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强悍的命理推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洛飞的师傅苏瞎子有一门独创的面相之法。他常说,观相之法,如观风水。风水要寻龙审,裁砂剪水,观相同样如此。

    相分三停,上为天,下为地,中为人,此乃三局。上居正中,以头顶为来龙。中停以鼻梁为,中根为来龙。下停以水星为,鼻梁为来龙。观着三者尤其重要,其中又主要以观气为主。若气色在面相上包之不泄,那面相是上佳之选,否则反之。

    而要准确的切中面相的要害,又需要掌握面相的定型格局之法和五行五局要术。观神察气,其复杂程度不亚于寻龙审

    朱玉民的面相有点特别,总体上看来,并没有大碍,相格三停都没有问题,分开来看,甚至都还不错,属于上佳。可结合起来,却大是问题。他面相的上中下三停格局的来龙之势居然在中间出现了一个天然的缺口。这就好比你登山之时的阶梯,需要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一旦是中间出现了断层,自然就阻断了你登山的途径。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解释,朱玉民的仕途注定了会在一帆风顺是,戛然而止。而正常况下面相三格的来龙之势,应该自然的连成一个整体,即便是偶有曲折,但只要三停格局的来龙之势没有断层,再经过风水师运程调控,加以控制。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但朱玉民显然没有这个运运道,再看看他气色外露,神色渐衰,这似乎是徐徐跌倒之相?眼内红筋赤砂起,眉粗又压三阳昧,居然还有牢狱之灾的症状?

    洛飞越往后看,越心惊跳,到最后居然惊出了一的冷汗。要知道,自己的运势可是和他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啊。他要是倒霉了,自己又怎能幸免?

    只是一瞬间,洛飞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帮他,帮他就等于是在帮助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见洛飞看着自己的面相愣了愣的发呆,朱玉民忍不住心中有点发慌。

    干咳了一声,洛飞很诚恳看着朱玉民道:“所长,恕我直言,您的面相结合八字的推理,十分不妙啊。”

    朱玉民脸色一变:“怎么不妙,你确定?”

    洛飞将自己刚才面相所得简短的述说了一遍,才严肃的道:“您的面相比较特殊,如果不结合三停格局来看,根本无法看出问题所在。也就是说,在这两年之内不仅运势会停止,而且还有可能会惹上官非。运气好能化解,运气不好恐有牢狱之灾。”

    “有这么严重吗?”朱玉民一脸疑惑,“你也知道,我刚刚成功的化解了石牌村数百人的持械恶斗殴,昨晚又刚刚抓住了三个蓄谋已久的邪教份子。还有大型的聚赌,非法藏有枪械。。。。。。这些功劳一般的派出所所长或许等上几年都无法遇到。最主要的是,我上面还有强有力的靠山,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问题是您的面相的确是有这种症状。”洛飞苦笑。“相格来龙之势在中停之下有道若有若无的缺口,这刚好印证了此刻的症状。就好比太阳要下山时,都会散发最后的余光。运势也不例外,在即将结束的时候,总是会有最后的疯狂。”

    “回光返照?”朱玉民有点无奈,原本只是想让洛飞帮忙分析一下儿女的事,哪知道这附带赠送的消息反而是更加惊人。他倒是希望洛飞看错了,可人家说的振振有词,分析的头头是道,又让他不得不怀疑。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现在很多人普遍的心理。尤其是关系到自己的前程。

    顿了顿,朱玉民又道:“那你分析为什么会在我上出现这种状况呢?”

    洛飞沉思片刻道:“有三个可能,第一是祖坟风水出了问题,需要调控,甚至迁坟。第二是家居祖宅风水有问题,也需要调控。第三个可能是受您人因素的影响,出现了一些不可预料的变数。。。。。。。”

    “那你分析这三个可能,哪一个因素最重?”朱玉民冷静下来。

    “都有可能,甚至是三者因素都有。”洛飞很直接的回答,“为什么呢?首先所长您现在的问题是长时间累积下来的。而祖坟和祖宅两个因素刚好又是和您平常生活息息相关不可分割的,若说您的运势出现问题,它们责无旁贷。至于您人的因素,换着别人或许影响不大,但是您却不同,可能影响极大,甚至很有可能是一个最关键的因素。。。。。”

    “为什么?”朱玉民大感好奇。

    “恕我直言,从您的面相当中我看出您的运势绝大部分依仗您人的家庭,或者是来源于他们家族的关系网。而在没有和你人结婚之前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否则也不会到这个年龄才做到所长这个位置。”洛飞直言不讳,“所以您常做出某些决断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十多年前,您的岳父因为一个风水师的建言成功的躲避了一次杀之祸,事后的结果虽然仕途暗淡,但重要的是保住了命。可这样一来又大大泄了天机。原本应该是丧命他只是付出了淡出官场的代价。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的透支了他自己以及和他有着亲密关系的直系亲属的福泽,所长您为半子,首当其中不可避免。这在风水术语当中称为媒介转嫁,是因果关系导致的变数。在命理当中不十分常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暮云嫂子这几年的运势应该不是很好。这其中和你们至今无子嗣也有一些间接的关联。。。。。。。”

    洛飞侃侃而谈,朱玉民却越听越惊,到最后已经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震惊。他没有想到命理的推算也有如此强的逻辑分析能力?这也太玄妙了。

    如果说洛飞先前的那些头头是道的命理分析是碰运气蒙到的,但是后面的一席话却是说得分毫不差。他能走上这条路的确是和岳父的背景有着直接的关系,甚至他现在绝大部分的人脉基本都是岳父之前建立的关系网。这些不是关系一般的人是绝对不知道的。洛飞一个乡下小子一眼就看出了这么多,这难道还不说明他的能力?

    至此,如果说之前朱玉民对洛飞的分析还半信半疑,那么此刻至少相信了八分。剩下两分则是在担心洛飞到底有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强压下内心的震惊,朱玉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洛飞道:“如果你真的看准了,你认为这些结果会什么时候发生在我上?”

    “这个,时间很难估计。”洛飞有点为难了,首先他并不像师傅或者其他造诣高深的风水命理师一样,可以一下看出后续很多的变数。这就好比高手下棋对弈一样,有些人可以一次看两到三步棋,有些可以看五到七步棋子,更厉害的甚至可以后续十几步。他虽然以前饱读这方面的书籍,毕竟实践经验实在太少了。

    顿了顿之后,洛飞又安慰道:“不过,按照风水盛极而衰的逻辑推理,大致的时间应该是所长您离开云林镇升迁之后。。。。。。。”

    “可有办法化解?”朱玉民果断的摆了摆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洛飞沉吟片刻,他倒不是没有办法,关键是他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有心想要介绍陆耀或者师傅,但这两人恐怕都不会愿意。师傅眼睛瞎了,陆耀从不跟官场的人打交道,最主要的是朱玉民恐怕也未必会同意。

    想到自己的前程基本等同于和朱玉民绑在了一起,洛飞猛一咬牙点头道:“这几天我先把和您生活息息相关的地方的风水布置一下,比如说办公室的风水,这样可以暂时先稳定住形势的恶化。然后找个合适的时间去您祖宅和祖坟看看。如果有可能,最好是能让我见见您的岳父。。。。。。”

    “前几点没有问题,后者的难度恐怕很大。”朱玉民一脸的难色。

    洛飞也明白他的苦衷,点头道:“所长您也不必着急上火,您的问题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借助风水之力调控命理,转为机遇,是常有的事。风水是什么??那是天地之间最为玄妙神奇的秘术。所谓在天为象,在地成形,是为风水。在天为象乃三垣二十八宿,在地成形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明堂。天之象为风为气,地之形为龙为水,故为风水。用到极致时是天星之运,地形之气。纳天地五行之气。”

    朱玉民信服的点了点头。

    “再者说了,您现在的况还完全没有到失控的地步,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调整甚至是扭转乾坤。”洛飞继续安慰着。“虽说有些风水布局需要一些时才能发挥威力,但如果布置几道霸道的风水阵法,迅速的发挥奇效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朱玉民使劲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动道:“我比你长几岁,以后私底下也别称呼我所长了,我们以兄弟相称,但凡是哥哥我渡过这次危机,以后决不亏待于你。”

    洛飞等的就是这句话,不过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份。客气了几句,心中却是有点没谱。

    师傅说过,风水虽然虽然神奇,却终究太过于诡异。虽可以改天逆命,但却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肆意修行的。一个不好就弄巧成拙,误人误己。

    转念想到自己所学的和其他门派秘法不同,洛飞心中又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没由来的信心。

    盲派秘法、帝王之术、阳双盘、官道至宝。。。。。。。索就拿朱玉民古怪的命理试刀。看看师傅引以为自豪的造官之法到底有多风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