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夏妙的执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夏妙的执着

    这是穆生第一次到天仙界,在此之前他曾对这个地方有着无穷尽的遐想,没想到,这里除了比人间界安静许多,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不对,怎么没人守边了?”

    夏妙的话语中包含了许多的担忧,穆生知道她是担心自己的爷爷会出事。

    “别担心,虽然我对这里不了解,可是如你所说,你爷爷既是这里的护法,我看夜不会轻易的有事。”

    夏妙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此时需要这样的安慰,虽然她一直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她现在还是宁愿相信什么都不会发生。

    “孩子,你回来了。”

    一个遒劲的声音传来,转瞬间一个长须人出现在面前,看上去也不过三四十岁。

    “爷爷!”

    夏妙惊叫一声,扑到了这个爷爷的怀中。穆生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孙女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个爷爷居然看起来这么的年轻,这果然是这个天仙界的不可思议之处。

    “爷爷??????”

    夏妙的话被爷爷的手势打断。

    “爷爷都知道了,把你手上的神玉交给爷爷,爷爷会为他妥善安置。”

    夏妙小心翼翼的将玉交到爷爷的手中。这时,爷爷的边出现了两个人。

    “执法长老?”

    夏妙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执法长老出现,莫非这里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还没等夏妙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人已经来到了穆生的边,而穆生却呆呆的站着毫无反应,只有两只眼睛转动着。

    “缚念术,你们??????”

    夏妙一声惊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的目标居然会是穆生。这时她才想起来这天仙界有外人不得擅闯的规矩,可是这次毕竟是特殊,而且即便是有人擅自闯入,也不至于惊动执法长老这样级别的人物啊。

    “爷爷!”

    “孩子,这件事你不要管,你所经历的事已经有人向我们汇报过了,这个人体内又恶灵,既然来到了这里,为了天下苍生,我们必须要万无一失。”

    “汇报?!”

    夏妙明白了,居然是冷天,他逃走之后竟然直接回到了天仙界,而且??????夏妙明白一定是他歪曲了事的真相,一定是他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了穆生的上。

    穆生已经被带走。夏妙心急如焚,一副失心落魄的摸样,这时她却看到了爷爷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四下看了看。

    “爷爷??????”

    “嘘”

    爷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带着她消失了。

    这里是夏妙小时候常来玩的一个地方,是天仙界里少有的幽闭之处,夏妙就是在这里开始认识天下的。这里就是天仙界的藏经阁,只有她的爷爷夏渊极其族人才有资格进入。

    “孩子,我知道事不是那么简单,现在你就给爷爷说说。”

    等到夏妙把前前后后的事详尽说了一遍后,夏渊的眉头再也无法舒展了。

    “劫数已到。我早知天仙界有了内鬼,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能够纵仙镜。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看来这个天仙界已经暗中被劫持了,那个冷天,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夏渊沉吟着,夏妙却再也等不了了,她一直挂念着穆生。说来也奇怪,其实她本是很讨厌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是担心,总是放不下。

    “孩子,你很在意那个年轻人?”

    “啊?!???没????哪有”

    夏妙后面话低的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夏渊会心的笑了,没有再追问。这时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依夏妙的叙述和自己的眼睛判断,穆生应该是个好小伙,可是他的世实在是特殊,上背负了两个恶灵的魂魄,那么他的未来究竟怎么样,谁也说不准。

    夏渊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妙,夏妙脸红红的,把头转到了一边。

    “孩子,那个人救不得。”

    “不行!他救过我的命,而且,而且他是好人。”

    夏妙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嫉恶如仇的爷爷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急的发疯,语气也强硬了许多。

    “可是他毕竟是个魔??????”

    “那又不是他能选择的,他一直都在抗争。”

    “选择???????”

    夏渊喃喃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夏妙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可是她知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救出穆生,否则,他必定会永远无法从这里走出。

    “孩子,你真的这么坚持?”

    “恩!”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恩!”

    夏妙狠狠的点了点头,眼神坚毅。夏渊忽然发现这个小丫头已经长大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严重的小公主如此的执着于一件事,而且,是事关生死的一件事。

    她终于长大了。

    爷爷笑了。夏妙也笑了,虽然她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笑,可是她明白爷爷笑了就代表着穆生有救了。

    “孩子,这本书你带上,以后会有用的。”

    夏渊忽然从口中吐出一块玉,夏妙知道这也是一块神玉。可是为什么爷爷会把它叫做书?夏妙想问,忽然看见爷爷冲她使眼色,她忽然明白了,难道,难道他们的对话一直有人在偷听!

    究竟是谁?为什么爷爷没有拆穿?

    “穆生的事,爷爷无能为力,你还是好好待在这吧。我走了。”

    夏妙呆呆的站在原地,爷爷在说这番话时做了一个手势——双手并拢,指尖对着自己,拇指交叉。这是小时候自己与爷爷的约定,做了这样的手势就代表着爷爷一定会完成自己的愿望。

    “爷爷!”

    夏妙在心中默念着,这时她才想到这次回来的种种不同之处,这个地方已经是步步险境,但愿爷爷和穆生都能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