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章 身陷重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放你走?

    秦林稍稍装出沉吟未决的样子加以试探,矮胖子就双手加力,把挡在(身shēn)前的两个矮子掐得呼吸困难。

    算你狠!秦林把中指一竖,然后扭头吩咐左右:“算了,别伤及无辜,让开路,放他走。

    校尉们却没有像以前那么令出法随,陆远志的小圆脸皱成一团,苦巴巴的道:“秦哥,不至于吧?这是咱们能抓到的最后一个活口了,赶紧抓了他撤退吧,再耽误下去艾苦禅那伙贼寇围上来,咱们就走不脱啦!”

    秦林眉头皱起,颇为不满的看着陆远志,似乎对属下违抗命令极为生气。

    牛大力也在旁边替陆远志帮腔:“长官,咱们厂卫办事,都是拿人血染红前程,何必为了俩毛孩子扔了到手的功劳?抓住这活口带回去,大功一件哪!”

    “放(屁pì)!”秦林伸手就把陆远志和牛大力各打了一巴掌,耳光甩得噼啪响,脸红脖子粗的咆哮起来,口水狂喷:“为了功劳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天真可(爱ài)的孩子去死,你们还有没有人xìng?你无(情qíng),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陆远志也毛了,跳起来三尺高,胖脸上肥(肉ròu)直抖:“秦指挥使,兄弟跟了你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才做个百户,就等着功劳好升官,你却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毛孩子打我?难道你就不无(情qíng)!?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对!”牛大力朝地上啐了一口,捂着挨了耳光的脸,眼睛睁得像铜铃:“陆兄弟说得对,秦指挥使,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我看你才是最无(情qíng),最残酷,最无理取闹!”

    天哪这三个家伙还有完没完?

    此时此刻最郁闷的不是大眼瞪小眼的亲兵校尉,不是劫持了人质、

    心上心下紧张万分的矮胖子,更不是年纪幼小满脸困huò不懂这些大人在做什么的狗蛋,而是被矮胖子掐住咽喉,挡在(身shēn)前的阿沙。

    “无生老母在上,难道朝廷所用的厂卫鹰犬就是这群白痴、蠢货、

    疯子?”阿沙看着正脸红脖子粗和两个属下争执的秦林简直yù哭无泪,实在不明白这个笨蛋是怎么做到锦衣卫指挥使的就算是勋臣亲贵和太监子弟荫袭的,也实在太不集谱了吧。

    照说,朝廷鹰犬当然越无能越好,伪朝早一(日rì)覆亡圣教就早一天重见天(日rì),可现在被人劫持又遇到这个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锦衣卫指挥使,阿沙很担心自己的小命……

    矮胖子和阿沙想的一样,此时锦衣卫多有恩荫出(身shēn)的纨绔,看秦林被搞得焦头烂额,他心下暗自得意,可后来被秦林和陆远志、牛大力吵得一个头三个大,(禁jìn)不住心乱如麻,怒道:“吵什么吵,我看你们都无(情qíng)、都残酷,都无理取闹!好狗不挡路快让开放爷爷走!”

    哈、哈、哈、哈,陆远志和牛大力突然停下了争吵,一起扭头瞧着矮胖子,四道目光都在说:老兄你n死n定n了!

    本来矮胖子晓得火枪厉害,始终背靠着墙把两个被劫持的小孩子挡在前面,可他(情qíng)急之下插口和秦林说话,就条件反(射shè)的将两个孩子各往左右稍微移了移,中间lù出了自己的脸。

    惊觉大事不妙,矮胖子吓得亡hún大冒,双手使劲儿要赶紧把孩子重新挡在脸前。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矮胖子的表(情qíng)突然凝固在了脸上,惊惧、惶恐、

    不甘心,一切的努力全都无济于事,因为眉心正中间,赫然多了个指头粗细的血洞!

    矮胖子前额只有指头大小的血洞,暂质子弹击中人体之后迅速变形、膨大,等到从后脑穿出去就掀飞了一块头盖骨,鲜血混着脑组织喷在后面的墙上,脑中枢早已被高速〖运〗动的子弹搅得稀烂,他掐偻孩子咽喉的两只手,再也使不上一丝一毫的气力。

    呼n秦林吹了吹枪口的青烟,潇洒的耍了个枪huā,然后把攀电枪重新插回腰带,又瞧了瞧双目迅速失去生命光彩、正在软软瘫倒的矮胖子,他略为遗憾的叹了口气:“枪法稍有退步,弹着点往右偏了半寸。”

    “高、实在是高!”陆胖子满脸都是猥琐的笑容,大拇哥往上竖起,秦哥的枪法,真是盖了帽啦!

    牛大力和亲兵校尉们则一脸鄙夷的瞅了瞅矮胖子:什么玩意儿,敢在咱们长官面前劫持人质?丫的找死!

    枪响,人亡,只在一瞬间,反应过来的阿沙颇为吃惊的打量秦林,心说怪不得这人年纪轻轻做到锦衣卫指挥使,果然有几分本领,装傻充愣竟然连我阿沙都骗过了,咦,听手下叫他秦指挥使,莫非他就是……

    狗蛋眼看着矮胖子脑袋上多了个血洞,被吓得呆住了,直到他软软瘫倒,又见鲜血咕嘟咕嘟从伤处冒出,当即嘴巴一瘪,撕益裂肺的大哭起来。

    ,“哎呀,小孩子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很容易留下心理yīn影的”

    秦林挠了挠头,冲上去将狗蛋和阿沙搂在怀里,拍拍两个孩子的背:,“不哭不哭,刚才只是做游戏的,啊,好大一只huā喜鸠刚刚飞过去……”

    狗蛋很享受秦林哄他,乖乖的伏在秦林怀里,阿沙就郁闷了,一个劲儿的扭来扭去,心说我阿沙还要你来哄?有没有搞错?

    却听得秦林也说huā喜鸠,惹得他扑哧一笑,忽地想到什么,生动灵活的眼睛咕嘟——转,就揉了揉眼睛,也跟着狗蛋抽噎起来。

    秦林哄住狗蛋,又摩挲阿沙的脊背,怀里的小家伙从一开始的不配合到后面的顺从,让他很满意自己紧急心理干预的手法。

    看看阿沙(身shēn)上实在脏得要命,秦林手mō着都觉得发腻,便哄道:,“小兄弟,你可脏得很哪,等回家了,哥哥给你洗干净好不好?”

    阿沙本来是下定决心继续装的,可听得秦林这句,忽然就生起气来,心说你还嫌我脏?我干净的很,你才脏呢。

    他扶着额头,觉得脑袋有些痛了:,“大叔,谁要你洗?我自己不会洗呀?”

    “小孩子就是调皮”秦林笑着拍了拍阿沙的脑袋,把他放开。

    阿沙似乎很讨厌别人拍他脑袋,像条被jī怒的小狗,狠狠瞪了秦林一眼。

    秦林也不和这脏兮兮的毛孩子计较,看看院子里还有几十个被掳来的幼童,当务之急是把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陆远志急急忙忙走出前门查看风sè,他月踏出去一只脚,就像被火烧到了似的退回来,胖脸笑成了菊huā:,“好说,各位大爷有话好说……”

    门外来的是白莲教应劫右使,“铁面杀生佛”艾苦禅,只见他浑(身shēn)上下血迹斑斑,不过都是别人的血,手拿的那支水磨禅杖粘着不知什么人的脑浆和头发,狰狞可怖犹如残杀众生的魔神。

    后面跟着白莲教的众多高手,xiōng口佩戴火焰符号的人则尽数被抓了起来,那少教主则被人用刀指着,和同伴们一块抬着死尸刚才灵官庙这边响起枪声,艾苦禅就像发疯了似的,丝毫不顾系出同门的香火(情qíng),接连下了死手,杖下连毙对方七名高手,强行控制了局势,又率众匆匆赶来这里。

    艾苦禅从庙门外的青石板路上一步步走开,狰狞可怕的笑容之下,又隐隐藏着某种焦虑。

    “别过来,退后,胖爷开枪啦!”胖子抽出掣电枪,指着艾苦禅。

    “你可以试试”艾苦禅狞笑着,每走一步脚下便是咔嚓响声,定睛细看,路上铺着的厚厚青石板,竟被他一块块踏得四分五裂。

    就不信你的邪!陆远志把心一横,扣动了扳机。

    艾苦禅早就看清了枪口的指向,枪声响起便将水磨禅杖斜斜一挪,只听得,丁的一声脆响,子弹打在禅杖上火huā四溅,却没伤到他半根寒毛。

    不愧为横行江湖的白莲教应劫右使,艾苦禅功夫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寻常枪械轻易伤不到他!

    ,“胖子快回来!”秦林见状就知道不可力敌,看看左右:,“老牛缠住艾苦禅,弟兄们抽空放枪,我和胖牟带孩子们走庙后小路!”

    你走不了!艾苦禅冷笑着将水磨禅杖往地上重重一顿,除了灵官庙左右院墙和后面正(殿diàn)屋顶各跃起c道人影。

    ,“青阳堂主紫寒烟!”东面院墙上的女子(身shēn)段妖娆婀娜,头戴青纱斗笠,青纱被风吹起容颜若隐若现,只见她左脸带着的铁面具凶暴可怖,lù出的右脸却美艳无比,纤纤素手拿柄圆月弯刀,一滴鲜血从刀锋缓缓滑落。

    “白阳堂主萧云天!”西面院墙跃起的书生看面容只有三十来岁,风流儒雅气度不凡,一头长发却是雪白,空着双手负在(身shēn)后。

    ,“红阳堂主练辟尘!”正(殿diàn)屋顶上的中年人,腰间挂一只酒葫芦,生得面如重枣,顶着颗发红发亮的酒糟鼻,手握一柄长剑使个丹凤朝阳势,竟是渊停岳峙的气度。

    秦林暗叫一声糟糕,一位魔教右使加上三位堂主,四名绝顶高手,还有五长老和数十位舵主香主,如果能混进京师出其不意突袭的话,恐怕连锦衣卫衙门都能铲平了,自己这儿只有小猫小狗三两只,肯定打不过他们。

    “你们这些厂卫鹰犬,跑不了的,束手就擒呃!”艾苦禅一边说,一边慢慢走来,踏进门槛的刹那间,忽然看见秦林一只手牵着狗蛋,一只手牵着阿沙,顿时说到嘴边的话卡在了喉咙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