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章 武状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东便门这边游船上七八名年轻人,虽然都穿着长衫、扎着方巾,

    但一个个(身shēn)材魁梧,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之辈”绝非寻常的读书人。

    好sè而慕少艾,都朝着对面驶来那艘漂亮官船上看,对着甲板上四名shì女评头论足,谈些风流韵事。

    “风流韵事?诸位就别白(日rì)做梦啦!”内中一位国字脸、剑眉星目的大汉忽然发笑:,“沈兄,咱们虽沾着进士两个字,其实和士林君子们八竿子都打不着,也学他们坐着游船泛舟运河赏huā,忒也惹人笑了”这风流韵事也是那些风雅人儿才有的,咱们这群大老粗就别指望啦!”

    姓沈的(身shēn)量不高、(身shēn)材不壮,眉眼有几分滑溜,闻言就笑道:“俞兄,咱们武进士虽然不值钱,总算和人家是庚辰科的文武同年,他们游得,咱们为什么不能游?何况文武殊途同归”岂不闻出将入相么,刘状元尊翁以文臣世家之后而居武职一品,执掌锦衣亲军,便是吾等表率啊!”

    “文武同年,那也得寿别人认不认!”姓俞的大声说着,神sè间带着几分抑郁难伸之气。

    这艘船上的青年都是庚辰科的武进士。

    大明朝文贵武((贱jiàn)jiàn),文进士有传胪大典,凡是金榜题名的立刻就在家里或者客栈升起公座,随从叩拜参见,走在街上人人都说是文曲星来了,何等荣耀!

    这群武进士呢,同是庚辰科出(身shēn),和人家是文武同年,可不要说什么传胪大典了,就是走在街上都没人理会,出去拜客吧,别人先是一听进士二字就眼睛放光,等弄清楚前头还多了个“武”字立马笑脸就垮了。

    兵部传见,出来叮,郎中都是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尚书shì郎的面前见不到,这群武进士在京城别说什么颜面风光了,简直是放(屁pì)也不响!

    这不,出来游船吧俞咨皋是一肚子的怨气,他父亲病重做儿子的本该留在榻前shì疾,老爷子却舞着大棍子把他赶出来和同榜朋友一块游船,心里能好过吗?

    沈有容察言观sè就知道朋友想着什么”心头喟叹一声低低的道:“俞兄还不明白令尊苦心?令尊武功兵法不逊戚帅,然而一生中七次méng冤受屈、四次贬官夺荫、一次含冤入狱甚至差点儿被开刀问斩,都是吃了,倔强,二字的亏,他不想你重蹈覆辙啊!咱们今科的状元郎刘承禧刘兄,乃锦衣刘都督之子,你借这同榜之谊……”

    俞咨皋知道朋友说得有理”可想到父亲病势凶险,就怎么也乐不起来,以他对老爷子的熟悉,觉得很有可能父亲是在用一口真气强撑,

    被各位武进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神sè十分骄傲的白脸青年就是刘守有之子、新科武状元刘承禧。

    他倒是兴致很高虽然武进士的头名并没有正式的状元称号但早就俗称武状元了,此次庚辰科,首辅张居正的儿子张敬修夺得状元,他作为锦衣都督刘守有的儿子夺得武状元这文武交相辉映,一时传为佳话呀!

    的确武状元连文状元的脚指头都不如”甚至含金量不一定比得上一个举人,以刘守有的(身shēn)份地位,也只在家里随便摆了几桌,亲信下属和亲朋好友庆祝一番就算完了”可毕竟有了武状元的(身shēn)份,刘守有要走门路提拔自己儿子,也更加名正言顺不是?

    “这四名shì女丽sè姝异,各擅胜场,不知哪位才是巨眼识英雄的红拂女”咱们之中有没有携美夜奔的李靖李卫公?”刘承禧谈笑风生”

    看了看对面船上英气勃勃的四女,理着腰间宝剑的剑穗”故作倜傥潇洒之状。

    “那自然是武状元刘大哥您了!”沈有容极会拍马(屁pì),大声道:,“名臣世家,(允yǔn)文(允yǔn)武,将来必为咱们大明朝的擎天玉柱、架海金梁,走到哪里不是美人青目?”

    刘承禧哈哈大笑,一时间万分得意,他相貌也只能说过得去,不算丑,不过凭借锦衣都督刘守有的权势地位,无论京师教坊司、胡同里的勾栏院还是正阳门外的南戏班子,那一处的当家huā魁不是他刘公子独占鳌头?

    众多新科武进士也拿他好一阵吹捧,原因没别的,武进士比起文进士简直连狗都不如,既然本科武状元是锦衣都督刘守有之子,那么只要刘承禧稍稍顾念同榜之谊,大伙儿仰仗他的地方可多得很呢!

    这么多人武进士,唯独俞咨皋本来xìng子严肃不善溜须拍马,又担心着父亲的病(情qíng),闷在那里不言不语。

    刘承禧见了就有八分不高兴,因为俞咨皋是正儿八经的名将之子,论军略论武共都比他厉害,庚辰科却是刘承禧考取了武状元,他自己心头有鬼”却总疑心俞咨皋不服气,取笑道:“俞老哥啊,你怎么不说话?哈哈,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你也瞧得呆了?赶明儿小弟送你两个歌姬,却也不输那船上的南国佳丽。”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再说娶妻娶贤……”俞咨皋还要往下说,却被沈有容死死拉住,不准他再说下去。

    “傻子,怪不得你那老爹一辈子磋砣蹭蹬,活该!”刘承禧心头暗骂,一边寻思怎么整治俞咨皋”一边又往那船上看。

    那四位美人儿前头三个容貌倒也算不上国sè,胜在英气勃勃,比起huā街柳巷那些庸脂俗粉,自然强过无数倍;最后一个稚气未脱、jiāo憨可喜”笑嘻嘻的格外惹人怜(爱ài)。

    忽然珠帘高卷,(身shēn)穿彩边青布裙、头上斜斜插着筷子做荆钗的少女走到甲板上,扶着栏杆向京城眺望。

    但见她娃娃脸约略还带着些婴儿肥,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可破”不施粉黛越发显得清丽出尘,便如荆楚深山空谷中的一株瑶草,丝毫不沾人间烟火气。

    刘承禧直着脖子看傻了眼,眼睁睁瞧着那大官船把自己船超了过去,脖子也从左到右拧了一百八十度。

    “哎呦呦……”新科武状元突然叫起来”武进士们仔细一看,原来他脖子扭到了”歪着头在那里呼痛。

    幸好沈有容学过推拿按摩”替刘承禧推拿活血,这才把脖子慢慢正过来。

    “好、好一位南国佳丽!小爷我北地胭脂见得多了,怎么会一会她才好?”刘承禧脖子一正过来”就开始打起鬼主意,忽然把脸一虎:“船家,你早上没吃饭?怎么就叫别人船超过去?快,快给我追上!”

    船家一溜小跑过来,苦着脸赔小心:“刘状元,人家的船是漕帮总舵出来的”上头还插着长江水路总瓢把子、南北运河总甲田七爷的认旗,这运河里头遇闹过闹、逢坝翻坝、见船超船,咱就给它让开水路了。”

    “哼”原来是漕帮总商的家眷!”刘承禧不屑的哼了一声,商贾而已,能和锦衣卫相抗吗?老爹刘都督随便伸个手指头,就能把那啥田七爷压得喘不过气来!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刘承禧当即和朋友们弃舟登岸,骑马往前头赶去。

    俞咨皋有着十二分不耐”抵不过沈有容作好作歹的劝,不(情qíng)不愿的也跟在刘承禧等人后头。

    通惠河是京杭大运河的最北段,本来可以一直通到京城里头的积水潭、中南海,但因为河段淤塞和城防建设,万历年间一般漕运就到京师北城东南角的东便门为止。

    京杭大运河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大动脉,沟通南北、转运漕粮,每天这里吞吐的漕粮货物万万千千、旅客纤夫船工千千万万,东便门一带也就变得格外(热rè)闹,格外杂乱,酒楼赌馆密布”sī娼丐户连片,三教九流混杂其间。

    青黛一行人从漕船上走下来,立刻就引起了注意,很有些不入流的小毛贼跃跃yù试,但看李建方穿着八品官服”来时坐的船又十分华丽,漕帮众人态度异常的谦恭,就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不敢贸然出手。

    “嘻嘻,咱们早来了两天,等会儿叫秦哥哥大吃一惊!”青黛完全不知道已经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小丫头很开心,因为很快就能见到她的秦哥哥啦。

    “小心、1卜心!”李建方指挥着漕帮的工人替他搬东西,这趟他带了许多湖广一带的土特产,准备送给太医院的上司、同僚,好尽快立住脚跟。

    漕帮的人晓得秦林住处,骑着马飞快的跑去报信,甲乙丙丁四位则东张西望,觉得京师的风物又与南京大相径庭,样样看着都觉得有趣。

    三个醉汉歪歪倒倒到朝这边走过来,两边的闲汉、力夫无不sè变,直朝再边躲。

    甲乙丙丁警惕xìng很高,立刻把青黛护在(身shēn)后。

    结果那三个人没往这边来”而是往李建方堆在地上的箱笼撞了过去。

    “哎呀,谁他妈不长眼,弄东西把俺崔四爷绊一跤?”为首的汉子假装跌了一跤,回头骂骂咧咧的就要揪李建方。

    只见他(身shēn)胚雄壮,敞xiōnglù怀,下巴生着老大颗黑痣,上头长着几根毛,正是京师有名的一撮毛崔四爷。。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