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章 婚期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徐辛夷编出了理由就越说越顺溜,抚着青黛米洁如新剥鸡蛋的脸蛋,幽幽的道:“是的,其实我喜欢苒是女孩子呀!要不然,朱由樊荆王世子,长得也算漂亮极了,我为什么不喜欢他呢?因为、因为我在崭州见到了小青黛呀……

    后来离开了崭州,见不到你,我茶也喝不下、饭也吃不香,早晨起来全(身shēn)都懒懒的,一点儿也不想动,心口像压了块石头似的闷得说……”,若是胡编乱造,(性xìng)(情qíng)直爽的徐辛夷也编不到这般活灵活现,她说着说着就把秦林出海招抚之后的担心和思念,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

    青黛透明水晶般的眸子闪耀着小星星,紧紧抓住了徐辛夷的手,一直以来徐辛夷都像大姐姐那样关照她,无论是崭州还是南京都留下了结伴同游的足迹,她也将这当成了闺阁姐妹之间的友谊,可实在没想到英姿飒爽、风光雾月的徐大小姐,竟然有这般用心良苦!

    小丫头听得泪水在眼眶子里打转,终于一头扑进了徐辛夷的怀抱,在她肩头轻轻的磨蹭着:“徐姐姐,是青黛害得你好苦,我、我不出嫁了……”,惊天大逆转!

    秦林万万没有料到,徐辛夷接近自己居然“包藏祸心”!

    现在听青黛和徐辛夷的对话,已是真相大白,正所谓疑人偷斧,徐大小姐之前的种种作为,一桩桩一件件,包括她的男孩子(性xìng)格,在秦林心目中全都成为了确凿无疑的铁证。

    被小丁贴(身shēn)擒拿,再加上头甲乙丙三个人像打橄榄球似的紧紧压住,秦林丝毫动弹不得。

    “我真傻,真的”秦林抬起他无精打采的眼睛来,喃喃的念叨:“我单知道纨绔少年和恶霸公子会做色狼;我不知道女人也会来抢青黛……”

    女兵甲的眼神充满了怜悯:“秦长官,我们对你从道义上表示同(情qíng)。”

    “但你现在确实不适合冲出去”女兵乙补充。

    “因为以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冲出去很有可能造成相反的效果”女兵丙语重心长。

    小丁从背后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秦林,嗯嗯啊啊说不出瓶奇怪,怎么哑巴了?甲乙丙三位好奇的观察一番”才发现她正呲牙咧嘴的咬着秦林的耳朵。

    “小丁,你、你变(身shēn)狼狗了?”,女兵甲张口结舌。

    小丁满腹委屈”叼着秦林的耳朵含含糊糊的道:“你、你们不是说要让他动弹不得吗,我两只手从后面抓住他胳膊,可他脑袋还摇来摇去的,所以只好……”,甲乙丙三女顿时生出一种今夕是何年的慨叹。

    “能不能暂开尊。?”秦林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我耳朵快要被咬穿了。”,幸好就在此时”秦林的郁闷终于告一段落。

    徐辛夷轻轻抚摸着青黛垂顺的青丝,又是感动又是负疚”慢慢的把她推开,捏了捏小丫头的鼻子,笑嘻嘻的道:“傻丫头,说什么不嫁人,舍得你秦哥哥吗?要真的不嫁给那家伙,走,随姐姐回国公府!”

    青黛(娇jiāo)媚的脸蛋浮起了红晕,憨憨的搓弄着裙角,却是低着头不吭声,在小丫头的心目中”最多可以和徐姐姐一块嫁给秦哥哥”可要是为了徐姐姐就不要秦哥哥,那可不行呢。

    徐辛夷哈哈大笑起来:“哇哈哈哈,小笨蛋,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姓秦的呆瓜”“哼,也就你把他当今宝!走啦,等你成婚那天,我还会来的。”

    最好别来!秦林很想把徐辛夷摁倒在地,朝她(挺tǐng)翘的(臀tún)瓣狠狠打二丰、不,五十记巴掌。

    徐辛夷也不要青鼻送,迈着大长腿一阵风似的走出了秦林到宅邸。

    刚一出门,她就长出了口气,忽然又苦恼的扯起了头发:“天哪,我究竟说了些什么?”,秦林在家里咬牙切齿发狠要对徐辛夷严防死守,坚决要将小青黛从男人婆的魔掌之下解救出来的同时,走回魏国公府的徐辛夷又大吃一惊。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侍剑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看见徐辛夷就赶紧上前:“国公爷和小公爷惨啦,小姐快点去救人!”

    徐辛夷赶紧往里面跑,刚到了偏厅外面的回廊,就听见了老妈魏国夫人吴氏的河东狮吼:“一个老不正经,一个小不正经,搞的什么狗(屁pì)倒灶?我这才出去几天,你们就在府中逍遥自在,吃喝((嫖piáo)piáo)赌,快活得很哪!我倒要问问你们,我女儿的婚事怎么成了这样子?老混蛋,你不是有锦囊妙计吗,小混蛋,你不是吹万无一失吗?”,偏厅外头,三姑六婆和奴仆**都站得远远的,一看徐辛夷来,都如蒙大赦,现而今能在夫人跟前说得上话的,也只有这位大小姐了。

    徐辛夷不敢怠慢,立刻走进厅中,脚踢到一个圆溜溜的东西,骨碌碌滚开,定睛细看才看清是个古钟,而地面上扔着的筹码、骨牌也为数极多。

    老爹徐邦瑞,威风凛凛的魏国公、南京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的超品大员,此时正歪着半边(屁pì)股坐在椅子上,黑黝黝的国字脸上堆满了笑容,两只手老老实实的按着大腿,真是再乖不过了。

    而小公爷徐维志可没老爹的待遇,哭丧着脸跪在母亲脚下,正拿哀恳的目光向妹妹求援是的,少夫人也陪着跪在他(身shēn)边,可一双纤纤玉手正揪着徐维志腰间软(肉ròu),撤着欢的拧啊拧!

    惨了惨了,可怜的徐维志,老爹只是和怀远侯常文济为首的一群狐朋狗友聚众大赌,他却是从什么醉凤楼、天香阁请了七八名当红姐儿在家中胡天胡地,酒醉上头算错了(日rì)子,竟被人赃俱获,这下子还能在原配夫人面前讨得了好?

    人家陪他一块跪在婆婆面前,那叫礼数,可等会儿回去了,徐维志的苦头怕是才刚刚开始呢。

    无视了老哥求救的目光,徐辛夷抱着母亲的胳膊,撤着(娇jiāo)问道:“怎么啦,爹爹和哥哥又干了坏事儿?”

    徐邦瑞在老婆面前乖得像猫儿,这会子又想在女儿面前拿大,把黑黝黝的胡子一吹:“怎么说爹爹呢?没大没小的!”

    “哈,老不修你还有脸说?”,吴氏立马把老公的耳朵揪住了,“你父子俩在家胡天胡地,连辛夷的终(身shēn)大事都抛在九霄云外,你怎么做爹爹的?还有徐维志那小兔崽子,你也别笑,合着你不是辛夷的亲哥?哼,老娘待会儿就收拾你!”,徐维志泪飞顿作倾盆雨:天哪,做儿子的哪儿敢笑?刚才是你儿媳妇把我腰上掐得生疼,我痛得呲牙咧嘴啊~~

    听到母亲口中提及终(身shēn)大事四字,徐辛夷的神色立刻黯淡下来。

    吴氏只道是她为着秦林定下婚事的事(情qíng),兀自喋喋不休的数落老公和儿子:“你们俩啊,叫我说什么好?现在秦哥儿都把婚期定了,你们、你们出的好主意!”,徐辛夷一下子急了,嘟嘟哝哝的道:“不要管我好不好,女儿一辈子不嫁!”,“傻丫头,哪儿有女人一辈子不出嫁的?”,吴氏的话就和刚才徐辛夷劝青黛几乎一模一样:“再者,你舍得秦哥儿?”

    徐辛夷脸蛋儿涨得通红,跺着脚急道:“娘!人家不嫁不嫁就不嫁,娘再管我和秦林的事(情qíng),我就、我就出家当尼姑!”,吴氏素知女儿心(性xìng)开朗,听得这几句也不怎么放在心上,笑着把女儿拍了两巴掌。

    徐辛夷踩着小皮靴,踏踏踏的自去了,只剩下父母兄嫂在厅上面面相觑。

    “看你惹的,就你能耐大,就你会瞎出主意!”,吴氏不好当着儿媳晚辈埋怨自己老公,就拿徐维志出气,把这家伙骂得狗血淋头。

    少夫人嘴里连声劝母亲大人息怒,手上却加了把劲儿,掐得徐维志哎哟连天的怪叫:“我的妈呀,你是属螃蟹的?这手都快成钢钳子了!”

    “掐,使劲儿的掐!”吴氏早把儿媳妇的动作瞧在眼里,咬着嘴唇恨恨的道:“你们老少两个糊涂蛋,要是不想办法把这事儿给办得妥妥帖帖,哼。”

    “这有何难?”徐邦瑞把椅子扶手一拍,自信满满的道:“这件事,包在为夫(身shēn)上,自己的亲女儿,岂能不放在心上!哼哼,试看本公矢展(身shēn)手……”

    “母亲大人放心”徐维志也拱手为礼,目光炯炯直视前方,脸上写满了坚毅和不屈,信誓旦旦的道:“孩儿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定要对妹妹的婚事有个交待!”,好、好!吴氏终于点点头,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秦林等到了结亲的(日rì)子,这几天他严防死守,派了亲兵校尉去盯住魏国公府,又亲自在槿黛女医馆对面的一家酒楼包了个包厢,只要发现徐辛夷就立刻冲出去和她“拼了”,。

    青黛到惠民药局去拜过祖师爷了,甚至和南京医界达成了极有利于发展女医馆和秦林(情qíng)报事业的协议,但秦林把这些都暂时抛在脑后,专心准备着婚礼的事(情qíng)。

    婚期就在各方的忐忑不安中如期来临了。!~!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