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章 釜底抽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京师紫城西侧,小时雍坊武功胡同新落成一座府邸,高悬的退光黑漆牌匾上头,御笔亲题的“敕建少师府”五个镏金大字熠熠生光,底下密镶铜铆钉大门,两旁石狮子硕大无朋,高高的台阶上,青衣小帽的骄仆们气焰熏人,装腔作势的拿捏着来访宾客,时而控背躬谦卑讨好,时而牛气冲天拿鼻孔看人,全都根据访客的份而定。

    这里就是柱国少师文渊阁大学士当朝首辅,人称蒲州相公张四维张凤磐的新建府邸!

    此时此刻,骄仆们牢牢把住了大门,无论谁来一律通通挡驾,位卑职小的自不必说,如果位份尊荣,那还得陪着笑脸解释,说自家老爷偶感风寒,实在不能见外客,客人碰了这个软钉子,也只好悻悻而归。

    张四维当然没有感染风寒,相反,他精神头好得很!

    府中第二进花厅,乃是张四维平常待客之所,他头戴忠靖冠,穿深蓝色燕服,神肃然的端坐主位,他白净面皮,稀稀落落的几根胡须,这时候正襟危坐,俨然也有几分名臣气度,当年谁会想到缩在张居正万丈光芒之后的他,也能到今天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

    只不过在座诸位贵客,却都是当年与江陵太师同朝为官之辈,张四维这架势摆得再足,也有人心头暗笑:单独看到也不觉什么,可想到昔威仪出众、堂堂一表的张居正,张四维这位继任首辅,就未免有点像戏文上的白脸臣了。

    今天的新建少师府中,也和昔张居正相府里的形如出一辙,朝中显要济济一堂,张四维左首下去,依次是吏部尚书严清、锦衣都督刘守有、刑部侍郎丘橓,右首下去,则是刑部尚书王用汲、户部侍郎余懋学、大理寺丞赵应元、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顾宪成。

    左右两边,隐然泾渭分明。张四维是新鲜**的首辅大学士,文臣魁首,天然自成一派,王用汲、余懋学便与他交好,而严清、刘守有等辈却内引司礼监掌印太监张鲸为奥援,趁张居正故扳倒了江陵党之后,两边颇有点同异梦的味道。

    他们能坐到一起,那就得归功于顾宪成了。

    无论科分年资还是职位。顾宪成在前辈大佬面前都只能敬陪末座,但朝廷体制讲究大小相制,为扳倒江陵党摇旗呐喊,顾宪成也得了好处,被张四维调到掌管百官考绩的吏部文选清吏司,手中握有京察外察的重权,再加上刘廷兰、孟化鲤、魏中等清流骨干以壮声势,在京畿之地一时间风头无两。

    顾宪成在清流中名声大,又会借诗会文会左右拉拢。王用汲、余懋学等辈当年被贬,张四维还替张居正办事,过去的几年未免显得有些生分。严清、刘守有、丘橓也和张四维不全是一条心,这花厅里的贵客之所以齐聚一堂,泰半倒是他替张四维奔走笼络来的。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秦林。

    宾主寒暄几句京华风月,渐渐说得入港,张四维便悠然长叹:“刘都督啊刘都督,若非你公忠体国,派员尽力收集秦某人罪证。张某实不敢相信此子竟为国之大贼!”

    张四维说罢,心头冷笑不迭,昨天刚刚收到父亲张龄从蒲州寄来的家书,说秦林竟勾结白莲教主和蒙古武士,来哄赚自己家里。差点儿就弄出了大乱子……哼,秦林这厮,把他放到哪儿都不安分,铁桶阵都要被他钻个窟窿,罢罢罢。老夫这就断送了他!

    这位首辅大学士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心底已对秦林生出几分畏惧,蒲州的铜墙铁壁能不能困住他,也不是那么自信了。

    刘守有本与秦林有仇,这时候哪能不打蛇随棍上?他摆出副沉痛之极的神色,沉声道:“秦某人元凶巨孽,凶险刻毒非常人也,所幸圣天子英明果决,将他贬谪出京,刘某趁机百般设法,将他的罪行一一查明。”

    说罢,刘守有顿了顿,又高举一大叠收集到的罪证,朗声念道:“此贼外则私通瀛州宣慰使金氏、土默特部忠顺夫人三娘子、白莲魔教教主妖女,内则勾结权阉张诚,以提督市舶太监黄知孝、东厂理刑百户霍重楼为心腹,锦衣指挥洪扬善、马彬为羽翼,百户刁世贵、华得官为爪牙,又有堕落文人徐渭出谋划策,暗中与江陵党余孽互通款曲……犯下擅作威福、谋国不忠、通连外寇、结交内宦、窥视宫闱、私造军器等等二十项大罪!”

    如果秦林在这里,听了一定会揪住刘守有脖子喷他一脸口水:金樱姬是我私通过了,白霜华,呃,也算吧,可你把三娘子也按在我头上,徐文长徐老头岂不找我拼命?!

    不得不说,刘守有以名臣子弟掌锦衣卫事,手底下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派出张昭、庞清、冯昕等飞鹰走狗四下打探,几乎把秦林查了个底儿掉,只碍着要和骆思恭争权夺利,暂时隐忍不发罢了,得知张四维要出手对付秦林,他赶紧幸灾乐祸的跳了出来。

    听到这番指控,别人倒也罢了,余懋学、赵应元骇然变色,纷纷道:“圣朝正大光明,我辈离京数载,不期竟有此等逆贼,所行不法之事实在骇人听闻,区区贬谪岂能以儆效尤?宜当奏明朝廷,将他明正典刑!”

    王用汲是福建晋江人,与海瑞交好,却多嘴问了一句:“然则海刚峰何以保举秦某?”

    刘守有怔了怔,顾宪成赶紧出来打圆场:“君子可欺之以方,海老先生,君子也,且久居琼州,离京万里之外,哪里知道秦贼倒行逆施之事?恐被其欺瞒过了。”

    “此贼恁地可恶!”王用汲怒发冲冠,拳头用力砸在了桌子上,海瑞一世清名,竟为一锦衣鹰犬所污,岂不令人扼腕?

    顾宪成站起来,一揖到地之后正色道:“诸公诸公,听某一言。当年江陵党邪充塞朝纲,蛊惑圣聪闭塞言路,于是秦贼这等佞便成幸进之臣;如今凤磐相公执政,严老尚书位列天官,王、余、赵、丘诸君子尽皆起复重用,真可谓众正盈朝,大家正该做仗马之鸣,对秦贼党鸣鼓而攻之,为国朝除一大蠹!”

    好!众人齐齐拍手,都说为国除义不容辞。

    看看时候到了,顾宪成便把写好的弹章拿出来,请众位传看、附署。

    “咦,怎么没提到秦贼私通土默特部三娘子?”王用汲有些奇怪的问道。

    刘守有也眉头一皱:“秦贼交结权阉张诚这节,似乎也……”

    王用汲是无心发问,刘守有就是有所指了,张鲸和张诚两员内廷新贵斗得不可开交,他是张鲸一党,当然希望趁扳倒秦林,也给张诚一下厉害的。

    主座上的张四维,面上丝毫不动声色,心头冷笑一声,暗道王用汲迂腐可笑,刘守有实在诈狡猾。

    顾宪成早已料到有这一出,笑道:“弹章上牵涉太广,恐怕朝廷反而投鼠忌器,反不如攻其一点,只要秦贼伏诛,党伤魂夺魄,将来便可轻易拿下。”

    表面上说得轻松,其实顾宪成心头也暗自叫苦,秦林啊秦林,你咋就这么能折腾?瀛州宣慰使司、土默特部,这一南一北两大强援都为你所用,如果弹章上据实写出,恐怕朝廷反而投鼠忌器,不敢把你怎么样啦!

    如果秦林摆明车马,金樱姬和三娘子都听老子招呼,谁能把老子咋的?谁要动老子,先掂量掂量——当然他不会这么做,否则就是摆明了撕破脸,他在朝廷里头再不可能起复原官、得掌大权了。

    王用汲义形于色,第一个在弹章上副署:“顾先生为国锄,这参劾佞的弹章,王某愿附于骥尾!”

    “有凤磐相公居中主持,士林君子众正盈朝,何愁佞不倒、朝纲不振!”严清、赵应元、余懋学、丘橓纷纷落笔副署。

    看着本章上墨迹淋漓的签名,顾宪成志得意满,这一本不得了,诛戮贼秦林,尽起大狱,将党一一问罪,扳倒此等国之大蠹,顾某必定声名鹊起,成清流一时之望啊!

    张四维接过弹章看了看便拈须而笑,这里每一个名字,都有一大群门生故吏在底下摇旗呐喊,即将到来的风暴,又将是如何的狂猛,秦林啊秦林,你敢和张某作对,在蒲州老家还不消停,且看某的手段!

    一本上去,张四维把持的内阁票拟发赴廷议,众君子在朝堂上鸣鼓而攻,扳倒秦林有何难哉?

    就在此时,张府门口,数骑从大道上飞奔而来,马上骑士累得精疲力尽,在敕建少师府门口几乎直接堕马……

    片刻之后,神惶急的老管家一反主人议事时不许打扰的规矩,一溜小跑进了花厅,在微露不悦的张四维耳边低低的说了几句。

    啪嗒,弹劾秦林的本章掉在了地上,张四维神色大变:蒲州老父亲故,按照体制,他应该即刻丁忧回乡!

    强自镇定,张四维借口家中有事,送走了诸位贵客,只留下了顾宪成一位。

    半晌之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顾宪成,思忖片刻,压低声音道:“启禀凤磐相公,兹事体大,宜速招申阁老问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