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偶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10偶遇

    中国的地理形势,每间隔八度左右就会有一条大的维向构造。《考工记》云:天下之势,两山之间必有川,大川之上必有途矣。

    而风水师眼中的龙脉指的就是随着山川行走的气脉。由此可见,无论大山小山,都会龙脉的存在,区别在于到底是支脉还是主脉而已。而有龙脉的地方,定然就会有龙存在。风水师要做的就是寻龙点,定住风水宝地。因此但凡是阳宅好地,大多说找一些依山傍水之地。

    洛飞从高中的时候就不间断跟随苏瞎子学些风水方面知识,也饱读不少这方面的书籍,理论知识连苏瞎子有时候都惊讶不已,唯独欠缺的就是经验。

    石牌村东边龙峰耸立,西边凤山对峙。这在风水学上称之为天龙地凤,乃龙凤呈祥的绝佳风水宝地。北有大河蜿蜒而至,南有飞马山奔腾而上。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村头的小河绕村东流,汇聚北面的大河,整个村貌形成了船形。颇具龙舟出海之势,绝对是风水宝地。可惜这么的好的风水没有得到合理的利用,实在惋惜。最要命的是石牌村内的村民没有因为这样奇佳的风水获益半点,这么多年来,大学生都只是出了他和苏晓鹏两人,想想都让人觉得蹊跷。

    若是有高明的风水师加以辅助,洛飞敢肯定,若干年之后,这里必定会出一个大人物。

    所以林坤搬到了这里,甚至是将儿子和老母的户口也一并迁徙了过来,显然是受高人指点。

    此刻洛飞和韩儿两人站在峰顶,极目远眺,将周边所有的地形掌握其中。韩儿显得极为兴奋,这周围的群山虽然不高,但胜在风景极美。以前她没少游览名山大川,但是因为当地政府开发过渡,导致少了很多天然的东西,实在让人遗憾。又想到自己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这里,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过来。心中仿佛缺少了什么。

    偷偷的瞟了洛飞一眼,见他看得出奇的投入,时而眉头紧锁,时而恍然大悟。脑海中想起了以前听到的关于一些他的评论。都说他是一个怪人,大学的时候连个女朋友也没有交上,相处了这段时间,怎么自己没有觉得他怪呢?

    “喂,有没有搞错啊,你是为我做向导的,怎么光顾着自己看了?从小在这里长大,难道还没有看够?”见洛飞看着远处出神,韩儿佯装不满。

    “好风景哪里看得够?”洛飞哑然失笑,“站在这里,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你都可以发现一处新的风景。”

    韩儿憋了憋嘴,学着洛飞看向对面的一座小山,顿了顿道:“你看,前面的几个人不是林坤他们吗?”

    洛飞急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对面小山上人影晃动,正是林坤和他的儿子林友军,陪在他们边的则是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只见那老头正四下的张望,时而的捏起沙土辨别什么?很明显他是寻找绝佳的位。

    “他们神神叨叨的,在干什么?”林儿大是疑惑。

    “你相信风水吗?”洛飞不答反问,他早听说林坤试图将祖坟迁徙过来,而那座小山正是几年前他花大价钱买下来的。从理论上来说,那里的风水堪称上佳。

    “我家里有位长辈相信,没事的时候会偶尔研究一下!”韩儿居然慎重其事的思索了一下。

    “你呢?”洛飞有点啼笑皆非。

    “我?”韩儿抿嘴笑了笑,在微风吹拂下,一头秀发迎风飞舞,显得风万种。“我无所谓信不信,只是觉得一些古老相传的东西,能数千年经久不衰,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只是目前为止我没有找到一个能让我彻底信服的理由。”

    洛飞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原本还以为她这个年龄听到这种问题会丢给他一个不屑一顾的表

    “你还没有告诉我他们在干什么呢?”韩儿大是不满。

    “应该是在寻风水佳地吧。”洛飞视力很好,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那位老者。心中思索着,如果换着自己来点,会选在哪里?他倒是很想去试试,问题是人家未必信得过他。

    “这年头,有钱人最在乎这些。”韩儿表不屑。“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好好的教导一下自己的败家儿子。”

    看她此刻的表,就知道对风水相术方面是多半不信了。只不过她表现的比较含蓄,不像现在很多的年轻人一样憎分明。洛飞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就因为在宿舍捧着一本《撼龙经》研究在学校一度被人传为笑柄,搞到很多女同学看到他时,眼神都怪怪的,像看怪物一样。要不他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还是一个处男了。说实话,大学真没有留给他太多的回忆。

    沉默了少许,洛飞笑了笑:“你只说对了一半,有钱人看重这些,有权人更甚。你没有听说过一官二运三风水这句话吗?那些当官的表面上不在乎这些,其实骨子里面比谁都在意。官做的越大,就越注重这点。”

    “说得跟真的似地,好像你亲眼见过?”韩儿白了他一眼。

    “所谓大官大风水,小官小风水,无官无风水。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可以想象。”洛飞笑了笑。这些话都是师傅告诉他的。苏瞎子的见多识广,他洛飞绝对是心悦诚服。听他爸爸说,这老头可认识不少当官的。这点他绝对相信。

    “你不会也相信这些吧?”韩儿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很认真的追问。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洛飞没有承认但是也不否认。毕竟现在这行虽然很多人都信,但同样也有很多人不信,褒贬不一,让人恨交织。

    眼看着林坤几人消失在视线,二人也醒悟到了时间,洛飞扭头看着韩儿道:“该下山了,回家我亲自给你煲龙凤汤,保证你吃过之后,还想下次。”

    韩儿很不淑女的咽了咽口水。

    刚刚准备下山时,却被下面一阵兴高采烈的谈笑声吸引了目光。

    不远处,一男一女正朝着他们的所在的方向走来。居然是苏晓鹏和林爽?

    他们也是看见了二人,不断的招手,快步的朝着这边走来。

    洛飞注意到苏晓鹏始终都是那副温文儒雅自然而然的样子。林爽浑上下永远都散发出一股青时尚的气息,长发束成马尾,今天上穿着紧的无袖T恤,下则是蓝色的牛仔,材修长,引人入胜。

    看着她洛飞脑海不自觉的将她和韩儿比较起来。

    待走近之后,洛飞敏感的发现林爽的脸色还隐隐带有一股病态的苍白,比第一次见到的是更甚,这不让他稍微留意了一眼她的面相。

    “老远就看着就像是你,原来真的出院了。”苏晓鹏显然心极好,虽然他跟洛飞之间因为家族姓氏的关系,走的并不是很近。不过两人终究都是大学毕业,见过世面,不会太局限于村里的那点意气之争。又同为村官,表面上面子还是要过得去的。

    洛飞冲着两人点了点头:“还真是巧了。”

    “我们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林爽见两人准备下山,自嘲的笑了笑。

    “何止是不是时候。我们刚好准备下山吃饭。”韩儿小声嘀咕了一句,登山半天,她肚子真的饿了,老惦记着洛飞承诺的龙凤汤。

    洛飞摸了摸鼻子,装作没有听见。林爽则是稍微有点尴尬,毕竟上次自己弟弟放狗咬人,差点伤到韩儿了。

    苏晓鹏圆场笑道:“林爽今天原本是想到医院去看你的,后来听村里人说你回来了,这不我就带她过来了。”

    原来是追着自己过来的。这样一来了,洛飞有点不好意思了,看着林爽点头道:“林老板之前已经专门看过我两次了,这个大可不必。。。。。。。”

    “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怎么能混为一谈?”林爽狡黠的笑了笑。

    顿了顿之后又看向韩儿笑道:“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认出来,没想到韩警官不穿警服的时候这么漂亮。”

    韩儿勉强一笑,但凡是女人没有不喜欢听这种话的。

    苏晓鹏急忙点头赞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上午我去所里汇报上次村民聚众斗殴事件的事,听贾指导说你今天生,原以为你会回市里庆祝,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汇报治安工作这活应该是洛飞的份内事,不过他住院这几天,治保主任的工作就暂时由苏小鹏兼任着。

    韩儿脸色有点不自然,瞟了洛飞一眼笑道:“生年年都过,我也不是很在乎那些形式上的东西。这不今天专门请洛飞做向导,带我游山来了。”

    洛飞则是干咳了一声,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功利心有点强了,韩儿今天穿着这么漂亮,自己居然疏忽了这点,反而是一门心思想着治安大队的事

    林爽见洛飞一脸的尴尬,马上领悟于心,当下看向洛飞转移话题道:“洛主任,上次发生的事,我很抱歉,如果我之前配合你,弟弟也不会做那种事,为此后来爸爸专门罚他在客厅跪了一宿。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原来这个丫头是专门上来道歉的,洛飞忍不住对她心升好感,点头道:“我要是真放在心上,事的结果现在就不是这样了。再说了,那天如果没有你拉我一把,说不定我现在的况更糟。所以林小姐你大可不必这样。”

    林爽还是觉得很抱歉:“我弟弟就是被和妈妈宠坏了,相信这次的事件他应该学会了很多。”

    “你弟弟这个人本质其实不坏,只是因为你们家太有钱,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洛飞习惯的摸了摸鼻子。

    “难道家里有钱也是错?我看你是典型的仇富心理。”林爽皱了皱鼻子,显得十分的可

    “这个世界有几个穷人不仇富?”洛飞笑了笑,没有继续解释。

    “懒得跟你抬杠。”林爽憋了憋嘴,这人虽然是个大学生,但是骨子里面和苏晓鹏完全是两个极端。只不过苏晓鹏太多顺从,没有和洛飞说话时那种抬杠的感觉。

    洛飞看着林爽那略显苍白的脸色,心中微微一动,稍微思索片刻道:“和你爸爸在一起的那位陆老先生,是个风水师吧?”

    “你怎么知道?”林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又笑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相信,不过我却是很相信。我爸爸请他过来,就是为了帮助寻找一个墓,顺便把爷爷的坟也一起迁过来。”

    洛飞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那陆先生最近有没有帮你看看面相什么的?”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