇后的脾气秉xìng,看看她(身shēn)边人的行为举动,从中查找蛛丝马迹。

    是的,他不能对着李太后宣布王皇后与闻香门有瓜葛,闻香门就是白莲北宗的(情qíng)况,但他可以用言语态度来试探,果然,这一试就试出了道道。

    王皇后并不是什么心思深沉之辈,脾气还是表面上极能隐忍、内里则一点就炸那种,怪不得她动辄把太监、宫女杖毙呢。

    这种脾气xìng格,倒不像是和白莲北宗真有勾结的,很有可能她自己也糊里糊涂被人利用。

    至于她(身shēn)边的孙怀仁,秦林就觉出几分不对味儿,他针对自己的敌意,那是非常明显的。

    在整个谈话、交涉过程中,秦林运用了极为精深的面部表(情qíng)分析,这是审问犯人时常用到的心理分析技术。

    孙怀仁在向王皇后说秦林“实在可恶”时,明显有个皱眉、眼睑微闭的动作,这是不自觉流lù出来的厌恶(情qíng)绪。

    试问,孙怀仁和秦林初次见面,就算秦林对王皇后不敬,他狐假虎威出来指斥就行了,何必在和王皇后说话的时候,也流lù出对秦林的厌恶?

    然后,成功jī起了王皇后对秦林的敌意,孙怀仁得意的看着秦林,眉头微微上扬,咬肌用力闭合,导致整张脸显得僵硬,这是表示他极力掩饰着内心深处的敌意。

    最后,在李太后面前,孙怀仁突然跪下问药丸是否经过御医检验,想挑起李太后对秦林的怀疑,太后并没有如他所愿的时候,嘴型是朝水平方向两侧咧开,而且下chún嘴角处向下拉,展现出的笑容并非谄媚,而是个苦笑。

    这家伙为什么处心积虑要和秦林作对?本(身shēn)就是很大的疑点。

    回到北镇抚司衙门,秦林立刻派人去找张小阳,查孙怀仁的老底。

    北镇抚司衙门的密档,对宫女、太监记录很少,一般不插手内宫的事(情qíng),所以要从内官监那边查起。

    等了两个时辰,正如他所料,果然刘三刀找上门来了。

    秦林做好的泥塑人头递给他,刘三刀一看就惊讶起来:“咦,和生前一模一样……”

    秦林笑而不语,等着刘三刀提出下一步。

    “秦长官,小的有个不(情qíng)之请,”刘三刀吞吞吐吐的道:“还有一副枯骨,但干系重大,不敢拿出来,只好请秦长官到咱们东厂走一趟……”

    秦林点点头,平平淡淡的道:“的确关系重大,冯督公连正宫娘娘都盯上了,这胆子也实在够大!”

    刘三刀惊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半晌才指着吕桂花的泥塑人头,吭吭哧哧的道:“你、你都知道了?”

    “不错,”秦林将泥塑人头指了指:“她是王娘娘(身shēn)边的宫女,七月份被杖毙,你们东厂要不是盯上了王皇后,何必把她的尸首弄到手上?”

    刘三刀默然不语,这件事就算在东厂内部也是高度机密,由冯保的两名亲信,徐爵和陈应凤亲自抓,他的资格还不够接触核心机密,面对秦林的责难实在无法对答。

    “这件事关系太大,不是刘爷能决定的,”秦林拍了拍刘三刀的肩膀,笑道:“别耽误了,咱们走吧。”

    去哪儿?刘三刀睁着眼睛。

    “见你们冯保冯督公。”

    秦林在东安门北面的东厂衙门见到了冯保,东辑事厂,明朝最神秘的特务机关,传说中yīn森恐怖的地方,进门却是岳飞岳武穆的画像,上面悬挂着精忠报国四个金字。

    被徐爵和陈应凤恭恭敬敬的请入内堂,秦林悠闲的喝着茶水,翘着二郎tuǐ一晃一晃的,东看看西瞅瞅,简直好像这里并不是森严恐怖的东厂,而是某处青楼、饭馆。

    徐爵和陈应凤看着无语,却也暗暗佩服秦林,他两个算是京师里头臭名昭彰的穷凶极恶之徒,多少人闻得东厂二档头、三档头之名就吓得浑(身shēn)打颤,可他们自己很清楚,坐着的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整起人来绝对比自己更凶更恶。

    没等多久,冯保就来了。

    司礼监掌印太监、总督东厂办事官校冯保冯督公,穿着一件明黄sè五爪团龙蟒袍,头戴无翅乌纱,腰系玉带,白净脸、吊梢眉,看上去威风凛凛,多少人见了他老人家吓得(屁pì)滚尿流,又有多少人想巴结讨好却找不到门路。

    就是东厂凶名昭彰的徐爵、陈应凤,也老早就站起来,看见冯保就赶紧跪下叩见。

    秦林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自顾着拿茶碗盖儿拨茶碗里的浮沫,眼皮子都不夹冯保一下。

    如果在外面被谁见到这一幕,恐怕会生生吓死吧!

    可冯保一点也没生气,或者说他根本就气不出来了,走过来一拉秦林的胳膊,厉声道:“姓秦的你跟我捣什么鬼?能做就做,不能做拉倒,离了秦屠户咱家也不吃带毛猪!”

    做与不做第二个颅骨复原,冯保其实可以放弃的,他还有别的办法达到目的,但是,秦林能让他掌握主动权吗?

    “冯督公,你好大的胆子!”秦林突然将桌子重重一拍,溅起的茶水泼了冯保一(身shēn)。

    正当冯保瞠目结舌之时,秦林接着道:“(身shēn)为司礼监掌印、东厂督公,竟然秘密调查正宫皇后,冯保,你意yù何为?”

    拿一家来说,正宫皇后就是这家的女主人,冯保再了不起,也不过是大管家,不经主人授权就调查女主人,绝对是越权、图谋不轨!

    冯保吓得退了一步,心虚的看看左右,只有徐爵和陈应凤在,他打点起精神,大声反驳道:“秦将军不要信口雌黄!咱家只是调查宫女之死,并没有查王皇后,你胡说八道!”

    “冯督公,您干嘛急着否认?”秦林脸变得比六月天气还快,笑眯眯的拍了拍冯保(身shēn)上的水,又把他摁倒椅子上坐着,然后才神神秘秘的道:“冯督公,您觉得下官是个什么人?”

    冯保鼻子里哼了一声:“卑鄙下流、yīn险毒辣、心黑手狠,无利不起早,吃亏一点不肯,占便宜不嫌多……”

    徐爵、陈应凤憋不住笑,两人捂着肚子,生疼。

    就算秦林脸皮厚,这时候也免不得老脸一红,竖起大拇指夸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冯督公!”

    “最后还得加个脸皮厚如城墙!”冯保见秦林惫懒,也忍不住笑起来,真是被他搞得苦笑不得了。

    秦林话锋一转:“对,冯督公说得对,本官就是心黑手狠,吃亏万万不肯,占便宜挤破头也要上!既然如此,试问王皇后到底有什么古怪,和我有半文钱的关系?就算她是假冒的、就算她是个男人扮的、就算她是狐狸成了精,没有好处,我管她个鸟?”

    冯保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七分,神sè变得和缓下来,点点头道:“原来秦长官和咱家实是一路人,这就好说话了。”

    一路人?秦林暗笑,心说你比我少了某个部件,咱们才不是一路人呢,不过这话说出来估计冯保要气死,便吞了回去,笑道:“冯督公,所谓厂卫一体,咱们东厂和锦衣卫可以在这件事上通力合作嘛,大家伙都有好处,当然,刘守有那草包就甭提了,冯督公和下官联手就行。”

    “你倒是狡猾,”冯保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林,点点头:“不错,你不仅能审yīn断阳,在李太后面前也能说上话,这件事上咱们的确可以合作。”

    秦林明白对方的意思,冯督公强调了这件事三个字,双方仍是泾渭分明,暂时联手吧。

    徐爵和陈应凤在冯保面前是马(屁pì)拍惯了的,见状赶紧道贺:“恭喜冯督公、恭喜秦将军,咱们厂卫联手,必定无往不利!”

    滚吧!冯保一人踹了一脚,“你们要有秦将军的本事,咱家也不必这么为难了!”

    徐爵、陈应凤没滚,他们还要留下来做事(情qíng)呢,笑嘻嘻的打个哈哈,心说咱们要有秦长官的本事那就好了,人家是你冯督公的座上宾,咱们呢,最多算是阶下犬吧。

    冯保带头,徐、陈两位押后,秦林居中,来到东厂衙门的一处密室。

    房间正中摆着张大桌子,上面méng着白布,底下鼓鼓囊囊的有什么东西。

    徐爵走上去,把白布掀开,赫然是一副白森森的骷髅骨架!

    果然没有料错,这才是正主儿!

    秦林一看这副骨架骨质较为粗糙,骨盆主体高而窄,骨盆下口细、窄,就立刻说:“是副男人的骨架,让我看看牙齿和骨骺,嗯,根据牙齿磨损程度和骨骺状态,判断此人死亡时年龄在三十岁左右。”

    yīn森森、凉悠悠的东厂密室,面对一副白惨惨的骨架,秦林却丝毫不害怕,东mōmō西看看,不停翻弄那副骨头,看样子还很感兴趣似的。

    便是徐爵、陈应凤两个凶徒,见状也无话可说,互相看看,叹口气:都说我俩变态,靠,丫的秦林比咱们还变态!

    秦林弄着枯骨,双手按在肋骨上,一不小心咔嚓声响,那肋骨竟然压断了。

    “咦,这幅骨头有古怪,这个年纪不该如此松脆啊?”秦林挠了挠头皮,抬头又看见冯保那张白惨惨的脸,登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位公公!”RO。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