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闹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洛飞也是暗暗叫苦,刚才他想借着和苏志唤之间的矛盾趁机转移了斗殴村民的视线,然后借机调解矛盾纠纷。哪知道派出所恰好在这个时候赶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大型聚众持械斗殴,不抓几个带头闹事的立威,那绝对不是派出所的风格。

    来之前他就了解清楚了况,苏姓人怀疑洛姓的偷了他们家的一头耕牛。而洛姓人说自己没有偷,觉得被苏姓人羞辱了。结果就闹成了现在这样。

    如果派出所此刻要抓人,抓哪边的?一方是苦主,一方又觉得被冤枉了。抓哪一边的人都恐怕会激起民怨。两边都抓,那就是捅天了。

    果然,警车刚刚停下,之前稍微安分一点的村名立马露出了警惕的神

    所长朱玉民刚一下车,后面就陆续跟着下来了十多个民警。

    好嘛,派出所统共就那么几个人,这倒好,倾巢而出了。

    老支书和苏晓鹏急忙迎了过去。洛飞也是随手松开了苏志唤,快步的走了过去。

    “朱所长,您来的正好。再晚一步,局势恐怕就是失控了。”苏晓鹏率先开口。

    朱玉民一脸的严肃拍了拍苏晓鹏肩膀,然后冲老支书笑着点了点头,最后才看向洛飞很不耐烦的道:“小洛啊,你这个治保主任怎么做的,这石牌村以前虽说乱,好歹也没有出过这种大事,怎么你一上来,问题就接二连三呢?”

    “您还是把我换下来吧,这活我可真干不了。”洛飞苦笑,朱玉民没有冤枉他,这个月派出所已经跑石牌村三次了。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胡说八道什么?”老支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扭头看向朱玉民笑道:“朱所长虽然刚上任没多久,但是石牌村的特殊况您也是知道的。既然今天亲自过来了,肯定就有办法解决。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全力配合协助。”

    朱玉民点了点头,今天之所以亲自带队过来,一来表明了对这件事的重视。二来,这种大型的聚众持械斗殴,那是相当的严重的,处理的好,那就是大功一件。处理不好,他这个所长就别干了。

    他今年才三十五岁,下派到艰苦的地方不过就是为镀金,往县里甚至是市里动一动,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要是为了这件事翻船,那可太冤枉了。所以一听到这件事,便立刻决定亲自过来解决问题。

    思索了一下,朱玉民向前两步,走到了村民前面大声道:“乡亲们,来之前我已经了解了一些基本的况。有什么委屈,丢了什么东西,自然有政府出面为你做主。。。。。。。”

    “拉到吧,去年我们家丢了一辆自行车,报案后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找你们有什么用?”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奚落的声音。在他们眼中,一头耕牛比派出所所长的面子要重要。

    “我们有我们的程序。”朱玉民脸色不变,“破案总有一个过程。但是你们这样持械斗殴是法律不许的。现在请大家收拾好东西回家,双方各自推荐两个能做主的人跟我到镇上把事说清楚。”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解决,我们不去派出所。”苏洛两家坚决的反对,居然统一了战线。

    派出所那是人去的地方吗?进去了,就算没事也会被整出一点事来。小地方的派出所,可没有大都市的公安那么讲究。好多民警连正规的培训都没有,哪里会有什么基本的常识?

    洛飞自从做了这个治保主任之后,很清楚这点,所以也理解乡亲们的顾虑。

    “在这里能解决什么问题?”朱玉民火了,他是搞刑侦出生,对于处理这种村民的纠纷还真是没有多少经验。“我警告你们,现在立刻回到自己家去,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聚众斗殴的法律责任。。。。。。。否则我就要抓人了。”

    “凭什么抓人,我们家一头大水牛被洛家的人偷走了,你们不去抓他们,还有天理吗?”苏家人立马被激怒了。

    “我们没有偷牛,我们要的只是一个清白,又凭什么抓我们?”洛家人立刻反驳。

    “就是你们偷的,村里有人看见了。”

    “证人在哪里,你们把他找出来。”

    。。。。。。。。。。。

    朱玉民不说那句还好,刚一说出口,立马引来了一阵强烈的反弹。好多脾气火爆的甚至将矛头对准了派出所的民警,一时间骂声,吵声,响成一片。

    更有甚者,一些脾气暴躁的则是激动的扬起了手中的家伙,不断的挥舞着,眼看着况又要失控了。

    朱玉民一脸的严肃,看来今天不抓几个带头闹事的,是不可能了。原本今天他过来就打定了要杀鸡儆猴,震慑一下这帮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都说穷山恶水多刁民,这石牌村依山傍水,也算是一个好地方,怎么就这么难以教化呢?

    挥了挥手,朱玉民后面十几个民警,迅速的朝着两拨人中间挤进去。这样,一来是为了控制两边的人不要冲动误伤了对方。二来,也是想趁机将双方各自带头的村民分开,以免他们煽动村民闹事。

    “警察要抓人了,警察要抓人了。”

    人群之中,不知道谁吼了两句,场地上的村民立马沸腾起来。场地上的村名开始显示出了躁动不安。

    洛飞心中微微一愣,刚才那声音的主人他十分熟悉,叫做胡侃。怎么这小子也躲在里面?要知道他既不姓苏也不信洛,这件事跟他可没有丝毫关系啊。

    正要寻找他的人影时,现场的况瞬间变得更加严重。

    此刻,苏洛两家的人,哪里还顾得上对方,立刻抄起手中的家伙,将十多个民警围在了中央。

    有些胆大的干脆在暗中踢上几脚,给上两拳。一时间,十多个民警显得狼狈不堪。

    一个两个村民或许胆小怕事,但是人多壮胆,一旦有一个人动手,其他人恐怕都不会去考虑后果了。

    局势立刻变得混乱不堪。

    眼看着自己带来的民警吃了大亏,朱玉民大是恼火,随手拔出腰间的手枪,冲着天空“砰砰砰”连放三枪示警。

    地方派出所不比正儿八经的公安,一般只有所长指导员有限的几个正规编制才能资格配备手枪。要不怎么都成为民警呢?

    或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着了,刚才还乱成一团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一阵死一般的沉寂之后,场内人群内突然有人大声吼道:“不要怕他,我们又没有犯罪,他不敢对我们开枪,出了人命连县长都要遭殃,除非他这个所长不想干了。”

    话音刚落,沉默的村民们又一次开始爆发。这次干脆直接朝着所长朱玉民围拢过来。

    朱玉民额头汗珠直冒,他当然知道这个后果。心中暗恨刚才那个带头说话的人,要不局面就暂时稳定下来了。有心想要找出他来,但是此刻放眼看起,除了木棍锄头之类的种地工具,再就是晃动的人头,哪里看得清是谁?

    洛飞也大叫不妙,原本刚才的鸣枪示警,可以唬住一些胆小的,然后只要在尽力的安抚那些胆小的,忽悠几个胆大的,今天的事说不定可以安然度过。此刻又是小子突然开口煽动,唯恐天下不乱,他到底是什么用意?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朱玉民,忍不住后退几步,终于有点心虚了。

    眼看着局势就要失控,苏晓鹏上前两步大声道:“乡亲们,冷静,要冷静,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老支书也冷哼了一声,沉声道:“晓鹏,不要管他们,让他们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大的胆子,放着好好的子不过,都想干什么?”

    老村长虽然年纪大了,终究还是虎威犹存。关键的时候,比派出所所长的面子好使。

    闹事的乡民停住了脚步。哪些被围困在里面的民警们,则是趁机跑了出来。

    “我们只想找到被人偷走的牛。”

    “我们只要还一个清白。”

    “所长就了不起吗?吓唬谁呢?”

    人群中,有些人以前因为一些小问题,被派出所逮进去过,此刻还不借机沾点口头便宜?

    洛飞急忙拉着朱玉民退后两步,让他处在一个安全的位置之后才小声道:“朱所长,现在可不能再激怒他们了,万一真要是激起了民怒,恐怕。。。。。。。”

    “你有什么好建议?”朱玉民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他的确是把事想的过于简单了。刚才的局势一旦失控了,他这个所长恐怕就不可避免的成为替罪羊了。

    “满足他们的要求就好了。”洛飞笑了笑.。“他们不就是丢了头牛吗?找到就是了。”

    “你说的轻巧,一时半会,我怎么去把他们的牛找出来?”朱玉民有点恼火,这小子不是存心捣乱吗?这石牌村依山傍水,真要是有人存心藏一头牛,你根本就找不到,万一被人偷偷弄走了,你更加没辙。他可不敢打这个包票。

    “我可以试试。”洛飞想起了自己研究了好几年的奇门演算。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尝试。

    “你有办法找到他们的耕牛?”朱玉民大喜过望。

    “那个。。。。。。。我只能试试。”洛飞干咳了一声,他真没有什么把握。“万一找不到,不是也可以借机缓解一下乡民激动的绪?刚才我注意到,每次到了况稍微缓解的时候,都有人故意挑起乡亲们的怒火。。。。。。。。”

    “你放心,我会秋后算账的。这个人过两天你帮我找出来。”朱玉民冷哼了一声,这件事他当然想到了,可惜刚才一番惊吓之后,现在不敢动手了。

    洛飞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个人居心叵测。不过,现在最要紧的不是立威,而是安抚。”

    朱玉民大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分析的很对,不过这帮人现在怒气难平。。。。。。。。”

    洛飞扭头看过去,这才发现苏洛两家的人,此刻已经将他们围在了中间,只不过却没有靠近过来。洛飞注意到他们的绪虽然隐隐有缓和的迹象,但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说点煽动的话语,立马便是一场狂风暴雨。当下急忙挡在了朱玉民前面看着众人大声道:“各位乡亲,刚刚朱所长已经授权我全权处理耕牛事件,大家稍安勿躁,我立刻想办法帮苏家找到耕牛,还洛家一个清白就是了。”

    朱玉民暗暗点头赞赏洛飞的机灵,事闹到现在的糟糕局面,这小子主动将局面揽下来,这不是摆明了让刚刚处理问题失当的自己下台吗?想到自己边跟过来的几个民警一个个摆出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表,心中隐隐有些触动。

    “说得轻巧,敢丢的不是你们的家的牛?你有种的现在就找出来?”苏志唤冷笑几声,“要是找不出来,你又怎么跟我们交代?”

    “就算是找不出来难道你们苏家还想造反不成?洛飞冷哼一声,一顶大帽子冷不丁的扣了上去。“朱所长刚才说了,今天的事,大家要是散去了,事还好解决,真要是弄到不可收拾。在场的谁都没有好果子吃。聚众斗殴、袭警、非法集会。。。。。。。这些罪名你们一个也躲不掉。不就是一百来号人吗?哪里的监狱不能装犯人?真以为政府不敢动你们?”

    说到这里,洛飞见众人一阵沉默,便停顿了片刻,给他们一个思考的时间。但是这个思考的时间又不能太久,他担心这帮人缓过神来,再次起哄。当下便续道:“今天朱所长亲自过来,就是为了妥善的替乡亲们排忧解难,苏家要真是能有证人证明是洛家的人偷走的。我们立刻抓人。可要是没有证人,那就是你们苏家无理取闹在先。后果是什么,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朱玉民听的提心吊胆,说实话,这么多人,你就是借他一个胆,他也真不敢抓。此刻见洛飞来完硬的来软的。忍不住暗赞这小子聪明,又见他看着自己,显然是想把这最后做好人的机会留给自己,当下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乡亲们。。。。。。我也是农民出生,我知道一头耕牛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保证跟大家圆满的解决问题。但是大家要给我们处理问题的时间。既然现在你们都不愿意回去,可以在这里等着。我们的工作人员,会一一跟你们做个笔录。”

    眼看着乡民们渐渐的后退,有些人则是干脆原地坐了下来。朱玉民皱起了眉头,拉着洛飞退后到一边,小声道:“石牌村周边的环境你最熟悉,等会我安排几个人和你一起去找找,最好是带上苏家的人。。。。。。”

    “我先回家取点东西。”洛飞笑了笑,“朱所长您可以让老支书和苏主任先安抚一下他们的绪。顺便拖延一下时间,等我回来,不管有没有结果,他们的怒气也消了不少。”

    朱玉民大是满意,他也是这么想的。当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实话告诉你,石牌村的这件事已经惊动了镇长。你今天要是处理的好,我想办法把你调到镇里去,到我所里做个编外民警。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洛飞微微一愣,随即大喜过望。这个朱玉民处理问题不行,想不到却深谙官场的用人之术,自己还没有办事,就许下了一个大大的馅饼,试问他能不尽心办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