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章 图穷匕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六十九章  图穷匕见

    秦林在南郊乱坟岗子发现尸体的地方,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死者是一个中年男人,这个年纪普遍上会有点小病小痛,以死者的体貌特征判断其具备良好的经济条件,那么他去医馆诊病也就理所当然,只要找到他的病患,通过医馆这条线查下去,便能查清其真实份。

    到现在为止秦林的运气还不错,虽然死者的心、肺、胃都健康得无懈可击,但胆囊里发现了结石。胆结石发作起来是很疼的,死者此前曾到医馆就诊的可能极大,由这条线查明真相的希望也相对较大。

    不过最终结果如何仍然要看运气,刑事侦破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也许你费尽周折找到目击者,他却是个高度近视眼,案发时什么都没有看清;也许那目击者视力很好,但因为精神刺激太大导致事发时段的记忆丧失;甚至有目击者视力很好、神经也足够坚强,偏偏在警方找他取证之前出车祸死掉了……

    就拿这起分尸案来说,如果死者是个外地人,没有在蕲州诊病的记录,或者是本地人,但接诊他的医生今天正好外出……各种意外都有可能导致此前的努力失去价值。

    刑事侦破永远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运气。

    不过秦林的座右铭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这次他努力过了,结果将会如何?

    秦林斜倚在土坡上,数着心跳让思维渐渐平静。

    陆远志躺在旁边,嘴里咬着草茎:“秦哥,我真服了你啦,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喂,让我在你手下当个力士吧?”

    胖子本来觉得军余就不错了,至少没人再欺负、搜刮他家的铺子,可现在秦林已经是总旗了,胖子就觉得弄个力士应该不成问题。

    秦林眼睛望着天空,淡淡的道:“一个力士就把你打发了?”

    胖子小眼睛一亮。

    秦林翻过来,看着胖子的眼睛正色道:“我的兄弟,至少也得从校尉干起。”

    陆远志一欢快的漾起来,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早已笑得在脸上找不到了。

    “不过还得看这次的差事,要办砸了,连我这新鲜**的总旗都得完蛋,你那校尉就等下辈子吧,”秦林也叼着根草茎,慢悠悠的道:“那样的话,我开生药铺子当掌柜,请你当坐堂医生。”

    胖子立马成了泄气的皮球:“那我还不如回家帮我爹杀猪呢。”

    秦林肚子里暗笑不止,陆胖子学医动机不纯呐,让这神经大条的胖子进锦衣卫,解剖时打打下手倒也不错。

    韩飞廉从城内狂奔而出,速度堪比奔马:“找到了正主儿,这人就是蕲州卫中左所的千户马勇半个月前李氏医馆的庞先生还替他瞧过病,说是肝胆湿郁结,手腕上有颗痣……”

    秦林一下子跳起来,这样看来尸源就没错了:为千户经济条件当然不错,甚至可以算得上养尊处优,而手掌上握持棍状物形成的茧巴,想来定是耍枪弄棒形成的吧

    为什么一位千户大人会平白无故的被害,尸体还被大卸八块?作为武将,就算常年养尊处优,总有些武艺,边总有几个亲兵保护吧

    死得如此凄惨,还把脸皮都剥落了……等等

    秦林突然面色大变,急不可待的问道:“老韩,现在到什么时辰了?”

    “属下跑过来的时候正听到梆子响,是午时正。”

    秦林只觉心脏猛的一缩,血全都涌到了头上:午时正,恰好是蕲州阖城文武官员为邓子龙举办的接风酒宴开席的时间

    “走,赶快去指挥使司”秦林一声令下,同时暗暗的祈祷:希望之前定下的安防程序能发挥效果,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耶~全跑了?”陆远志眼睁睁的看着秦林率锦衣校尉们跳上马背绝尘而去,没人理会他,竟把他甩在了乱坟岗子。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一只圆鼓鼓的球就慢吞吞的朝蕲州南门滚啊滚、滚啊滚……

    ~~

    蕲州卫指挥使司好久都没有这么闹过了,里里外外张灯结彩,院子里摆着数十桌席面,在座的文武官员尽是纱帽官服,鲜明的补褂各依品级,文的有白鹇、鹭鸶、黄鹂、鹌鹑,武的是虎豹、熊罴,正应着那句“衣冠禽兽”。

    狮仙斗糖的席面极其丰盛,桌子中间面塑的狮子扛着彩旗,寓意“旗开得胜”,侍女花蝴蝶般穿梭往来替宾客斟酒,小厮们把美味佳肴流水价捧上。

    正席由指挥使王进贤坐了下首主位,邓子龙上首客位,知州张公鱼、锦衣百户石韦打横相陪,另有几名本地的有名乡绅做陪客。

    王进贤撺掇邓子龙讲当年抗击倭寇的英雄事迹,老将军娓娓道来,众人听到精彩处齐声喝彩,酒过三巡菜上五味,一时宾主尽欢。

    “王指挥、张父母厚,本将足感盛,无以为报,”邓子龙举起酒杯,笑道:“好歹与蕲州文武共饮一转,以谢贵地盛相待。”

    此时重文轻武,便是邓子龙为将军也是先从文官敬起,一桌桌的敬酒。

    这员老将果然豪迈不减少年时,酒到杯干,每敬一桌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由亲兵斟满之后再敬下一桌。

    蕲州卫的中低级军官坐在最后头,虽然小小百户已是正六品,千户则是堂堂正五品,但州衙从九品的吏目都排在他们前面,官场规矩向来如此,倒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唯一让他们奇怪的是,中左所的马勇马千户,怎么头发披散了下来,遮住小半张脸,并且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而且他边的那几位军官,除了金镇抚之外都是从前没有见过的。

    马千户、金镇抚和另外几名军官坐了一桌,旁边桌子的人不好问他们,就算有人走上去敬酒,也是金镇抚出面搪塞过去。

    武官们本来粗疏,虽然觉得马勇与往相比有些不大对劲儿,但也没往深处去想。

    隔着两张桌子有个副千户往空举着酒杯,朝这边笑道:“马大哥怎么躲在墙角,不来和兄弟们喝酒?”

    马千户鼻音极重,含含糊糊的道:“伤风了,喝不得。”

    那举酒杯的军官大笑:“不是伤风,只怕是马大哥往翠云楼走得太勤,太过孝顺翠花姑娘,以致伤了肾吧否则为什么连着去上厕所呢?”

    方才马勇几次三番的离席上厕所,还差点走到后厨去,只不过被几个锦衣校尉拦了下来,众人瞧见了都背地里笑他肾虚。

    马勇神僵硬的笑笑,没有理会这副千户。

    副千户颇有些得意的坐了下来,他并不知道就在同时,“马勇”那双青筋虬结的手微微动了动,波的一声轻响,已把瓷酒杯在掌心捏得粉粉碎——如果他看见这一幕,不知是否还笑得出来?

    “魏长老息怒”‘马勇’边的一位军官递上了新的酒杯。

    马勇,或者应该叫他魏长老了,不动声色的把酒杯接到手中,然后那双神奇的手稍微一晃,酒中就多了一些足以毒死整头大象的东西。

    邓子龙正爽朗的笑着与在座的文武官员一一碰杯,杯子在空中碰撞,酒液飞溅,你的杯中有我的酒滴,我的杯中混了你的酒滴……

    “可惜,”魏长老神木然,似乎是和边的军官说话,又好像自言自语:“做人皮面具的药不好弄啊,费这么大劲儿,只能毒死邓贼一个人——我本想让这里的朝廷鹰犬全都送命的。”

    几名下属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可奈何:以前通过王财就得知了指挥使司的内,厨房从来不会防守多严密啊,没想到这次宴席竟然派了锦衣卫守在后厨,连“鬼手捜魂”魏长老都没办法下手。

    金毛七的一张脸则早已变得蜡黄,他只是个趋炎附势之徒,所做的事都只为了升官发财,可从来没想要和白莲教搅合到一块啊,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勾当

    但他毫无办法,因为用人皮面具伪装成马勇的魏长老,那双青筋虬结的手实在太可怕了,金毛七毫不怀疑自己只要稍有异动,那双手就会插穿他的膛,捏爆他的心脏

    更何况始终有一把尖刀抵在他的后背,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把他捅个透心凉

    这时候邓子龙也按次序一桌桌席面敬过来了,因为喝了不少酒,老将军的脸膛越发红润,配上花白的胡须和高大的材,更显得威风凛凛。

    指挥使王进贤陪在旁边,看见马勇的时候,他怔了一怔似乎有些奇怪,但邓子龙问起这桌军官姓名时,他还是笑道:“马勇马千户乃是我蕲州卫的一员儒将,能文能武,当年可是考过卫学秀才哩……”

    “失敬、失敬”邓子龙举着酒杯碰过去。

    “标下马勇、金毛七……”这一桌以‘马勇’为首的军官口中报着姓名履历,举杯和邓子龙相碰。

    酒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酒液飞溅,淋湿了众人的手。

    “诸位果然豪气”邓子龙大笑着就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