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章 君君臣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秦卿平,”万历微笑着做了个往上虚扶的手势。

    秦林顺势爬起来,昂首望着万历,要做戏就要做到十分,这会儿倒也不必藏着掖着。

    万历眉头微皱,口中微作沉吟。

    见秦林如此不识趣,张鲸格外高兴,寻思着怎么给他下蛆,张诚则暗暗捏了把汗,不过此是御前召对,万历没说话,他俩不好僭越。

    万历为帝王,实在不便直接问秦林为何锦袍玉带华彩斐然,那也忒显得小家子气了,敢赐给人家的,又不许穿?思忖着打量打量秦林,万历忽然发现了点儿什么,笑道:“朕将秦卿起复召回,授以总督东厂重任,还担心卿你去职离京,一路远行万里舟车劳顿,恐怕精神倦怠体疲累,今卿神采奕奕,朕就放心啦!”

    嘶~~张诚倒抽一口凉气,别看万历笑容莞尔,话里深处藏着的一层意思,叫熟悉这位陛下的张公公不寒而栗。

    秦林是挨了廷杖贬谪出京的,照理说起复回京,就该满面风尘憔悴已极,拜倒丹陛之下涕泪交流叩谢皇恩,这才像话嘛。

    哪能像他现在这样,体健康精神饱满说话中气十足,不似贬谪了回来,倒如同出去游山玩水逍遥了一年多。

    天子廷杖、贬谪,你就该狼狈不堪,偏偏过得舒舒服服,比谁都逍遥快活,这是什么道理?按诛心之论,恐怕就有些不大对头了。

    张鲸和张诚相反,这位司礼监掌印在旁边暗笑不迭,不过很快他就寻思有点不对劲儿,秦林这么诈狡猾的家伙,哪能如此不知进退?恐怕……

    果然秦林睁圆了眼睛,理直气壮的道:“回陛下,臣自忖问心无愧,万事坦然自若,所以一路上吃得香。睡得着,自然精神饱满,只当陛下让臣去琼州、蒲州游山玩水来着,倒也不觉辛苦。”

    哈,张鲸到这里真笑起来了,说什么问心无愧,岂不是还在说抬棺死谏没做错?这是当面和陛下顶牛啊,秦林还不倒霉?

    几个御书房值守的心腹小太监都暗暗咬舌。早知秦督主大胆跋扈,却没想到跋扈到这般地步,公然声称贬谪出京是游山玩水,还死咬着当初抬棺死谏没做错,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长?

    门外面一个小太监就左顾右盼准备抽空子溜掉,顺公公交代下来,盯住秦林不得有任何闪失,言语间还隐约漏了点风,搞不好上头还牵着皇贵妃郑娘娘。这位可是怠慢不得的。

    哪晓得万历的神色却由假笑变成了真笑,一直有点拎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了,笑着指了指秦林:“罢了。过去种种不再提,就当朕放你出去散散心,今后须得戮力王事,再不能肆意胡为了。”

    怎么会这样?小太监们面面相觑,实在没想到陛下会是这种反应,那刚拔脚开溜的小太监也重新站定,只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要知道,万历可不算得上一个特别宽容温和的皇帝呀!有些东西,他是抓得很紧的。

    哎呀。被秦某人蒙过去啦!张鲸怄得跌脚,顿时明白秦林为何轻松过关。

    张诚几乎同时明白过来,长长的舒了口气,晓得回京的第一关,秦林是有惊无险的闯过去了。唉~~有徐文长徐师爷做他的谋主,果然厉害!

    殊不知,这样应对万历,并非徐文长的主意,而是回京路上张紫萱与秦林议定的。

    张居正与儿子们谈论帝王心术、外儒内法的时候。张紫萱往往在场,对父亲口中的万历并不陌生,万历师从张居正,张紫萱是江陵相公独女,虽然素未谋面,但论起来可算得上师兄妹了,而且师妹比师兄的资质高了不知多少倍!

    秦林口中应承着万历,脑中浮现出张紫萱巧笑嫣然的神态:“秦兄,可知九五至尊最忌讳什么?臣子受罚而心存怨望!秦兄当如此这般……”

    正如张紫萱的分析,万历不担心秦林吃肥了长瘦了,不担心他抱着当年抬棺死谏的事死不认错,就忌讳他挨廷杖、被贬谪后心怀怨望,这是为人主者行帝王驭下之术,最紧要的所在!“故国不堪回首”的李后主死得不能再死,“乐不思蜀”的蜀后主却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区别也就在这里。

    秦林如果伤悲秋憔悴不堪,好似泊罗江边屈大夫、风波亭上岳武穆,那万历就是穷死都不敢再用他了;恰恰是一副牙好胃口好体倍棒吃饭喷香的样子,有眼睛都看得出他心宽体胖绪良好,绝不会有一点点的心存怨望,万历倒要放心得多。

    这个也是有先例的,当年海瑞下狱之后嘉靖皇帝驾崩,提牢主事听说了这个况,认为这位老先生不仅会被释放而且会得到重用,就办了酒菜来盛款待。海笔架自己怀疑应当是被押赴西市斩首,于是恣吃喝,不管别的。提牢主事献媚,告诉他嘉靖驾崩,哪晓得海瑞随即悲痛大哭,马上吐出吃着的食物,说无论君如何待臣,臣始终忠君如一,闻陛下驾崩必悲痛绝。

    不管是海老先生思想境界高,还是他为人拧巴一条筋,反正这件事传出之后,海笔架忠君纯臣之名越发高标了。

    海笔架狱中闻丧而吐哺痛哭,秦林贬谪出外而潇洒自若,一正一反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秦林一番表演下来,万历戒心渐去,君臣相谈甚为得宜。

    张鲸看看局面对秦林越来越有利了,眼珠子一转,突然笑着问道:“秦将军实在是熊罴之勇、虎豹之躯,整整三百廷杖挨下来,又是舟车劳顿,竟然恢复得这么快,实在叫咱家佩服之至啊!”

    众小太监互相看看,好,张司礼终于给秦督主下蛆了。

    万历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林,他何尝不知道郑桢的作为?不过在他眼中,涉及到郑桢就永远不会有错:郑妃富贵不忘旧恩,有有义嘛,何况她已经答应朕了,救秦林一命已经报完昔恩义。下次再不管此人死活。

    张诚则暗自寻思,老对头无形中把郑贵妃牵扯出来了,要不要悄悄到储秀宫去告他一记刁状?只是陛下面上须不好看……

    秦林一怔,却见他伸手就解下了玉带,然后不慌不忙的脱衣服:“三百廷杖,如何挨得?亏得郑娘娘赐药,我才逃得命,还满弄得到处都是伤疤。足足疼了半个月才好,我且脱了衣服,给张司礼看看清楚……”

    噗~~万历张鲸张诚加上值守小太监小宫女,这下全都快吐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秦林这么不要脸的,丫倒是干脆,脱了衣服在紫城里头奔啊!

    万历有些不满的看了看张鲸,朕都说了过去种种不再提。偏要再替,还扯到郑妃。

    张鲸心头打鼓,仍然硬着头皮又问道:“秦督主遍体鳞伤。雪雪呼痛之余,恐怕心头也难免愤然不平吧?”

    是了,原来杀招在这里!张诚猛地一惊,明白了老对头所指。

    如今郑桢专宠六宫,陛下降旨要谁的脑袋,她敢中途伸手把旨意拦下来,就有这么牛,再纠缠秦林挨廷杖是不是放了水,没有任何意义。

    后面接着这句才是重点。既然秦林说打得遍体鳞伤,前头又不肯承认抬棺死谏的错,那么自认为问心无愧,又挨了一顿狠的,岂能不生出几分怨恨?秦林再怎么装忠心耿耿。只怕万历也会生出几分疑心吧。

    直承其事,说心存怨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硬说忠心耿耿,挨了打也高呼皇恩浩。又显得格外虚假,而且和“问心无愧”自相矛盾。

    张诚犯了难,设处地如果是他处在秦林的位置,只怕也不好回答呀。

    “是,那时候我的确很生气,心头格外怨恨,”秦林迟疑着点点头,又朝万历跪下请罪:“臣有罪,臣、臣痛急了,还骂陛下来着……”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哪!张诚急得直跳脚,就算硬着头皮装忠心耿耿,也比说骂过陛下好吧。

    张鲸笑了,侧俯首:“陛下,老奴请治秦林大不敬之罪。”

    小太监们一阵嗡嗡的惊叹,门外那小太监苦笑着摇摇头,毫不迟疑的迈步就走,只怕迟了点秦林掉了脑袋,郑娘娘发起火来,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太监虽然没了下面的小头,上面这颗大头还是很看重的。

    万历倒没有急着发怒,但脸色也很沉了,冷笑道:“秦卿,雷霆雨露皆天恩,没想到朕稍加责罚,你就这般记恨于朕……”

    话犹未了,秦林蹦起来三尺高:“啊呀,臣妻徐氏也是这么说的,和陛下英雄所见略同嘛。”

    “大胆!”张鲸厉声呵斥,你这厮怎么以自己老婆来比拟天子?不过喝声一出,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太监全都捂住肚子,没别的,这御书房,不,整个紫城里头,从来没有谁像这位秦督主一样说话,那刚刚往储秀宫走出三五步的小太监,听得后笑声不绝,就又转回来打探。

    张诚忍俊不,知道秦林是个不读四书五经的家伙,可信口开河到了这般,也算朝中独一份,但陛下究竟如何看,终不至为一句笑话就改观了吧?

    万历被闹了个哭笑不得,摸了摸下巴:“好吧,朕、朕和你妻子徐氏英雄所见略同,那么之后呢,她还说什么了?你又怎么想的?”

    秦林,粗声大气的道:“臣妻说雷霆雨露皆天恩,不管你抬棺死谏对不对,陛下要打要罚也只能挨着,终不至还自己跑了?男子汉大丈夫,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挨顿打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何况陛下往年的御赐恩典并未收回,你看看这蟒袍、玉带,都是别人没有的。”

    万历曾见过徐辛夷,更久闻她大名,听这话的确像她口气,而且魏国公府世受国恩,这么说也符合份,于是就轻轻点了点头。

    秦林声音越来越大,眉飞色舞的道:“臣寻思受了恩赐,再挨顿打,左右还抵得过,就把蟒袍玉带穿着。后来廷杖的伤慢慢痊愈,臣渐渐就气平了,看看御赐的殊荣还在,寻思棒疮不过半月就痊愈了,蟒袍玉带却能穿一辈子,到底君恩比廷杖要深重得多。臣治好棒疮,吃好喝好,舒舒服服的游山玩水,已经忘掉挨的廷杖;臣随时穿着蟒袍玉带,是提醒自己受过陛下的恩赐,时时刻刻不敢忘怀。”

    说谎须得七分真三分假,秦林自己承认骂过万历,这就先有三分真了;他贬谪出京之后,确实一直穿着蟒袍玉带,只不过有时候藏在里面,还有人上奏章弹劾他,虽然留中不发,万历也知道这事,就有五分真了;今天回京之后头一次陛见,就中驰马、锦袍玉带穿在上,俨然仍以宠臣自居,已有七分真了,不由得万历不信。

    而且万历已觉察到秦林对自己的态度,与别的臣子那种发自内心的对天子的敬畏有所不同,秦林像做生意似的,拿恩典与责罚来比较轻重,正好符合万历对他的印象。

    一席话听完,万历已是哈哈大笑,指着秦林鼻子道:“你这厮惫懒,雷霆雨露皆天恩说的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不是像你这么讲价还钱!罢了,朕知道你没读过什么书,和朕讲价便讲价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江山万里都是朕的,只要你竭诚尽忠替朕办事,难道朕舍不得赏赐吗?总要叫你不亏本才是!”

    秦林本来就是清流口中的佞幸,造反义军眼中的朝廷鹰犬,现而今更是做了厂卫大魔头,清名于他一钱不值,万历能这么想,恰恰正中下怀。

    “谢陛下恩典!微臣今后一定竭诚效命,”秦林说完,又贼忒兮兮的笑道:“下次如果陛下又要罚臣,做个样子就是了,千万不要真打,要不臣拿御赐的蟒袍玉带抵账,这蟒袍算一百廷杖,这玉带折两百廷杖。”

    “滚!”万历举拳作势要打,秦林也不谢恩,真个就抱头鼠窜,一溜烟的闪出了御书房。

    呼~~秦林长长的舒了口气,心头不无冷笑,别看万历刚才说说笑笑,那是自己应对得体,这位陛下刻薄寡恩,转眼就忘了你的好处,可别做梦想一辈子当他的宠臣,看看张居正、冯保的下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