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章 缇骑四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说罢,张紫萱眼圈一红,晶莹的珠泪从玉石般光洁的面庞无声滑落。{ }她本来就生得绝美”刚才烟火蒸腾(热rè)得肌肤呈嫣红色,更增了十分艳丽”此时无声而泣真如梨huā带雨。

    秦林本能的感觉到了好几道杀气,心头暗叫不妙。

    “虽然秦林救了我们,可他连紫萱姐姐都要蒙在鼓里,真是太过分了!”千金小姐们对秦林的观感急转直下。

    “这人的确智计百出,但连心上人都信不过,看来也是个薄(情qíng)寡义的一唉-----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qíng)郎,今(日rì)信哉!”说这话的是今年纪稍长的“剩女”,联想自己的(身shēn)世不由得感怀伤(情qíng)。

    几今年纪幼小得到张紫萱照顾的少女更是打抱不平,秦林立马成了众矢之的。

    喂、喂,你们这些家伙,不要被张紫萱骗了呀!秦林早就知道事实上这么多人当中,古灵精怪的张紫萱恐怕是第一个猜到原因的吧!否则自己下山诈降的时候,她为什么配合得那么完美呢?当时她那空洞的眼神、颤抖的嘴唇和强忍哭泣的坚强,都把一个千金小姐突然发现心上人是无耻之徒的失望和绝望,表演得丝丝入扣、入木三分哪!

    可现在秦林依然是百口莫辩,因为张紫萱(欲yù)语还休的神(情qíng),充分体现了不被心上人信任的唏嘘跟坎坷,特别是凝噎无语泪双行的最后一个镜头”完全演出了内心深处的对过去感(情qíng)的强烈质疑和对秦林的无(情qíng)控诉……”

    张紫萱的演技放在数百年后,绝对是奥斯卡影后!

    芒刺在背”秦林感觉到若干道锋利得可以杀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背上。

    女人太聪明了真不是好事”尤其是漂亮女人看着掩口偷笑的张紫萱,秦林顿觉(身shēn)边傻乎乎的徐辛夷真是可(爱ài)呀,对孔夫子那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已是感同(身shēn)受。

    徐辛夷睁着乌溜溜的杏核眼,看看张紫萱”又瞧瞧秦林,不知怎的竟隐隐有些开心。

    “秦兄,现在可以告诉小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吗?”张紫萱语带哀恳之意”再次引发了众人的同(情qíng)。

    不过,这也是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于是人人都支楞起耳朵。

    “绑票,就是目的最单纯的绑票”为了钱”,秦林微笑着解释。

    徐辛夷伸出手”掌心赫然是三朵黄澄澄的铜莲huā:“是从那三名拒捕被杀的黑衣首领(身shēn)上找到的”他们是白莲教。”

    “怎么会呢?”张紫萱不再盈盈(欲yù)泣了,深邃的眸子里光华一闪:“白莲教和我大明不共戴天,但并不是山贼土匪,绑票要钱做什么?”

    众人都出声附和,觉得秦林的解释太过简单粗疏。

    秦林看看张紫萱的表(情qíng),就知道她还在演戏,不过别的人倒是真的不明白”便解释道:“诸位都知道中山王徐讳达吧?率大军纵横天下,北逐蒙元入朔漠”十((荡dàng)dàng)十决、所向无敌……”

    徐辛夷听秦林说到自己祖上的威风”不(禁jìn)得意洋洋,脸儿高高扬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秦林话锋一转:“但为什么名列功臣第一的不是中山王,而是李善长?”

    “那还用问吗?”刘戡之读书读得多,见张紫萱似乎对秦林很有怨念,自觉又有了机会”赶紧抢答道:“李善长调兵转饷无乏,恢复制钱,榷淮盐,立茶法,开铁冶”定鱼税,国用益饶,而民不困,所以太祖高皇帝他的功劳认为还在中山王之上。”

    “回答正确加十分”,秦林拍着巴掌,不晓得从哪儿拿了只野兔塞在刘戡之怀里,“奖励你!”

    刘戡之抱着只野兔,哭笑不得。

    功臣勋贵子弟不少,国朝初期的事(情qíng)都一清二楚,都说因李善长用种种办法筹措粮草供应军需,搜罗钱财以供国用,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以他的功劳还在统帅大军北逐蒙元的徐达之上。

    “着啊!”秦林巴掌一拍:“打仗打的就是钱,兵器盔甲、粮草饷银、战马营帐,哪一样不要钱?白莲教也是一样,想起事造反,就必须面临大明军队的征剿,刚才各位也看见了,武功再高也打不过成千上万的大军”他们要建立军队,盔甲、兵器、粮草、战马、战船,huā钱便如流水一般,乃至收买内应,训练死士,没有哪样可以不huā钱的!”

    秦林从发现江面敌船不发(射shè)火箭起,就知道对方的意图是生擒活捉。

    的确”公子小姐们都是各家显贵府中的少主人,白莲教绝不会奢望用他们就能胁迫这些达官显贵归顺,或者帮他们造反。

    这个时代的宗族制度,各世袭显贵都有长房、二房、三房等等支派,每个支派都有不少人,再者长房里面也不只一位少爷,根本就不愁没有继承人,绝不会为了一个子弟的(性xìng)命就和大明朝廷作对,最终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但要钱就容易多了,为了嫡亲儿女huā上五千、一万,国公、侯爷们还是愿意的。

    别以为义军沾了个义字就可以不huā钱,后世的李自成也是打破开封,得了福王府的大笔钱财这才声势大振,一发而不可收拾。

    万历年朝廷内有一代名相张居正,外有戚继光、邓子龙一班虎将,目前的白莲教还没有实力强攻府库丰饶的大中城市,公开起事只能选在偏远贫瘠的苗疆、湘西、关外等地,就算打下几座县城也弄不到几两银子”无法滚雪球似的发展,兵器粮饷都成问题,遇到朝廷调集大军镇压往往迅速溃败。

    所以白莲教就想到绑票的主意。

    若是普通山贼土匪,绑到一个侯爷公子”要个一两万银子,这辈子就不愁吃喝了;可白莲教要起事造反,购买军器粮草、收买官府内应、结交蛮夷洞主寨主都要huā大笔银两,绑一两个(肉ròu)票、拿三五万银子是不济事的。如果一个一个的去绑票,弄了几次各公府侯府必定加强戒备,后面就再难下手了”只有借着金陵诗会的机会,布置周密、一举得手,把几十上百号公子小姐全都绑了”这样才能勒索到一笔足够造反开支的银两。

    秦林把分析说出来,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黑衣人此前的种种行为便有了合理的解释,江面上那艘船多半就是准备载这群(肉ròu)票的吧。

    想到这里,人人切齿痛恨。

    常胤绪把九环刀一扬:“可惜,那艘船逃走了!不然小爷捉住那些贼厮鸟”把他们一个个都剁了喂鱼!”

    秦林嘿嘿的坏笑起喜徐辛夷嘴一撇”欣欣然有得色:“要让你这笨蛋来指挥那一定是放跑了”本小姐在这里,他们还想逃走么?早就派飞骑报到南京守备衙门我爹爹那儿啦!”

    金陵城中”南京守备府,白虎节堂。

    众多都督、都督同知、都督佥事、都指挥使、指挥使分列两边”全装掼带的校刀手神色凛然,他们全都看着大堂正中,一名汗流浃背的飞骑兵正跪着举起军报。

    现任南京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魏国公徐邦瑞接过这张薄薄的军报”只看了一眼就神色大变”毫不迟疑的下令:“请出守备大印!”

    偌大的白虎节堂,回((荡dàng)dàng)着徐邦瑞的声音”振聋发聩。

    众官将闻言大惊:这南京守备一职权力极大,上马管军下马管民,遇到战事便是整个南直隶的权力中心,任凭调兵遣将、生杀黜涉,节制文武官员,比钦差大臣尤甚三分。

    历任守备为了表示谦抑、也免得朝廷猜忌,非天大的事(情qíng)轻易不肯动这枚大印,而是与南京镇守太监和守备府参赞机务兵部尚书商议而行今天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qíng)发生,让徐邦瑞毫不犹豫的动了守备大印?不一会儿,亲兵从密室捧了大印出来,三寸长宽,金印麒麟扭”众将官眼前闪耀,不无唏嘘:这颗大印,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动过了……徐邦瑞毫不迟疑的把大印接在手中,朱笔押了军令,守备大印重重的盖子上去。

    片刻之后”南京城头便放起了连珠号炮”五军都督府、京卫指挥使司、五城兵马司、应天府、锦衣卫……各衙门的人马从金陵四面的城门蜂拥而出。

    烽火台也响起了连珠号炮,把提督((操cāo)cāo)江府的命令传递到了上游的当涂、芜湖,下游的江(阴yīn)、瓜步,长江水师便倾巢而出,全速封锁了江面。

    分驻南直隶各地的什么水军左卫、骁骑右卫、淅兵五大营,立刻闻声出兵…就连秦林的庚字所的校尉们也行动起来”大街上马蹄声声,直叫人疑心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qíng)。

    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小小锦衣卫百户破获的案件。

    南京守备府,刚刚从指挥机宜中缓了口气的魏国公徐邦瑞,和匆匆赶来的南京镇守太监、南京兵部尚书、锦衣卫指挥同知等人这才擦了把脑门的冷汗,不约而同的道:“幸好,幸好这位秦百户能谋善断、英勇无惧,这才将大祸消弭于发端啊!”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