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章 谁来侍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黄河上风雨大作浊浪滔天,曹四和商队困在南岸淋雨的时候,秦林和弟兄们已经在风陵镇客栈里边舒舒服服的休息了,先水的泡泡脚,再吩咐小二搬出一坛山西杏花村大名鼎鼎的汾酒,切上几斤熟牛,美滋滋的喝上几杯。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等了个把时辰,天空中乌云渐渐散去,忽然风停云收雨住,一轮红当空照。

    看看时候还早,秦林干脆决定赶到蒲州去,省得还在风陵镇过夜。

    蒲坂城边长逝水,苍梧野外不归云,蒲州又名蒲坂,坐落于风陵镇北面五十里的黄河东岸,乃上古时候大舜之都城,司马迁著史记称此地为“天下之中”。

    雨后空气清新怡人,秦林一行纵马疾驰,半个时辰就跑完了五十里路来到蒲州城下,只见东头数座山岭,一条十里长的斜坡延伸出来,向西直下黄河岸边的蒲津渡,蒲州城便坐落在这条长坂坡上,所以又叫做蒲坂。

    蒲州城虽然不大,但东依群山峰峦交会,西临黄河逝水滔滔,一条长坂蜿蜒如龙,颇有点年头的城池便显得气象非凡。

    守城门的几个土兵远远见到一行人拍马过来,便早早的迎了上去,还没开口相问,为首那位公子爷就是几块碎银子抛下来:“锦衣卫总旗驻在哪儿?带我去!”

    土兵们接到银子又惊又喜,忙不迭的在前天引路。心道原来是缇骑,怪不得这么大的气派。只不过咱们城里的锦衣大爷只有拿银子进去,几曾见他打赏出来?京里来的这位爷。气度就是不一样。

    蒲州属山西平阳府管。是个内地散州。辖下临晋、万泉等五个县,本来只该驻锦衣卫小旗或者不设锦衣卫的,但蒲津渡和风陵渡一样都是黄河上的大渡口,采用浮桥形式,为河东、河北走陆路入关中的咽喉锁匙。所以朝廷特别派驻了一个锦衣卫总旗。

    这一任的总旗姓桂,叫做桂友骅,秦林刚刚把调令投进去,这位老兄就满面风的迎出来,啪嗒一声跪在地上。砰咚砰咚先磕了三记响头,按武官规矩口中大声报着履历:“卑职桂友骅。隆庆元年蒙恩荫补锦衣校尉,隆庆六年积功升小旗,万历七年补授蒲州总旗,在此恭迎秦将军!不知将军远道而来,卑职有失远迎,死罪死罪!”

    陆远志、牛大力见状暗暗点头,如果遇到琼州莫智高那样的,又少不了一番麻烦,这桂友骅如此客气,咱们倒省了不少工夫。

    “桂长官太客气了,秦某戴罪立功,此时尚是校尉份,岂敢受你的大礼?”秦林嘴里客气两句,双手把桂友骅扶起来,只见此人矮墩墩胖乎乎的材,一张油浸浸的黄脸,没有几根胡须,小眼睛、大嘴巴,满脸油滑之气。

    桂友骅极为谦恭,控背躬斜斜的站在旁边,又做了个长揖,谄笑道:“秦将军做到锦衣卫都指挥使,乃是桂某的本卫正牌上司,这个礼数是不能废的。况且将军名动京华、上达天听,圣眷优隆之极,不就要一保起复,谁敢拿将军做普通校尉看待?”

    陆远志胖脸一抖,众位官校弟兄也笑逐颜开,都觉得这桂总旗是个可人儿,字字句句说到了心坎上。

    秦林似乎也很高兴,不停的勉励桂友骅,大有将来保举起复之后,把桂友骅重重起用的意思,一时间宾主尽欢。

    在总旗官署里面喝了几杯茶,寒暄得差不多了,秦林这才漫不经心的问道:“本官既奉圣旨戴罪立功,总要做点事,不知桂总旗有何安排?”

    这……桂友骅面露为难之色,斜签着子,股只挨着一点椅子边儿,苦着脸道:“秦将军神目如电审断阳,可、可咱们这里其实是个小地方,锦衣卫也没什么事好办,要不,秦将军先四处逛逛,游览一下三晋风光?”

    “好、好,”秦林笑道:“本官远道而来,一路上见识了开封、洛阳、函谷关、风陵渡,倒要看看三晋风光与中原景致有什么不同。”

    桂友骅大喜,扳着手指头数,说城西蒲津渡黄河浮桥千古知名,黄河边上的鹳雀楼乃是天下四大名楼,与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齐名,城东有座普救寺,乃是《西厢记》里头张生和崔莺莺定之处,都很有些看头。

    白霜华眉头一皱:这家伙搞什么鬼?

    秦林却听得眼睛发亮,忽地左右看看,鬼鬼祟祟的道:“老桂,光是风景也没什么看头,不知贵地还有什么好玩的所在?”

    “临晋吴王寨,司盐城(山西运城)的盐池,也都是有名的去处,”桂友骅搜肠刮肚的想着,又道:“西渡黄河就是华,华岳壁立千仞雄起险绝,登顶而小天下,秦将军闲来也可以去走走。”

    秦林先是愕然,接着嘿嘿的坏笑一阵,“老桂啊,你会错意了,我是问贵地有什么风流去处。”

    咳咳,白霜华干咳两声提醒秦林,不管你搞什么鬼,反正本教主不会再去扮什么华双双了。

    桂友骅一怔,接着暗笑不迭,早知这厮贪花好色,却没想到急色到这般田地,不过这样也好……

    “咱们山西最有名的,除了汾酒、老陈醋就是大同府姑娘,城里几处青楼都是正宗的大同府小脚姑娘,啧啧,个中妙处恕卑职不能尽言,还请长官亲自体会嘛,哈哈哈,”桂友骅笑起来,朝秦林使了个天下男人都懂的眼色。

    秦林也哈哈大笑,挤了挤眼睛:“本官在南京秦淮河、杭州西子湖遍会南国佳丽,如今倒要结交几位北地胭脂,领略领略山西的风土人。”

    双方谈得兴高采烈。看秦林那样子,简直把桂友骅引为平生第一个知己。谈的都是青楼楚馆里的话头。

    白霜华听得气闷,就算知道秦林多半在捣鬼。可听到他说那些话。终究有些不舒服。

    直到天色将晚。秦林才告辞离去,桂友骅要摆酒接风洗尘,被秦林婉言推拒了,说刚到蒲州,要寻地方住下来。等安顿好了再叨扰吧。

    出了锦衣卫总旗驻地,秦林笑呵呵的脸色忽然就沉了下来,旁人想问又不好问,片刻之后他嘿嘿一笑,先寻家客栈住下来。然后让官校弟兄们四下打听,看看哪里有合适的房子。或租或买都无所谓。

    山西蒲州地处内陆偏西的位置,无论五峰海商还是漕帮都鞭长莫及,这里可没人替秦林备办宅院了,一切都得亲力亲为,好在蒲州是河东河北与关中相通的陆路要津,各处商队往来如织,客栈倒是很多,咱们秦长官不差钱,选最好的先住下来。

    叫了一桌酒席,秦林、白霜华、陆远志、牛大力四位大马金刀的吃喝,还没吃完呢,就有校尉弟兄喜滋滋的回来禀报,在城西找到了一座三进的院落,是个姓刘的晋商置办下来的,这人急着出手,五百银子就卖。

    哦?秦林眉头一挑,用牙签剔着牙齿,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果然是座好院落,建筑飞檐斗拱,窗户和梁上都刻着画儿,一色儿的水墨青砖铺地,房屋高低错落,颇有山西风味,与江南、京师迥异,而且坐落在蒲坂上,西望黄河景色,推窗可见鹳雀楼旧址。

    姓刘的晋商陪着笑,一口山西腔:“长官,额这个宅子是顶顶好咧,逆买下来不吃亏!”

    “五百银子啊,贵了点儿……”秦林挠了挠头皮,“四百如何?”

    哎呀,秦长官在乎这点?那来谈的校尉就有些着急,蒲州是三晋要津,地价只稍逊南北两京、杭州扬州,刚才有个比这小一半的宅子,主人都少了八百免谈呢。

    哪晓得刘老板稍一犹豫,就狠狠咬着牙关:“罢了,四百就四百,谁让额急着回家乡咧?宅子里仆佣都是雇的本地清白人家,请长官善待罢。”

    居然成了?众位官校又把秦林高看一眼,怪不得五峰海商那位金船主这么喜欢长官呢,原来他还是位经商的天才。

    很快请来中保写下契约,陆远志数出四百两银子的会票,刘老板交出房契地契和所雇仆佣的名册,双方交割清楚,他吆喝一声,几名家人抬着两三口箱笼出门而去。

    “奴婢们叩见秦老爷!”宅子里男女老少仆人都来叩见新主人,这时候买卖不破雇佣,往往把宅子买下,里面帮佣的仆人也转过来,当然新主人如果不乐意,随时让他们走人就是了。

    秦林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非常有派头的翻看花名册,最后大度的挥挥手:“重新雇人不如就用你们,放心,本老爷不会亏待你们的,所有人月钱都照旧,不过谁要是犯错,那就该怎么罚就怎办罚!”

    仆人们立刻大声应承,然后秦林又挥挥手,这才各自散去。

    瞧他那小样!白霜华撇撇嘴,只觉秦林坐在太师椅上,捧着花名册得瑟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山西土老财,还是最悭吝最刻薄的那种。

    丫的咋不戴顶瓜皮帽呢?

    正在此时,院子外头有人叫门,秦林使个眼色,陆胖子跑到前头去开门,不一会儿这厮就颠啊颠的回来了,胖脸上笑容不是猥琐,是非常猥琐。

    “秦哥,您、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陆胖子冲着秦林挤眉弄眼的。

    看看就看看呗,还能有什么古怪?秦林为首,众人一起走到头进院子里,顿时全都怔住。

    两乘小轿摆照壁后面,八名轿夫垂手肃立,众人认出他们竟是锦衣卫总旗桂友骅下属的锦衣官校,为何突然改行做了轿夫,这抬的又是什么人?

    “桂总旗听说秦长官远道而来,没有家眷同行,恐长官长夜寂寞,特意送两位姑娘与长官暖席,”为首的锦衣官校说罢,就各各动手把轿帘掀起来。

    两乘轿子,各走出一位盛装打扮的妙龄女子,面容妩媚迷人,纤腰盈盈一握,绣花鞋包着三寸金莲,几步路走得娉娉婷婷如弱柳扶风,虽不算天姿国色,却极能吊起男人的胃口。

    这就是以三寸金莲闻名于世的山西大同府姑娘了,两名女子轻启朱唇,朝秦林盈盈道了个万福,刹那间媚态横生:“拮芳、采萍,拜见秦老爷,还望秦老爷怜惜。”

    咕嘟,一名校尉弟兄用力的吞了口口水。

    “秦、林!”白霜华恨恨的磨着牙齿,心说秦林这厮敢把两女收下来,本教主就、就……到底就怎么样,其实她自己也没想明白。

    “哎呀,两位请起,请起!”秦林一脸色迷迷的坏笑,眼睛几乎粘在拮芳和采萍上了。

    “咳咳,”白霜华咳了两声提醒他,心中颇为不满。

    秦林醒悟过来,笑眯眯的告诉蒲州这几名锦衣卫,说请代我多多拜上桂总旗,谢他考虑周到。

    这几位一走,教主姐姐的脸就刷的一下垮下来,冷笑道:“秦林,今晚是哪位姑娘侍寝呢?”

    采萍、拮芳两女不是省油的灯,为女子本来就在某些方面比较敏感,她们出青楼楚馆,就更加注意到某些细节,再加上教主刚才洗脸洗去了化妆,立马被她们认出是女扮男装。

    “哟,这位姐姐怎么称呼,对老爷直呼其名,未免太不敬了吧?”拮芳绵里藏针的回应。

    采萍也掩口轻笑:“咱们初来乍到,怎么敢和姐姐争锋?今晚自然是姐姐服侍老爷嘛。”

    得勒,这下可好看,魔教教主来服侍秦长官,他消受得起吗?

    陆远志、牛大力几乎笑抽,几个人憋着劲儿,肩膀一耸一耸的。

    秦林心说我倒是想她侍寝,可后果实在太严重啦,魔教上上下下得而诛之,咱秦长官可受不了……

    白霜华的脸蛋早已红透,竟被两名女认作秦林的侍妾,这脸可丢到姥姥家去啦!

    秦林,大模大样的挥挥手:“拮芳,采萍,这位双双姐比你们先入门,先入为大,今后你们得称她一声姐姐,嗯,你们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老爷我的习惯,今晚还是让双双侍寝吧!”

    你!白霜华银牙几乎咬碎,悄悄冲着秦林挥了挥拳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