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章 打擂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292章打擂台

    杭州西湖乃是东南秀色所钟之地,灵隐寺幽深致远,小天竺清雅怡人,雷峰塔古朴庄重,从杭州城钱塘门出去直到苏堤,一路上亭台楼阁数不胜数,这边是达官显贵的金粉楼台,那边是鸡犬相闻的竹篱茅舍,酒楼高挑着杏黄旗儿,茶馆的泥炉子烧着红红的炭火,百姓们扶老携幼,往来如织,一派升平气象。

    今天杭州万人空巷,城中士民尽出,并非到西湖来看选花魁娘子,也不是灵隐寺做佛事,而是一年一度的商贸盛会,在观潮节结束之后的第三天,于西湖旁边揭开了帷幕。

    那盛会不但有阖城的行商、坐贾、牙侩参加,还有五湖四海的客商、苗瑶各族土司前来,乃至东瀛、、佛郎机人假扮成中国人参会,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波斯的猫儿眼、天竺的檀香、西洋的玻璃珠、南洋的各色香料……商品之丰富,实可称应有尽有,除了能满足人们(日rì)常生活所需之外,还能满足老百姓的一切好奇心。

    和一般百姓的看(热rè)闹、趁机买点稀罕玩意的心态不同,那些从湖州贩生丝过来的客人、从景德镇运瓷器到此的行商,以及湖广、四川、山陕各地前来采买货物的商贾,就有着更加迫切的期待

    ——比起往年的商贸盛会只有海鲨会一家独大,今年增加了五峰海商这个竞争者,海鲨会不能再肆意压榨各地客商了吧?

    钱塘门外、西湖边上,场面比过年还(热rè)闹,今年朝廷既已宣布开放杭州的海(禁jìn),海外来客就不必再遮遮掩掩,印度人含了烈酒在口中,对着火把喷过去,顿时烈焰熊熊,人跳着他们传统的舞蹈,把长长的辫子舞得像风车,商人们趁机兜售各种小玩意,吸引顾客购买。

    四川的蜀绣、湘边的铜器、景德镇的细瓷、上党的人参、湖南的细布,来自全国各地的货物在专营的门市里面堆积如山,都要比平时便宜一些,不过精打细算的主妇们仍和小二讨价还价,能省一点是一点嘛。

    牙侩们招呼着那些和杭州本地人相比,穿着打扮看起来像外地人的商客,先看货,再把手指头笼在袖子里,和买卖双方拉手指谈价钱,忙得不亦乐乎。

    不过,无论是杭城的百姓,还是各地赶来的中小客商,都不是这场贸易盛会的真正主角。

    真正的大宗贸易,还得看财雄势大的海鲨会和五峰海商。

    就在圣因寺前面的一大片空地上,面对面的搭起了两座大彩棚,柱子描金,横梁扎着彩缎,棚前舞着狮子,锣鼓喧天。

    西边一座彩棚是海鲨会的,棚前一溜儿站着黑衣大汉,一个个横眉立目活像要吃人——也许旁人要问这是做生意呢还是抢钱,就不怕吓走商客?殊不知海鲨会历年都是如此,或许是以这种方式来提醒商客们某些需要格外注意的信息吧。

    东面的彩棚则属于五峰海商,风格与西边截然相反,门前七八名妙龄女子,穿了的袍子、(日rì)本的和服,还有佛郎机女人那种把腰(身shēn)勒得紧紧的裙子,莺莺燕燕香风扑鼻,直教人目眩神摇。

    贸易盛会确实有不少外国客商前来,但携带家眷的就少之又少了,五峰海商出这一招立刻就吸引了人气,特别是内地过来的客商,都好奇的围过来看(热rè)闹,觉得大开眼界。

    相比之下,海鲨会这边就显得门庭冷落车马稀了。

    陈白鲨坐在棚中的太师椅上,几名心腹手下替他端茶倒水,瞥了眼对面彩棚里侍女环绕的金樱姬,他冷笑一声:“哼哼,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商人重利,靠女色能引来眼球,可引不来银子!”

    以赵海马为首,几个海鲨会的心腹干将哈哈大笑。

    他们并不着急,因为五峰海商那边的人气虽旺,却是看(热rè)闹的多,没有几个商客走进那座彩棚去进行商贸洽谈,相反,倒是有不少人惴惴不安的回头张望,打量海鲨会这边的动静。

    海鲨会心狠手辣,又有官府势力从背后撑腰,可不是好惹的呀!

    前年一个不信邪的海商没有买海鲨会的高价瓷器,自己从景德镇收购了一批就装船出海,结果遇到了“海盗”,全船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去年有四川过来卖蜀锦的商客,自恃有举人的功名就没把海鲨会当回事,把大批蜀锦卖给了五峰海商,这次五峰海商的船倒没有出事,但那商客还没走到镇江,就被“土匪”打劫,不仅卖货所得的银子被洗劫一空,人也被砍成了十七八块。

    这样的事(情qíng),在商客中间广为流传,并且绝对不止这么一次两次。

    钱再多,也要留着命来花呀,人财两空的蠢事,商客们是不会去做的。

    尽管传说新任提督市舶太监黄公公和东厂派驻杭城的霍领班都是五峰海商的人,当街就叫海鲨会会首陈白鲨大大的丢脸,但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们心头还得多掂量掂量……

    五峰海商的彩棚里头,负责收购和批发大宗货物的掌柜在前面一溜儿摆开,后头两张椅子上金樱姬和秦林并排而坐。

    对于叫好不叫座的(情qíng)况,秦林并不怎么在意,他一边慢慢品茶,一边从背后欣赏着姑娘们的表演,时不时还要哼段小曲。

    “秦长官倒是悠闲得很哪!”金樱姬嗔怪的翻了翻白眼,揶揄道:“你说的什么美女促销、眼球经济,好像没什么效果呢。”

    秦林翘着二郎腿,伸手在美人儿细腻白皙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稍安勿躁。嘿嘿,看来海鲨会积威不小,单在大街上折辱一番,还没能打消各路商客的疑虑,咱们再等等吧,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惊喜来了!

    锣鼓阵阵、马蹄声声,锦衣卫缇骑(身shēn)穿飞鱼服、腰挎绣(春chūn)刀,骑着高头大马列队而来,两乘大轿紧随其后,又有十数名尖帽褐衫白皮靴的东厂番子前后簇拥,当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这阵势一看就知道是权势极大的大太监和东厂红人到了,正在观看海外美女歌舞的商客们吃了一惊,全都低着头让开,双眼却直往两乘大轿上瞟,心头不停的寻思:难道是提督市舶太监和东厂领班亲自前来?这面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果不其然,从轿子里下来的正是(身shēn)穿高级太监绯色袍服的提督市舶黄公公,以及圆帽、粉底皂靴、一袭褐色直(身shēn),凶神恶煞的东厂领班霍重楼。

    两位下轿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瞧着西面海鲨会的彩棚,鼻子里重重的冷哼一声,接着转过来看看东边五峰海商的彩棚。霎时变得喜笑颜开。

    “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金樱姬大喜,有提督市舶太监和东厂领班亲自前来站台打气,这面子可算给足了,她立刻起(身shēn)准备迎出去。

    秦林却把她拉了一把,笑嘻嘻的道:“慢点。惊喜嘛,这还算不上,只是道开胃菜吧。”

    老黄和老霍这两盘开胃菜快要走到门口了,秦林才和金樱姬不紧不慢的迎了出去。

    “恭喜金长官,贺喜金长官!财源广进通四海,生意兴隆达三江!”黄公公老脸笑得和菊花似的,嘴里和金樱姬说话,眼睛却是看着秦林。

    霍重楼也抱拳道:“两位长官,霍某见礼了!”

    金樱姬也施礼道:“海外夷民清苦,做点生意也是养家糊口,劳动两位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好啦,都是自己人,还客气什么?”秦林笑着把黄公公和霍重楼朝彩棚里面推:“来来来,咱们先坐下说话,金长官这里有佛郎机人从外洋带来的咖啡和可可——都是西洋出产的茶,想必两位还没尝过。”

    “叨扰,叨扰,”黄公公和霍重楼笑眯眯的随秦林走进了彩棚,锦衣卫缇骑和东厂番子在外头黑压压站了一大片,顿时就把对面海鲨会那群黑衣大汉的威风压得一点不剩。

    那些个被吸引来观看海外美女表演的客商,万万没想到看到了一幕比美女表演更精彩十倍的好戏,一时间人人或兴奋、或期待,激动莫名。

    市舶司虽然有个从五品的文官市舶司使,实权是捏在提督市舶太监手里的,相当于后世的海关关长——不过大明朝只开月港和杭州两处通商港口,而且杭州比月港开放程度更大,城市也繁华得多,黄知孝这个提督市舶太监,几乎要相当于全国海关总关长。

    商客们无论购买的东珠、人参,(日rì)本的漆器、牙雕,乃至佛郎机、天竺、大食的各色货物,还是将内地出产的丝绸布匹瓷器出口,都得通过市舶司,现在提督市舶太监亲自来给五峰海商压阵,表达的信息也就再明白不过了,谁要不懂,干脆买块豆腐自己碰死得了!

    更别提还有个东厂领班,海鲨会再黑,能黑得过厂卫鹰犬?

    立刻就有不少商客涌进了五峰海商的彩棚,开始和掌柜们洽谈买卖。

    西面海鲨会那边,立刻就有了些慌乱,提督市舶太监不但彻底倒向五峰海商,还亲自出马站台撑腰,这对海鲨会已是致命的打击呀!

    陈白鲨倒是不慌不忙,自信满满的端坐,因为他也伏下了后手。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鸣锣开道的喧嚣再一次响起。

    “哈哈哈,就你有靠山,老子没后台?”陈白鲨大笑着站起来,远远的迎了出去。

    求保底RO!~!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