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章 太后召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1大功告成!

    秦林在御前演这出徒手格象的好戏,不但自己得以升任锦衣卫指挥使掌北镇抚司,从此控制诏狱天牢,凭北镇抚司大印办案可先斩后奏、

    专折直达御前,而且成功的把缅甸弄得绝贡,完成了和暹罗等三国使者的约定。

    从今往后,五峰海商开拓中南半岛三国的市场,金长官财源广进,秦长官的份儿也短不了!

    对为国尽忠的孟养思家来说,虽然未能一举将缅甸灭国,但也叫莽应龙、莽应里父子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挫折,思个的在天之灵,想来也出了。恶气吧。

    只有小女孩思忘忧轻轻抚着白象敢住的耳朵,十分的眷恋不舍,声音极为细微:“敢住,你要乖乖的哦,咱们总算把爹爹、姆妈和哥哥姐姐的冤仇报了些,可惜你马上要扔下我去见爹爹和姆妈,只有忘忧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了呢……”……”

    大汉将军们围着象,不知道这又黑又瘦的象奴和大象说着什么,反正按照规矩,白象冲撞御驾,是一定要被处死的。

    秦林见状有些不忍心,年又无可奈何,有得必有失,要将缅甸弄得绝贡,牺牲这头白象也就不可避免了。

    想起昨(日rì)对思忘忧和盘托出计划时,小女孩强忍痛苦的决绝,就不能不使人联想到她那位英勇壮烈的土司父亲,想必在莽应龙刀下引颈就戮时,也是这般毅然决然吧!

    可惜了,恐怕白象敢住就是小女孩留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吧,为了家仇国恨却不得不将它牺牲”“”

    赏功罚过的朝议已定,朝觐不欢而散,大汉将军们已经把白象捆了起来,准备拖出去处死。

    思忘忧扑在白象(身shēn)上,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淌,尽管做出了痛苦的决定,到了最后分别的关头仍然(禁jìn)不住心痛如绞啊!

    白象也呜呜的低鸣着,灵活的长鼻子抚弄着小主人的背。

    大汉将军们都知道象奴和所驯之象感(情qíng)很深,并不以为怪,只是一叠声的催促,叫思忘忧快走。

    “小兄弟,你这么搞”我们也很为难啊,可皇命难违”这白象犯了冲驾之罪,该当处死,咱们也没有办法嘛!”

    说话的是陈铭豪,秦林上次替他洗冤,本来出自一片公心,结果管大汉将军的锦衣堂上官疑心秦长官和他有什么关系”因近来秦林炙手可(热rè),居然连陈铭豪也跟着受了点好处,被提拔为大汉将军的小头目。

    当然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秦林自己都不知道,只是陈铭豪心底暗自感jī,只恨不能以死相报。

    秦林也注意到是熟人陈铭豪在这里,朝他点点头,担心思忘忧再耽误下去被别人瞧破关节,无奈之下只好一把抓过小女孩,捂住她嘴巴就往外拖。

    思忘忧昏昏沉沉的”本能的一口咬下。

    哇,属狗的?秦林连忙缩手,只见掌缘被咬出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思忘忧清醒过来,看见是竭尽全力替思家报仇的恩人哥哥,小脸一下子就(热rè)起来”幸好涂得很黑,再发红也瞧不出来。

    秦林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满门尽忠,他自己却借这件事捞了不少好处,现在连白象也要牺牲掉,虽说公sī兼顾吧,总有些歉疚,便哄这小女孩:“敢住上天去和你爹爹姆妈相会,想来也没什么痛苦,再说,将来哥哥总替你家报仇雪恨,也对得起敢住了。”

    思忘忧眼睛蓄满泪水,很懂事的点点小脑瓜:“知道、忘忧知道,可、可人家还是很伤心,“…”

    再懂事,她也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啊!

    秦林没得办法,只好连拖带哄的把小女孩往外带走,好在另外几名象奴都是心腹弟兄改扮的,都过来帮着遮掩,倒也无人看破。

    忽然一名太监从内宫匆匆赶来,大声问道:“锦衣卫秦将军还在吗?慈圣太后传他觐见!”

    “我就是,我就是!”秦林一叠声的答安着,忽的心头升起个念头,吩咐陈铭豪:“暂且不要处死白象,待本官见过太后再做道理。

    若是别人,陈铭豪绝对回他个皇命难违,可秦林就完全不同,陈铭豪一丝儿犹豫也没有:“谨遵长官吩咐,俺们先将它捆到金水桥边上,等您老回来发落。”

    慈宁宫,慈圣李太后抱着万历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和从小受不到关(爱ài)的朱尧媒完全相反,这个皇帝儿子就是她的心头(肉ròu),听说他差点出了什么岔子,李太后登时就心惊胆颤。

    没法子,要说重男轻女,天底下再没有比老朱家更过分的了,公主像根草,皇子是个宝,李太后也晓得满门荣华富贵都亏了这儿子,她能不十二分的小心吗?

    万历帝一脸的不耐,想挣开母亲,又有些不敢,他也是十七岁的青年了,在母亲眼中却总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等秦林在太监导引下走到宫前,万历才赶紧挣脱了母亲,神sè颇有些尴尬。

    李太后这番见到秦林,又比上次不同,秦林正要山呼拜倒,李太后就亲自站起来,双手虚扶,一叠声的道:“秦将军快快不要行礼,若不是这皇家的规矩大,原该哀家来拜你才对哩!”

    从冯保、张诚、张鲸这几个随驾的大太监,到底下小宦官小宫女,一个个瞠目结舌,心道太后这话说的,传出去怕不吓死个人?一国太后还要来拜秦长官,这面子得多大?

    “母后!”万历有些埋怨的看着母亲,他年龄渐长,师从张居正这个权谋大师,也懂得了为君王的很多道理,像母亲这么说就太有夫君臣之分了,虽然他心底感谢秦林,却也不愿太过表lù,更不愿秦林居功自傲。

    李太后却把儿子瞪了一眼:“假如是平民百姓,别人救了我儿子,我这个做母亲的就不该谢谢他?我儿啊,娘也晓得皇家规矩和普通人家不一样,可娘当初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

    好嘛”这是演三娘教子来了,李太后喋喋不休的一大通,万历帝不耐之极,秦林也在旁边听得心直跳。

    伴君如伴虎,你老人家把我抬这么高,我还怕跌下来摔太疼了呢!

    这不,万历就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意思了,毕竟他(身shēn)为至高无上的帝王”这种感谢再继续下去恐怕效果就适得其反了吧!

    于是秦林赶紧躬(身shēn):“太后娘娘过誉,微臣愧不敢当,非是臣力能敌象,实乃紫(禁jìn)城之中列祖列宗威灵庇估。本来微臣并无大力”当时只觉皇极门顶上黄光一闪,微臣突然就力大无穷”所以才抵得住疯来……”

    万历微微而笑,知道秦林这番说辞不尽不实,明明就是编出来哄人的,但他立大功而不居功,万历方才因母亲唠叨、自己羞愧而隐隐对秦林生出的几分厌烦,却是立刻烟消云散,对秦林是怎么瞧怎么顺眼了。

    李太后却信了个十足十,抓着儿子手道:“皇儿,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早年也听说天子有老天爷庇估,所以诸邪不近”想那常山赵子龙抱着阿斗在长坂坡七进七出,赵子龙虽然天下无敌,阿斗是个小小婴孩,刀枪攒刺、箭如雨下,怎么就没有伤到分毫?这个就是老天爷抱有他了……”

    秦林和万历对视一眼”君臣二人都有些无奈,李太后实在太能联想了”在这一点上两今年轻人倒是深有同感。

    孰料李太后话锋一转:“不过,秦将军也不是普通人,一定是星宿下凡,列祖列宗的威灵才赐他神力敌住大象,想当年,宋仁宗乃赤脚大仙降世,就有文曲星包龙图、武曲星卫青下界来保他,我儿也是天上的神仙,就有秦将军这员星宿……”太后娘娘记错,把秋青说成卫青,未免有点张飞打岳飞的毛病,冯保眉头一挑,却是什么也没说。

    哪个傻子才会当面指摘太后娘娘的口误呢!

    “秦将军,哀家晓得你忠心耿耿,可戏文上忠臣总是被jiān臣害,我儿,你将来一定记住秦将军是个格象护驾的大忠臣,可不许听信谗言贬他的官!”李太后说着又想了想,吩咐宫女取出一块玉佩,亲手递给秦林:“你和徐家小姐成婚,哀家在京师也不晓得,这里补上一份礼。这个玉佩是哀家之物,你拿了去,将来谁要是谗害忠良、谁要是祸乱朝纲,你只管持玉佩入宫,诸司不得阻拦,哀家替你做主!”

    秦林顿时压力山大,按李太后说法,这玉佩的来头就大了,赶紧叩头道:“圣君贤相在位,陛下英明神武、烛照天下,哪来jiān臣?微臣绝对用不着此物,还请娘娘收回成命。”“怎么着,嫌哀家随的礼轻了?”李太后假装不高兴。

    万历帝在旁边淡淡的道:“母后既然赐给你,便收下吧。”

    听皇帝开口,秦林这才将玉佩珍而重之的放进怀中,万历虽对母亲动辄干涉自己的举动有些不满,但瞧秦林格外谦虚谨慎,倒也觉得此人不错。

    “那个发狂的白象,是个什么样子,可像个长鼻子妖魔?”李太后又问起秦林。

    秦林心念一动,之前听过万历说起,便禀道:“回太后,和佛经上普贤菩萨骑的白象差不多。”

    果然李太后一听,就来了兴趣,吩咐太监把白集牵来看看。

    可怜的白象被捆了几条索子,又(套tào)了铁链子,由大汉将军簇拥着牵到喜宁宫。

    “天哪,这么大今生灵,怎么要处死它?不当人子!佛菩萨也不答应!”李太后一见白象和佛经上普贤菩萨的坐骑一模一样,立刻就念起了喃无阿弥陀佛,慈悲心大起,要儿子把它放了。

    万历无奈的回道:“它要伤人的,而且儿臣已经下令把它处死了……”

    “那就赶紧改回来呀!”李太后可不管什么君无戏言,立刻叫把大象放生,左右看看,“秦将军既有伏象之能,这白象就交你去放生罢,可不敢害了这么大今生灵啊,佛菩萨要怪罪的。”欧耶,圆满解决!秦林早已料到李太后笃信佛经,绝不会害了这普贤菩萨的坐骑。

    这下子思家小妹妹总该喜笑颜开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