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章 高手高手高高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七十四章高手高手高高手

    几天没好好生生休息,秦林整晚蒙头大睡,如果不是陆远志在外面乒乒砰砰的敲门,可能到下午他都不会醒。

    胖子早已洗漱停当,穿得整整齐齐,搓着手直笑:“秦哥,咱们今天去百户所,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过得去吗?”

    洗得干干净净的青茧绸直裰、崭新的梆子布鞋,胖子收拾起来还是(挺tǐng)精神的,不过秦林绕着他转了圈,嘴里连声说不好不好。

    陆远志一脑门的汗,“哪儿不好,秦哥你就直说呗,叫兄弟我心里头像是打鼓一样,咚隆咚隆的乱跳。”

    秦林长长的叹了口气,卖足了关子才哈哈大笑:“我只担心百户所的仓库里边没有塞得下你这(身shēn)(肉ròu)的飞鱼服”

    胖子翻了翻白眼,他已无话可说。

    秦林不耍弄质朴的陆胖子了,自己把飞鱼服、无翅乌纱帽、鸾带、粉底皂靴、黄杨木腰牌这(套tào)行头穿上,正要把绣(春chūn)刀挂在腰间,忽然想起刀已经被魏长老击毁了。

    (奶nǎi)(奶nǎi)的,这厮叫什么鬼手捜魂,那双狗爪子真有点邪门

    想想再带绣(春chūn)刀,遇到这等高手也没什么用处,秦林便把七星宝剑挂在腰间——上次江堤上打架时剑鞘敲破了,他找高手匠人重新配了乌木剑鞘,看上去朴实无华,谁能想到鞘中藏着一柄断金切玉的宝剑?

    哼哼,下次姓魏的如果还敢玩空手入白刃,看秦爷不把你狗爪子剁下来

    去百户所的路上,胖子激动得满(身shēn)肥(肉ròu)都在抖,秦林则不慌不忙,这次立下大功,和石韦说声就给了陆远志一个现成的校尉名额,在他看来根本没费多少事儿。

    陆远志就不同了,他家里爹娘简直对秦林感恩戴德,像他们这种人家挤破脑袋不见得能弄到个锦衣军余,这一下子越过力士直接成了校尉,真有点一步登天的感觉,要不是陆远志坚持说秦林不是拘泥俗礼的人,两口儿还想把他请到家里摆酒致谢哩。

    走到百户所,已有不少弟兄等着了,他们都认识陆家(肉ròu)铺的小胖墩,又知道他是秦林的好友,因此一个个态度极其(热rè)(情qíng),荤的素的玩笑乱开,把胖子闹了个面红耳赤。

    还是韩飞廉做人厚道,把(热rè)(情qíng)过头的弟兄们喝散,带胖子去仓库领飞鱼服、绣(春chūn)刀等一应家伙什儿。

    秦林的打扮则又引来一阵笑,军余头儿赵益明笑着冲他打躬作揖:“恭贺秦长官加官晋爵,不到半月由总旗直升指挥使,咱们蕲州百户所破天荒头一遭,可喜可贺”

    一众锦衣校尉都知道秦林即将高升,必定心(情qíng)极好,所以都不管上司下属的体例,围着他道贺。

    秦林被弄的哭笑不得,半天才晓得锦衣卫的绣(春chūn)刀除了京师奉职的弟兄值(殿diàn)、上朝必须佩戴,其余人员并不硬(性xìng)规定,和表明(身shēn)份的飞鱼服、黄杨木腰牌不同,绣(春chūn)刀只是统一配发的一种装备,如果你用着不趁手就可以换别的,边疆以及西南靠近蛮夷的诸千户所、百户所,多的是拿长枪大戟和弓弩的锦衣卫,而某些执行特殊任务的,袖箭、毒镖、铁扇、匕首什么都用。

    但绣(春chūn)刀已是十两银子工价打出来的,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也算相当犀利了,普通校尉乃至小旗总旗军饷有限,觉得这刀已经很不错了,又有谁会自个儿花钱买更好的来替换?

    只有指挥同知、指挥佥事之类的高官,或者家里豪富的锦衣卫士,才会舍弃绣(春chūn)刀换上宝剑,毕竟剑比刀显得风雅一些,譬如现任锦衣卫指挥使的名臣之后,世受国恩的刘守有刘大人,他腰上佩戴的就是一柄宝剑。

    因此众校尉看见秦林佩剑,都拿他开开玩笑,反正他是马上就要升职的,不会计较。

    秦林也随着笑了一通,但不管怎么笑这柄七星宝剑是要带在(身shēn)上的,毕竟魏长老的功夫太可怕了,试想他还只是十长老之一,上面还有白莲教的三堂主、两使者和教主本人,武功该有多厉害?普通刀剑人家空手就折断了,缺了宝剑傍(身shēn),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石韦走了出来,匆匆点过卯,便喝令其余人自去办事,只叫秦林留下来。

    众人都猜是上面有了消息,秦林即将升官,一个个朝他拱手贺喜。

    只有秦林自己觉得奇怪,如果是升官的消息完全可以当众公布嘛,用得着这么神神秘秘?

    随石韦来到百户所(阴yīn)暗的后堂,那儿早已有人坐在正中间的花梨木圈椅上了。

    此人(身shēn)穿深褐色衫子,腰系小丝绦,足蹬白皮靴,头戴尖顶帽,和石韦一样是个大胡子,只不过石韦的胡须蜷曲纠结,他的则是一根根像针一样四面扎开。

    石韦先朝他呵了呵腰,神(情qíng)带着点儿谦卑:“霍档头,秦总旗替您带来了。”说罢又对秦林道:“这位便是东厂中的大高手霍重楼霍档头,双手鹰爪功二十年天下无对,一(身shēn)横练铁布衫功力深厚,人称鹰爪铁布衫,乃是厂卫之中成名已久的前辈,秦总旗你若是学到他老人家一招半式,终(身shēn)受用匪浅。”

    秦林抬眼看去,只见(阴yīn)暗的后堂正中,霍重楼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隐于黑暗之中看不大清楚,只觉他一双精光湛然的眼睛充满戾气,直如鹰隼一样犀利,而他坐在椅子上(身shēn)形渊停岳峙,仿佛猛虎蹲据磐石、苍鹰稍歇树梢,((逼bī)b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秦林不敢怠慢,赶紧上前见礼,同时压低了声音问石韦:“有没有搞错?他当太监都长出这么大一部络腮胡子,也太有(性xìng)格了吧?”

    石韦面色一滞,想笑又不敢笑,忍得十分辛苦。

    殊不知霍重楼内功精湛,耳力便不同凡俗,早把秦林的话听在耳中,忽然间桀桀怪笑起来,盯着秦林一字一顿的说道:“东厂并非全是太监。”说罢右手五指叉开,往桌面上一插,噗的声响,只见木屑刷刷的往下落,好好的花梨木桌子竟被这一爪插出寸许深的五个指洞。

    石韦忙不迭的朝霍重楼赔罪,又把秦林拉到旁边,低声告诉他东厂除了督主,也就是传说中的厂公之外,别的人大部分还是有小**的,譬如仅次于厂公的掌刑千户和理刑百户就是从锦衣卫中选调的,称为贴刑官,底下的掌班、领班、司房、管事也多从锦衣卫抽调,所以东厂和锦衣卫之间关系密切,常常被合称为“厂卫”。

    东厂最底层的是番子,大约相当于锦衣卫的校尉,役长又称档头,管几个到十个不等的番子,大约相当于小旗。但东厂的权势又盖过锦衣卫,所以普通番子就比锦衣小旗还要强横些,档头就能压过了锦衣百户。

    霍重楼是东厂档头,石韦这个锦衣卫百户就得对他客气三分。

    秦林知道自己闹了乌龙,没办法前世看影视剧的影响太深,还以为东厂都是太监呢。

    看了霍重楼的鹰爪功,秦林倒也不怎么害怕,毕竟锦衣卫总旗和东厂档头的权位相差也不太远了,量这位高手高手高高手也不至当场发难。

    于是他不亢不卑的拱拱手:“霍档头请了,不知霍档头到咱们蕲州来有何贵干?又有什么事(情qíng)要找下官?”

    霍重楼冷笑了声:“某家随宗人府一位大人到此办差,听说这里有位少年高手与白莲魔教‘鬼手捜魂’魏天涯那厮浴血奋战三百招,(身shēn)负大小二十余处伤口,当场格毙长老一名、香主一名,某家与白莲教的魔崽子交手也有二十年了,从来没有过这种战绩,所以想来见识见识那位少年高手……”

    秦林听到这里忍不住看了看石韦,石大人冲他笑笑,也是一脸的尴尬,原因无他,牛皮吹得太大。

    霍重楼把桌子一拍,花梨木的桌子本极笨重,被他一拍竟吱吱嘎嘎的响,几乎要散架了。

    “某家三年前与十长老之首的‘血海飘萍’段海萍交手,第二百招上就被他得了手,侥幸逃脱一命,想不到啊想不到,锦衣卫蕲州百户所竟有少年高手能格杀十长老排名第四的魏天涯,你们说,某家能不来看看吗?”

    霍重楼的双目赤红,声音干涩难听,越来越充斥威胁的意味。

    石韦犯难了,陪着笑脸道:“霍档头,有些事(情qíng)瞒上不瞒下,大家都是吃厂卫这碗饭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谁知霍重楼脾气极其执拗,否则以他武功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个役长了,三年前他败在段海萍手中,蕲州百户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总旗却说杀死了另一位白莲教长老,这件事上他自觉折了面子,不肯轻易放过。

    所以他只是桀桀冷笑:“要是有这位少年高手,某家便当场拜他为师,终(身shēn)执弟子礼不敢违拗;要是你们冒功,某家也说不得了,只好把实(情qíng)奏报上去,参你们个虚报冒功之罪”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