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章 意外走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明代皇帝常给臣子赏赐东西,立(春chūn)赐百官吃(春chūn)饼,上元节吃元宵,

    夏天赐折扇,冬天赏貂帽暖耳”都是制度化的,逢年过节还有赐宴,就和后世公司员工聚餐、发节(日rì)福利差不多。

    秦林入京奉职才半年,已吃过正旦(日rì)的国宴,(春chūn)饼、元宵之类的也尝过了几样。

    对亲信大臣,皇帝又隔三差五的另外赏赐一些东西,像帝师首辅张居正吧”就是冬赐红碳夏赐冰”秋送萝卜(春chūn)送茶,都是偶然宫中有了就赏,并没有固定的制度成例,虽然这些五huā八门的东西并不值钱,却是极大的荣誉。

    万历赐秦林毓德宫沐浴,就属于后一种恩赏特赐,因前代少有而倍显殊荣。

    “不就洗个澡吗?有必要用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我?”秦林mō了mō鼻子,浑然没把这当成什么殊荣”顺带把白愣着两只眼睛的刘守有鄙视一番,然后由就太监领着,大摇大摆的走出皇极(殿diàn)。

    毓德宫是内廷西六宫之一”位于乾清宫西面、养心(殿diàn)以北。

    正如百姓民居前堂后屋,紫(禁jìn)城的格局也为前(殿diàn)后宫,皇极(殿diàn)、建极(殿diàn)、中极(殿diàn)(今故宫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diàn))是朝廷举行典礼仪式的场所;过了乾清门,以乾清宫、坤宁宫、交泰(殿diàn)为中轴,两侧布置的诸多宫室则是帝、后、皇子、公主所居的内宫。

    严格说来毓德宫属于内宫了,除了宫女太监,文武百官非奉召不得擅入”秦林虽有锦衣卫穿宫腰牌,因为他掌北镇抚司,没在内廷当值,平时也不能随便进去。

    不过万历既然赐秦林沐浴”当然不可能在举办国家大典的皇极、建极、中极三大(殿diàn)”也只能在东西六宫中选一空闲处,正好毓德宫是万历在大婚前的住处,现在闲置下来,便赐秦林在这里沐浴。

    秦林由太监领着从乾清门右边的内右门进去,很快就到了毓德宫,只见这座宫室面阔五间”黄sè琉璃瓦歇山顶”虽不比三大(殿diàn)辉煌壮丽”也极具不凡之气,只是万历大婚之后就不在这里居住,时间一久负责照看的宫女太监都有些疏懒”庭院里积着不少树叶、屋檐底下生着青苔”颇觉幽静。

    管事的小太监招来宫女,恭恭敬敬的奉上茶水”让秦林等了小半个时辰”准备好了就请他入浴。

    房子正中间史着极大的木桶,(热rè)水漂着几片huā瓣,东西两角各设一只炭炉”炉中木炭烧得赤红,把室内烘得极暖,又有一只三足香炉焚着兽香”青烟袅袅,馥郁的香味中人yù醉。

    哇”后世什么桑拿浴、土耳其浴”赶这个可差太远啦!

    就算秦林(身shēn)上本来不痒,见这阵势也很想跳进木桶好好洗一场了,只是几名宫女太监都一本正经的站在旁边,可真不习惯啊。

    “你们,这个……”秦林挥挥手”“本官自己洗吧,哈哈”不太习惯有人看着。”

    敢(情qíng)面皮厚如城墙的秦长官,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宫女太监们没动,一个个笑呵呵的瞧着秦林。

    咦”都等着欣赏秦长官入浴呢?秦林挠了挠头。

    为首的小太监笑着给他磕了个头:,“大家伙儿恭喜秦将军钦赐毓德宫沐浴,祝秦将军圣眷优隆,将来开府建衙”封侯封公!”

    懂了,这是要小费嘛!秦林把手一拍,衣袋里mō出叠银票,每名太监和宫女赏了张一百两的。

    太监们眼睛都绿了,这可是大手笔呀,一个个砰砰砰给秦林叩头:“秦将军果然大气,不愧为御前救驾的大英雄,小的们今(日rì)一见,真乃朝廷柱石!”

    几名宫女也掩口直笑,低低的道了万福,穿huā蝴蝶般退了出去。

    秦林吩咐他们”说自己洗澡不需要伺候”宫女太监们拿了一笔不菲的小费”乐得省事,全都退出去,从外头把门带上。

    终于可以好好享受香汤沐浴了!

    秦林飞快的把衣服脱掉,咚的一下跳进了木桶,只觉香啧啧的(热rè)水浸泡之下,全(身shēn)四万八千个毛孔尽数舒展开来,拿毛巾垫在桶沿儿”脑袋枕上去,闻着馥郁的兽香,浑(身shēn)上下无一处不舒坦,疲乏一扫而光。

    mímí糊糊听得外面起初还有太监宫女说话嬉闹的声音,渐渐声音远去”那些太监和宫女都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秦林也不以为意,反正他不习惯洗澡时别人服shì,感觉怪怪的。

    忽然外面传来了脚步踏在树叶上的声音”轻盈而欢快,两名女子的谈笑声也渐渐近了。

    较为爽朗的是徐辛夷:“哈哈,你胆子也太小了吧,上次出宫穿的男人衣服干嘛要烧掉啊,这次又要来找,真麻烦!”

    jiāojiāo怯怯的自然是长公主朱尧媒:“好表姐,别笑妹妹了,要是我宫里突然翻出男人衣服,那还得了?嗯,记得当年张诚和张鲸带皇兄出宫时”他(身shēn)形和我现在差不多”应该还能穿,嘻嘻,他现在长成了小

    胖子,那些衣服可穿不得啦!”

    秦林泡在浴桶里面浸着(热rè)水,全(身shēn)放松到了极致,思维也比平时慢了许多”闻声就寻思吧,看样子徐辛夷又准备带表妹溜出宫,朱尧媒就要找万历以前微服出宫时穿的衣服,嗯,万历大婚以前是住在毓德宫的,衣服当然放在这里。

    呃”不过,我还在这里洗澡呢!糟糕……

    秦林刚想到这一节,还没喊出声,朱漆雕huā的宫门就吱呀响着”被推开了。

    朱尧媒走在前面”清清秀秀的瓜子脸,笑容忽然就僵住了”整个人都变得泥雕木塑一般:往(日rì)冷冷清清的毓德宫,居然正中间多了一只大浴桶”里头(热rè)气蒸腾,有个男人正在泡澡”对了,就是秦姐夫!

    秦林只在水面上lù着颗脑袋,别的看不清楚,可就算朱尧媒再怎么呆,也晓得他正赤条条的躺在浴桶里头!一瞬间,她吃惊得连呼吸都停顿了,脑中更是嗡的一声大响”头晕目眩。

    “双红你怎么又进来啦?出去出去,本将军不需要服shì!”秦林(情qíng)急智生”把脸隐没在(热rè)气之中”故意口中叫着宫女的名字,妄图糊弄过去。

    哪知朱尧媒却呆呆的眨了眨眼睛:“我、我不是双红”秦姐人……,

    ……””

    天哪!秦林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xué,有种崩溃的感觉。

    “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见秦林那家伙的声音了,呃,啊!”徐辛夷从朱尧媒打开的宫门走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杏核眼瞪得溜圆,丰润的红chún张成了0型,整个人都呆住了。

    秦林趴在浴桶里头,只lù出个脑袋,展现出lù六颗门牙的标准微笑,甚至还笑容灿烂的朝她们挥了挥手:“长公主你好,老婆称好!1”

    徐辛夷当场石化,半天才前言不搭后语的问:“洗澡,你在毓德宫洗澡!这、这怎么回事?秦林你搞什么鬼?”

    秦林一脸的无辜,活像今天真无邪的乖宝宝:“陛下赐我在毓德宫香汤沐浴啊,你们来得还真巧”也是来洗澡的吗?”

    “呸!”徐辛夷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捂住朱尧媒的眼睛,推着还在石化状态的长公主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背对着秦林”大声道:“1谁和你一块洗澡?想得美!表妹”别看这臭家伙,脏了眼睛。”

    这话实在有点儿言不由衷,徐大小姐mìsè的脸蛋已浮起了绯红”

    在家的时候,她倒是常和秦林一块洗澡,洗啊洗的就开始胡天胡地了。

    慢慢脱离石化状态的朱尧媒,原本带着些苍白的脸蛋刷的一下就变得通红,芳心有如鹿撞,砰砰砰的跳个不休。

    虽然严格说起来除了秦林的脸,就什么也没看见,可(身shēn)为未嫁女子,居然闯进了男人正在洗澡的房间”看到了浴桶里的秦林秦姐夫,

    这番羞惭真是叫她心慌意乱,脸烧得滚烫,脑袋几乎垂到了xiōng口,白皙的手指更是紧紧绞着,指节处捏得发白,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秦林倒是无所谓的mō了mō下巴,郁闷的嘀咕:“徐大姐,什么叫脏了眼睛?我洗得好好的,你们两个突然闯进来,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还没找你们赔呢……”

    徐辛夷是晓得秦林惫懒的”长公主朱尧旗呢”本来羞惭yù死,听了这番话却是肚子里的笑啊,怎么憋都憋不住,瘦削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偏偏双颊红晕未退,脸蛋还带着泪huā。

    “好了,今天的事(情qíng),绝对不能说出去!”徐辛夷瞪了秦林一眼,当机立断:“为了表妹的名节,咱们三人必须守口如瓶!谁也不许往外说一个字!”

    “我没问题”浴桶里的秦林把手一摊。

    朱尧媒背对着秦林,也红着脸儿点了点头。

    “快走”徐辛夷扯着还在发呆的朱尧赎,跑得比兔子还快。

    (身shēn)后秦林的声音远远传来:“喂,把门关上啊,风很容易把水吹冷的……”

    靠”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哪!徐辛夷和朱尧媒同时一个趔趄,很想把秦林拖出来揍一百遍啊一百遍。。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