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剑走偏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推门进去的时候,范大标还在认真的给队员们分析讲解着一些处理纠纷的经验,洛飞点头打了招呼后,直接走上的讲台。

    “全体注意了,今天的培训暂时结束,我们有另外一个培训计划。”

    范大标呆了呆,随即不悦的道:“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现在的职务说的好听点,就是教官。是有权知道洛飞的下一步安排的。

    “来不及解释了。”洛飞摆了摆手,“现在听我口令,全体脱下制服,换下便装,带好装备,十分钟后到外面的场集合。我们进山,进行一天一宿的野外训练。”

    这又是哪门子的安排?范大标哭笑不得,不就是一个治安队吗?至于弄的跟练兵打仗似地?

    不过众队员却是一脸的跃雀,这些天他们天天在所里,听范大标上课培训早就淡出鸟来了。此刻能出去溜达溜达也算是散心解闷。再说了,他们这些人一大部分来自山里,又是退伍军人,这所谓的野外训练不过就是过家家一般的简单。

    很快,队员们一窝蜂的跑了出去。

    看着一脸不爽的范大标,洛飞笑着解释道:“所长之前一直强调,我们云林镇绝大部分的村子都在山上,所以队员适当的时候多进行体力训练还是很有必要的。”

    “需要我跟去吗?”范大标点了点头,既然人家把所长都搬出来了,他要是再反对就不是抬举了,再说了,治安队也是洛飞说了算。

    洛飞哈哈一笑:“卖力气的活,我来。动脑子的事你负责。”

    范大标苦笑,他虽然不爽大队长的职务被洛飞抢走了,但是很多时候这小子说话还是很中听的。比如说刚才,至少他听着很受用。

    。。。。。。。。。。。。。

    鹊桥嘴村在云林镇算是一个大村,人数分散还在其次,占地面积却足足几个石牌村大。绝大部分都散居在半山腰上。村委会每次组织开会,都要通知大半天的时间。

    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鹊桥村的位置刚好处在一个三省交界的中间地带。各省之间的人来往十分繁杂,流动人口也很复杂。一直以来都很少有地方政府愿意真心的来管这个对方,久而久之几乎是形成了一个三不管地带。直到几年前才真正确定了它属于云林镇的辖区。

    正常况下,若是没有特殊的事,民警大半年能来一次就很不了不起了。所以这里的一切况,基本全靠治保主任来维持。

    下午五点左右,洛飞一干人乘坐的车子在离村口还有七八里的路程时停了下来。

    洛飞老远看见了鹊桥村治保主任肖山虎,奇怪的是并没有看见他们的支书兼主任的姚东明。按理说这种大事他怎么能缺席呢?连忙嘱咐队员们在车上等着,然后自己下车拉着心急火燎的肖山虎走到了一边。

    “这么重要的事朱所长就交给你们这帮人?”肖山虎瞪大了双眼,显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们怎么了?”洛飞淡淡一笑,“我手下的兄弟一个一个都是退伍军人,论起经验恐怕比不上正规民警,若是论起抓人打架,那都是一个顶几个使。”

    “兄弟你误会了,我只是担心老弟这次把事办砸了,到时候是要替人背黑锅的。”肖山虎讪讪一笑,他也是退伍老兵,刚才一番说说出来之后才醒悟到自己说错话了。

    “先说说具体详。”洛飞摆了摆手,他料到了这点,但没有办法。

    “的,一口气来了三四个。”肖山虎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都是以游人的份进来的,听说其中两个还是刚刚从国外回来的,拿着美国人的护照。”

    洛飞一颗心沉到的谷底,若说只是国内的,那还叫人民内部矛盾,惹出麻烦来还好应付。这里面有两个美籍华人,问题就大大的不妙了,一个不好是要闹出外交纷争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思索了片刻,洛飞又觉得大不对劲,肖山虎不过就是一个治保主任,这报消息来源都快赶得上国家安全局了?

    肖山虎干笑几声,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是有点狗屎运。你也知道,哥哥我从退伍回来就一直呆在这治保主任的位置上没有挪过窝。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说重点的。”洛飞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这都啥时候了,还听你默默唧唧的说那些?

    “那个。。。。。。”肖山虎干咳了一声,“我这两年来,一直在注意姚东明。。。。。。。”

    “你的意思是说姚东明也参与了这件事?”洛飞大皱眉头,姚东明是鹊桥村的支书兼村长。肖山虎注意他,肯定是想着把人家的支书位置顶下来。难怪他说自己走狗屎运了。也难怪没有看见姚东明过来配合他们。

    有点意思啊!

    洛飞嘿嘿干笑,看得肖山虎一阵发毛,急忙解释道:“就算他没有参与,也脱不了关系。其实呢,我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挪动一下位置,姚东明这几年一直站着茅坑不拉屎,这个老弟你也是知道的。”

    “好了。”洛飞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我又不是镇政府的,今天老哥你只需要跟弟弟我把这件事办圆满了,就是大功一件,至于其他的问题那是领导们决定的。现在我首先要确定你的消息是否可靠?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绝对可靠。”肖山虎笑的眯起了双眼,续道:“你也知道姚东明有一个女儿在美国留学,每年暑假的时候她都会回来住一段时间。”

    洛飞点了点头,姚东明有一个女儿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在云林镇那是人尽皆知的。为此经常人调侃他,都是美国的人亲爹了,还他娘的在中国做什么支书,干脆去美国养老不就得了。

    但是每每有人这么问他的时候,他总是笑着摇头,什么年纪大了,不习惯之类的。这也合乎常理。毕竟一个乡巴佬,真要是移民过去了,恐怕得活生生的憋死。

    “老弟你说,姚东明的闺女在美国是边上学边打工。养活自己还勉强,哪里有闲钱来来回回的飞来飞去?每次回来都呆个一个多月,这不找乐吗?”肖山虎煞有其事的分析着。

    洛飞点头赞同,除非有人资助她。

    关于**以及一些**分子他经常看这方面的新闻,这帮人为了在国外赢得捐助资金,那是不遗余力的诋毁自己的祖国,只要国内闹出什么事来,肯定是第一个蹦?出来呲牙咧嘴,闹得欢实的很。这半年来他经常到所里开会,知道国内有些地方小规模的闹事都是这帮人暗地里控的。目的当然是引起国际舆论的注意,好赢得更过的援助。

    作为一个血青年,还有些愤青他,对这种人那是鄙视到了骨子里面。用他的话来说,禽兽不如!

    “以前姚燕妮回来的时候,我还是稍微的关注一下,今年回来,居然带了几个人。”肖山虎继续解释,“每天闲着没事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家常。跟他娘的领导视察似地。后来,我打听了一下,问他们都聊了一些什么?结果你猜是什么?我当时听了都吓了一跳,总之就是没好话。话里话外的还很含蓄的鼓动老百姓闹事。”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当时不赶紧上报呢?”洛飞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个事还真是很麻烦啊。其实闹事是次要的,这么一个小村子的村民闹事很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但是却可以趁机为他们赢得焦点和话题。然后无限的放大再放大!

    真要是把事闹大了,不要说是朱玉民,镇长,甚至是县级干部也要被连累。

    “我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以后不过就是在美国待了两年的假洋鬼子为了表现自己的见识什么的。”肖山虎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逮了一个机会,晚上的时候偷偷的溜到他们家后院偷听了一次。好嘛,一大帮人聚集在里面开会,说什么护教法王之类的。。。。。。。然后我听到他们说,今天晚上还会有一个关键的聚会。会有重要人士出席。你不知道,为了跟着他们,我一宿都没有睡觉,好不容易确定了他们的位置,这不赶紧给你们打电话了。”

    洛飞这才发现肖山虎双眼通红,忍不住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老哥放心,这件事无论是成功与否,你都立了一功劳,朱所长一定会有所回报的。”

    肖山虎笑的眯起了双眼,这点他绝对相信,洛飞不就是一个典型吗?只不过他年纪大了一点,又没有读过大学,所以没有洛飞这么有前途了。

    “他们在哪里聚会,总共有多少人?”洛飞收起了心思,脑海中思索着如何完成任务,等到朱玉民赶回来。

    “后山山腰。”肖山虎急忙回答,“人数不少,除了本村的,还有不少是外村的。连隔壁两个的省也有人过来,听说来的可都是关键人物。”

    “这么厉害?”洛飞倒吸了一口冷气,渗透力果然很强啊。同时心中侥幸,真要是让他们聚在一起闹出什么事来,后果不堪设想啊。至少朱玉民这个所长就有点危险。所长有问题了,他洛飞自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所以啊,你带的人手够吗?”肖山虎有点担心,看了看远处的车,忧心忡忡的道:“恐怕你把人手全部带上去,也未必有用。搞不好还会引起动。”

    “谁说我要用武力了?”洛飞皱起了眉头,真要是动手,恐怕刚好就遂了他们的心愿,到时候把事弄糟了,他洛飞一个小小的队长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想到这里,看向肖山虎道:“对付他们只能智取,先局势控制在我们可调控的范围之内,等所长赶过来,亲自处理。”

    “万一所长赶不到呢?”肖山虎皱起了眉头,“要知道他们今天聚会之后,那几个重要的核心人物就会离开,包括姚燕妮也是。”

    “万一赶不来。。。。。。。”洛飞大叹了口气,“那就只有这样了。。。。。。。”

    洛飞凑到了肖山虎的耳边小声的耳语了一阵。这是他之前想好的馊主意,希望到时候不能用上,否则传扬出去,恐怕对他的影响不好。

    肖山虎开始是拒绝,后来又犹豫,到最后则是一脸古怪的看着洛飞叹道:“没想到你小子看起来老实巴交,坑起人来,还蛮在行啊。难怪朱所长会一力主张提拔你。。。。。。”

    洛飞苦笑几声:“我就当是哥哥你在夸奖我了。好了,时间不等人,我们现在立刻带几个人上山。”

    肖山虎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你可想好了,万一。。。。。万一要是被人发现,弄不好连大队长的职务也保不住了。”

    洛飞何尝不知道这个结果?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要知道一旦是他们闯进去强行抓人,激得那些邪教份子做出什么极端的事,他同样也没有好果子吃。横竖剑走偏锋,搏一把。至少这样的机会要多一点。

    想到这里,拍了拍肖山虎的肩膀苦笑道:“这不是还没有到那一步吗?说不定到时候朱所长准时赶过来呢?”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