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章 秦林的新职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司礼监东面皇城根儿底下,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院,外面看起来非常普通,可进到院子里,就知道一花一木都别具匠心,所用的材料也极为精巧。

    这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督公张诚的外宅,这位内廷中第二有权势的大太监,就由侄儿张小阳陪着,静静的等在院中。

    东厂督公是极大的权柄,往往掌东厂便能与司礼监掌印分庭抗礼,特务组织的威力可想而知,就连内廷第三号衙门、掌握腾骧四卫兵权的御马监,都赶东厂差着老大一截。

    可惜张诚时至如今,还只是权势第二的大太监,始终被张鲸压在头上,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主要原因就是他并不能真正切实的掌握东厂。

    一来嘛,张鲸在司礼监掌印位置上,几乎可以和内阁首辅相提并论了,张诚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司礼监,否则被张鲸在万历跟前慢慢浸润,全面掌握批红的权力,张诚就只好回家啃老米饭了,所以用来管理东厂的精力就不得不减少了。

    更重要的,东厂被冯保经营多年,打成了铁桶般的江山,冯保和他的徒子徒孙倒了台,张宏是司礼监掌印,张鲸做过一任东厂督公,趁机来了个大换血,现在东厂里头多是张鲸的人掌权。

    后来张宏死掉,张鲸成为司礼监掌印,张诚接掌东厂,就不能像前任那样大刀阔斧的撤换旧人任用亲信了——张鲸这么干的时候,面对的是已成死老虎的冯保嫡系,做起来轻松愉快,别人也心甘愿的改换门庭;轮到张诚再干,面对的却是高升司礼监掌印的老对头张鲸,试问难度相差多少?

    本来司礼监掌印就比东厂督公强一点,加上东厂内部的此消彼长,张诚渐渐感觉力不从心。

    渴盼秦林尽快回京,帮助自己对付越来越嚣张的张鲸,这就是张诚对秦林鼎力相助的根本原因。

    现在他等在这里。便是为了秦林的那位传奇幕僚,徐渭徐文长!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几名穿褐衫着白皮靴戴尖顶帽子的东厂番子拥着一乘小轿,步履匆匆的走入院中,轿帘一掀,徐文长笑容可掬。

    张诚格外礼贤下士,站起来迎上去:“徐老先生风采依旧啊!宫中传的都是你写的故事,唱的都是你做的小曲儿。江南大才子嘛,哈哈哈……”

    徐文长暗道一声惭愧,满肚子定国安邦的计谋,也曾辅佐胡宗宪、吴兑、秦林做出许多大事,可在宫廷贵人眼中,还是那些传奇故事和戏剧小曲更着紧。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如果不是在落拓潦倒之际,碰巧遇到了秦林,这一生抱负将伊于胡底?

    “徐老先生?”张小阳见徐文长有些走神。从旁边提醒他。

    哦,徐文长收拢心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自嘲一笑:“老朽年纪稍大。又沉迷杯中物,有些神思不属,叫张老公见笑了。”

    明代大宦官才称太监,亲近的人又可叫老公、伴伴,徐文长称老公是表示亲近的意思,可不是要和他搞基。

    张诚一脸,拉着徐文长的手摇了摇:“徐老先生老当益壮,这筋骨还好的很呢,咱家就指着你出主意嘛!”

    说罢。张诚和张小阳都切的看着徐文长,他们叔侄俩也商量过怎么把秦林弄回京师,回京之后给他安排什么职务,可到了现在也没想明白。

    毕竟秦林是厂卫武臣出,说难听点就是朝廷鹰犬。没有极为特殊的况,不可能去担任部堂官、更逞论内阁辅臣,做纯粹的武职都督又低了——这时候文贵武,边关大帅武职一品到兵部都要磕头的,有什么意思?而锦衣卫的紧要职位又被别人占住了。赶走刘守有或者骆思恭,目前都不大可能。

    算来算去,他俩脑袋都想破了,就是没想出主意,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徐文长上。

    徐文长伸手捻了捻颔下那部灰不灰黄不黄的胡须,故作高深的道:“张老公,张小公公,请附耳过来。”

    张家叔侄依言把脑袋伸过去,听徐文长低低的说了几句,忽然两人眼神都变得极为古怪,张鲸更是忍不住要笑:“徐老先生,你要咱家、咱家怎么说?这不是开玩笑吗?”

    “而今的局面,张老公还没看清吗?”徐文长呵呵一笑:“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有些东西您拿着费劲儿,也缺功夫做更紧要的事儿,何不给我家秦长官呢?”

    张诚一怔,他本来心思机敏,只是刚才被那太过匪夷所思的提议惊到了,此时听徐文长并非开玩笑,便在肚子里盘算起来,越盘算越觉对自己有益无害,说不定还能借此一改颓势,毕竟秦林的才干在厂卫之中要算首屈一指的了。

    至于别的方方面面,似乎也以这条路最好走,反对的阻力最小……

    “徐老先生果然大才,想人所不能想,行人所不能行!咱家佩服之至!”张诚朝着徐文长拱拱手,在他内廷二号人物来说,这就是很了不起的敬意了。

    徐文长笑笑,作别而去。

    张鲸欢欢喜喜的要进宫办事,唤着张小阳,却见侄儿有些发呆。

    “这徐老疯子忒地惫懒!”张小阳回过神来,“刚才他说什么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咱们岂不是被他拐着弯儿的损了?”

    就是嘛,太监哪儿来的鸟?

    噗~~张诚喷了,徐文长不愧为老疯子,自己人他也坑啊……罢了,这号人物也只有秦长官能奈何他,咱家还是敬谢不敏吧。

    张诚急匆匆的进宫,很快来到了万历批阅奏章的御书房,张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此时的万历还年轻,真正亲政时间不长,前十年憋着的一股子冲劲儿都爆出来,还有几分勤政的模样,不是后来几十年不上朝的懒惰嘴脸。

    陛下眉头微微拧着,面前摊开的奏章,正是诸位朝臣保举秦林开复原官,不仅如此,连外公武清侯——去年李伟的封爵由伯升成侯了,也进宫来敲了敲边鼓,至于原因嘛,万历也知道其实和自己别无二致,都为阿堵物也。

    武清侯李伟、李高父子,被秦林提携着做了不少生意,这次开通丝绸之路,岂能少得了他俩?

    看在五十万两白银的份上,万历也要把秦林调回来,只是到底给秦林什么职位,他同样犯难:锦衣卫里头,刘守有和张尊尧都没有什么罪过,不可能为着秦林就把这两位踢了,骆思恭更是自己安排过去的棋子,岂能拿掉?

    “小张伴伴,你来啦!”万历抬起头看到张诚,指了指奏章:“你看看,都是保举秦卿的奏章,朕究竟给他安个什么职位?”

    说罢,万历就眯着眼睛看张诚,他知道张诚和秦林关系很好,这也是一种试探吧。张居正教给他的帝王心术,总是被学生用在这些上面。

    张诚把头一点,弯腰低低的说了几句。

    万历的表现和张诚最初从徐文长嘴里听说时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夸张,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张诚蛊惑圣聪,请陛下治罪,”张鲸不放过每一个机会。

    “陛下,这样做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不过向来厂卫一体,也不算太出格,”张诚补充道。

    名不正言不顺?万历慢慢品着这句话,又看了看乌眼鸡似的张鲸和张诚,“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秦卿被朕贬谪,又挨了廷杖,他心中……”

    “陛下,使功不如使过啊!”张诚又重复徐文长所言。

    使功不如使过,万历又被说中了心坎,高拱自恃有功,桀骜不驯,张居正有拥立之功,掌朝政十年,张四维扳倒江陵党有功,但为人狠毒辣,倒是申时行前头追随张居正,算是有过,反而格外勤谨小心。

    “好,那就如此吧!”万历一边答应下来,一边又忍不住笑。

    张鲸皱着眉头,倒也不怎么极力反对,反正秦林回京是大势所趋无法阻挡,而新的任职也没有损害自己的利益。

    万历把旨意批下来,看看时候差不多了,率二张出了御书房,正巧遇到永宁长公主朱尧媖迎面走来。

    “皇兄!”永宁怯怯的福了一福,目光躲闪有点害羞,她青妙龄,子已经长开,越发显得水灵灵的楚楚可怜。

    这个妹子越长越漂亮了!万历也不住有些惊艳,倒不至于对自家妹子动什么心思,反倒暗自思忖,如果秦林没有娶妻就好了,把这妹子嫁给他,秦林便成了驸马,又掌不到权柄,又能死心塌地为朕办事……

    等万历走后,看看没人,永宁悄悄进御书房,张鲸张诚跟着万历走了,御书房众值守太监见她刚才和皇爷说话,只道是皇爷许的,就没人拦她。

    永宁假装找什么东西,悄悄看摊开的奏章批红,是徐辛夷告诉她秦林受到保举可能回京,小姨妹立刻巴巴的赶来,看看秦姐夫什么时候能回来。

    “啊!”永宁忽然脸色一变,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草帽胡同秦林府邸,徐辛夷气急败坏的一脚踢翻了太湖石:“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青黛也苦巴巴的皱着小脸儿:“别的地方倒也能治,那里要是被割了,就算神医也没办法呀!”

    我噗~~听到吵闹正要解释的徐文长,一口绍兴黄酒直接喷了出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