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狗屎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确定田庆国的脚步声走远之后,洛飞猛然从上爬起来。田庆军稍后会和高鸣一起出去送饭,他必须想办法跟过去看看。

    之前被田庆国灌的那点酒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的。吐出来之后基本就没事了。目的当然是不希望高鸣怀疑自己,因为刚才他注意看了看高鸣的面相,确认这个人骨子里面其实是一个多疑的人。

    扭头看了看躺在上鼾声如雷的田娃,这小子今天倒是没少喝。此刻早就睡的不省人事了。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先去牛蛋家将王山徐虎两人找来,万一真有况,好歹有他们顶着。再说了,他们手中不是还有枪吗?他可不是那种傻到为了就别人将自己置于险地的傻瓜。师傅曾经说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乃至理名言啊。

    翻出手机,洛飞准备拨打徐虎的电话,奈何信号不好,偶尔拨通之后也是伴随着一阵忙音。以前这里的信号也没有这么差的。无奈之下,洛飞也不敢大声的说话,更不敢四处走动寻找信号。

    看来只有亲自过去一趟找他们了。

    洛飞刚刚准备下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吓得他急忙躺回到上。

    “你确定这小子没有问题?”说话的正是高鸣。

    “老大你放心,这小子跟我那侄子一样,刚才你自己也看了。”田庆军小声回答。“不过就是趁着暑假期间给外地游客做向导的乡下小子,再说了,我哥哥不是也跟他熟吗?不过就是凑巧赶上了。”

    “那两个游客,你确定没有问题?”高鸣点了点头。

    “两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估计大学也才刚刚毕业。就算是条子派来的踩点的,至少也要老成一点的吧?老大你胆子越来越小了。”田庆军嘟哝了一句。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两天关键时期,大意不得。”高鸣点了点头,“我们现在进去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

    “一个毛还没长全的乡下小子至于吗?再说了他的脚扭到都不能走路了。。。。。。。”田庆军嘀咕了一句,却还是走在前面推开了房门。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到边,吓的装睡的洛飞大气也不敢喘。

    确定洛飞沉睡,二人悄悄的走出去,关好门高鸣压低了嗓门吩咐道:“我们现在马上把饭菜准备好给他们送过,估计这帮孙子又在哪里叫骂了,另外,把刚刚买回来的烟带上,酒就别带了,免得喝酒误事。。。。。。”

    “肯定的,晚上熬夜守护,饿着肚子也难受。”田庆军赔笑的附和。

    洛飞之前就怀疑他们买这么多香烟不对经,果然有名堂。

    “那个女人。。。。。。啧啧,看着就让人流口水。”田庆军压低了嗓门。“老大,你居然没有点想法,这可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啊。”

    “闭嘴。”高鸣瞪了他一眼,“现在不是时候。没有拿到赎金之前,谁他娘的也不许乱动。待会过去记得提醒我警告那帮王八蛋,谁他妈要是敢动她,老子就要谁的命。”

    田庆军猛然一个寒噤,急忙点头。

    洛飞心中兴奋到了极点,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林爽等人就在他们手中。虽然奇门预测算出了大致方位,但是这么顺利还是让他惊喜交加。不得不说,运气有时候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让他为难的是,该如何去通知徐虎二人过来协助?

    现在去肯定是来不及了,赶到牛蛋家来回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恐怕等到他通知完,高鸣他们送完饭回来了。有心想要推醒田娃,哪知道这时候他睡的跟头死猪似地。

    一番权衡利弊之后,洛飞决定先悄悄的跟上去,确定人质的位置之后,再想办法通知治安队的人过来,顺便再让他们通知黄大鹏。毕竟现在时间不等人,万一被绑匪发现被警察盯上,恐怕会迅速的转移人质,到时候再要找到,就没有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这还是乐观的估计,万一他们撕票呢?最要命的是他自己恐怕也有生命危险。

    鉴于种种顾虑,洛飞几乎想也不想,起换了一田娃的衣服,悄悄的跟了出去。经过院子的时候,他还顺手抄起了一把砍柴刀防。走了几步,心中又是一动,想到高鸣先前说的“喝酒误事”,便转回到正房,随手拿起了几瓶酒。又觉得这样携带起来不方便,瓶子相互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容易暴露目标。而且酒的度数也不是很高,干脆放回去又轻车熟路的将田庆国自家酿造的高度白酒拎出了一壶,足有四五斤了。

    两人是往山上走去的。因为有月色,虽然只是半月,洛飞依然不敢跟的太近。毕竟这些都是亡命之徒,找人质的前提是必须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就是搭上自己。

    远远的落后他们五十米的距离。洛飞小心翼翼,借助着山石的掩护,一路上连大气也不敢喘。龙牙山的地形他十分熟悉,并不怕跟丢他们。

    再往上走,基本就没有住户了,洛飞几乎可以肯定,藏人的地方一定是十分隐蔽,而且很少有人过来的地方。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靠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十米高的悬崖,悬崖边上有一个面积不小山洞,哪里四面平坦,只需要有人坐在崖边,就能将下面的形看到一清二楚。既然有田庆军这批识途老马,哪里一定是最佳的选择。

    越往山上走,洛飞心中越焦急,他很清楚山上是手机信号的盲区,尽管如此,一路上还是不断的尝试,试图联系帮手,可惜这只是徒劳。

    整整一个时辰的山路,终于不出洛飞所料。他们来到了靠近山顶的悬崖边上。

    洛飞远远的就看见高鸣二人加快了脚步朝着上面跑去,心中大感不对,也是加快了步伐。

    刚刚靠近,便听见上面山洞里面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叫喊声,是个女人的声音,洛飞马上听出了是成暮云的叫声。

    洛飞心如刀绞,一想到里面的形,中的无名之火猛地窜了起来。来之前的种种打算此刻也是全部打消,就想快速的冲进去将他们救出来。

    成暮云叫到一半时,戛然而止,好像被人捂住了嘴巴?间或还传来了一阵男人的笑。

    “什么人?”高鸣二人刚刚靠经悬崖边上,上面便传来了一个严厉的问话。

    “我。”高鸣闷哼了一声。

    “高老大,你。。。。。。你怎么亲自过来了?”那人呆了呆,显然是有点措手不及。

    “谁***在里面,老子不是说了不能碰那个女人吗?”高鸣脸上杀气尽显,不等他回答,从怀中掏出家伙,杀气腾腾的朝着山洞里面走去。

    那人和田庆军面面相窥的看了一眼,都觉得高老大好像动了震怒,事态严重,急忙跟了进去。

    后面的洛飞却是大喜过望,原本路口还有个人守护的,现在跟着高鸣进去之后,他刚好趁机跟进去,只要让他顺利的进了山洞,里面山洞藏他一个人没有丝毫问题。

    其实按照先前的计划洛飞这个时候应该原路返回,通知徐虎二人。可是刚才里面传来的成暮云那无助的哭喊声让他心中担心不已,不进去看个究竟,始终难以心安。男人终究有股血,见不得女人被人欺负。尤其是之前和成暮云之间的那点关系,让他先前缜密的思维有点乱了。他只考虑到了如何进去,却没有考虑如何出来?

    几乎毫无障碍的通过了悬崖的平地,洛飞顺利的接近了山洞口,惊喜的发现之前田庆军拎来的带饭的竹篮,摆放在洞口。心中大喜过望。急忙小心翼翼的将之前捎带过来的白酒放在了篮子后面。期望稍后高鸣走后,这帮人能喝上几口。这对于他来说肯定是有害无益。

    刚刚放好白酒,洛飞便听见了高鸣的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的,谁他娘的让你动这个女人的?老子只是让你们看着他们。没让你们碰她!”

    悄悄的探出半个头,洛飞朝着洞内看去。

    此刻山洞里面,离洞口十几米的地方点着几颗蜡烛,光线不算太强,这对于洛飞来说是天大的好处。至少那些处在烛光之中的人看不清楚他这个外人的到来。而他却可以将里面的形看的一清二楚。

    里面,除了高鸣和田庆军之外,另外还有四个男人。他注意到,其中两个男人正是昨晚一直跟着他们的两人。

    “高老大,我也没有什么碰他,就是摸了两把而已。”其中一个为首的男人嘿嘿干笑了几声。

    “摸也不行!”高鸣断然挥手。“我说过,两个女人谁都不能动,动一根汗毛,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见高鸣来真格的,这四人正站在一排,低头不语,不敢对他的咆哮有半点怨言。

    借助着微弱的烛光,洛飞看见另外一边的不远处,依稀看见成暮云双手紧紧的遮住体,一双修长的美腿蜷缩在一起,腿上的丝袜也是破破烂烂,缩在墙角边瑟瑟发抖,衣衫被撕扯的衣不遮体,浑白皙的肌肤在烛光下显得格外的人。显然刚才受到了侵犯,还好只是受了惊吓,洛飞颇感欣慰。他注意到在她旁边林友军被绑成粽子似地丢在一边。洛飞看不清楚他的面相,不知道他的表现如何?唯独没有看见林爽,恐怕被绑在里面吧?

    ps:临时有事要出去一趟,恐怕明天才能回来,提前更新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