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章 奇怪的口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泰林破获燕子矶大案,抓住了十几个活口,虽然这些人嘟不是白莲教的高层,所知不多,但勘问他们也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情qíng)报。

    光天化(日rì)之下、大明副都之侧,白莲教竟敢公然作乱,魏国公徐邦瑞震怒,以守备大印发下火急军令,缇骑四出。

    按照秦林从俘虏嘴里取得的口供,军队出动轻骑配合锦衣卫以犁庭扫(穴xué)的气势向泰兴、镇江、常州、扬州猛扑”共捣毁白莲教一十三处宏教分舵、二十八处传法分坛,白莲教在南直隶的基层组织几乎被连根拔起。

    这一(日rì)徐邦瑞正在书房里面督着三位幕宾写奏折,将此案节略上奏朝廷。

    这三位幕宾一个是胡子眉毛都白了的老绍兴师爷,一个是位年轻公子,最后一位则是中年人,国公府的师爷比别处不同,都是举人、监生的(身shēn)份”他们恭恭敬敬听着徐邦瑞口述,然后把这些内容用尽量高雅的文字写出来,最后再交给徐邦瑞审定。

    “爹爹!”,随着清脆的喊声,一团红色的火焰卷进了书房,徐辛夷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朝几位师爷点点头,拿起奏折就看。

    英(挺tǐng)而漂亮的眉毛紧紧皱起,徐辛夷嘴巴撅得老高,抱着父亲的手臂撤(娇jiāo):“怎么没提女儿的功劳?明明是女儿带兵在燕子矶大破白莲教嘛!””

    徐邦瑞捋着黝黑的胡须,嘴里嗯嗯啊啊的。

    几位幕宾相顾而笑,年纪最大的绍兴师爷站起来拱拱手:“好叫小姐晓得”女子封典只有从父从夫从子的说法”就算把小姐的功劳奏上去,朝廷也是置若罔闻的。””

    中年举人也劝道:“真按小姐的功劳奏报,非但无济于事,那些疯狗似的台谏官还要弹劾国公爷纵容女儿带兵行猎呢!虽然魏国公府世受国恩”也不怕几条疯狗乱咬,但究竟小姐面上不好看。””

    那年轻文士则偷偷打量徐辛夷,起初也觉得这位大小姐长得太高、又是天足、眉眼也不是柔柔弱弱的细眉弯眼,怎么看都不觉得漂亮;但时间久了,忽然发现她(身shēn)上总带着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眉眼间有着不同于普通小家碧玉的别样风(情qíng)。

    他不(禁jìn)寻思将来谁会是国公府的乘龙快婿?常听国公爷说这个女儿嫁不出去,嘿”谁要是娶了她,荣华富贵倒是唾手可得呀!

    无论徐辛夷怎么撤(娇jiāo)”徐邦瑞绝不会同意把女儿的功劳也奏上去,那样简直就是笑话了。奏折中的意思,说是南京中军都督府底下四个卫正在燕子矶练兵,锦衣卫百户秦林侦知白莲教的(阴yīn)谋”请这四卫助战”各京卫将士浴血奋战,十((荡dàng)dàng)十决屡战终(日rì),几乎人人带伤”这才将敌人一网打尽,格毙白莲教长老一名、香主三名……

    奏折中提到了秦林,但更多的是在替四卫将士吹嘘,上面一个字也没提到徐邦瑞自己,可他掌着南京中军都督府,麾下四卫将士立功”无异于往他自己脸上贴金,虽已是国公不可能再受什么封赏”总是面子好看嘛!

    徐辛夷看了却不满意:“不替女儿就算了”怎么没有怎么提秦林?人家冒死诈降、单骑冲阵、求得援兵,这些功劳都不写上去,爹爹太偏心了吧!”,徐邦瑞刚把脸一虎要摆父亲大人的架子”徐辛夷就把他那部黝黑的胡须扯住了”揪着来回摇:,“爹爹,爹爹呀,这秦林在崭州就替朱由樊哥哥帮了大忙”以女儿看就该做个千户,不,提个指挥佥事也应该呀,才给他个百户,不是欺负人吗?这次人家又立了大功,爹爹奏折上还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可真过意不去啦!””

    “好好””徐邦瑞连声答应,笑眯眯的道:“为父这就替他请功,总叫他提拔一级吧。””

    一级?徐辛夷很不满意,揪着胡子左右摇:“爹爹,锦衣卫指挥使就算了,您想办法弄个指挥同知,或者指挥佥事也行啊!”

    几个幕宾听了,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徐大小姐也真狠呐,从锦衣卫百户直接提拔成指挥佥事,你当锦衣卫是普通京卫,魏国公一句话就能提拔呢?

    徐邦瑞被她缠得没法,只好对几位幕宾使了个眼色:“乖女儿”爹爹给他请功,大大的请功,各位先生把他的功劳写得花团锦簇,这样总行了吧?”

    “爹爹真好!”,徐辛夷甜甜的笑着,脚步轻快的离开书房,一路洒下银铃般的笑声。

    徐邦瑞看着女儿的背影,捻须而笑:“女大不中留啊”,”

    三位幕宾中最年轻的文士听得这句,忽地怅然若失,暗自思付怎么之前没有发现,徐大小姐竟有这么可(爱ài)呢?

    从燕子矶回到金陵城中,秦林这几天过得相当逍遥快活”各家达官显贵都来相邀赴宴,说是要谢他在燕子矶相救子弟(性xìng)命的恩(情qíng)。

    只不过他们每次都邀请了张敬修、张懋修作陪,因为有秦林与会,张家两位公子便从不推拒“这些达官显贵到底是个什么心思,秦林也就洞彻了:与其说感谢自己”不如说是想趁机结交首辅张居正的两位公子吧!

    而另一位主角,真正率兵救了众人的徐辛夷,反倒没有哪家相邀,一来觉得她是女子,不好同上宴席,二则生怕魏国公徐邦瑞“居心叵测”,借机替他这个嫁不出去的女儿提亲。

    宴请秦林的各家当中,唯一邀请了徐辛夷却没有请张家两位公子的,便是怀远侯府常文济了。

    这位老侯爷年纪虽大,仍是不拘小节,招呼儿子常胤绪来作陪”都在一个厅上吃饭,他呵呵大笑道:“徐家侄女儿,老叔知道你是外面乱跑的疯丫头,所以也不叫你坐里头女眷那边去了,咱们累世的交(情qíng)不计较这点……””哈哈哈哈,话说要不是绪儿看中了高老夫子家的女儿,我还准备替他向你爹爹提亲呢!”

    “老叔笑话了,侄女儿可配不上常夹哥””徐辛夷笑容依旧灿烂,却看了看秦林的脸色,然后又狠狠剜了常胤绪一眼,压低了声音十分“(阴yīn)森”的道:“等会儿收拾你!”

    常胤绪妈呀一声,心说老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徐大小姐这大魔头,儿子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娶她呀。

    酒过三巡,常文济便说(身shēn)体不适,留儿子在这里陪两位贵客,他先回后堂了。

    嘿嘿嘿嘿nn徐辛夷盯着常胤绪,修长的手指捏得噼啪作响,面色不善。

    “秦哥救命!”常胤绪赶紧向秦林求援。

    秦林端着酒杯慢慢啜饮:“救你什么?”

    “那恶婆娘只有你能降服了!”常胤绪一脸的苦相。

    “谁是恶婆娘?”徐辛夷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筷子飞快的夹起一只大虾圆子塞进常胤绪嘴里。

    刚出锅的菜,还(热rè)腾腾的冒着蒸汽,这一下烫得常胤绪妈呀哦呀的怪叫”赶紧把虾圆子吐出来,伸着舌头呼哧呼哧略气。

    秦林肚子都笑疼了,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呆霸王,原来竟这么怕徐辛夷,果然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殊不知这两位是金陵城“恶少”中顶儿尖儿的人物,以前因为意气之争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常胤绪虽有许多家将,无奈挡不住徐辛夷的正规军和那群母老虎一样的女兵,每次都被打得落花流水,到现在他怕徐大小姐还要胜过怕自家老子常文济呢。

    秦林连忙劝和,说来也怪,要是别人说了徐辛夷一定要跳起来,秦林轻轻几句话她就老老实实的坐下,神(情qíng)还有些扭扭捏捏的小儿女态。

    常胤绪嘴巴烫得不行,兀自朝着秦林一竖大拇指。

    正在欢宴,有小厮过来通传,说有位姓毛的爷求见秦林。

    不知道什么人、什么急事竟找到了怀远侯府上?

    那人进来,秦林一看,原来是锦衣卫千户所的校尉毛冬瓜。

    毛冬瓜看见秦林就分外欣喜:“秦长官”雷千户已经焦头烂额啦,只好让小的来寻你去帮忙”小的从庚字所一路问过来的,可把您老找到啦。”

    雷公腾见招,秦林便告辞出去。

    徐辛夷也告辞回魏国公府”临走还不忘朝常胤绪挥挥拳头,吓得呆霸王小侯爷直吐舌头,把两位贵宾送出来,就赶紧一溜烟的缩回了侯府。

    路上毛冬瓜向秦林粗略介绍了一下螓况。

    当(日rì)江面上那条敌船,在长江水师和南直隶各驻军的联合水陆封锁之下无路可逃,连船带人一起拿获。

    白莲教徒都是些底层教众”所知不多,审问之后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但他们乘坐的船就很惹眼了,这条船相当坚固、(性xìng)能优良,白莲教居然拥有了这样良好的水上力量,岂不是说他们将能从水路发起快速攻击,乘船往来迅捷无伦,长江一线可以任意往来了?

    锦衣卫方面急于找到线索”但很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的供述发生了极大的矛盾。

    “什么矛盾?”秦林眉头一挑。

    “奇怪的口音”,毛冬瓜说:“您自己去,一问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