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章 皇贵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京师红墙黄瓦的紫城,位于乾清门西侧的养心中,内阁三位辅臣张四维、申时行、余有丁静候着万历皇帝,就在昨天,凤磐相公告丁忧的本章已经直达御前,他推荐申时行接替自己的首辅职务。

    有明一代,自洪武年间胡惟庸案之后即不设宰相,朱元璋自以为君权再无相权掣肘,从此可以乾纲独运,殊不知事与愿违,随着朝政渐繁,后世帝王越来越难以做到亲力亲为,于是从永乐年间设内阁辅佐政务,历经百余年浮沉消长,万历年间的内阁臻于鼎盛,首辅权力极重,甚至凌驾前朝的宰相之上,次辅以下阁臣不能与之抗衡。

    即将离开首辅位置的张四维,神色悲戚中带着从容,颇具内阁元辅重臣的威仪风范,因为过去的十二个时辰里,他已经紧锣密鼓的安排好了一切,在和申时行谈妥之后又召见了许许多多的同党,谋划定策、选择继任、联络党羽、安插心腹……即使离开京畿重地,他仍能对朝政施加影响力,以待二十七个月之后的东山再起。

    即将登上首辅位置的申时行,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悲戚样子是为了张四维才装出来的,内心欢喜引起的精神亢奋就摆在脸上,还略略有那么点忐忑不安,似乎因为自己的升迁是建立在张四维丁忧的基础上,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总而言之,一个老好人的患得患失。

    三辅余有丁将这一幕瞧在眼中,心底就是暗暗一声长叹。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科,三甲分别是申时行、王赐爵、余有丁,三人同在青词宰相袁炜门下,所以余有丁对申时行的底细再清楚不过了。

    袁炜靠替嘉靖皇帝写青词入阁,每有应酬文字或皇上所派撰事玄诸醮章,以至翰林馆中重要文章,都要叫这三位门生到他的私宅代笔起草,稍有不如意,先是厉声呵叱。继而恶语相向。余有丁本与袁炜同郡,一次袁炜竟大骂道:你怎么得名“有丁”,当呼为“余白丁”。

    袁炜为人刻薄鄙陋,请门生代笔竟连饭食酒菜也不预备,还把门锁上不准他们出去,可怜未来的三位阁臣从早至晚都饿着肚子,等到写完草稿回家,都饿得眼冒金星。饶是如此。申时行、王赐爵、余有丁也不敢发一句怨言,唯唯诺诺而已。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苦的三**丝,居然有两个做了内阁大臣,那个在袁炜府上饿得面黄肌瘦的申时行,竟然即将登顶首辅之位!余有丁此时此刻也只能感慨万端了。

    自嘉靖年起,夏言、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撇开忠不论,至少才干都是一时人杰。就连即将去位的张四维,也是个隐忍刻毒、老谋深算,实在令人胆寒的家伙。谁能想到申时行这家伙,也能轮到首辅位置上坐坐?

    余有丁却不知道,申时行和前面诸位名震天下的首辅相比,论干才绝对连渣渣都不算,论装傻充愣两边和稀泥的本事,却远远凌驾于众前辈:张居正为首辅,他尽心竭力做好分内事,万历和张四维要倒江陵党,他为江陵党一份子却丝毫不作抵抗。等到万历要抄江陵张家,他又上表委婉劝解。

    原本的历史上,申时行安安稳稳的干了九年首辅,政绩用三个字概括就是混子,五十七岁致仕。没有干什么好事也没干什么坏事,八十岁寿终正寝,诏赠太师、谥号文定、赐葬吴山之阳,一生福寿双全,后结局之好。足以叫前边做首辅的诸位牛人猛人在地下气得跳脚……

    三位居于文臣顶峰的内阁辅臣各怀心思,在养心静等了半天,张四维要丁忧,申时行有望继任,这两位不便开口,还是余有丁洒脱一些,扯住个小太监问他陛下何在。

    “陛下、陛下在郑娘娘处,”小太监刚刚说罢,旁边年纪大些的太监就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小太监顿时脸色不好看了,闭上嘴不敢再答。

    余有丁苦笑,生下皇长子的王氏才封了恭妃,稍后一点儿也生下皇子的郑氏却封为皇贵妃,难道陛下有废长立幼之心?这可大违国朝体制了,无论如何都要和他争上一争……

    宫里的气氛确实古怪,太监宫女步履匆匆,交谈时神色鬼鬼祟祟,一股无形的压抑弥漫在紫城中。

    如果说皇家就像一株参天大树,他们就是攀附大树的藤蔓,天生依附强者、欺凌弱者,见风使舵跟红顶白趋炎附势是他们的本能。

    可目前摆在他们跟前的问题,究竟谁才是值得依附的强者?

    大明朝向来有嫡立嫡、无嫡立长,郑娘娘固然宠冠六宫,可王恭妃生下了皇长子,因为王皇后无嫡子——看样子将来也没机会了,因为万历根本不去她所居的坤宁宫,那么皇长子朱常洛必定成为太子,母凭子贵,将来万历龙驭宾天,朱常洛入继大统,王恭妃自然便是今天李太后的地位。

    偏偏就是叫人摸不着头脑,生下皇长子的王氏只封了恭妃,生下次子的郑氏却受封皇贵妃,距离皇后仅一步之遥,谁知道陛下有没有废长立幼的意思?那位郑娘娘的手段可了不得,如果现在赶着去巴结趋奉王恭妃和皇长子,万一将来真的废长立幼,他们又该如何自处?

    (猫注:原来历史上郑贵妃在万历十四年生福王朱常洵,因秦林和张诚相助,郑桢提前得宠,所以生子时间也变早了,今后类似问题不再一一说明,以免烦渎读者诸君)

    这场漩涡的焦点,西六宫中郑贵妃所居的储秀宫,正在张灯结彩大加庆贺,郑桢边那位小顺子颐指气使的呼喝着:“庞保、刘成,你们怎么办事的?这红灯笼怎么比永和宫的旧些?你们是瞧不起我小顺子,还是瞧不起郑娘娘?”

    庞保、刘成也算有头有脸的管事太监,听了这句竟面如土色,一个劲儿的赔不是,赶紧解释:“顺公公体恤,咱感激不尽。咱岂敢藐视郑娘娘?只因内官监的头号走马宫灯共有八对,两对挂在皇极,两宫太后那边各挂两对,剩下的一在坤宁宫。一在永和宫。”

    小顺子冷哼一声:“那些陛下从来不去的地方,挂灯做什么?装出喜庆给谁看呢?”

    庞保刘成对视一眼,这话里的味儿是听出来了,得,神仙打架咱们凡人掺合啥?

    咳咳,储秀宫里就传出两声干咳,接着是万历皇帝朱翊钧漫不经心的声音:“让你们去取,就去取一对来吧。这等小事,只管搅闹不休。”

    庞保刘成立刻领命而去,皇极和两宫太后的自然不能摘,皇后嘛也惹不起,那王恭妃自从生了皇长子就黑如煤炭,皇爷说摘一对,那就摘永和宫的吧。

    宫中,皇贵妃郑桢斜倚着榻,怀中抱着婴儿。时值初秋,天气还不甚冷,兽香袅袅暖气袭人。双颊两团醉人的红晕,竟是媚态横生。

    万历看得心神一,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须臾不离才好。

    郑桢抬手把他脑袋打了一下,嗔道:“看我做什么,都黄脸婆啦!看你儿子才是正经。”

    眼见皇爷龙首被打,宫女太监们也只能无语,这位皇爷器量可不怎么高明,换做别人打他试试?偏偏就是服郑娘娘这。骂他也不恼,打他也不恼。

    “妃若是黄脸婆,世上尽无美人矣,”万历腆着脸只管笑,郑桢朝他使个眼色。这才没有说出更不堪的话。

    因为诸位长公主还在这里呢!已出嫁的寿阳长公主朱尧娥,待嫁的皇妹朱尧媛和朱尧姬,不知道算不算嫁了的永宁长公主朱尧媖,四姐妹都在。

    朱尧媛、朱尧姬年纪小些,刚才听到小顺子要灯笼。哥哥立马就吩咐把永和宫的下了拿过来,心中未免替那嫂嫂和侄儿不值,脸上就有不虞之色。

    朱尧娥是出嫁了两三年的,却比两个妹子懂事得多,赶紧使眼色让她们收敛,大明朝的公主也就是个摆设,何必得罪郑贵妃?惹得她记恨,只有咱们倒霉的。

    唯独永宁长公主朱尧媖没什么心思,她这段时间深居简出,要不就陪着生母李太后念佛,过得凄清孤寂,好不容易姐妹齐聚过来看郑贵妃和皇侄,那是打心眼里高兴的,清秀的眼角眉梢带着许久不见的喜色。

    万历碍着妹子们在场,不好和郑桢太露骨了,就专心逗弄孩子,那份慈是皇长子从来不曾享受过的。要说他屋及乌,那也是有的,不过说来也奇,皇长子更像王恭妃,生得细眉弯眼的斯文样儿,郑桢的皇次子却肥头大耳,更像矮胖矮胖的万历,使这位皇帝心中天然的厚此薄彼。

    善良柔弱的永宁,真心喜欢小孩子,这些天寂寞下来,乍见这婴儿肥胖可,便忍不住走过去,细声细气的问道:“皇兄,我、我可以抱一下吗?”

    万历回头看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自家妹子还没出嫁就死了驸马,虽然梁家及时退了婚书,算不得望门寡,可毕竟觉着有些不吉利,让她来抱孩子……

    永宁一怔,伸出准备抱孩子的手僵在了半空,看哥哥的表就明白了,只觉心头一酸,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蛋越发透白,泪花在眼眶子里打转,那副又委屈又辛酸的可怜样儿,就像一条无辜的小鹿。

    可笑万历天凉薄,对自家妹子也不过如此。

    寿阳长公主朱尧媛见状心头暗叹,永宁乃李太后所生,还是陛下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子,不过如此而已,我们这些先帝嫔妃所生的,难道还有什么指望?

    唯独斜倚头的郑桢冷笑一声,她自始至终就瞧不起为九五至尊的万历,又我行我素惯了,混不在意的抱着儿子递给永宁:“长公主只管抱,听说谁抱了长得像谁,但愿他将来别长得和父皇一样,呆头呆脑难看死了,要像长公主这般清秀聪慧才好哩。”

    不得不说,郑桢这番希望是注定要落空的,福王沉湎酒色,成年后长到三白六十斤,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他将被攻破洛阳的李自成捉住,和几头梅花鹿一起下锅,煮成一道“福禄宴”。

    此刻的众人哪里想到那么远?众公主听郑桢说万历呆头呆脑,便不好接嘴说什么了,万历倒是甘之如饴,笑嘻嘻的丝毫不以为忤。

    永宁接过婴儿哄了哄,只觉婴儿胖乎乎的很可,刚才的委屈散去了大半,心中不奇怪:郑娘娘为人不错啊,为什么那些太监宫女都怕她,私底下不少人说她是妃?记得连秦姐夫都叫我离她远点……咦,他什么时候回京啊?虽和徐姐姐见了几面,这句话却怎么也不好意思问出口……

    这时候就听得外头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小顺子垂手进来禀报,说养心那边三位阁老已等了许久,催请陛下前去。

    万历眉头一皱,他赖在储秀宫,倒也不是全然不顾朝政,而是还没有拿定主意。

    师从张居正学习帝王之术,万历颇有些小聪明,制衡驾驭的权谋手段也学了不少,他之所以拿不定主意,便是因为内阁中申时行、余有丁都和江陵党有所瓜葛,申时行长期作为张居正的助手,而余有丁也是张居正病重期间举荐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参预机务,这都有点犯万历的忌讳。

    而且申时行惯能装糊涂合稀泥,真本事实在平常,习惯了张居正这等能干的首辅,万历未免瞧不上老申——说来伴君如伴虎果真没错,臣子太能干,人君便觉得他侵夺皇权,稀松平常吧,又瞧他不起。

    以本心而论,万历倒是属意严清,可严清不是翰林院清贵出,按惯例不得入阁拜大学士,做到吏部尚书已经到头了……

    万历思前想后犹豫不定,郑桢却早已猜到了**分,她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永宁手中接过孩儿,在他腿上暗暗掐了一把:“永宁把孩儿给我吧,这苦命的儿啊,还望你们做姑姑的多照应。宫中有些坏人,都只趋奉他那做皇长子的哥哥,外头还说什么废长立幼,难道这么小个孩儿,竟是别人的眼中钉中刺么?”

    婴儿哇哇大哭起来,永宁不知所措,睁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一片茫然。

    万历闻言却心中一动,废长立幼乃儒林文官大忌,将来若要行此事,必定惹来许多清流非议,搞不好就要重演当年皇祖闹大礼议,弄得朝野鼎沸的故事……申时行这老好人,向来对朕唯唯诺诺,他来做首辅说不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