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好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找了几个稳妥的队员,帮助朱玉民把办公室按照他的要求摆弄了一番,又安排人到镇上街道去买了一些必备的去煞用品,办公室的局部风水就算大功告成。

    至于办公室门口的“刀煞”,原本洛飞是准备直接将它摘除的,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直接在玄关位置做了一些精心的布置。一切做到了无痕迹最好。

    走出朱玉民办公室,经过走廊的时候,洛飞老远看见贾指导和范大标迎面走来,想要回避已经来不及了,便堆起了笑脸迎了上去。

    “洛队长,今天倒是清闲啊?就没有什么特别行动?”范大标看着他就心中不爽,阳怪气的语调这几天就没有消停过。毕竟那么大的功劳,他一个人拉着队伍出去吃独食,就显得不够仗义了。

    洛飞早就习惯了他这副嘴脸,又见贾指导若有若无的瞟了所长办公室一眼,心知自己几个人在哪里捣鼓了半天一定瞒不住他的眼睛,当下笑着解释道:“哪里天天都有什么特别行动?这不朱所长觉得他办公室的摆设看着别扭,刚好我们几个闲人有时间,就安排我们过去帮忙摆弄了一下。”

    范大标很夸张的打了个哈哈,皮笑不笑的道:“难怪了,我说所长下午不在,你搬进去了,还以为以后你就在里面办公了。”

    洛飞有点恼火了,这几天他一再忍让范大标的冷嘲讽,那是因为自己上次的确是骗了他。可你不能拿他的忍让来当做自己得寸进尺的借口。想到这里,当下很不客气的道:“我知道上次抓赌的事,怎么解释你都不会信,但我还是要说,真的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凑巧赶上了。要是范警官还在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那我实在没有办法。”

    “鬼才相信。”范警官不屑的一笑。扭头看向贾指导道:“贾指,我还有些资料要整理下,晚点到您那里去汇报。”

    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转径自离开。

    看着洛飞一脸无奈的表,贾指导笑了笑,道:“小范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太实诚了,说话不知道转弯,找个机会我慢慢的开导一下他。”

    洛飞急忙道谢,心想难道我就不实诚吗?你不火上浇油就不错了。

    “怎么样,朱所长的办公室整理完了?”贾指导并没有打算离开。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清理了一下那些犄角旮旯的灰尘,置办了一些小用品之类的。”洛飞急忙应和,顺便讨好卖乖道:“朱所长还交代了,让我们找时间再去帮您把办公室整理一下,这不所里刚刚发了一笔小财嘛。”

    “我就不用了。”贾指导哈哈一笑,“要是都捣鼓来捣鼓去的,人家外面的人还以为我们在布置风水,搞什么迷信活动呢。”

    “怎么会呢?正常清理嘛。”洛飞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心想这个老头实在太精明了,他就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就愣是在这个指导员的位置上待了这么多年没有动过呢?不会是有什么隐吧?

    “小洛啊,这次抓赌的事干的很漂亮,所里最近资金紧张,你算是为我们解了燃眉之急啊。”贾指导转移了话题。

    正常况,没收的赌资在一定的数目是需要上缴的,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稍微变通之后据为己用,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

    洛飞急忙客气了两句,无外乎就是领导的信任,队员的卖力之类的。

    “刚好所里准备换一批电脑正为资金发愁。”贾指导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和朱所长商量了一下,准备给你治安队也配几台,另外考虑到你们平下乡上山的毕竟辛苦,给你们再配几辆摩托车。。。。。。。”

    “那太感谢贾指了。”洛飞大喜过望,这件事朱玉民还真没有说起过。

    “以后好好干,有成绩我们也不会忘记你们的。”贾指导丢下一句话,转离开。

    洛飞却在猜测贾指导为什么突然间对自己这么好了?之前可没有这么好说话过。

    回到治安队所属的区域,洛飞觉得浑一轻,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觉得特别惬意,毕竟没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看着他议论纷纷。

    办公室里面肖占龙和养伤初愈的雷鹏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叨咕着,一旁还有几个队员正在旁边搭讪。

    从昨天开始治安队已经正式启动。这不田壮已经带着一批人协助民警下乡去处理问题了。

    见队长进来,几人急忙起。洛飞关心了一下雷鹏的伤势,想起要不是这小子那天拉他一把,指不定自己要被那一鸟铳伤成什么样了?

    一想到房子峰那小子,洛飞就忍不住愤愤不平的骂起街来。

    肖占龙笑道:“队长,那天你是有事要急着处理,没有来得及去看。房子峰那小子可是被我们的人打成了一个猪头脸,我保证现在你去见他,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洛飞心中稍微舒服一点,不过还是强调道:“以后这个滥用私刑的事可不能发生了。”

    众队员嘿嘿直乐,虽说现在警方滥用死刑的事管控的很严,不过但凡有经验的老手还是很有办法的。打得你根本看不出外伤来。

    几人闲扯了两句,洛飞也是闲得发慌。正好犹豫着要不要溜到韩儿到外面去找韩儿时,肖占龙突然朝着外面憋了憋嘴巴,小声笑道:“队长,嫂子来了,好像有什么事?”

    “嫂子?”洛飞呆了呆,扭头看去,韩儿正站在门口一脸愤怒的看着肖占龙。这才恍然大悟,笑骂了几句,急忙跑了出去。

    这几天他和韩儿那可是恋,虽然那晚只是亲了几口,摸了几下。可正是如此让他们之间大有一不见如隔三秋的架势。如此毫不遮掩,自然瞒不过这帮小子的眼睛。

    至于洛飞先前的种种顾虑,因为那晚两人之间的一席长谈,索全部抛去,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在想吧。

    “以后管着点你手下的那帮人点。”

    洛飞刚刚出去,就迎了韩儿的一顿白眼,继而又是一阵埋怨。只好赔笑点头,连连称好。

    见他态度还算端正,韩儿满意的点头,一把拉住他,朝着外面急匆匆的走去。

    “所长的车在外面等你,县里临时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要陪着一起去。”

    洛飞颇为费解,所里这么多人,这样的好事论资历轮也轮不到他啊?但能去县里开会,那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且他也一直想找机会去县里见师傅的一位很有来头的朋友。之所以说她很有来头,那是因为她是本县唯一的一个神婆,花婆婆。

    花婆婆这两年来几次偷偷的过来拜访苏瞎子。在这个县里那是远近闻名。这么说吧,你随便在某个乡村旮旯抓个人问问,他可能不知道县长的大名,但是绝对知道花神婆的威名。关于她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说,简直就可以编成一本教科全书。到最后就差是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了。可惜花神婆去拜访过师傅几次,洛飞都没有见过她,想想就觉得遗憾。

    师傅曾经说过,风水寻龙点,打卦面相,难免会遇到一些诡异莫测的事。有些东西他能解释,有些东西无法解释,或许花婆婆能帮助他增加点见识。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学点什么东西?比如说风水不靠罗盘,单单是凭借一双眼辨别龙脉龙?又或者是布置阳宅风水时,完全凭借神识感官去分辨煞气祥瑞?

    洛飞对此半信半疑,不过这大千世界很多未解之谜,你不深入接触,最好不要轻易去下定义。否则就白白的错过了一场机缘。

    要不这中国古老相传的玄学,也不会一直流传到今天?

    他不去则已,去了就抱着一颗虔诚的心,总之没有坏处。要是他真能掌握哪怕只是一丁点的江湖秘术什么的,也是大大的有益的。

    ps: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