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师徒夜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你倒是好手段啊。”苏瞎子一双灰白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

    很多人都以为他完全瞎了,其实洛飞知道他还是可以看见一点东西的,但仅仅也只是比瞎子稍微好一丁点。刚才洛飞将自己心中的想法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在他看来这位长者或许能给自己一些中肯的建议?

    苏瞎子是何等人,马上猜出了洛飞的心思。进入治安大队不过就是一个踏脚石而已,就好比当初他做石牌村的治保主任一样。他的后面一定还有一一系列的大致规划。

    洛飞笑了笑:“我听不明白师傅的意思。”

    苏瞎子翻了翻白眼,一双灰色的眼睛盯着他,叹道:“前天在村里斗殴事件,你的心思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存心巴结朱玉民,真正的手段最好是做到不着痕迹,让人无话可说。”

    “如果我说无心插柳,您肯定不信。如果说是刻意为之,我自己又不承认。”洛飞有点无奈,这件事他事后分析过,恐怕贾指导之所以不同意让他出任治安大队的大队长绝大部分因素是因为这点吧。

    苏瞎子笑了笑,续道:“是不是都没有关系。。。。。。至少为你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

    “师傅倒是看得很准。”洛飞苦笑摇头。

    “我没有别的意思。”苏瞎子走到了洛飞的边,“只是想提醒你,一人的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大。”

    洛飞急忙点头受教,尴尬道:“师傅是不是在暗示我以后不要耍什么小聪明?”

    苏瞎子哈哈大笑:“你这个年纪正是耍小聪明的时候。若是有大智慧,岂不是成了妖怪?倒是,你要记住了,小聪明不能乱用,否则总有一天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最后搭上了自己。”

    说到最后苏瞎子语气变得无比的严肃。

    洛飞虽然觉得比较冤枉,还是急忙点头称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师傅发火,想不到不怒自威起来,也如此骇人?

    听洛飞语气真诚,苏瞎子满意的点头,转移话题道:“另外,通过这些天的休养,静下心来是不是对寻耕牛事件颇多感触?”

    洛飞急忙坐正了体,道:“我总算明白师傅为什么让我自己打卦然后以奇门演算的用意了。”

    这卦象和奇门演算果然是神奇莫测,变数多多。

    上次奇门演算推理耕牛失踪的方位,原以为奇门演算之中显示的庚金煞气会是林友军,却不知道更大的煞气却是来源于两只凶狠的藏獒。而苏瞎子提醒的以柔克刚,他之前认为是送上门来的韩儿,可偏偏还有一个林爽。

    易者,变也!短短四个字,却是道尽了玄机。果然是博大精深,诡异莫测。他虽然粗通门道,可越深入接触,就越是觉得自己道行粗浅,里面的门道,简直就是如苍穹浩瀚无边,永无止尽啊。

    苏瞎子赞赏的点头:“学以致用,现在知道为师以前都不是在说大话了吧?”

    洛飞干咳了几声,说实话,以前他的确会不经意间的质疑两句,或者腹诽两句,见被他点破,急忙转移话题道:“治安大队长的事,师傅您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一切顺其自然。”苏瞎子眨了眨眼睛。“我帮你演算过一局,这次况变数很多,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

    这算什么?说了跟没说一样,洛飞无奈苦笑。他知道师傅的格,不说破,就算是你再怎么哀求也是白搭。

    顿了顿之后问道:“那就是说,师傅并不反对我的打算了?“

    “我反对有用?”苏瞎子装腔作势的训斥了一句。“原来我很希望你小子能安心做一个风水师,假以时做一个无冕之王没有半点问题,哪知道你小子居然一心想着要当官。真是白费了我这几年的苦心了。看来,命运这种事,就算是你能看透天机,有时候也力扭转。实话实说,你离开石牌村发展也是一件好事!”

    “无冕之王?”洛飞呆了呆,这个称号应该是指那些记者之类的职业吧?

    苏瞎子笑了笑,顺势坐在了洛飞近前的椅子上,道:“你我师徒一场也算缘分,跟我学艺断断续续也有好几年了,还不知道为师的门派吧?”

    洛飞肃然点头。

    “我们的门派俗称盲派,和现在所盛行的什么盲派金口诀之类的有很大的出入。”苏瞎子脸色肃然,一脸的自豪,“我们属于盲派分支,失传已久,不记载典籍之上。除了通晓普通盲派之秘外,我们专攻帝王之术!”

    “帝王之术?”洛飞愣了愣。

    “不错!”苏瞎子严肃的点头,“所谓帝王之术,在古代那是专门为达官贵人,帝王将相布置风水,预测命理的玄妙之法。所看风水,皆大气磅礴,所面之相,皆贵不可言。这其中最妙不可言的乐趣,不是你去通过中所学去发现一个贵人,而是以中所学去创造一个贵人。当然,因为和普通的面相风水不同,自然所面临的风险也就更甚。”

    洛飞点了点头,这就好比投资一样,盈亏的比例是正比的。毕竟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个天机的问题。这几年他受苏瞎子熏陶,知道泄露普通人的天机,和帝王将相的天机是不可同而语的。若是你强行逆天改命,代价则是更高。

    苏瞎子点头续道:“既然是帝王之术,自然古今通用。古往今来的官场无一例外的流行一句话,大官大风水,小官小风水,无官无风水。可见他们对风水之术趋之若鹜。你若是通晓帝王之术,造官之法,岂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

    洛飞脑海一体内血一阵沸腾,真要是如此,那些平里高高在上的官员们岂不是都要求助自己?同时眼珠转来转去,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听您的意思,我们这帝王之术,就不适合普通人?”洛飞追问了一句。

    “傻小子!”苏瞎子哑然失笑,“帝王之术最擅长的乃是造就一个官员,既然是造就,自然就是什么人都合适。当然,这前提是你必须要有足够的修为,否则就适得其反了。”

    “那我们盲派的帝王之术,和江湖上流传的什么鬼谷派、麻衣派、诸葛派。。。。。。。有区别吗?这几者之间谁优谁劣?”洛飞大感兴趣的追问。

    “这怎么能比较?区别肯定是有的,有机会你可以接触一下这些派系的人,适当的切磋一下,博览众家也不是坏事。至于谁优谁劣。。。。。。江湖派系,各有自家的神奇之处,有善于面相,有善于打卦,也有善于风水布置奇门遁甲。总之不可一言蔽之。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诣来定。”苏瞎子哭笑不得。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了,有些问题还是那么的幼稚

    洛飞点了点头,切的准问道:“那您说有没有可能以后我自己为自己布置风水,寻一个好的前程?”

    这话太直接,而且功利心有点强,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用那么多避讳,事实上苏瞎子之前就经常跟他讲解一些官场上借势而起的经典案例。

    苏瞎子仔细的盯着洛飞,片刻之后叹息道:“你知道为什么古往今来,我们这个职业当中,无论你是多么风的人,到最后的结局通常都是孤苦无依,有的甚至贫困一生?那是因为他们算天算地,最终却难以算到自己的结局。”

    洛飞肃然点头,他想起了师傅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从来先知先觉的人都是孤独寂寞的!任何一个风水师,即便是你堪透天机,也无法看透自己的命理。

    “所以你最好是打消这个主意。”苏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建议,既然这帝王之术,你不能为己用,大可以借势而起,虽然难免有屈居人下的遗憾,但是你有一技之长,难道就不能借力使力?”

    洛飞心中一动,就好像上次自己以奇门寻找耕牛为朱玉民化解了一场危机一样。同理,如果以后他好好把握,同样可以以风水帮助那些当权之人。他投之以桃,别人自然要报之以李。

    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借势而起。说白了就是攀高枝,抱大腿!区别在于他有一技之长,到时候说不定反而是领导来求着他。

    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激动。

    “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苏瞎子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得比较险。“就算是你想这么做,前提是必须要学好风水相术。你现在的能力只能看到下一步,无法看的更加长远,想要在官场上无往不利,你还需要苦心钻研风水相术,毕竟这一行中高手不甚枚举,一不小心是要吃大亏的。”

    洛飞急忙点头,这样一来,他不说以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至少会有更多的机会。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你就要记住。当官和做人一样欠别人什么债都可以,唯独不能欠了人债,否则一辈子都无法偿还。”苏瞎子叹了叹,似乎在感慨自己一样。

    “这个有点难吧?”洛飞愣了愣,这个似乎有别于他对那些当权者的认识。连一个地方派出所都有派系,何况其它?

    “那要看你如何去做。”苏瞎子点了点头,“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因为一些小恩小惠,养成了贪图小便宜的习,以后会吃大亏的。你要是连自己也做不到,就安心的做你的治保主任吧。”

    洛飞恍然大悟,师傅果然是想的长远,未雨绸缪,真是用心良苦啊!

    接下来,洛飞又跟师傅说起了为林家寻找风水佳地的陆老先生的事。苏瞎子居然大为高兴。问清楚那人姓陆之后,居然连说了三声“好”。最后又嘱咐他好好的利用这几天的时间,跟人家多学点实用的东西。

    见师傅对这人十分的推崇,洛飞忍不住追问道:“师傅您是不是认识陆先生?他的风水造诣和您比起来如何?”

    “陆耀此人。。。。。。”苏瞎子叹了叹,“若论风水相术,我不服任何人,可若论人品,我不如他太多了。所以你学学他寻龙点的手法,看相打卦的经验,千万不可学他的为人做派,这个人宁可直中取,不会曲中求,他太正直了,你学他以后会吃大亏的。”

    洛飞大感好笑:“那陆先生一定也知道您了,要是明天他问起了,我要不要。。。。。。。”

    “不用了。”苏瞎子摆了摆手,“我们以前素未谋面,只是彼此听说过对方。他很少为官场上的人服务,颇有些傲骨。我们之间算得上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洛飞恍然大悟,师傅学的是盲派的帝王之术,在陆耀眼中可能就等同于趋炎附势之徒了。换着以前洛飞可能也这么认为,可自从今天早上的一席话,他很清楚,师傅其实是享受那种去创造改变的成就感。所谓学以致用,若是有太多的忌讳,反而是失去了那种应有的乐趣。

    在他看来,师傅应该是真正的属于那种游戏人生取悦自己那种类型。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