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一线希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洛飞绝对不相信林爽死了,若是死了为什么高鸣会显得如此镇定?他有什么理由绑架了三个人质唯独要杀死林爽?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奇门演算会是这种结果?这一刻他开始怀疑自己对奇门遁甲的了解到底有多深,如果是师傅或者陆耀在这里,一定会为他解惑。此刻只有靠他自己了。

    洛飞一双眼睛仔细的盯着奇门演算推理的结果,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结果颓然放弃,无论是他从哪方面去理解。结果显示都是一样,这个花季女孩真的死了。

    下一刻,他心中居然升起了一股无法逆转的失落的感。

    洛飞很不甘心,取出了林爽的八字,仔细的推算起来。临出门之前,他专门找林坤要过林爽的八字,想不到此刻居然派上了用场?

    仔细盯着八字排算的结果。命理富贵,虽偶有波折,但总的来说一生坦途,前途无量。林家刚刚找到的风水佳地应该就是会验证在她的上。

    八字演算她并不是夭折之命,可为什么奇门演算会如此截然相反?

    洛飞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

    一阵推门的声音响起,田娃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索。

    “洛飞大哥。肖占龙他们已经分批上了龙牙山。”田娃小声汇报着,“他们原本是准备过来见你的,但是我担心被高鸣他们发现不妙,所以让他们在不远处的山拗口等着。。。。。。。现在正等你吩咐,”

    洛飞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现在去告诉他们,酌分出一批人去会合徐虎二人,护送成暮云和林友军下山。剩下的人打散编制,以三人一组,遇到可疑的人伺机拿下。特别强调,绑匪手中都有武器,不要逞能!更加不要打草惊蛇!一切以自安全为主!”

    田娃点了点头:“田壮担心你遇到危险,想过来。。。。。。“

    “不用了。”洛飞想也不想便摆手拒绝。“突然多一个人势必会引起高鸣和你叔叔的怀疑,我一个人足够应付。你去告诉他们,能抓到一两个绑匪就是大功一件,其它不要贪功。”

    田娃一脸佩服的看着他,使劲的点头。

    “对了,你叔爷和高鸣都在干什么?”洛飞收起了心思,扭头急急的追问。田娃除了负责做他的通信员之外,还兼职帮忙盯着外面院子中的两个人。也算肩负重任了。

    “他们两个很清闲,一直在院子里面下棋。”田娃咧咧嘴,觉得很没劲,这跟他所想象的电影中的节很不同。

    洛飞呆了呆,这他妈的太不合理了。为绑匪也太不敬业了吧?

    洛飞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打着,稍微思索之后续道:“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叔爷没有出去送饭?”

    “没有。”田娃皱着眉头,“不过,吃晚饭之后去后面拉了一次屎。”

    “多长时间?”洛飞急忙追问。他觉得现在把注意力放在高鸣上意义不大,相反的应该把目光盯着田庆军。

    这小子从小在龙牙山长大,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这也是高鸣为什么绑架人之后会辗转躲到这里来的最主要缘故。所以就算是其他人不知道林爽的下落,田庆军一定知道。高鸣这个人很沉得住气,但是田庆军未必。他绝对相信,林爽并没有死。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之前奇门演算到时候林爽这次劫难变数很多,这或许就是其中最大的变数了!

    “不到一个小时吧?”田娃点了点头。

    “这么久?”洛飞心中一动,大个便都要这么久的时间,不会有什么猫腻吧?会不会趁着这段时间去送饭呢?

    “我也好奇,后来一问才知道,叔爷顺便去后山爷爷的墓前拜祭了一番,好像明天他们就要走了。”田娃苦笑。

    洛飞皱起了眉头,明天就要走,难道他们收到了赎金?田娃家后山有一片坟墓地,山上住户有人过世基本都葬在哪里。半年前他还要田娃带着自己去看过那里的风水。

    等等。。。。。。洛飞脑海中突然一阵跳动,他想起了师傅以前交给他的一些专门以相术风水之法的人之术。

    其中有一项他记得很清楚,

    风水之妙可以改变一个人命理这是毋庸置疑的。同样风水也可以用来制造一些命理的假象,麻痹人的思维,让同行无法以打卦或者奇门遁甲推算这个人命理的变数。比如说,一个人原本好好的活着,当以风水布局稍微的动点手脚之后,你无论是打卦还是奇门演算推理,得出来的结果,他都是一个死人。

    其中有一种办法是将人的生辰八字葬在墓之中,然后辅助以五行之变,再利用阳相生相克之法,强行遁去你命理的某些重要的痕迹。这个时候,就算是你是神仙也肯定是算出这是一个死人。

    这种办法基本的原理和风水中的续命阵法造生基有点类似,不过后续改动不少。而且远远没有造生基那么涉及广泛。

    当然,这也不会没有破解之法。师傅苏瞎子曾经告诉过她,若是能确定有人用了此法,那么以正常的奇门推算当然是不行的,除非你以奇门逆向推理演算,这样刚好就是一个负负得正的效果。只不过他现在连正常的奇门推理演算都还没有把握,何况是逆向推理?

    如果洛飞的这个推理是对的,林爽真的被人暗中这么做了,那这次绑架之中就肯定有同行高人在暗中策划了。

    想到这里,洛飞心中一寒,这林坤以前一定在商场上树立了不少敌人,否则绑匪不会如此苦心算计,不就是要钱吗?至于弄得这么麻烦吗?很明显,绑匪是铁了心的准备拿钱之后撕票的。

    这样一来,他更加袖手旁观了。原本还准备看况不妙,自己先撤,交给警方处理的,毕竟他已经尽力了,现在看来绝对不能这样做了。

    现在要知道的是林爽是不是被他们藏在了后山的坟墓群里面?有多少人看守?

    还有,明天他们会离开,晚上就一定会去见林爽。自己是不是可以故技重施悄悄的跟着他们呢?

    “牛蛋中午的时候回来待了会,他带话说,按照你先前的吩咐,一切都妥善安排好了。晚上的时候,他们会趁机溜到附近的一家住户里面躲避一夜。”田娃很尽职的做好了洛飞的助手这个角色。

    “正好你就让牛蛋帮我去跟占龙他们联系。你等会陪我做点其它的事。”洛飞放下了一件心事,至少他不用再担心成暮云的安危了。收起了心思,扭头看向田娃笑道:“反正闲得没事,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叔爷的以前的事吧?”

    “不用我再去外面盯着他们了?”田娃呆了呆。

    洛飞点了点头,很头疼的拍了拍额头,他没想到救人还要这么辛苦的斗智斗勇,若非这几年师傅教导的是帝王之术,讲究风水之中的诛心之法,又侧重和官场中人打交道。所以在各个方面都苦心教导,恐怕还真是无能为力。现在,他估计中午的时候田庆军已经去过一次了,一天之内自然不可能去两次,否则又会被人盯上了,毕竟昨晚就是他们不小心被自己盯上之后,才出现了致命失误。要不他们现在也不会在外面悠闲的下棋闲聊了。

    至于想要了解田庆军也是源于师傅的启发,每个人儿时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的空间。当你有什么好东西不想和别人分享的时候,首先就是藏在这个秘密的地方。这是人使然,和年龄大小无关。

    “我叔爷这个人小时候倒是很乖巧。什么事一学就会。”田娃点了点头,“听我爸爸说,到我这个年龄的时候还算是个好孩子,可是后来山里接连有游客进来游山,他见多了那些有钱人,又听他们说起了一些外面的花花世界。所以心动了,开始不安分了。整天幻想着不劳而获,人也变得好吃懒做怨天尤人。”

    “后来怎么在山里呆不下去了?”洛飞大感兴趣的追问道。

    “还不是整天在山上游手好闲,又在山下迷上的赌博,所以开始在山上住户家偷东西。”田娃脸色尴尬,毕竟这是他叔叔,偷东西他自己脸上也不光彩。“刚开始山上的人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还不说什么,后来次数多了就忍不住了都找到家里来。”

    “那你叔叔怎么办?”洛飞继续追问。

    “他能怎么办?”田娃一脸的不屑,“每次惹祸之后,都是我爸爸出面解决,他自己躲起来完事。我之所以不喜欢他,就是因为他不像个男人,一点担当也没有。”

    “一般都会躲在哪里?是你们家里吗?”洛飞心中一动。

    “不是,具体躲在哪里我不知道,连我爸爸也不知道。”田娃摇了摇头,“不过我有一次见到他是从后山偷偷的溜回来吃饭的,应该是躲到后山墓地哪里去了。”

    洛飞心中又是一动,笑道:“田娃,马上又要天黑了,晚上的时候你帮我在这里打掩护,我去后山墓地转转。”

    “你一个人?还是不要了吧?”田娃脸色一白,“我爸爸说后面住的都是我们的祖宗,万一惹火了他们就不保佑我们了。”

    “你叔爷那样也没有见他们惩罚他过?”洛飞有点想笑,却强忍住了。原本他是想现在就去的,但是没有什么借口,而且去了恐怕会打草惊蛇。万一有人守候在那里,下次他就没有机会救出林爽了,毕竟晚上借着夜色的掩护做什么事都可以。

    “关键是后山总有毒蛇出没。”田娃依然面有难色。“之前就有几人被咬过,有两人还因为抢救不及时,连小命也没有保住。洛飞大哥,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洛飞心中一寒,思索了片刻道:“这样吧,晚上你只需要帮我暗中盯着你叔叔和高鸣,不管是发现什么,都要等我回来,要是实在赶不回来,你就去通知占龙田壮他们,自己千万不要乱来,知道了吗?”

    “你真的要去?”田娃皱起了眉头。“一个人深更半夜去墓地不怕?”

    洛飞当然怕,但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开玩笑,以前师傅为了练他的胆子经常着他晚上去墓地看风水,辨阳二气。作为一个风水,阳宅的选择,是不可回避的课题。若是怕鬼,那风水师不做也罢。

    想到原本这次去县里是准备去拜访一下那位号称能驱鬼辟邪的花神婆的,哪知道赶上了这摊子事

    决定下来,洛飞便安静的等待着天黑到来。无聊之下,甚至一瘸一拐的跑到院子当中去观摩高鸣和田庆军二人下棋。

    他倒要看看,到底谁更沉得住气?

    ps:十分抱歉,临时有两个客人过来了,比较突然,晚上还要应酬,回来的早就会有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