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章 寰球视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葡萄牙人惊讶于无敌舰队的覆灭,他们根本无法想像拥有一百多艘大型战舰,装备三千多门火炮,搭载四万名水手和方阵士兵的无敌舰队,会被弱小到需要靠一群海盗支撑的英国海军击败,于英吉利海峡的怒涛里沉沙折戟。

    历史上葡萄牙复国主义势力接到无敌舰队覆灭的消息时已经太晚,他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以至于西班牙国王菲力二世撑过了这次毁灭的灾难,然后得意的宣称:“我应感谢上帝,使我具有这么大的权力,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很容易再建一支舰队。只要泉源不断,一道流水虽然有时可被阻止,但也并没有太大的重要。”

    可惜,咱们秦林秦伯爷一番倒腾,菲力二世就没有机会说出这段颇具英雄气魄的名言了,料想此刻,他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秦林早在五峰海商涉足南海时,就已经全盘考虑过寰球风云变幻。

    他知道和自己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有那么一点不同,在最高层面的大局把握上,甚至连江陵相公张居正这样的千古贤相也难以望其项背,因为他明明白白的知道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

    这是穿越者的特权!

    毕竟是万历初年,后世颠覆明王朝的建奴、流寇,此时即便有所发端,也不过纤芥之疾,勤修内政,清丈田亩,抑制豪强兼并,编练新式军队,要扑灭星星之火并不难。

    真正的东西方文明碰撞和华夏气运消长,则在辽阔的海洋,郑和下西洋的时代,东南亚是中国的后院,印度洋上大明的月旗高高飘扬,到了嘉靖年间,马六甲沦陷,朝贡国断绝,倭寇纵横东南腹地。葡人上门租借壕境,前后相比岂不令人扼腕叹息?

    张居正实行新政一条鞭法,改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为征收银两,大为便利百姓,降低了官府盘剥。然而最大的罩门也在征银上。中国境内银矿产量偏低,品位较差,张居正能实行一条鞭法的背后原因,其实是对外贸易的顺差。带来美洲白银的大量流入!

    然而始终银矿在西班牙人手中,财政命脉受制于人。

    同时江南地区商贸渐发达,出现了后世教科书上的资本主义萌芽,如果倍加呵护或许能茁壮成长。

    但明廷所谓重农轻商——重收农税、轻收商税的政策,为江南官商地主大开绿灯。同时导致中原和关中三晋地区的传统农业凋敝,为后来的流寇四起埋下了伏笔。

    政策可以改,江南小农生产转向商业生产,粮食产区转为种桑养蚕的趋势不会变,除非废掉商业和贸易,停止开海,回到明初的小农经济。

    江南鱼米之乡改成种桑养蚕、种棉纺纱,必然带来粮食减产,拿什么养活益繁盛的人口?这可就不是国内政策能容易解决的了。

    南洋。水稻主产区,可以一年三熟,印度,长绒棉质优价廉,美洲。银矿星罗棋布,大洋洲,极适合放牧羊群……

    更何况,五峰海商益扩张。也需要更多的原料产地和倾销市场了。

    于公于私,恢复大明旧海疆。争夺海外利益,都早早摆上了秦林的案头。

    西班牙帝国成为这条路上的第一个强敌,谁让它块头最大,占的地盘最多,又占据菲律宾,垄断了横跨太平洋的美洲—亚洲航线?

    (这个时代的帆船远远不能随心所的行驶,横跨大洋需要考虑洋流、季风、中途可以提供补给的岛屿等等很多况,所以地图上看起来本离美洲更近,台湾和印尼东端的几个岛貌似也不错,可实际上只有一条横越太平洋的成熟航线,菲律宾马尼拉到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

    还好,这个时代的技术限制,西班牙不落帝国还没有大英不落帝国那么变态,能在远东投放的力量相当有限,再加上无敌舰队必定覆灭的结局,也就给了秦林可乘之机。

    早在攻略缅甸期间,就派出罗布和瓦韦,搭船回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把秦林的亲笔信呈给秉承复古主义理念的恩里克主教和布拉干萨公爵,在信中秦林预言了无敌舰队的覆灭,甚至剧透了一下英国人的作战方式。

    恩里克和布拉干萨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远在万里之外的一个中国人竟能预言发生在欧洲的事,最开始他们甚至认为是罗布和瓦韦捏造的信件,这两个狂的复国主义者,试图用这种拙劣的办法来煽动他们采取冒险行动。

    可后来局势的发展,和信中的描述完全相符,又不由得他们不信,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派人联络英国的伊丽莎白,做各种各样的准备,直到无敌舰队出击的最后一刻,主教和公爵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无敌舰队在英吉利海峡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里斯本,蓄谋已久的复国主义者展开了行动……恩里克主教在里斯本大教堂为布拉干萨公爵加冕时,两人都有种做梦的感觉,怎么都不敢相信葡萄牙的独立,竟出自万里之外一个中国人的筹谋。

    远东方面,外交和语言天才明智玉子,以修女份在佛雷格里奥神父陪同下前往马六甲,与佩雷斯将军密谈,使他在费迪南德的征调令抵达之后又拖了一个月,直到葡萄牙独立的消息从欧洲传来,最终葡萄牙驻马六甲的舰队奉新国王之命,站到了秦林这边,战场上反戈一击,配合明军彻底打垮了费迪南德的舰队。

    想到不久前还沉沦无边,遥遥看不到复国希望的祖国,已经挣脱了西班牙强加给她的枷锁,获得了自由和独立,佩雷斯将军和罗布、瓦韦等青年军官,就不自的向秦林致以最高的敬意。

    “啊哈,壕境的朋友们托我向你们致意呢!”秦林哈哈大笑,所谓佛雷格里奥和里卡多遇害的传闻,自然是他捏造出来的,那些悬挂的人头,则来自于五峰海商抓到的西洋海盗。

    佩雷斯又鞠了一躬:“国王陛下和恩里克主教都送来了给秦将军的礼物,并且请求和秦将军签订同盟条约,在远东地区我国将和您采取统一步调。”

    恩里克的礼物是一柄黄金做鞘的西洋式宝剑,比较起来秦林更喜欢国王的礼物,那是一只地球仪,表示陆地、海洋和国家的色块,是由不同颜色的宝石镶嵌而成。

    见此一幕,俞咨皋和沈有容的表就有些变了,国礼不赠天子而赠秦伯爷,若收下礼物,恐怕有僭越的嫌疑。

    “礼物不错,”秦林拍了拍地球仪,似笑非笑的道:“不过,订约要去京师的礼部,而且贵国和咱们明朝没有朝贡关系,恐怕……”

    明智玉子将这番话翻译成葡语。

    佩雷斯笑了:“国王和主教大人的命令非常清楚,敝国是和秦将军本人订约。”

    这样啊……秦林很快就笑起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得,俞咨皋和沈有容彻底没话说了,不止收国礼,连约都订了,咱们这位恩主啊。

    沈有容更是悚然而惊:东有瀛州宣慰司,西有葡萄牙,南有缅甸,北有土默特,四夷皆不朝天子而拜秦督师,莫非昔年以周代商,诸侯不朝商纣而朝西岐之故事?

    不过这时候,他只敢把话吞回肚子里,惊起了遍冷汗。

    西班牙远东舰队的覆灭,意味着看似遥不可及的马尼拉,像脱去衣服的少女一样对明军不设防。

    秦林和葡萄牙订立盟约,规定双方在南洋、印度洋和太平洋享有对等的航行自由,并共同抵制第三方进入上述区域。

    然后联合舰队回到壕境,在那里做了休息、修补船只、补给淡水和食物。

    听到无敌舰队覆灭,葡萄牙独立的消息,佛雷格里奥高兴得老泪纵横,罗布和瓦韦被同胞们当成了英雄,享受了一遍又一遍的欢呼。

    数后,联合舰队从壕境出海,经过万山岛向东偏南方向驶去,抵达东沙群岛之后再折东南方向,抵达吕宋岛西北海岸,最后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直奔西班牙在远东的心脏:马尼拉。

    远东舰队的全军覆没,使马尼拉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垂头丧气的费迪南德伯爵大人被押上林樱号的船头,向马尼拉守军展示,然后战斗就结束了——在教堂低沉的钟声里,当地守军直接开城投降。

    金樱姬是东西两洋到处跑的,俞咨皋和沈有容也出过海,到过暹罗、缅甸,后舱搭载的白莲教众人,看到这里与中原风格迥异的建筑,街道上奇装异服的行人,以及面目黧黑满嘴广东福建话的华侨,顿时啧啧称奇,谓此生若不出海,竟不知海外绝域有此一方天地。

    “这算什么,”阿沙撇撇嘴,转述从秦林口中听到的神奇:“此地东去万里,又有南北两片大陆,地方远大过中国,土地肥美,物产丰饶,原来住着红番,现在西夷也零星过去,马尼拉这里堆积如山的银子,就是西夷从那里运来的……”

    白霜华点点头:“不错,洋人送给秦林的那个球,其实是地图,上面画着地面大小、路程远近。”

    艾苦禅、紫寒烟等人听得悠然神往,那里没有朝廷拘束,沃野万里,自由自在岂不快活得紧?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