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章 白象杀人事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最大最威猛的,“威武大将军”,已经被徐辛夷骑着满场跑了,温德胜有心要和秦林卖个好,谄媚的道:“秦长官,咱还有一头缅甸进贡的白象,乃是祥瑞之物,您和令妹骑了白象,今后一定事事称心、吉祥如意。”

    缅甸?秦林皱了皱眉头:,“咱们大明朝不是正和他们打仗吗?”

    嘉靖年间,缅甸东吁王朝莽应龙继位为王,此人虽称不上什么雄才大略,却有几分虎狼之心,在中南半岛边陲之地居然也算得上个不世出的人杰,数十年南征北战”扩地自雄,实力逐渐膨胀,从嘉靖末年开始竟出兵屡次进犯云南。

    去年莽应龙又率兵进攻大明云南孟养宣慰使司”忠于大明的土司宣慰使思个力战不敌,被俘后不屈而死,缅甸将孟养土地吞并。

    因为缅方吞并的是明朝土司的辖地,并没能引起朝廷的重视,对思个的灭亡采取了坐视不管的做法,事后云南巡抚饶仁侃甚至还派人去招抚缅甸,其结果当然是铩羽而归。

    这种(情qíng)况下,缅甸还会进贡白象,秦林自然觉得不大合(情qíng)理。

    温德胜却觉得很正常,睁大了眼鼻不解的道:,“缅甸蕞尔小国,

    仰我大明天威,所以将白象入贡。至于打仗,那是属国和土司之间的事(情qíng)”咱们大明朝何必管他?”

    秦林mō了mō鼻子,知道和这位只懂喂大象的温指挥说不明白,便不再理这茬。

    朱尧媒听说有白象,自是高兴得很,连连催促要乘白象。

    温德胜弄大象是老本行,亲自去把白象牵了来,果然是一头通体粉白中微微带点红的大象,和别的同类那种泥灰sè的皮肤完全不同。

    这头象颜sè既特别,装饰也极其华丽纯金的鞍鞘、镶嵌珍珠宝石的各种饰物,简直就像普贤菩萨的坐骑,漂亮极了。

    “哇nn”朱尧媒眼睛直冒小星星”高兴得无以复加,飞快的迎着白象跑过去mōmō它的长鼻子,扯扯它的大耳朵。

    果然女孩子就是对粉红sè的东东缺乏抵抗力啊!

    “不过是一头得了白化病的大象好稀奇么?大惊小怪!”秦林不屑的撇撇紫温德胜却已经让白象趴了下来,大象背上驮着座儿,朱尧媒迫不及待的骑了上去,温德胜又对着秦林哈腰意思是请他也一块骑,这白象是很了不起的祥瑞骑了能万事如意的。

    反正象背上有并列的两个座儿,看看徐辛夷骑着象满场跑,秦林也有点儿心动”便坐了上去。

    朱尧媒伸手拍拍白象的(身shēn)子:“白象你要乖哦,这个秦姐夫很凶,要是惹了他呀,你会挨打哦!”

    秦林翻翻白眼,不想和这黄毛丫头废话。

    温德胜吆喝一声,白象就站起来,它背上设的座儿离地就有丈把高又摇摇晃晃的朱尧媒立马呀的一声惊呼,紧紧掐着秦林的胳膊。

    “长公主啊,有扶手你不抓,敢(情qíng)我胳膊不疼呢?”,秦林那个郁闷啊胳膊被掐得生疼。

    “对不住,对不住!”朱尧赎松开手脸儿红红的,牢牢抓住座位前面的扶手。

    地面上温德胜忍住笑,吆喝白象往前走。

    还没走上两步,忽然有个人从斜刺里跑出来,一叠声的道:“使不得使不得,这白象骑不得的!”

    什么鸟人唧唧歪歪?秦林不乐意了,就算是祥瑞吧,也就是头得了白化病的大象而已,老子骑一骑还能把它给骑黑了?

    朱尧媒也瘪着小嘴,很不高兴。

    “华老桩”你搞什么鬼?快滚开!别冲撞了秦长官!”温德胜厉声训斥那人,转(身shēn)点头哈腰的对秦林道:“这头白象是个祥瑞,配了四个象奴”这华老桩是其中之一”驯象的本事是不错的,就是做人不怎么开通”冒犯了长官,见谅、见谅!”,

    华老桩约莫四十岁上下,黑漆漆的脸上全是刀劈斧削般的皱纹”看上去老气横秋,衣服十分破旧”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这些驯象的把式,生活都相当清苦,算是锦衣卫系统里头最底层、最被人瞧不起的角sè了。

    照说听到管本所的指挥佥事温德胜训斥”华老桩也该退下了,可他眼睛一亮,把秦林打量几下”非但不退还往前走了两步,仰着脸问道:“敢问来的可是那位审yīn断阳、神目如电的秦林秦长官?”

    温德胜气急败坏,跳着脚,拿驯象的鞭子劈头盖脸朝华老桩(身shēn)上抽:“你好大的面子,你狗胆包天!秦长官的名讳也是你这狗奴能叫的?还不快滚,留在这里作死!”,秦林听得华老桩口气,觉出有几分蹊跷”便止住温德*,和颜悦sè的问道:“本官便是执掌南镇抚司的秦林,华是桩是吧,

    你有什么话要和本官说?这头白象又为什么骑不得?”

    华老桩听到确实是秦林,似乎松了很大口气,当即如释重负的道:“都说秦长官断案如神,今个儿天老爷叫秦长官来了,小的心里头这桩事(情qíng)也说……,

    …啊!”

    突然之间,隐约有什么声音传来,华老桩抬起手指,惊骇无比的朝上指着秦林,然后lù出恐惧之极的样子,努力想往后转动脑袋,脖子却像僵住了一样,半分也动不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huā?秦林莫名其妙的mō了mō脸。

    就在此刻,奇变陡生,白象昂的一声长吼,在震耳yù聋的吼声中,势如山崩的朝前冲去!

    秦林被带得(身shēn)子猛的向后一仰,好在他反应极快,用力抓住扶手。

    朱尧媒却稍微慢了一步,刚才停下来说话,她就松开了手,待要去抓那座位前面的扶手,指尖和扶手堪堪差着两寸,(身shēn)子便被剧烈的颠簸抛离了座位!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白象正地动山摇般往前猛冲,朱尧媒这要是摔了下去”铁定被象tuǐ踏中,这么个jiāo滴滴的小姑娘,那还有命在吗?

    还骑着威武大将军疯跑的徐辛夷”一颗心几乎从嗓子眼跳了出来,距离却远了,眼睁睁的看着表妹从座位上颠飞了起来,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觉刹那间自己的心脏被紧紧揪住,全(身shēn)血液都涌上了太阳xué。

    (身shēn)子飞在半空的朱尧媒,谈不上后悔还是别的什么感觉,只走过去十四年的经历太过灰sè、太过平淡,在这瞬间让她记起来的也就是和徐辛夷一起出宫的两次经历……”

    这就要死了吗?朱尧蟆的(身shēn)体开始向下坠落”下方,是狂奔的白象,和四只铁炮般的象tuǐ。

    就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闪电般伸出,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腰带,然后用力回拖,电光火石之间竟把她拖回了座位上。

    啊呀!朱尧媒只觉自己跌在了什么人(身shēn)上,男子的气息并不陌生,只是少女的本能使她浑浑噩噩的挣扎着。

    “别乱动,我很幸苦耶!”秦林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憋出这句鼻。

    可不是嘛,左手牢牢握住扶手,(身shēn)体要在颠簸起伏的大象背上保持平衡”右手还要打横将朱尧旗抱在怀中,偏偏她还不停的扭来扭去。

    嗯,胯下白象飞驰、怀中美人横抱,很拉风很嚣张,可真他妈费力啊!

    温德胜和象奴们起初都被惊呆了,回过神来,纷纷围追堵截”使出浑(身shēn)解数收拾这白象,有人舞鞭子,有人连声呼哨,有人横着铁耙在前面拦挡,温德胜又灵机一动敲响了铜钟,那白象终于老实下来。

    好嘛,这回它倒是老实了”徐辛夷也骑着威武大将军跑过来,那头大象冲白象昂昂的叫着,似乎在责备它,而白象也呜呜的回答,好像认错一样。

    温德胜又令白象匍匐,它老老实实的俯下(身shēn),秦林这才抱着全(身shēn)瘫软的朱尧媒走下地面,将她交给徐辛夷。

    半晌,朱尧媒在徐辛夷怀里哇的一声”抽抽噎噎的哭:“表、表姐,刚才好可怕啊”我在也不骑、骑它,骑、秦姐夫,吓死我啦”,

    秦林再次以手加额,是骑象,不是骑姐夫,我的长公主!

    徐辛夷倒是冲着秦林一竖大拇指,刚才若不是他临机应变,朱尧媒的xìng命说不定都保不住呢!

    秦林也累得够呛,张着嘴哈哈直喘气,全(身shēn)汗透子几层衣服。

    “对、对不住,请秦长官降罪”,温德胜哭丧着脸,失hún落魄的道:“下官御下不严、驯象失措,差点害了秦长官”下官弃罪,有罪!”

    可不是嘛,本来讨好掌南衙秦林,最后闹到差点把秦林妻妹的xìng命送掉,也难怪温德胜心慌意乱。

    秦林喘息几下,闻言却冷笑起来:“御下不严、驯象失措?哼哼,温指挥,只怕你还在做梦呢!”

    啊?温德胜眨眨眼睛,不懂秦林的意思。

    秦林站起来,慢慢走到白象最开始发疯的地方,华老桩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xiōng腔塌陷,颅骨破碎,脑袋像一只被砸烂的鸡蛋,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另有不少人受伤,但华老桩是白象发疯事件中唯一的死者。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起犯罪”,秦林mō了mō下巴,思忖着,一字一句的道:“利用大象来杀人的犯罪。”。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