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章 老子底牌吓死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李嗣贤等人在右舷官舱商议计策的时候,秦林一方的众人则待在左舷官舱里面,但有所不同的是,秦林始终不慌不忙的小口啜饮着茶水,要不就站在舷窗底下,将鱼干撕碎了”饶有兴致的喂食那些振翅盘旋的海鸥。

    这家伙究竟是(胸xiōng)有成竹,还是故作悠闲?

    谁的心里头都没个准。

    其中还属黄知孝心头最着急,他这个提督市舶太监当得好好的,每天都有大把银子入账,为了帮秦林现在算是和布政使李嗣贤为首的淅江官场闹翻了,和海鲨会也翻了脸,要是秦林、金樱姬倒霉,五峰海商垮台。官场和清流岂会放过他这个,“误国阉竖”,?

    要是被摘去帽子弄回京师。那才叫个灰头土脸,几位掌权的大太监必定嫌他出丑露乖,到时候铁定发配浣衣局、西山草场这些地方。混吃等死吧!

    于是在杭州威风凛凛,气派几乎要堪比东厂督公的黄知孝黄公公,这会儿(屁pì)股底下像装了钉子似的,不停的扭来扭去,磕磕巴巴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秦长官,您也知道,小的虽凭着皇上家的鸿福、张公公的举荐,做了这提督市舶太监,可初来咋到的。在杭州根基也浅,好多事(情qíng),还得仰仗长官您来拿主意啊!。。

    ,“老黄,你着相了吧?”,霍重楼朝老朋友使个眼色,故意道:“秦长官本领如何,别人不知道,咱俩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有秦长官运筹帷幄。俺老霍就放心得很!走走走,咱们先出去吹吹风,别扰乱了长官的思路。。。

    说着霍重楼就假意去拖黄知孝,眼睛却直望秦林(身shēn)上瞥一他也心头不踏实啊!东厂的权势虽大,区区领班要和一省布政使和巡按御史相抗”那冒的风险也实在不小。

    秦林虽然看着窗外飞翔的海鸥,耳听两人对话,就如背后生了眼睛似的,对(情qíng)形一清二楚。

    这官场上讲的是人在人(情qíng)在,人走茶就凉。俗话说的难听:“死,知府不如活老鼠。。。却也有三分道理。

    虎躯一震、王霸之气狂飙,小弟纳头便拜、忠心至死不渝”那一定是刚从非正常人类研究所刚逃出来的,,被研究员,。,正常人的交往,则无非利益、感(情qíng)两条线。

    像黄知孝、霍重楼做到现在的份上,作为刚到任、根基不牢的官员。肯陪着秦林和本省从二品布政使斗法,这份(情qíng)面已是相当难得的了”再要他们冒更大的风险,那也未免强人所难。

    所以也难怪黄、霍两个着急,他们的担心,秦林当然理解。

    ,“老黄、老霍”,。秦林转过头来,神色很少像现在这样一本正经:“你们两位肯陪兄弟走到现在这一步,兄弟实在感激得很!不过兄弟的为人你们也清楚,绝非叫朋友做挡箭牌,自己缩在后面当乌龟的货。刚才我已经才了谋划,。这次若不能查明真凶”我秦字倒过来写!。。

    黄知孝和霍重楼对视一眼。听得秦林说有了谋划,他俩半分也不怀疑,立刻就高兴起来”翻过来又为刚才自己的反应感觉不好意思。脸色微微发红。

    ,“嗨”这官儿做大了,瞻前顾后的也多了,老霍真不如一年前开得开,岂不是越活越转去了?。。霍重楼讪笑着朝自己脸上扇了一下。停了停。又涨红了脸伸出手:“从今往后,老霍再不胡思乱想,总之秦长官不会叫朋友吃亏上当”。

    ,“老霍说得好!。。黄公公也伸出了手:,“可惜咱家是个废人……”。

    话还没说完,秦林已伸手和他们两位握在了一起。

    又有一双修长纤细的手搭在了秦林的腕上。

    金樱姬抿着小嘴巧笑嫣然。妩媚的双眸弯成了月牙儿:,“李靖、红拂、虬髯客,如今都齐了。。。

    风尘三侠之中,李靖文武双全,自是非秦林莫属,红拂张出尘曾为太师府歌姬,乃金樱姬自嘲,霍重楼狠狠胡须犹如解针,却不是活生生的虬髯客?

    只黄公算自惭形秽,笑容有些勉强。

    却听得金樱姬又笑道:,“比风尘三侠,这里又多了位三宝太监。

    黄知孝闻言大喜,连声道不敢不敢,郑和老祖宗乃是我大明朝内官中的大英雄大豪杰,如何敢和他相提并论?

    殊不知金樱姬一语成谶,后来黄公公竟真的三访天竺、八下南洋,扬我国威于千岛万国,功业直追老前辈三宝太监,那就是后话了。

    至于具体的布置嘛,秦林低声道一句附耳过来,如此如彼的说了一通,这三位顿时贼笑起来,表(情qíng)简直是不约而同的在说:秦长官,你好坏哦……

    入夜,船只点起灯球火把继续前行,因后面拖曳封舟的四千料大福船速度慢,八橹快船也就不必摇橹加速,单靠风帆的力量就足移前进了。

    甲板上只有几名掌舵的淅江水师老水兵。喝着御寒去湿的绍兴黄酒,就着卤煮豆腐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

    海浪温柔的拍击着船(身shēn),船只顺着波浪起起伏伏,若不是想到后面封舟底舱中的许多尸首。今晚倒是个温柔静谧的海湾之夜。

    ,“晚风轻拂杭州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梅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左舷一道黑影站在舷侧”对着海面一边唱歌一边嘘嘘,沙哑犹如狼嚎的歌声惊得人头皮发炸。

    水兵们很想破口大骂,可看清那人是谁。他们也就只好把骂人的话吞回了肚子里,反而堆起笑脸。笑嘻嘻的道:,“秦长官,出来放水啊?。。

    尽管舱内备有夜壶,可哪有出来对着茫茫大海,吹着海风嘘嘘来得爽快?

    秦林笑着提起裤子:,“是啊,你们忙,本官这就回去……”。

    ,“您请便!”。几个水兵点头哈腰,夜晚行船掌舵很要紧,他们没敢离开舵位。

    这时候不知什么东西把桅杆上枉的灯笼打了一下,那灯笼一阵乱晃,水兵们都抬头看怎么回事。待那灯笼不晃了,众人再看刚才秦林所站的地方,连人影儿都没有了。

    秦长官回舱室了吧!水兵们都这么想着。继续喝酒吹牛。

    秦林回了舱室,但没有回自己的舱室。

    淅江巡按御史刘体道秉烛夜书,将秦林、金樱姬如何狼狈为(奸jiān)。如何欺压良民凌虐士绅,如何丧心病狂杀害朝廷天使的罪行,写的是声声血字字泪,简直就是无(情qíng)的鞭笞、正义好声讨!

    他这封信,预备回杭州之后,立刻七百里飞骑传给南京都察院的座主耿定向,自打王本固畏罪自杀,耿老先生就是清流中的泰山北斗。只要他老人家一句话,南北两京都察院的众多御史、以及六科给事中必定群起而攻之,顷刻间就要将秦林打得落huā流水。

    所拜座主既是同派系的领袖,也是名义上的老师,所以刘体道这封信不但要把秦林的罪行严加控诉。还必须写得骈四俪六文采斐然,这才入得了座师耿老先生法眼,将来扳倒了(奸jiān)佞和阉竖,这篇文章印在文集上。还要流芳百世呢!

    辛辛苦苦做了一篇佳文,又恭恭敬敬的用楷书誊抄好了,刘体道已累得眼冒金星,这就伏在案上沉沉睡去。

    只见船舱斗室之中,灯光昏黄如豆,忠心耿耿两袖清风的八府巡按累得伏案酣睡,衣冠仍整齐肃然,几案之上,宽大的袖子压着直言不讳控诉(奸jiān)佞小人的书信,如橼大笔上墨汁未干……好一个忠臣烈士冒死直谏的场面,几乎可与汉朝望门投止的张俭、本朝弹劾严嵩的杨继盛古今辉映啦!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一道黑影伴随着海风轻飘飘的走进室内,然后随手关上了舱门。

    伏案而睡本来就睡不大踏实,冷风一吹。刘体道模模糊糊的醒来,恍惚间看见(身shēn)前那道黑影,登时吓出一(身shēn)冷汗,睡意全无,哑声低呼:,“秦、秦长官。你意(欲yù)何为?我可是朝廷命官!”。

    唉nn这句色厉内荏的话一出口,刚才那副忠臣烈士的(情qíng)景,就全被破坏啦。

    嘘一秦林做了个动作叫刘体道噤声”然后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一眼就看到桌子上那封书信,他毫不客气的拿起来慢慢读。

    刘体道脸上册晴不定,实不知道秦林想干井么。

    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对方却是个锦衣卫的武官,尽管他觉得秦林的态度明显是挑衅,于是考虑要不要拼一把,搏个舍生取义、杀(身shēn)成仁。但最终仍选择了,“大丈夫能审时度势”。、,“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和“留有为之(身shēn)以图将来。。。

    秦林读了半天。最后并没有像刘体道预想那样把充满不实之词的信撕个粉碎,而是慢慢把它放回原处:,“这封信不好,一点也不好,我觉得刘巡按会重写一封的。。。

    ,“你以为((逼bī)bī)本官胡乱写什么东西,就能洗脱罪名吗?”。刘体道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色厉内荏的道:,“大丈夫贫((贱jiàn)jiàn)不能移、富贵不能(淫yín)、威武不能屈,秦长官所请,刘某恕难从命!。。

    真的吗?秦林戏谑的笑起来,就像抓住了耗子的大猫,他也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刘体道:,“看看这封信,也许你会改变主意的。。”

    刘体道疑疑惑惑的伸手来接,还没有接到信封,单单看到信封上标着的大字,他忽然就像触电那样猛的一弹,脸色刷的一下变作惨白。再看往秦林的眼神就不由自主的低了三分,惊恐之意宛如见了活鬼。!~!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