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章 鬼母阴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八十章鬼母(阴yīn)胎

    郭家住在洪家庄外面十字坡底下,位置比较偏僻,赵喜财带秦林一行人过去查访,路上遇到乡亲问就说是城里亲戚,来庄外南山游玩的。

    两个月前眉眉回家省亲时,郭家小院很是(热rè)闹红火了一把,赛如贵妃还乡似的;但现在这座小院子显得冷火烟清了无生趣,一只癞皮狗懒洋洋的睡在门口,三四只鸡没精打采的趴窝,鸡屎狗粪无人打扫,墙头上挂着蜘蛛网,霉气冲天。

    秦林没有声张,一行人避开地上的鸡屎狗粪,小心翼翼的走进院中。

    赵喜财径直上前把堂屋门推开,将郭眉眉的父母带了出来,又搬了几条板凳请秦林等人坐下。

    郭父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三杠子打不出个闷(屁pì),郭母则完全相反,瘦刮刮的脸,尖尖的下巴,眼睛骨碌碌乱转,目光从这个(身shēn)上溜到那个(身shēn)上,没一刻消停。

    秦林亮出锦衣卫试百户的腰牌,刚把来意说了两句,郭母忽然就从板凳上滚下来,满地打滚撒泼:

    “天呐,只有一个女儿,被你们谋害了,还这个来问那个来问,我们造了什么孽哟横竖我们家是苦主,并不是凶犯,你们不去抓凶犯倒来((逼bī)bī)苦主……”

    秦林眉头大皱,他最不擅长和这种泼妇型大妈打交道了。

    倒是甲乙丙丁在南京跟着徐大小姐砸过青楼、打过ji院,对付这号老妈子早有经验了,于是小丁把郭父拦住,乙、丙两位左右一抬将郭母从地上架起来,女兵甲不容分说,老大耳刮子噼噼啪啪的扇过去。

    果然横的怕愣的,郭母虽会撒泼,(禁jìn)不起甲乙丙丁这四个二楞子,打得她晕头转向,放开了也不再叫喊,只摸着脸发呆。

    秦林使个眼色,让赵喜财去劝劝郭家两口子。

    嘀嘀咕咕一会儿,赵喜财转过(身shēn)满脸无奈:“郭家说宗人府的来过,查问之后给了二十两抚恤银子的,让他们不要再和别人说女儿的事(情qíng)……”

    秦林真想抽郭母两个耳刮子:靠,真是掉进钱眼儿里去了,老子来替你女儿伸冤,你还想要钱?又不是老子把你女儿((逼bī)bī)死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青黛舅母说郭家(爱ài)财如命、为人鄙薄,还真没说错

    想了想,没奈何,看在郭家作为受害者也(挺tǐng)可怜,秦林拿了五两银子叫赵喜财交给郭母,告诉她:“这五两银子算助你两位养老的,如果你们提供有用的线索,可以再给十五两。”

    郭母从赵喜财手中接过银子,眼睛里放出光来,放进嘴里咬了咬,又对着光看了看这才收进怀里,忽然又叹口气:“唉,如果我乖女没走,哪儿在乎你这五两银子?多少员外、富户要和我家结亲,乖女都看不上,道士说是要做王妃的命哩……”

    秦林忍着火气等她把废话说完,才慢慢问她眉眉上次回家省亲究竟说了什么。

    说到省亲,郭母立刻变得眉飞色舞,沉浸于风光无限的回忆之中:“那可不得了,是坐王府官船回来的哩,两位公公打前头引路,四名校尉长官随后护持,到家的时候来看的庄上人都站在院子外边,人山人海……”

    秦林本担心郭眉眉是否在王府外边与谁私通,那样的话排查范围就太大了,待听说省亲都安排有宦官、校尉跟随,这种担心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又听得郭母絮絮叨叨提及,眉眉曾说荆王府有一位贵人赏识她,不久就要攀上高枝之类的话,秦林赶紧追问:“眉眉提没提到过贵人的具体(身shēn)份?”

    郭母把手一拍,丧气的道:“问她,乖女怎么也不肯说呀”

    然后她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我猜是世子,将来的王爷否则道士为什么说我乖女是王妃呢?阳世里虽然没有名分,可怀过他的小孩,到(阴yīn)间也是结发夫妻呀”

    在场众人听了这话都是浑(身shēn)恶寒,女儿已经死了,还在做攀龙附凤的迷梦,郭眉眉之死恐怕郭母要负不小的责任。

    秦林也没指望能直接从郭母口中得到答案,此时毕竟是明代,这种违背礼教甚至可以算伤风败俗的事(情qíng),郭眉眉不大可能和父母说得太细。

    “那么,眉眉有没有从王府带回来什么东西呢?”

    “嗨,宗人府那位老爷也问过,害怕我乖女偷王府的东西么?”郭母从屋里把零零碎碎的东西拿出来:“喏,就这些,都是主子赏赐,可不是私自带回来的。”

    秦林检视一番,不过是几锭小银锞子、小金锞子,一些檀香、苏木、冰片,两匹缎子,价值倒是不小,但都是王府中极寻常的东西,并没有纨扇、角梳、妆盒之类像定(情qíng)信物,方便查找来源的玩意儿。

    金银锞子等物来源极广,时间久了必然被不少人摸过,也没法查出指纹来,或许于断案的唯一帮助就是证实了郭眉眉在荆王府的确很得宠,得到的赏赐不少。

    外围线索中断的(情qíng)况下,验尸是必然的选择。

    不出所料,刚一提出开棺验尸的要求,郭母又摆出了撒泼打滚的架势,可看看甲乙丙丁正虎视眈眈,她最终没敢。

    “官爷啊,刚入土不到十天,可怜我乖女死不瞑目……”郭母眼巴巴的盯着秦林。

    众人齐刷刷叹口气,这家子真是没治了。

    秦林又取二十两银子给她,心说郭眉眉有这么个妈,死得不冤枉。

    郭母立刻翻转了脸:“官爷,我带你们去……其实我也想你们找到真凶啊,哪个天杀的把眉眉害得这么惨。”

    “眉眉都入土了,怎么好再去启棺?”郭父把老婆一拉。

    正当众人以为他要反对,寻思找什么说辞,是硬吓还是软哄。

    谁知郭父憨笑两声,又道:“光天化(日rì)的,不是让别人嚼舌头吗?等网上再去吧。”

    秦林:我倒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洪家村偏僻的后山之上,白昼尚且少有行人,夜晚更是凄清冷寂,荒草长得齐腰深,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溜溜跑过,黑暗中只有树梢上的猫头鹰眼睛里(射shè)出碧幽幽的光芒,时不时扑楞一下翅膀。

    秦林一行人打着火把,沿山道走上这里,因为郭眉眉未嫁而**,败坏纲常,不得入祖坟,所以郭家两口子只得把她埋在荒山野岭。

    虽是夏夜,山间到了晚上却分外的冷,山风呼呼的吹过,青黛只觉黑暗中似乎有什么盯着自己,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

    有力的手把她挽进了臂弯,感受到秦林的体温,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心跳,青黛忽然就觉得没那么冷了,没有那么害怕了。

    甲乙丙丁四女却昂首(挺tǐng)(胸xiōng)浑不在意,陆胖子本来满心期待某位美女能软软倒进他的怀抱,偏生他自己(身shēn)上都有些冒鸡皮疙瘩了,那四位还意气昂扬。

    “想我们害怕?”甲乙丙丁嘴角都往上翘,在南京时,徐大小姐率大队人马在野外安营扎寨过夜,她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终于郭母把他们带到了眉眉的坟地,做这些事(情qíng)甲乙丙丁倒一点不害怕,把火把往地上插好,舞动锄头就开挖。

    陆远志也想表现一下,拿起锄头挖了一会儿,速度比四女兵慢了不少,倒累得满头满脸都是汗水,倒在旁边呼哧呼哧直喘气,再看看那四位依然干得(热rè)火朝天,胖子也只好仗着脸上(肉ròu)多,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了。

    终于女兵甲的锄头触到棺材板,发出砰的一声响,便知道已经挖到棺材了。

    郭母到底不忍心看死去的女儿,悄悄走到另外一边。

    甲乙丙丁把土刨开,给棺材拴上绳子,四人一齐用力把它拖了出来,又把棺盖上的钉子一一起出,发生喊,便将棺盖撬开。

    秦林举着火把走上去,揭开陪葬的棉被,只见昔(日rì)如花似玉的容颜已经变得乌黑丑恶,天气很(热rè),尸(身shēn)已开始**,散发出阵阵恶臭,只让人觉得狰狞可怖,完全没办法使他回想起当初在朱由樊(身shēn)边那位生着桃花眼、有点小妩媚的郭眉眉。

    尸(身shēn)因为**而膨胀,生前苗条的(身shēn)材也变得臃肿,秦林不得不佩服郭母的先见之明,作为亲人还是不看这副样子的好,还能在记忆中留下生前美好的印象,而不是现在的可怕场景。

    秦林看了看尸体表面,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就把棉被继续往下掀开。

    膨胀的尸(身shēn)已把穿的寿衣撑得鼓鼓囊囊,秦林发现尸(身shēn)双腿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便用刀把那儿的裤子挑开。

    青黛早就躲开了不敢看,神经大条的陆胖子和四女兵则忍住恶心始终站在旁边,可这时他们终于忍不住了,同时颤声叫道:“妈呀~鬼、鬼母(阴yīn)胎”

    原来裤子挑破之后,尸体双腿之间居然是一个约摸四个月大的死婴

    郭眉眉早已死去,怎么会在棺材里诞下婴儿?民间有怀胎之女横死之后,变成鬼母养育(阴yīn)胎的传说,半夜里可以把人吓得一(身shēn)冷汗的醒来,众人都没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目睹了真的鬼母(阴yīn)胎

    难道郭眉眉怀胎横死,怨气深重,已经成为厉鬼,以凶戾之气养下(阴yīn)胎?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