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章 国仇家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韩荐和陈克志两个大眼瞪小眼,实在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到头来“红衣蛮婆”居然是当代定国公徐文璧的妹子,听口气还是南京魏国公府的大小姐。

    无论官员百姓还是外藩使者,全都用怪怪的目光瞧着这两位,活像看耍猴。

    那陈克志尚且自知理亏,垂头丧气自认倒霉,韩荐仍死鸭子嘴硬,口口声声的道:“当街殴辱外藩贡使,罔顾朝廷‘柔远人’之意,本官(身shēn)为朝廷命官,一定要上奏有司……”

    徐辛夷蹬的一下冲过去,指着韩荐鼻子道:“走走走,咱们去找朝廷评评理,看万历陛下怎么说,朝廷要是评不来理,还有慈圣太后娘娘呢!”

    前些(日rì)子徐大小姐就是住在太后娘宗武清伯府的,太后一力促成娘家和魏、定两国公府联姻,这胳膊肘还能朝外拐吗?

    秦林也沉着脸,眼神像刀锋一样锐利,皮笑(肉ròu)不笑的道:“用不着拿这些小事(情qíng)来亵渎圣听,你们要是不服气,尽可以去礼部、兵部和都察院告状嘛,本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秦名林,现以指挥同知衔掌南镇抚司,你们记清楚了?”

    徐廷辅在旁边看得咧着嘴直乐:小姑姑和小姑爷这对夫妻还真是双响炮,两个都不肯饶人哪!

    “锦衣鹰圌犬有什么了不起,我等儒门出(身shēn)的正人君子,呃……”韩荐还要张着嘴嚷嚷,陈克志已轻闪电般出手,将这位同僚的嘴巴紧紧捂住,一边朝秦林点头哈腰赔笑脸,一边使劲儿把他朝旁边拖。

    韩荐一时不防,被自己口水给得连声咳嗽:“咳咳咳,陈兄你怎么回事?”

    陈克志把韩荐拖得远了,这才擦了把额头给汗:“年兄啊!你知道江陵相府的大门永远对谁敞开,你知道司礼监冯督公为了谁把嫡亲侄儿打得半个月下不了(床chuáng),你知道蓟辽总督杨兆又是被谁扳倒的?若不是小弟见机得快,老兄怕是要糟糕啦!”

    韩荐眼晴瞪得溜圆,他长期在会同馆和四夷打交道,这些夷人对天朝大步是恭敬谦卑的,所以让他养成个傲慢自大的脾气,此时听同僚说起,这才吓得浑(身shēn)直冒冷汗:“有、有这等事?””

    陈克志听韩荐口气还有些不信,便鼻子里冷哼一声,暗道我这番总算尽到同年之谊了,你再执迷不悟,那可就谁也救不了你啦!

    死狗一样瘫在地上的莽应里没人再去管他了,本来威风凛凛的缅甸东吁王朝大王子,此时已经像烂在大街上的臭狗屎,谁愿意去惹一(身shēn)臭气?

    云南孟养宣慰使思家的主仆三人,更是自打到京师来,头一决扬眉吐气,看到了新的希望。

    “好人呐,大明朝果然有忠臣,咱们遇到大忠臣了!,”思忘忧(身shēn)边的老嬷嬷和那中年武士一脸的激动,看着秦林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思忘忧瞧着秦林、徐辛夷和徐廷辅,小女孩的眼睛有些发红,这么些夫在各衙门遇到无数的冷遇和白眼,直到今天终于扬眉吐气她想说点感激的话,却又觉着喉咙口被什么堵住,强忍着才没让眼泪流下来。

    秦林见状长叹一声,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低声道:“你父亲是心向中华、替大明守土而死的英烈,要是在京师还被仇敌欺辱,凡是咱们中国人,都要打心底自惭形秽啦!”.

    徐辛夷也磋叹着把思忘忧的小手牵着,“小妹妹别着急,哥哥姐姐总要替你报这场国仇家恨。”.

    秦林和徐廷辅丢下烂泥般的莽应里不去理会,带上思忘忧主仆三人,寻了家京师达官显贵经常光顾的酒楼,一起坐下吃酒。

    徐廷辅不大清楚思家的事(情qíng),酒过三巡菜上五味,秦林出言相挑,就在席间问起。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思忘忧就小圌嘴一扁几乎又要哭起来,这个坚强的小女孩强忍着泪水,哽咽着道:“我爹爹就是大明朝的孟养宣慰使思个,爹爹常对属下官吏和我们兄弟姐妹说,咱们孟养虽然远在云南边陲,却实实在在是中国的地方,咱们思家虽不是汉人,却实实在在是大明朝册封的宣慰使,须得世世代代忠于朝廷,替中国守土。

    那缅甸莽应龙是个大大的恶贼,一心要称王称霸,仗着离天朝远,就不把朝廷放在眼里,除掉攻破暹罗、老挝之外,还几次三番侵夺天朝土地,云南孟密、木邦、别混、车里等土司,或者降了,或者逃了,只到下咱们孟家宁死不屈。

    我爹爹英雄了得,孟家兵将忠心耿耿,几次打退莽应龙的大军,更曾联络天朝金腾副使罗汝芳,两路合击打败敌人,还差点捉住了莽应龙。一

    不想、不想天朝的云南巡抚王凝是个秦侩,竟阻住罗将军不可出兵,叫莽应龙从容逃窜………

    去年,莽应龙再次带了大军北上,传檄叫归顺他的土司助战,还有五百头战象和一千个佛郎机的火枪圌手,加起来足有二十万大军,比咱们孟家的兵足足多了十倍!

    连番恶战,咱们的将士全都战死了,我七个哥哥全死在了战场上,母亲、姨女和三个姐姐跳崖,我们的战象被打死了,我们的城寨都被攻破了,鲜血流成了河,在我晕倒被歹忠和阿囊拖着逃走的之前,爹爹、爹爹他最后还高喊着,举刀和恶贼莽应里的军队拼。

    听说、听说他被俘之后莽应龙要他投降,爹爹说‘我受大明册封、替中国守土,怎么能投降叛逆之贼?’于是英勇就义……”

    说到后来,思忘忧已经泣不成声,一张小圌脸哭成了花猫,那种努力忍住悲痛,却又悲痛难忍的模样,就算铁石圌人见了也难免动容,所说的内容又真实无比,字字血声声泪,叫人扼腕嗟叹。

    武士歹忠和保姆阿囊一左一右,扶着思忘忧离席跪下,朝上叩头磕得地板砰砰作响:“几位天朝大老爷,现而今我思家只剩下小姐这最后的骨血,泼天的冤仇,只有求天朝发兵洗雪了!”.

    徐辛夷拍案而起,徐廷辅悚然动容,秦林慌忙双手将思忘忧主仆扶起来,颤声道:“令尊、令堂全宗为天朝守土而死,虽是边陲土司,其忠义节烈又与岳少保、于阁部有什么分别?忠臣义士人人敬仰,秦某何德何能,可不敢受你这一跪呀!”

    徐廷辅三十多岁的人了,风风雨雨多曾见惯,可听了思忘忧这一番话,容色也激动无比,愤声道:“云南官员昏聩一至于此!前番巡抚王凝阻住罗汝芳出兵合击,实与秦侩无异,令亲者痛、仇者快,真乃国之蛀虫。”.

    “还有什么说的?”徐辛夷将桌子重重一拍,声色俱厉:“黔国公沐家世镇云南,本和我家一样是武勋贵,难道七八代传下来,当年的南天一柱竟变作了软脚虾?像这样事,就应该奏明朝廷,征发大军,将侵我国土、杀我守官的莽应龙一伙犁庭扫、全部诛戮!””

    思忘忧和两位忠仆立到面露喜色,这位大姐姐果然快人快语呀,把他们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徐廷辅则面色一黯,神(情qíng)很有些不好意思。

    秦林心头明白大概,故意装作不知,请教他:“贤侄为何面有难色?我大明赫赫天威,虽天涯诲角,只要心向中华者尽是我朝赤子,凡跳粱小丑皆当诛戮,难道不应该替思家报仇雪恨,打击莽应龙这样强盗,夺还被侵占的国土吗?”.

    徐廷辅重重的叹了口气:“谈何容易!为着沐朝弼的事(情qíng),朝廷很拿沐家为难,张相爷好不容易才使个了李代桃僵之计,囚沐朝弼、扶沐昌祚,这才消弭祸患,所以朝廷不大愿意在云南动圌兵………”.

    原来上代黔国公沐朝弼横行不,在云南威福自专、作恶多端,很有些尾大不掉的意思,朝廷担心处置沐朝弼一人会引起黔国公府的抵抗,更担心黔国公府不稳,云南各土司趁机作乱,所以很拿他没。

    后来是张居正想办,下旨把沐朝弼弄到京师来囚(禁jìn),同时宣布由沐朝弼的嫡子沐昌祚提前承继黔国公之位。

    这样一来,沐朝弼的罪行得到了清算,朝廷纲记得以伸张,而云南沐家也认识到朝廷只针对犯罪的沐朝弼一人,并不影响整个沐家的荣华富贵,于是整个过程平稳,没有惹起什么风圌波,那些被沐宗所镇的云南土司,也没有造圌反作乱的机会。

    如果现在又继续在云南动圌兵,势必加强沐家的权势,万一沐昌祚又坐大,对朝廷而言岂不是重蹈覆辙?

    所以从朝廷中枢到云南的巡抚巡按等文官,都以妥协、绥靖的姿态对待缅甸莽应龙的咄咄进((逼bī)bī),主要原因便在于此。

    说罢,徐廷辅转过脸,不敢和思忘忧的目光相触,堂堂小公爷,朝廷的一品大员,在这位忠臣之后面前竟打心底升起几许惭愧。

    “原来是这样啊”,秦林摸了摸鼻子,“莽应龙、莽应里父子实在可恶,揍他一顿还不解气,要是轻易放过他们,老圌子实在心有不甘……思忘忧小妹妹,你且说说,缅甸进贡的白象既是你家的,又怎么进献给朝廷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