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家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逃一般的跑到了厨房,韩儿正认真仔细的煲着一锅汤。见洛飞进来,展颜一笑:“辛苦了一晚,你先坐到客厅好好休息一下,煲完烫就可以吃饭了。”

    “领导和夫人有话要说,我这个下属就别在哪里添乱了。听说儿小姐在这里大展神威,我就过来打打下手。”洛飞嬉皮笑脸,他之所以溜出来,最主要的原因是给时间让朱玉民跟他妻子解释一下钱的事。当然也是顺便过来跟韩儿打听一下成暮云的为人。

    “瞎贫什么呢?”韩儿“扑哧”一笑,看了看他上的伤口,急忙放下了手中的事,一脸关切的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受伤了?”

    “没事,皮外伤。”洛飞挥舞这胳膊。

    “我说的是你手上的伤口,怎么又被咬了一口?这次不会也是被狗咬的吧?”韩儿的目光落在了洛飞手上那整齐的齿痕。

    她不问还好,一追问洛飞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别提了,我权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之前被狗咬的时候,你会咬回去。这次是不是也一样呢?我看是有什么香艳的故事吧?”韩儿白了他一眼。

    洛飞哪里听不出她话里有话。想到这个丫头跟朱玉民关系不一般,想必已经知道了细节,当下急忙把昨晚的事简单的述说了一遍。

    韩儿小声的责怪道:“你这个人看起来小心谨慎,胆子大起来的时候,敢把天都捅破了。当时你要我买丝袜的时候,我还没想到这点。后来一琢磨就猜出了你的心思。再等到所长一证实,你还真的去假扮歹徒了。你啊。。。。。。自己或许都不知道,其实你骨子里面就有一种天生的赌徒习,唉,真是愁死人了。”

    感受到韩儿真心的关心,洛飞心中一暖,点头道:“我以后会权衡利弊的。不过,这种事所长为什么要告诉你?”

    洛飞其实很想追问她和朱玉民到底是什么关系?又觉得这么问有点不妥。刚才他注意到她对这里十分的熟悉,这应该不是单纯的上下属的关系吧?尤其是这么隐蔽的事朱玉民都告诉她。太让人值得推敲了。

    韩儿是何等聪明的人,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只要我想知道的,所长都会告诉我。还有,以后你要问什么事能不能直接开门见山?”

    洛飞大是尴尬,他自诩还算聪明,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韩儿面前,总是有种笨拙的感觉,好像自己的一举一动,被她双美目一瞟,瞬间就会无所遁形。

    “好了。”韩儿见他表不自然,笑了笑,“你手上的伤口,恐怕要留下伤疤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女人咬的。让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那你说怎么办?”洛飞大感郁闷,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我怎么知道?”韩儿强忍着笑意:“话又说回来,最近你好像经常被咬,多被咬几次也就习惯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不准备跟我分享吗?”洛飞仔细的看了她一眼,这个丫头今天的心好像格外好?仔细的回忆一下,好像自从成暮云过来之后她的心就一直都不错。

    韩儿调皮的憋了憋嘴;“汤好了,可以开饭了。”

    洛飞原本还想打听一下成暮云的为人,也是就此打住。

    事实证明,洛飞的回避是明智的。吃饭的时候,成暮云那双美目看向他的时候,明显少了一丝猜忌,多了几份善意。更多的则是浓厚的兴趣,时而还不断的打量旁边的韩儿几眼,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小洛,听说你是南大的高材生,专业是山川测绘,地质研究,这种专业很冷门,怎么想着回老家发展了?”成暮云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移到了洛飞上。

    朱玉民和韩儿同时看向的洛飞,他们也对这个问题很好奇。南大在国内怎么也算是名牌大学。出来之后就算是一时找不到好的工作,也不至于太难找到工作。况且洛飞的英语水平相当不错,混个外企的高管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闲聊家常,洛飞知道最后肯定是要绕到这个话题上来的,尤其是像成暮云这种搞教育出生的,肯定会对这个问题更加好奇。

    说起来也很好笑,当初他选择这个专业完全是因为风水的关系,倒并没有考虑到什么冷门不冷门的,此刻自然是不能如实回答,否则会认为他这个人太儿戏了。

    放下手中的筷子,洛飞笑道:“我不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当初回家完全是因为爸爸年纪大了。我又因为没有能力将他接到大城市去享受生活,索就回来陪着他享受生活了。”

    成暮云被洛飞的风趣逗的抿嘴一笑,点头:“都说父母在不远游,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很保守的男人。”

    “也不是保守。”洛飞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的经历和别人不一样,我从小是被爸爸带大的,从感上讲,我不能原谅自己将他一个人丢在家里。”

    韩儿曾隐约的听说过一些关于洛飞母亲的事,此刻他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眼神却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哀伤,看得她心中一颤。

    成暮云倒是没有注意这么多,赞许道:“你这么想是对的。对了,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有没有谈过对象?”

    “不要说没有,就算是有,人家听说你大学毕业之后会老家发展,又有几个会跟着你过来?”洛飞暗自好笑,怎么领导的夫人都一个德,总是会关心一些私人的问题。

    众人再次点头赞同,这是一句大实话,现在的人太现实了。

    成暮云美目转来转去,笑道:“你的想法还是好的,不过有些时候男人为了事业,适当的时候还是要有所取舍的。我想你的父亲也不希望你因为他而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蹉跎岁月吧?”

    洛飞点了点头:“嫂子教训的是,我爸爸也经常这么说。只是我自己有时候转不过弯来。”

    成暮云展颜一笑:“那也不一定,我听说你也经常请教儿一些问题?这证明你其实还是一个很谦虚的人。”

    洛飞干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嫂子您准备在这里玩多久,找个机会我给您做向导到山上去转转,虽然山小,不过风景还算优美。”

    “还有几天吧,到时候儿会跟我一起回去。”成暮云随口回答。

    洛飞呆了呆,扭头看向韩儿道:“儿回去了还回来吗?”

    韩儿刚要回答时,成暮云笑道:“她是过来实习的,原本时间只有半年,这都超过了三个月了。说起来,还没有人知道,儿的爸爸跟我爸爸算是老同事,我这次过来就是应她爸爸的要求押她回去。这丫头心都变野了。”

    洛飞“哦”了一声,失望之溢于言表,难怪看她这几天心不错,原来是要回家了。想到以后恐怕再无相见的机会,洛飞强颜欢笑举杯道:“那就提前祝儿一路顺风吧?”

    韩儿却是展颜一笑,皱了皱鼻子道:“你想得美啊。我要回去,你怎么都要请我一顿吧?最好是你自己亲自下厨做的。”

    洛飞想到了第一次请她喝龙凤汤的事,忍不住叹了口气。长这么大,他很少为了一个女人而心神不宁,好不容易有这种感觉到时候,却发现人家只是一个过客而已。用一句很俗气的老话,总是不经意的过来敲门,让人措手不及。当你想开门的时候,她又不经意的溜走,让人苦不堪言。

    原本在领导家吃饭洛飞还有点拘束,听说了韩儿要回家之后,心瞬间放开了许过,最后居然主动邀朱玉民喝酒。

    两人推杯交盏,倒也投缘。

    饭后,趁着成暮云和韩儿收拾碗筷的功夫,朱玉民拉着洛飞来到了书房。

    见他神神秘秘的关好书房,然后一年扭捏的看着自己,洛飞颇感好奇,这朱玉民平时也算爽朗,怎么此刻反而是像个娘们?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