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章 焦尸的气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420章焦尸的气息

    粮饷师爷刘良辅所居的小院,烈焰熊熊腾空而起,火魔张牙舞爪的施虐,呼呼的风声中夹杂着木材燃烧的噼啪响声,清晰的传入秦林耳中。

    现而今是正月间,位于京师北面边塞地区的密云尚且寒风刺骨,可站得离火场还有好几丈远,火焰散发的(热rè)量就炙烤得人脸上通红,时不时被风卷出来的黑烟,更是熏得那些泼水救火的兵丁眼睛发红,不断往后退。

    “杨兆下手很老辣啊,”徐文长拈着灰黄的胡须微有动容,喃喃道:“刘良辅故有其取死之道,也未尝不因为老头子的挑拨离间,可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秦林却是桀桀干笑:“死得好!咱们不是没给他机会,当时交出底账不就没事了?刘良辅偏要一条道走到黑,哼哼,他自取灭亡,与徐先生有何关系?”

    咱们秦长官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啊!

    杨兆一伙内部铁板一块,秦林便无计可施,之所以定下挑拨离间之计,就是要让杨兆、赵师臣和刘良辅之间互相咬起来,他才好就中取事。

    如果说有什么在意料之外,那就是杨兆和赵师臣的动作之快、下手之辣,居然徐文长刚去行了挑拨离间之计,刘良辅所居的小院就起了冲天大火。

    不过对秦林来说,刑事侦查本来就是强项,杨兆不杀人则已,一旦狗急跳墙用到杀人灭口这招,恰恰正中秦林的下怀!

    任何试图掩盖犯罪的行为,都会给侦破提供更多的线索!

    秦林自信满满的看着火场,映照在瞳仁中的火焰熠熠生光,锐利的目光似乎已经穿透火焰和浓烟,探查着案(情qíng)的真相。

    徐文长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是做人总有三分见面之(情qíng),想到刘良辅刚才还在和自己推杯换盏,现在多半已葬(身shēn)火窟,所以才有点唏嘘感慨。

    等回到案(情qíng)本(身shēn),他立刻打点起精神,暗中观察着站在另一边的蓟辽总督杨兆、总文案肇事车。

    曾省吾、张小阳得知总督府大火,立刻就从钦差行辕赶过来了,杨兆正陪着他俩说话,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qíng):

    “曾shì郎,张公公,这真是飞来横祸!老夫(身shēn)负边防重任,在密云战战兢兢夙夜忧惕,不敢有丝毫懈怠,却不知为何获罪于天,竟遭此火焚之劫难。”

    曾省吾和张小阳不知就里,也不晓得火场里头有没有人,拿些好好话儿宽慰他几句。

    戚继光也从驿馆赶来,指挥戚金和几名亲兵帮着救火,这位大帅在总督面前表现得十分积极,甚至自己端水冲在最前面。

    赵师臣则心(情qíng)极好,咬着牙齿瞧着熊熊大火,心头早已乐开了花,听杨兆如是说,便奉承道:

    “东翁,以学生看来,这场火虽大,只烧了刘先生的居处和总督府相邻的两三间房子,并没有大的损失。而且上头火焰熊熊,下头便是大地,从卦象上看是上离下坤的‘火地晋’之象,卦辞‘光明磊落,延同类以升进,厚礼广思,大明接物,自沼明德,’料想东翁不(日rì)将有升迁。”

    哈哈,杨兆一阵干笑,又故意道:“借赵先生吉言。独不知刘先生是否逃出,老夫心中仍是不安得很。”

    “非也非也!”

    徐文长笑盈盈的走过来,摇头叹息道:“赵先生虽读易经,却未曾精研。这院子烧得火焰熊熊,的确乃离火之象,但火下面不是干地,而是烧化的雪水……”

    确实如此,曾省吾、张小阳抬眼看去,院子里头本来积着很多雪,被火一烧都化成了水,又有兵丁救火泼的水,上头房子在猛烈燃烧,地下却是一片泽国。

    徐文长故意顿了顿,这才皱眉道:“所以此乃上离下坎,‘水火未济’之象,卦辞云‘未济卦火在水上,二气不相交,诸事不利,有困厄’,杨总督、赵先生,两位还是提早准备,小心有困厄之苦哦!”

    这时候人都对易经yīn阳之说有几分似信非信,听得徐文长这番话,杨兆的脸sè一下子就变得不好看了,赵师臣嘴巴鼓嘟两下,终究没找到说辞反驳徐文长。

    曾省吾则看了看火场,若有所思。

    轰的一声,房顶被烧塌了,整个的倒塌下来。

    曾省吾、张小阳都掩着脸往后退了两步。

    扑起的烟尘四下飞腾,戚继光、戚金两位被弄得满脸花,兀自呼叫亲兵扑火,比总督府的兵丁还要积极,戚继光(身shēn)上穿的旧战袍都被火苗燎起了几处焦黑的破洞。

    “戚帅,不必白费力气了,”秦林忍不住发话,把戚继光往后拖了几步:“你在这里费力扑火,指不定什么人还巴不得火烧得大些呢!”

    “哪里,哪里,钦差大老爷说笑了,”戚继光把脑袋垂得低低的,在场的无论蓟辽总督杨兆、兵部shì郎曾省吾还是锦衣卫掌南衙秦林,他一个也不想得罪。

    可怜又可敬的戚大帅啊!

    赵师臣听得秦林话中讥嘲之意,马蜂眼瞥了瞥徐文长,又瞅了瞅秦林,嘿嘿冷笑:这一把火,把刘良辅连人带房子烧成飞灰,就算有什么底账也片纸不存,说什么老子有困厄之苦?你们能找到证据吗?

    刘良辅所居小院是木结构,背后挨着的又是总督府放马匹草料的仓库,大火足足烧了一个时辰才被扑救下来。

    或者说,根本就是所有能烧的东西都烧得精光了,火焰才自己熄灭的。

    非但刘良辅的小跨院烧成白地,总督府相邻的几间房子也遭了殃,幸好扑救及时,火势没有进一步蔓延。

    不知道刘良辅的下落,在场所有人都关心他在不在院子里,抬脚就朝里面走。

    “且慢!”秦林将手一举,不容置疑的道:“除了曾shì郎、杨总督、张公公和本官的人,其余人等一律不准进去,以免破坏现场!”

    赵师臣第一个跳起来反对,豺狼嗓门难听之极:“凭什么听你的?这是弊东翁的总督府!”

    杨兆也想相帮,不料曾省吾板着脸,冷冰冰的道:“钦差办案,赵先生还是不要妄自非议的好。”

    杨兆、赵师臣心头打了个突,瞧着曾省吾不像说笑,赶紧闭上了嘴巴。

    “秦将军,你尽管放手办案,本官相信你破案缉凶的本事,”曾省吾冲着秦林拱拱手,神sè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哦也,张紫萱伪造的那封信起作用了!

    曾省吾是江陵党的铁杆人物,帝师首辅张居正指到哪儿,曾shì郎就打到哪儿,实为相爷麾下一员前锋大将。

    既然相爷钧旨说对秦林早有交待,曾省吾这个正钦差便自动在心头摆正位置,百分之百的配合秦林。

    何况曾shì郎久历官场,乃朝野公认的能员,钦差办案总督府突然就起了大火,这件事本(身shēn)也引起了他对杨兆、赵师臣的疑心。

    秦林晓得根由,也朝曾省吾拱拱手,顾不得火场(热rè)气((逼bī)bī)人,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因为刘良辅喜欢欣赏雪景,院子里积着很多白雪,加上方才救火时泼的水,地面上的积水深达脚踝,水面上还漂浮着大量没有燃尽的木片、杂物和灰尘,浑浊不堪。

    空气中残留着大火肆虐时炙(热rè)的温度,(身shēn)子被烤得(热rè)烘烘的,地面上的水浸湿了鞋子,秦林的脚都是泡在(热rè)水里头。

    张小阳捏着鼻子,颇有些不(情qíng)愿的踩着水,倒是曾省吾将官服下摆一提,毫不犹豫的踩进水里头,极其利索,颇有能臣的干练劲儿。

    方才大火带着浓烟在这里疯狂的肆虐,小院的墙壁上留下了火焰经过的痕迹,火舌被风吹着掠过的焦黑是那么的张牙舞爪,活像一幅后世的抽象派作品,只是鼻端传来的焦糊味道,不断提醒着秦林这是一处犯罪现场。

    曾省吾、张小阳也闻到了怪怪的味道,但他们毕竟不熟悉,这种味道又混在呛人的浓烟和木材燃烧的气味里头,更加不明显了。

    “这、这他妈什么味儿啊?”张小阳皱着眉头:“好像炖(肉ròu)的锅烧糊了。”

    秦林鼻翼翕动,用力抽吸着空气,分辨着那种熟悉的气息,他叹口气:“诸位闻到这种焦糊的味道,并不是什么锅烧糊了,那是……估计倒塌的房顶下面,会找到烧焦的尸体吧。”

    这是蛋白质烧焦的特有臭味,准确的说就是人体被烧焦的味道,秦林对此格外熟悉,他几乎百分之百的确定火场中有那么一具焦黑的尸体!

    曾省吾闻言神sè微变,张小阳干脆就脸sè煞白:“我的妈呀,刘师爷真在底下?乖乖不得了,咱家、咱家……呕!”

    想到刚才嗅闻的是焦尸的臭味,张小阳快步逃了出去,直截了当的大吐特吐。

    “曾shì郎?”秦林看了看曾省吾。

    “无妨,”曾省吾笑着摆摆手:“本官督率大军进剿都掌蛮时,也曾尸山血海见惯的。”

    秦林点点头,看看水淹着的地面,朝麾下亲兵校尉招招手,让他们从房屋背后进来,清理瓦砾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锦衣校尉们叫起来:“长官,果然底下有一具焦尸!”RO。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