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章 天翻地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猫跳 书名:锦医卫
    ~

    ~791章天翻地覆

    又到了朝会之期,文武百官齐聚皇极门。*.

    司礼监掌印太监张宏本应陪着陛下,却早早的站到了丹陛上,极目眺望五门方向走来的文武百官,可惜让他失望了,里面并没有他期待的(身shēn)影。

    张宏把消息连夜通知了秦林,希望这个智计百出的家伙能力挽狂澜,但是直到文武百官在清晨的曙光之中,按照班次列队站好,秦林始终没有出现。

    秦林是锦衣卫都指挥使,肩负缉拿(奸jiān)党恶逆的重任,时常在外办理钦案,他来与不来都很正常,其实他大部分时候都没有上朝。

    但是除了秦林之外,另一位缺席的大臣就很反常了,(身shēn)为兵部尚书的曾省吾也没来,文臣班次的前列留出了缺口,格外惹人注目。

    “听说三省贤弟突然告病,这是怎么回事?”王国光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低声问张学颜。

    “他年纪比咱们都轻,(身shēn)体又很好,怎么突然就一病不起呢?”户部尚书张学颜也觉得匪夷所思,前两天看到曾省吾,他还活蹦乱跳的。

    即将入阁的吏部侍郎王篆,就嘿嘿冷笑两声:“恐怕是不好意思和咱们相见吧!听信秦林那小子胡说八道,无端怀疑凤磐兄,虽然咱们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他自己心里肯定负愧。”

    “王侍郎噤声!”张学颜把手指头放在唇边,朝站在文臣班首的张四维努了努嘴巴。

    江陵党众臣同舟共济,曾省吾亲信秦林胡说,无端的怀疑张四维,为了江陵党的团结,大伙儿自然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张四维和曾省吾有了芥蒂,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王篆果然闭嘴,只是脸上仍有不忿之色,很替蒙受冤屈、被泼污水的张四维抱不平。

    钟鼓齐鸣,三声净鞭,万历帝朱翊钧在张鲸张诚陪伴下,缓缓自皇极门后步出,坐上了金漆龙凤御座。

    “列位臣工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张宏照旧吼了一嗓子,心头却悬吊吊的。

    各种各样的事(情qíng),一一奏复上来,工部侍郎潘季驯修治淮河,已经开了大工,请朝廷拨付后续款项,秋高胡马肥,兵部知会九边防线要密切注意草原动向,尤其是蓟辽三镇……

    连续奏复了几件事,万历突然笑道:“朕这里,有一份弹劾故太师张先生的奏章,委实拿不定主意,只好请列位(爱ài)卿议一议,丘橓,这奏章是你的吧?”

    文武百官被这突然袭击惊呆了,江陵党众干将更是面面相觑,这种奏章从来都是留中不发,怎么会交付廷议呢?内阁,司礼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徐文璧、徐廷辅父子俩互相看了看,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沉重。

    严清、刘守有、顾宪成等朝臣却变得眉飞色舞,似乎对这道奏章期待已久。

    丘橓神色肃然走出班次,朝上行礼,奏对道:“启奏陛下,微臣弹劾故太师、中极(殿diàn)大学士张居正犯有十罪。一曰(身shēn)为辅臣,谋国不忠,二曰勾连朋党,徇私舞弊,三曰贪墨钱财,损公肥己,四曰把持朝政,欺君罔上……”

    丘橓的声音清楚又响亮,在皇极门外旷阔的广场上回((荡dàng)dàng),在朝臣们心中激起了一阵阵狂风暴雨。

    不,不服,这是谎言!王国光气满(胸xiōng)膛,张学颜神色错愕,王篆目呲(欲yù)裂,李幼滋浑(身shēn)发抖,申时行目瞪口呆……同一时刻,他们心中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呐喊。

    的确,张居正是专权,甚至可以说专横,但他是为了推行新政大业,并非一己之私,他是把持权柄、甚至管束皇帝,但他对大明朝忠心耿耿,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那个梦中的太平盛世!

    心直口快的吏部侍郎王篆顾不得朝堂礼仪,指着丘橓厉声叱道:“一派胡言!故太师乃三朝元老,先帝隆庆爷托孤之重臣,辅佐陛下自十岁冲龄登基,十余年兢兢业业,政绩有目共睹,你竟敢血口喷人、造谣中伤,是可忍孰不可忍!臣请陛下治丘橓污蔑大臣、祸乱朝纲之罪!”

    “治他的罪!”王国光也怒吼起来。.

    “治罪!”

    “附议!”

    江陵党众大臣团结一心,誓要将丘橓打入万劫不复。

    众多的尚书、侍郎、副都御史、佥都御史、郎中、主事,声势不可谓不浩大,仿佛滔天巨浪,霎那间就会把丘橓彻底淹没。

    可丘橓神(情qíng)笃定,将袍袖一挥,装出副公忠体国的样子,厉声道:“忠臣死谏,就算被千夫所指,丘某也问心无愧!”

    老国公徐文璧见状就微哂着摇摇头,低声告诉站到了(身shēn)边的儿子:这人演技不错,但赶秦姑爷还有差距。

    徐廷辅哭笑不得,都什么时候了,老爹还有心开玩笑。

    徐文璧自嘲的笑笑,我不是看得开,岂会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多少权臣名臣忠臣(奸jiān)臣接二连三的倒下去,偏偏我还能站在这里吗?

    刑部尚书严清终于越众而出,愤然作色:“还说张江陵没有结党营私,今(日rì)丘御史一道奏章,立刻群(情qíng)汹汹,这还不是故张太师结的私党?老臣附议丘御史,联名弹劾故张太师及其党羽!”

    比起愤怒的江陵党众干将,早有预谋的严清要笃定得多。

    终于等到了!顾宪成瞧出端倪,朝同党使个眼色,紧跟着严清站出去,大声道:“张居正权臣误国,欺君罔上,实在罪不容恕!王国光、张学颜等乃张居正招引之私党,同样祸乱朝纲,亦是一丘之貉,所以才摇唇鼓舌替张居正辩护!”

    “张居正负((操cāo)cāo)、莽之心,幸得皇天庇佑国朝,一朝(身shēn)死……请陛下明鉴,亲贤臣远小人!”刘廷兰也大声附和。

    魏(允yǔn)中、孟化鲤纷纷出言,他们官职虽低,声音却很大,而且没有什么顾忌,说得更加不堪,仿佛前些天还是辅政名臣的张居正,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王莽、曹((操cāo)cāo)。

    文武百官也看出了门道,这种弹劾奏章,换做以前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朝议上,现在竟然交付百官廷议,这本(身shēn)就代表着万历的某种态度,而且,非常明显。

    于是,不断有企图投机的人,加入了丘橓、严清的队伍,同时倾向于江陵党的很多朝臣,就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渐渐的,原本声势浩大的江陵党,就显得有点势单力孤了。

    御座上的万历,神色越来越得意,越来越凌厉的目光,扫视着犹在激辩的王国光、张学颜、李幼滋等大臣。

    张居正虽然死了,可他一手缔造的江陵党仍然牢牢把持着朝政,三名大学士全是江陵党,六部尚书里头占了五个,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也有很多他们的人,这让万历感觉到,张居正即使死了,仍限制着自己的权力,他的(阴yīn)影,仍然无时无刻的压在自己头顶!

    等待张居正死去,扳倒冯保,最终解决江陵党,万历皇帝朱翊钧才能真正乾纲独断、以至高无上的姿态君临天下!

    “列位(爱ài)卿,”万历朗声说道,和以前张居正在的时候不同,群臣立刻停下了争吵,就连气愤愤的江陵党重臣,也眼巴巴的期盼着来自九五至尊的裁决。

    万历笑了,他要的就是这样,于是慢慢的道:“故太师张居正到底怎么样,朕由他辅佐十年,很多事(情qíng)恐怕都被蒙在鼓里,不过,东厂和锦衣卫有关于他的一些东西,请厂臣张鲸和锦衣卫刘守有来说说吧!”

    张鲸立刻从御座后面转出来,略为颤抖的尖利嗓音在皇极门上空回((荡dàng)dàng):“万历元年三月初八,张居正与司礼监冯保在家密谋,(欲yù)趁陛下新立,图谋不轨之事,后因天象异动作罢……万历五年九月,张居正与王国光、李幼滋在家密谋,第二天因丁忧夺(情qíng)之事,廷杖忠直之臣……”

    刘守有也翻出锦衣卫的文牍,朗声道:“万历元年正月,张居正授意锦衣卫,以王大臣案罗织大狱,陷害忠良……万历三年四月,张居正私信锦衣武臣刘守有,强((逼bī)bī)提升冯保侄子冯邦宁为锦衣卫南镇抚司掌印官……”

    文武百官顿时哗然,这些事(情qíng)大伙儿其实心里有数,无论谁在首辅位置上,恐怕都会做类似的事(情qíng),只是,把本应藏在帷幕之中的东西,放在光天化(日rì)之下,那就完全不同了。

    江陵党众臣面红耳赤,不晓得该怎么反驳,因为张鲸、刘守有说的都是事实,可为什么从他俩嘴里说出来,味道就变了呢?

    王国光瞧着丘橓、严清的眼神,寒芒一闪即逝,拱手道:“陛下,此事关系重大,绝非群(情qíng)汹汹之下所能决定,请陛下咨询内阁辅臣、六部九卿,以作定夺!”

    “请阁臣与六部九卿廷推!”张学颜也跟着叫道。

    江陵党在阁臣和六部九卿里面占据绝对优势,只要不是在皇极门朝会上七嘴八舌的乱说,扳回局面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哦?”万历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一偏,心头冷笑两声,缓缓启口:“内阁辅臣和六部九卿都在这里,尽可畅所(欲yù)言,何必单独廷推?张凤磐先生,你是朕的首辅大学士,你来说说吧!”

    王国光、李幼滋等人几乎被气晕了头,到了这时候才稍稍松口气,张四维打头阵先来个太极推手,他们跟着打先手、抢中宫,最后总要扳回一局。

    张四维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朝上奏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故太师张居正辅佐陛下冲龄继位,实有辅弼之功……然而,张太师崖岸自高,目中无人,又专权擅行,实有人臣不应为之事,微臣实不忍言之,恳请陛下念其昔(日rì)之微劳,给予法外施恩!”

    张四维的笑容分外惬意,他忍了太久太久,现在,他不仅坐在了首付大学士的宝座上,他还将配合陛下,将江陵(奸jiān)党一扫而光,既可得到陛下青目、摆脱江陵党元老的束缚,掌握更大的权力,更可成就自己忠贞不二的美名,千古流芳。

    什么?!

    江陵党所有大臣的心头,好似一个霹雳从九天落下来,打得他们晕头转向,就算是做梦,也没想到张居正一手提拔,在内阁作为左膀右臂的张四维,竟然会临阵倒戈!

    张学颜涨红了脸,像不认识似的瞧着张四维,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小人,卑鄙小人……”

    “叛徒!”李幼滋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张四维咬下一块(肉ròu)来。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王国光痛苦的捂着心口,嘴唇剧烈的哆嗦着,似乎下一刻就要轰然倒地。

    不过,最痛苦的还是王篆,悔恨像一把尖刀在(胸xiōng)膛里戳刺:“悔不当初,怎么没信了秦林的忠言……”

    看到江陵党的惨状,万历开心的笑了,这些帮着张居正压在他头顶的家伙,终于也有了今天!

    如果说之前的局势还没有真正分出胜负,(身shēn)为首辅大学士的张四维临阵倒戈,则给了江陵党致命一击,朝臣们全都明白过来,纷纷和江陵党划清界限。

    有那心底正直的,比如左都御史陈炌、右都御史吴兑,就闭上嘴不肯出声,但求问心无愧;但更多的朝臣是见风使舵,对江陵党落井下石,把种种无中生有的指责,一股脑儿的扔到早已死去的张居正头上。

    正所谓(欲yù)加之罪何患无辞,仅仅半个时辰,张居正头上的罪行简直就罄竹难书,不再是大明朝两百年第一贤相,而是古往今来头号大(奸jiān)臣。

    内心稍有良知的人,都为这个结果感到了深深的悲哀,御座旁边的张宏就低垂着头,嘴唇时不时的嗫嚅一下,神(情qíng)十分颓败。

    “臣请陛下追夺张居正‘文忠’谥号!”严清得意忘形的奏道。

    万历故作姿态的道:“张居正毕竟曾是朕的老师……”

    “张居正谋国不忠,不配文忠谥号,请陛下降旨追夺!”丘橓、顾宪成、魏(允yǔn)中等人齐声奏道。

    哈哈哈,张老儿你也有今天!顾宪成心花怒放,看到张四维和严清都向自己投来了嘉许的目光,甚至陛下都注意到自己,他只觉飘飘(欲yù)仙,脸上却仍旧装出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比任何忠臣都还要忠诚三分。

    “既然群臣奏请,朕也只能从善如流,降旨追夺张居正的文忠谥号了,”万历装模做样的叹口气,好像很不(情qíng)愿,在群臣((逼bī)bī)迫之下才勉为其难似的,又故作宽宏大量的道:“不过,张居正毕竟曾做了朕十年的老师,很多事(情qíng),让朕再想想,追夺官爵、治他所犯之罪的奏请,就容后再议吧!”

    拿太师首辅张居正开刀,至此群臣震怖,他们心中很清楚,这位一直被束缚的皇帝,从今往后将真正君临天下,为所(欲yù)为了。

    在张宏有气无力的退朝声中,文武百官前所未有的诚惶诚恐,投向万历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敬畏,这让朱翊钧的心中异乎寻常的舒服,飘飘(欲yù)仙,如饮醇酒。

    张四维、严清、刘守有、顾宪成的等大小朝臣也喜笑开怀,朝堂上一举获胜,他们将取代江陵党的地位,得到更大的权位和更响亮的美名。

    江陵党众位大臣则有气无力,脚步变得虚浮,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堆上,只觉从来没有今天这样难堪,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痛苦。

    万历暂时还没有清算整个江陵党,只是追夺了张居正的谥号,但这绝对不是全部,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大家心中有数。

    “秦林,秦将军,”王国光老眼中泪光闪烁,颤声对张学颜道:“我们有眼无珠,错怪了秦将军啊……”

    王篆、李幼滋、潘晟同样羞愧难言,可惜到现在大错铸成,悔之晚矣!

    现在秦林又在哪里呢?

    秦府书房,秦林与徐文长对酌,烧刀子被红泥小火炉煨得滚烫,两人你来我往推杯换盏,都喝得面红耳赤。

    “哈哈哈,为秦将军的江陵党干一杯!从今往后,朝堂之上再无江陵党!”徐文长的昏花的老眼里,有亮晶晶的泪花闪烁,他想起了自己当初的遭遇,胡宗宪、俞大猷,还有更多的老朋友,不都有这一天吗?

    秦林举杯与徐文长相碰,将杯中(热rè)酒一饮而尽,和平常所饮绍兴女儿红的醇厚绵长大不相同,这烧刀子入口之后就像火焰燃烧,从嘴唇一直辣到了胃里。

    “朝堂之上,江陵党已经完蛋了,不过,江陵党的根基还在,江陵党的人还在!”秦林重重的一拍桌子,大声道:“我就是江陵党,江陵党就是我!”

    “好、好!”徐文长的眼睛突然就变亮了,大声赞道:“秦太保,老头子替张江陵高兴,他没选错人!江陵党倒了,但秦党要站起来!”

    “先生可愿助我一臂之力?”秦林再次举起了酒杯。

    徐文长将杯子与他相碰,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秦林将杯子重重的顿在桌子上:“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什么?”

    “吃亏,而且要吃得大,吃个从来没有吃过的大亏!”徐文长拈着花白的胡须,沟壑纵横的老脸上笑容可掬。

    ~

    ~

重要声明:小说《锦医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