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年轻的治保主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叶町 书名:现代官场风水师
    烈当空,夏炎炎。

    这鬼天气得连村头的土狗都懒洋洋的趴在树荫下面直吐舌头,从村头到村尾,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更不要说人了。

    洛飞戴着草帽,光着膀子,卷着裤脚,穿着一双人字拖,蹬着自行车拼命的往石牌村赶去。

    脚下颠颠的费力,嘴上却咬牙切齿的咒骂着。

    “这次事了结之后,打死老子也不干这个吃亏不讨好的狗主任了。”

    其实他不说粗话,只不过做了大半年的治保主任之后,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一些熏陶。

    半个小时前,村委会通知他,石牌村两大姓氏因为一头耕牛的失踪,几乎是把半个村的老少聚在一起持械斗殴。两三百多号人对峙,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他这个治保主任自然是责无旁贷。此刻赶过去,就是要在镇派出所赶到之前先稳定局面。听说所长朱玉明亲自率队正朝这里赶来?

    说起他这个治保主任的头衔来得还真是有点光彩。镇政府为了响应国家多为基层培养年轻干部的号召,年前的时候委任了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村主任。

    这下整个石牌村都乱了,不为其他,只因为这个新任命的主任姓苏。

    石牌村苏、洛两大姓氏,一向水火不容,苏姓人做一村之长,让洛姓人何以堪?

    你们苏姓有人才,难道我们洛姓就没有?你们有大学生毕业,咱们也有大学生啊。你做村主任,这治保主任的位置总要留给洛姓人吧?

    最后,在老支书的建议下,镇上那些当官的玩起了平衡的把戏。只要你们两家不闹,让洛姓推举一个人来做治保主任也无妨。

    其实洛姓家族还有好几个刚刚退伍回来的同龄人,论资格都比他强。只不过关键的时候,洛飞的老爸拎着两条好烟,还有一些山货,在某天晚上偷偷的去了老支书家一趟。

    就这样,刚刚大学毕业才二十三岁的洛飞成为石牌村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治保主任。

    做村官不是洛飞的追求,若是能在政府衙门混个体面的事做做倒是凑合,只不过现在这个年头,你没有关系,想走这条路根本就是一种奢望。

    但是他也不排斥这个芝麻官,能找点事做,也不算是窝在家里啃老吧?大学毕业之后,他之所以没有留在城市,选择回到家乡有两个原因。首先他有一个很特殊好,需要回来跟一位长辈多请教一段时间。也正是因为这个好,念书的时候还一度被同学们视为一个怪人,甚至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到。

    另外一个缘故却是因为爸爸年纪大了,一个人待在家里不太孤单。这么多年好不同意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到他长大成人。他实在不忍心一甩手把他孤零零的丢在家里。

    至于爸爸为什么如此强烈的让他去这个什么治保主任,他反而是无视了。老头子一辈都很有自己的主见,说不定心里又打什么小九九了。当然,他自己也有一点小心思。

    老支书在洛飞上任的那天专门跟他促膝长谈了一次。不外乎就是嘱咐强调之类的,什么一碗水要端平。。。。。。。等等之类的。末了还意味深长的强调,他对新上任的村主任也是这么要求的。你们一个抓治安,一个抓生产,都是我的左膀右臂,都是为人民服务,要相互团结!

    不愧是国家最低级别的领导人,深谙领导艺术啊!

    上任之后他才醒悟,这个什么治保主任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洛家和苏家人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个不好就抄家伙干仗。无论他怎么调解,洛姓的人怪他胳膊肘往外拐,苏姓的人怪他袒护同宗的人。弄得他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到现在上任不到半年,就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职业恐惧症,一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声音嗓门大点或者有三五成群的人聚集在一起,就心惊担颤的。难怪以前都是老支书兼任了。

    老远看见前面空地上一群黑压压的人聚集在一起,相互的叫骂着。苏、洛两姓的人各自站在一边,泾渭分明。一个个怒目而视,好像看着杀父仇人似地,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啊。

    洛飞心中哆嗦,暗叫乖乖。

    好嘛,锄头、短棒、粪叉。。。。。。家里能倒腾出来的都派上用场了。整个一个古战场。

    跳下车来,顾不得喘息。抹了抹脸上的汗珠,将自行车随手扔在了一遍,洛飞疾奔过去。

    此刻村主任苏晓鹏正站在两姓人的中间,大声的劝说道:“乡亲们,冷静下,听我说。。。。。。。”

    尽管他说的言真意切,口干舌燥,却始终比不上那些整在干庄家活的壮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淹没在了众人的嚷嚷之中。

    老支书林广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现场,却一直没有说话,站在一边冷眼旁观。不知道是看苏晓鹏如何解决问题?还是看着那些义愤填膺的乡民?

    林姓在石牌村不算大姓,但林老支书却是正儿八经的打过自卫反击战的。在村里那也是一个响当当的爷们。说起话来一言九鼎,村里人很少有不卖账的。这多年来也是镇上平衡苏洛两大姓氏的一**宝。此刻一反常态的旁观,倒是让人费解。

    更让他费解的是,老支书旁边还陪同这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她居然歪着头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闹?这个女孩年龄和他相仿,肤色白皙。上穿着一件紫色的抹吊带,将修长的玉颈洁白的皮肤展现的淋漓精致。下则是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裤,修长的美腿并立,看不到一丝缝隙。脚踩着一双洁白的运动鞋。浑上下流露出一种时尚的气息。那种清纯的活力在她上尤为突出,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大城市的人,让人忍不住一阵自惭形秽。

    “乡亲们,大家安静一下,有什么事好好商量。。。。。。。”

    “这都什么时候了?商量个狗啊。”

    洛飞暗自好笑,两人是石牌村这些年仅有的两个大学生,多少有点瑜亮节。他很欣赏苏晓鹏上那股浓郁的书香气。但是要看在什么地方?在他看来,既然你到这村里来做了村官,就得习惯庄家人上的那股土气。适当的时候跟他们在一起说说粗话,讲几断黄段子,这会让他们觉得你跟他们是一路人。

    洛飞做了半年治保主任最大的进步,就是会说粗话了,这就是做治保主任和村主任的最大区别。

    扭头四下看了两眼,见不远处有一个破脸盆,当下窜过去,一把将盆子拿起,抡起木棍使劲的敲打了几下。

    “砰!砰!砰!”

    脸盆刺耳的声音惊得空地上的乡民们为之一惊,瞬间安静下来。

    洛飞沉着脸走到了两派人的正中间,来到了苏晓鹏的边。

    “都他妈的闲的蛋疼啊,大天的你们不累,老子还累呢。”洛飞扯着嗓子。

    话一出口,立马引来了一阵反弹。

    “这孩子,怎么跟长辈说话呢?以前见了谁都彬彬有礼的,怎么做治保主任才半年就变成这德行了?”洛姓人不干了。这里好多人都是他长辈,五代以上也算一家了。

    “洛家这小子自从他娘跟人跑了之后,越来越混账了。”苏姓人中有人开口奚落。

    洛飞脸色瞬间沉下来,一双眼睛电一般的在人群始终搜索,希望找到刚才说话的那个人,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个暂时平息这帮大爷们怒火的办法。

    “可不咋地。”人群中传来了一个阳怪气的声音,“这从小没娘就是这样,洛老头也怪可怜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大学毕业了,却灰溜溜的跑回来了,傻子啊。。。。。。。”

    “苏志唤,你个狗的有种的再说一遍?”洛飞勃然大怒,整个人冲了上去,在苏姓人群里面一把将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年轻人抓了出来。

    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拿他爸爸说事,小时候没少为这些和别人干仗。因为父亲在他心中绝对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不容任何人侮辱轻视。

    被洛飞抓住,苏志唤忍不住一阵心虚,这小子虽然是大学毕业,可不像苏晓鹏那样弱不风。不过又见周边都是自己的族人,忍不住胆气一壮,横着脖子道:“老子说了,你能怎么着?”

    “你再说一遍试试?”洛飞瞪大了双眼,一副要吃人的神

    “你有种的先松开老子?”苏志唤也不示弱。

    “**的再说啊?”

    “**的先松开,老子就说。”

    。。。。。。。。。。

    两人各不退让,打起了嘴仗,就是没有人先动手。苏志唤不敢动手,自然是因为洛飞还顶着一顶乌纱帽,官虽然不大,那可是动不动就可以直接到镇派出所去汇报工作的主,万一这小子跟你玩的,找个借口,随便扣你个帽子。比如说赌博。。。。。。就可以让派出所把他逮进去关几天,这也受不了啊。

    不过这样一来,之前两大姓氏吵的不可开交的况有所缓解。反而是有不少人开始劝起两个玩着“我用眼神杀死你”的游戏的年轻人要冷静点。

    不管怎么说,洛飞终究还是一个小小的村官。

    不远处,老支书旁边那个一直歪着头有滋有味的看着闹的女孩子,笑的弯着腰不断的揉着自己的肚子。

    “五爷爷,这两人就是你精心挑选的接班人?”女孩子咧了咧嘴。

    “怎么样?”老支书眯起了双眼。

    女孩子一脸古怪的摇了摇头:“不怎么样,先说说那个治保主任吧,还大学生呢,这都啥素质啊,本来是来劝架的。这倒好,架还没劝,自己先跟别人干起来了?根本就是在火上浇油嘛。”

    “大学生也是人啊。这叫做变通,知道吗?”老支书笑了笑,一双昏花的老眼,打量洛飞的神却是越来越顺眼了。以前他刚退伍回来的时候,比苏晓鹏更加彬彬有礼。但这在乡民眼中看来,你就成了怪人,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这样人家怎么可能配合你的工作?

    基层工作是最难做,尤其是碰到那些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有时候讲道理只会适得其反。

    “打架就打架呗,两个大老爷们偏偏在哪里婆婆妈妈的斗起嘴来,真是笑死人了。”女孩子大是不屑。

    “林爽啊,你看看我的村主任呢?”老支书也是强忍笑意。

    “文质彬彬的。”林爽收起了笑容,“不过,好像他那对这些人不好使?”

    “何止是不好使。”老支书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指了指前面那一大帮人,舒了口气,“你没有看到,之前那些叫着喊打喊杀的村民,现在都忙着去劝架了吗?”

    林爽呆了呆,这才发现之前一触即发的气氛,似乎缓解了很多?

    老支书喃喃自语:“这个苏瞎子,还真是有几把刷子,大半年的功夫愣是把个书呆子调教上路了。”

    “苏瞎子是谁?谁又是书呆子?”林爽大感好奇,有点听不明白五爷爷的意思。

    随着一阵尖锐的警车声音响起,不远处两辆警车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派出所朱所长来了。”老支书颇为郁闷,他们总是在事快要解决的时候很准时的出现。以他多年处理苏洛两家事的经验来看,派出所的人过来,恐怕事会更糟糕。

重要声明:小说《现代官场风水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