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章 当街杀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125章当街杀人

    秦林反应极快,发觉那人脚步踉跄,姿态很有些不对劲儿,就斜刺里跨了一步,刚刚让开他。

    陆远志心肠好,看见那人垂着头往地上栽,赶紧伸手去扶,没想到那人(身shēn)子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胖子手一滑,他就直(挺tǐng)(挺tǐng)的栽倒在地。

    就算陆远志迟钝,此时也觉着事(情qíng)不大对头了,发觉手上摸到了什么(热rè)(热rè)的、黏黏滑滑的液体,他举着手掌看。

    妈呀陆远志吓得浑(身shēn)肥(肉ròu)一哆嗦:满手都是温(热rè)滑腻的鲜血,滴答滴答往下淌再看看地上那人脸朝下倒伏着,(胸xiōng)口位置的地面已被不停流出的鲜血浸湿

    最初只有离得最近的几个人看见,登时尖叫起来往后退,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异状,眼看人群就要陷入混乱。

    一旦乱起来,藏在人群中的真凶便可趁机溜走。

    混在众人中的一双(阴yīn)险狡诈的眼睛半眯起来,露出了(阴yīn)谋得逞的狞恶笑容。

    秦林忽然霹雳般一声断喝:“全部不准动本官系锦衣卫庚字所百户,奉旨办案,谁敢走谁就是钦犯,立斩不赦军民人等凡拿得钦犯者,赏银万两”

    只见他左手高举锦衣卫百户的腰牌,右手高举着黄澄澄的一锭金子,在阳光下闪耀着(诱yòu)人的金黄色泽,牛大力则抽出绣(春chūn)刀,警惕的护在他(身shēn)前。

    本来慌慌张张要避开的人,立刻两只脚像被钉住了似的,一寸也挪动不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对方很可疑。

    谁想走谁就是钦犯,抓住钦犯就赏银万两。

    于是所有的人都互相监视着,既害怕乱动一下就被当成钦犯当场格杀,又睁大眼睛盯着别人,试图分辨出谁是真正的钦犯——找到就是一万两赏银啊天,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人人都变成木偶直(挺tǐng)(挺tǐng)的站着,几百双眼睛互相监视,这种(情qíng)况下别说一个大活人了,就算是只老鼠也没办法溜走。

    隐藏在人群中的那双罪恶之眼,陡然显出几分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也像普通百姓那样东张西望,装出寻找钦犯的样子。

    徐辛夷骑着马往这边走,远远看见秦林的处置,赞道:“这个锦衣百户很机灵啊,回去倒要和爹爹说声,调他给本小姐做个随从——李指挥、刘指挥,你们带兵去把那边围了”

    徐辛夷使唤正三品指挥使就像家奴一般,两个指挥使齐齐抱拳道声得令,立刻率领龙骧卫、豹韬卫的五六百精锐士兵打马过去,刀出鞘、弓上弦,把那边人群团团围住。

    “当街杀人,胆大包天,”徐辛夷哼了一声,对侍剑道:“走,且看本小姐怎么破这案子”

    “大小姐出马,一个顶俩”侍剑为首的女兵们(娇jiāo)呼着,纷纷拍马跟上,她们都知道徐大小姐最喜欢的事(情qíng)有四样:演兵、围猎、赛马、破案,然而前三者常玩,案子不是常有的,今天正好遇上,大小姐一定大显(身shēn)手

    骑着照夜玉狮子走到近处,徐辛夷突然一愣,刚才她还出言夸秦林处置得力,待看清是和自己争马的锦衣百户,笑眯眯的脸就冷了下来——她还记得这家伙骂她丑姑娘呢。

    侍剑跟了上来,发现是秦林三人,也是一愣,笑着扯了扯徐辛夷:“嘻嘻,大小姐,这可真是天涯无处不相逢啊”

    徐辛夷点点头,问秦林:“这人死了吗?”

    此时地面上已积起了一汪血泊,看这出血量,应是必死无疑了。

    官兵围住人群,秦林就让百姓稍微往后退一点,以倒下那人为中心空出圈子,然后他蹲着伸手到那人耳后(胸xiōng)锁(乳rǔ)突肌内侧一摸,发现颈动脉早已停止搏动,便摇了摇头。

    把尸(身shēn)翻过来,只见心脏部位赫然插着柄锋利的牛耳尖刀,直没至柄。

    登时人群中一阵惊呼:一刀刺心,当场毙命,完全不可能抢救,凶手如此狠辣,是直截了当的要取这人(性xìng)命啊

    徐辛夷从马背飞(身shēn)而下,姿势漂亮之极,迈着一双大长腿,朱红色的小马靴在青石板路上踩得踏踏直响,人群自动替她让开一条路,便走到了圈子里面。

    她看看尸首,修长的手指点着太阳(穴xué)思忖片刻,圆溜溜、亮晶晶的杏核眼从所有的人脸上扫过,南京人都知道徐大小姐威名,被她看到的人无比心头一寒,就算不是凶手,也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把目光转向别处,不敢直视。

    百姓们压低了声音,嘈嘈切切的议论:“徐家大小姐虽然生的丑,功夫可高明得很,听说连什么少林高僧、峨眉师太都不是她对手,对了,去年南京五军都督府大演武的头名,**神枪马四平都不是她对手……”

    “不过,武功高就能破案?”

    “你没听说宋朝开封府的王朝马汉、御猫展昭?当然武功厉害,破案就厉害嘛”

    牛大力和陆远志两个闻言也觉得厉害,南京四十九卫、一百一十八所、十余万大军里面夺魁的高手都打不过徐辛夷,她功夫有多厉害?传说中的女侠,一般武功越高的破案也越厉害嘛

    胖子还咧着嘴朝秦林笑:“秦哥,恐怕这次你算遇到对手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徐辛夷的目光盯在了胖子(身shēn)上,打量着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和衣襟……

    “哦哈哈哈~想瞒过本小姐的目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阳光美*女突然很没有风度的仰天大笑,左手叉着小蛮腰,右手食指伸出,在空中画了个圆弧,气势((逼bī)bī)人的指向了胖子的鼻尖:“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你”

    咕咚,陆远志和牛大力直接摔地上去了,陆胖子尤其郁闷,好像以前每次案件判断错误的都是他自己,怎么刚到南京,就被徐大小姐抢了台词?

    “唉~以前总是我冤枉别人,没想到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今天也轮到我了”陆胖子自怨自艾。

    秦林也被吓得一个趔趄,怎么也没想到徐大小姐比陆胖子还要“强悍”啊,赶紧问道:“请问徐小姐,何以见得是陆远志杀的人?”

    “考校本小姐?”徐辛夷撇了撇嘴,毫不迟疑的道:“他双手沾满鲜血,衣服上沾的血也最多,不正是铁证吗?你这锦衣百户,连这都不知道,干脆拜本小姐为师得了,喔霍霍霍~~”

    徐大小姐双手叉腰一阵狂笑,(胸xiōng)前顿时波涛汹涌,秦林无意间看见,只觉嘴唇有些发干,赶紧眼观鼻鼻观心收敛精神,语含讥诮的道:“如果沾的血多就是凶手,那陆远志倒可以脱去嫌疑了。”

    “哼,本小姐已经看过了,所有人当中就他沾的血最多”徐辛夷十分有把握。

    陆远志和牛大力面面相觑,完全丧失苟且于人世的勇气了:刚才见她目光炯炯扫视众人,还以为她察言观色、善能辨识(奸jiān)邪,殊不知竟是在看众人(身shēn)上血多血少……这位小姐探案的方法,还真叫个简单明了啊……

    侍剑则替自家小姐帮腔:“我家小姐说了,就这死胖子(身shēn)上血最多”

    众位女兵摇旗呐喊:“没错,真凶就是他”

    “如果我能指出血比他沾得更多的,又如何?”秦林坏笑着,熟悉他的人就知道这家伙又要使坏了。

    “绝对不可能”徐辛夷非常有把握,“如果有的话,就算我输了”

    “那好吧,”秦林笑嘻嘻的一指死者(身shēn)下的地面,“看,地面沾的血比陆远志多得多,那么,一定是土地老儿杀的人了。”

    此言一出,众百姓全都捧腹大笑,就连徐辛夷带的女兵,也有几个哧的一声笑,侍剑狠狠盯过去,女兵们才捂着嘴强忍住。

    徐辛夷脸蛋蜜色的肌肤胀成了粉色,跺了跺脚,怒道:“你强词夺理,地上是后来浸进去的”

    秦林嘿嘿怪笑:“地上的血可以是死者倒地之后浸的,陆远志(身shēn)上的血,就不能是死者被杀之后无意间沾到的?我的大小姐诶,你至少先问问这些目击案发的百姓吧”

    徐辛夷被气得够呛,但问了百姓之后就说不出话了,因为很多人都看到那人跌跌撞撞倒下,陆远志去扶他,这时候才沾到了许多鲜血。

    “算我输了,”徐辛夷倒是霁月光风,毫不迟疑的承认错误,但她又把拳头一捏,气鼓鼓的道:“不过,这猥琐死胖子,还有你这个眼睛贼忒嘻嘻的小滑头,对,加上那一直装老实的傻大个,你们三个家伙嫌疑最大,放心吧,等本小姐找到证据,你们就死定了”

    我装老实?牛大力郁闷得想哭,胖子是真猥琐,秦林的眼睛也亮得不像话,可我是真老实啊……

    侍剑也道:“姑娘们盯紧了,别让他们几个趁乱溜走”

    “得令”众位女兵齐齐抱拳,遵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秦林、陆远志和牛大力。

    被上百个妙龄女郎紧紧盯住是什么感觉?秦林三人顿时觉得压力山大,本来是完全无辜的,此刻也免不得心虚,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坏事。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