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女诸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走出所长办公室,洛飞原本准备到韩儿的资料室去转转,结果外面场地上一大帮治保主任围在那里。

    见他出来,一窝蜂的涌了上来,将他围了了水泄不通。

    “小洛,不对,以后要叫你洛大队长了。恭喜恭喜啊!”肖山虎人高马大的,很自然的挤到了洛飞的边,很亲切的挽着他的胳膊,那神就是在告诉其他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错。

    “不错不错,洛大队长,这以后我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别做了大队长,就不认我们这帮泥腿子了。”另外一个村的治保主任半开玩笑,半当真的笑道。

    洛飞苦笑:“哥儿几个,我还是你们以前的小兄弟洛飞,大伙要是不把我当外人,就千万不要再叫什么大队长了,惭愧的很啊。这说起来我刚刚做治保主任的时候,还多亏了各位的帮忙提点,而且以后还有很多仰仗各位帮忙的地方。。。。。。”

    这倒是实话,治安大队说白就就是顶替民警下乡执勤办案,和治保主任之间的关系搞不好,人家出工不出力暗中不配合,还真不好使。

    众人点头,暗赞洛飞懂事。换着一般的年轻人突然被委任治安大队的队长,恐怕多少会有点飘飘然了。

    “这就对了。”肖山虎大力的拍了拍他肩膀,“横竖今天大伙都没事,不如找镇上子最好的馆子搓一顿,就当是为洛飞高升庆贺了。”

    众人同时叫好。正好借助这个机会喝一口,何乐不为呢?

    洛飞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哥儿几个,今天实在没有时间,下次让小弟做东请大家喝个痛快。”

    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他基本成为了全所的焦点,要是高调的出去庆祝,绝对是要遭人嫉恨的。这个大队长的职务是朱玉民破格给他的,还是因为和贾指导不对头便宜了他。也就是说,他一无背景,二无资历的,人家一句话就可以随时收回去。

    这个要命的关口,怎么低调都不为过。

    好不容易劝走了那些治保主任们,洛飞扭头又见范大标和所里的几个民警正站在一边看着他,表不阳。显然刚才的一幕他们一直在旁边观看。反而是另外一边的几个编外民警对他善意的点了点头。

    洛飞暗暗叫苦,看样子自己以后在这个大队长的职务上坐的恐怕并不舒服。这编制内的民警随便一个都可以说是他们治保主任的顶头上司,这突然之间关系调转,换着谁心里都别扭。

    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脸的笑意的走过去,冲着几人点了点头,才看着范大标笑道:“范警官,今天的事我。。。。。。”

    “没有什么。既然朱所长看好你,以后好好干。”范大标淡淡的摆了摆手。“以后洛队长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兄弟配合的,也不要客气。”

    洛飞也不是傻子,又怎么能听不出这话里话外的含义,苦笑道:“范警官还是叫我小洛,听起来舒服点。”

    “那怎么可以?”他话一出口,立马引来了其他民警一阵阳怪气的反驳,“好歹你算是大队长,正规编制,要是论级别,说不定以后还在我们之上,这规矩还是要讲的。”

    洛飞苦笑连连,他听出来了,这是人家在借机发泄不满了。但是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平息他们的不满。

    眼看着几人连招呼也不打便施施然的离开,洛飞颇感无奈,反倒是另外一边的几个编外民警过来安慰了一番。

    经过这番事,原本还有心想要去见韩儿的,也是兴趣索然。见天色不早了,便直接回家了。

    洛飞被委任治安大队长的消息,传到村里,洛姓人为之振奋。连苏家人看他的脸色也是异样了很多。老爸洛贵山更是乐的合不拢嘴。他从老支书家回去的时候,爸爸已经招待了不少借机过来串门的乡亲。

    无外乎就是打探消息,看看能否得到一些好处的势利之徒。

    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因为他妈妈的事,他老爸在村里没少背后被人指指点点的,说什么不是男人。。。。。。。总之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此刻突然间因为自己被人尊重,就算只是表面的,那也一种改变。听着老爸喝酒之后絮絮叨叨的?嗦着,洛飞也只是随口一笑,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毕竟现在自己的官运还掌握在所长手中,这种时刻提心吊胆的子,可不是他想要的。命运还是要掌握自己手中比较好点。

    接下来的几天,洛飞忙得黑天瞎地。每天镇上家里来回的往返不说,还要应付那些想把自己子女塞进治安队的熟人。时不时的还有人深更半夜跑到他家里敲门去送礼。至于饭局那几乎是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

    这让洛飞深深的感觉到权力的好处。一个小小的治安大队的队长都能让那么多人竞相巴结,要是官再做大点呢?

    所谓小女子不可一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无权。这话说的真是太他娘的有道理了。

    朱玉民自从任命洛飞之后,就天天跑县里,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坐在办公室,洛飞揉了揉额头,一阵敲门声响起,韩儿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

    之前朱玉民说会安排两个民警过来协助他,那知道最后居然把韩儿扔了过来。这样一来,洛飞也不好让一个女孩子跑腿,只好凡事亲力亲为了。

    “还在为人选的事发愁?”韩儿瞟了他一眼,将茶水放在他的面前。

    洛飞苦笑无语,他现在不是为人手太少发愁,而是太多了没有办法。总共才要三十个人,一下子报上了一百多个,都是有关系介绍的,好几个还是所里几个正规民警介绍的。要是再拒绝,那所里的人都被他得罪完了。最烦人的是好多还是一些社会上的闲散混混,整天喝酒闹事,吃喝赌,这样的人真要是弄进来,那治安队成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韩儿坐在了他的对面,眨了眨眼睛,“你只需要对外宣布说,所长强调只要退伍军人。其他一律免谈就可以应付过去了。”

    “我当然想过,问题是万一有人找所长求证呢?我要是拿他当恶人,他事后岂不是要给小鞋穿?”洛飞一脸的担忧。

    “你啊。。。。。。”韩儿哭笑不得,“有点穷人咋富的样子了,刚刚坐上了大队长的位置,就有点患得患失,办事就开始畏手畏脚。”

    洛飞呆了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真是太在意了,可是不在意行吗?

    “所长要求你在最短的时间筹建治安队,而且必须要组建之后就能派上用场。”韩儿横了他一眼,“这样一来退伍军人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还可以为所里节省一大笔的训练经费。所长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再说了,当初他为什么要当甩手掌柜让你全权负责?不就是烦有人请他说吗?现在你们相互往对方上推,事后各不承认,岂不是皆大欢喜?再说了,这些天为什么他都不露面躲到县里去了?”

    洛飞双眼一亮,这踢皮球的办法可是现在惯用的手法,他是当局者迷啊。

    看了看桌子上面摆放的长长的名单。洛飞猛然点头道:“就这么定了。。。。。。。”

    “先不要着急定下名单。”韩儿笑着看着他,“你最好是亲自给各个村里的治保主任联系一下,让他们各自挑选本村的退伍军人名单过来,从里面挑选最合适。”

    “儿你真是我的女诸葛啊。”洛飞大是叹服,他们治安队以后的职责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要各个村之间打交道,这样一来既拉拢了各个村里的治保主任,同时在村里招募也算是弄个地头蛇进来的。到时候办案起来也是事半功倍。至于说他们会否在办案的时候假公济私,到时候打乱编制,安排到不同的村子不就可以了?

    他现在可以断定一定是朱玉民担心自己没有经验,故意安排韩儿过来适当的时候提醒一下自己。

    “又胡说八道什么?”韩儿脸色一红,忍不住嗔了一句。

    洛飞却是看得心中一动,他发现自己最近对这个女孩子的免疫力越来越低了。而韩儿好像也是越来越脸红了?

    “好了。”见洛飞看着自己愣愣的发呆,韩儿忍不住一阵心慌,急忙转移话题道:“这几天所里是不是有不少人给你脸色看了?”

    一说起这件事洛飞就忍不住一肚子的牢,苦着脸道:“说实话,你是唯一一个能和我说的上话的人,连之前那些对我还算不错的编外民警也是搭不理的。”

    “这就对了。你这么年轻坐上了原本属于人家的位置,还想让人家给你笑脸,跟你说好话?”韩儿强忍着笑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是这点困难都应付不了,这个大队长不做也罢。”

    洛飞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明白,只是以前习惯了和人说说笑笑,突然之间被人冷淡,心中的落差太大,一时无法适应罢了。

    见他还能理解,韩儿满意的点头道:“对了,你的警服还有一些相应的配置我都办好了,下午的时候到我那里去试试。”

    洛飞点了点头,朱玉民倒是说话算数。

    “另外治安队员的统一制服也有样板了,和正规警服没有区别,只是标致上是治安。不过你的还是正规的警服。”韩儿解释着。

    洛飞对这个倒是不在意,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把人员先整齐了。

    “还有。。。。。。”韩儿犹豫了一下,“这几天我。。。。。。朱所长看你每天上下班骑着自行车怪累的,从所里临时给你借调了一辆摩托车代步。你会骑摩托吗?”

    洛飞大喜过望,每天来回二三十里的路程,他还真是有点够呛。

    “另外。。。。。。”

    “我的大小姐,您能一口气说完吗?”洛飞哭笑不得,看了看时间刚好到了中午,便起道:“我们出去吃饭,边吃边聊。”

    韩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头道:“怎么今天没有饭局了?”

    洛飞大感尴尬,这几天虽然很多人请他,不过他都找借口委婉的推掉了,实在推不掉,最后也是他主动买单。不管怎么说,这个大队长刚刚上任,就这样传出去影响不好。

    “其实适当的时候吃吃喝喝也无所谓,最要紧的是把握好一个度。”韩儿压低了嗓门。“否则会给人一种你太清高不好相处的错觉。这样时间久了,你会被人孤立的!”

    洛飞点了点头,旋即好奇的问道:“这个不会也是朱所长要你转告给我吧?”

    韩儿笑了笑,没有回答。

    吃饭的空闲,韩儿转告他,朱玉民从县里回来了。转告他说,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参加所里每次例行的会议。而且以后各村的治保主任汇报工作的时候,也由他来临时负责。先前镇上的一些治安上基本工作,他也要慢慢的接手熟悉。

    之前这些事基本都是贾指导和范大标负责的。现在贾指导在朱玉民的建议下,专心负责所里内部的管理和思想工作,毕竟年纪大了。而范大标则会主抓治安大队队员的基本培训工作。

    这两人就这样不动声色的被架空了。朱玉民手段之高,让洛飞大为惊讶。这次因为自己这个大队长的任命大获全胜之后,并没有及时收手,而是借助治安大队组建的借口在所里大力的推行改革。首先贾指导就被高高的举起之后被他轻轻的放下。

    这样一来,连县局也不能公开反对,毕竟朱玉民有足够的理由。年轻干部想多干点实事,领导们也不好泼冷水。又因为朱玉民还有一个黄副局做后盾,一切水到渠成。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自己还是太嫩了。看来以后还是紧跟在所长的边才是英明的举动。

    洛飞心中感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斗争向来如此,即便是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里面,也会有成王败寇的事发生。贾指导最大的软肋就是年纪大了。

    难怪朱玉民待在县里几天不回来,恐怕说服领导支持他改革才是最大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