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混乱的人间界(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混乱的人间界(5)

    令风一直在寻找穆生,在穆生离开的这段时间,令风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穆生为什么要离开他们,他不想让这个被苦难缠的男人孤独的面对一切。

    “这两天都没有见到蓝莲,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穆生。”

    迟暮严听着令风的语气中竟然是那么的担心,眼神中闪过一丝的不安,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令风这样的神色,他本来应该是一个洒脱不羁的男人的。其实迟暮严一直都不明白,穆生上究竟有扫什么样的力量,居然让令风如此的放不下。

    “你怎么了?”

    迟暮严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幸亏他与令风之间还多隔着一层面纱。赶忙干咳了几声。

    “咳咳。没事,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

    令风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他明白,担心是没有用的,关心也是没有用的。穆生面对的不是一般人要经历的考验,除了他自己,谁都帮不上忙。

    “嘶嘶”

    迟暮严酒杯中的酒忽然伴随这声音消失了,桌面上却凭空出现了一蓬酒雾,慢慢的幻化出一个“逃”字。

    迟暮严的脸色大变,这是他和蓝莲的秘密联络方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启用的,这个“逃”字,难道??????

    令风死死的盯着迟暮严,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迟暮严居然是那么的陌生,难道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他知道这是一种秘密的联络术,可是他没有想到迟暮严居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令风以为这样的事是不会在他和迟暮严之间发生的。

    “快走!”

    容不得令风再有丝毫的迟疑,迟暮严已经消失了形,令风紧紧的跟在随后。

    “怎么回事?”

    令风终究顶不过心中的疑虑,开口问道。迟暮严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令风一眼。那清澈的眼神给了令风当头一棒,猛然醒了过来,顿时万分的羞愧,令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疑迟暮严,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

    “啊”

    迟暮严一声惊呼,急急的停了下来,令风的思绪还在挣扎,差点撞到迟暮严的上。

    “怎么了?”

    迟暮严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令风顺着迟暮严的目光看去,在一颗大树下,一个披黑色斗篷的人斜斜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这灵压??????”

    迟暮严没有说下去,可是他和令风清楚的感受到了对面这个陌生人的强大。黑色的斗篷,暗黑的灵气,难道他是传说中的??????

    “落!”

    这两个字是从令风的牙缝中挤出来的,虽然他和迟暮严都不愿意是这样的结果,可是这感觉??????不会错的。

    令风和迟暮严对视了一眼,那眼神中包含了无奈。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遇上落军团,可是根据刚才那个“逃”字来判断,这不是偶然,看来是落找上了他们。

    “要来了。小心。”

    令风发出了警告,那边的“落上骨骼爆响,令风和迟暮严谁都不敢大意,面对这死神一样的对手,他们知道,只有全力以赴。

    令风暗暗开启了防御模式,在没有了解对手的能力之前,他不会轻易的去做出任何形式的攻击,对于他们这样的战场老手来说,这点是生存下来的一点经验。

    可是迟暮严居然没有这么做,令风的注意力完全被对方吸引,迟暮严居然飞扑了上去,在空中优雅的转了一个,并迅速的结了一个印,口中低低的喝道。

    “咒印?碎”

    随着迟暮严的这一声令下,空气中的灵气都开始震动,慢慢的紧缩,令风感到四周的空气似乎被压缩,紧紧的收缩回来,紧的让人窒息,看来这是一个限制对方行动的术,迟暮严想抢先发难,占据主动。

    事到如此,令风也不能在坐视不理,他解除了防御,刚要发动攻击,突然口像被狠狠的捶了一拳,人整个飞了出去。

    “轰”

    令风狠狠的撞断了三棵大树,体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知道这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那个打伤他的人,居然是迟暮严。

    正当令风大惑不解的时候,那个“落”慢慢抬起了头——是蓝莲!

    令风笑了。自己被完完全全的耍了。迟暮严太了解自己了,他知道自己的防御很难破掉,所以才利用他们之间的默契让令风自己解除掉防御,然后在毫无防备之下,中了这狠狠的一击。

    “为什么?”

    令风挣扎的坐了起来,鲜血已经把衣襟打湿,可是对于心理的伤害来说,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迟暮严慢慢扯下了头上的黑巾,那张丑陋的脸正强烈的抽搐着,似乎正在承受着强大的痛苦。

    “对不起。”

    令风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一击迟暮严并没有打算杀了自己,只是暂时让自己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把他带走。”

    迟暮严背过去,使劲摆了摆手,蓝莲在令风的灵源上拍了一掌,令风顿时睡了过去。

    “不要伤害他。”

    迟暮严低低的说了一句,人消失了。蓝莲看着地上的令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去死吧!”

    蓝莲的刀已经刺到了令风的前,却忽然惊恐万分的跳开了。

    “你??????”

    蓝莲没有想到,令风居然没有晕倒,可是她明明封了他的灵源。

    “鬼界邢军军团长,不是简单就可以当的。”

    令风笑着站了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伤害。

    “算你狠!”

    蓝莲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令风的对手,惊慌之下她已经失去了判断的能力,撂下了一句狠话之后,仓惶逃走了。

    令风确认蓝莲消失之后,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他不但受了伤,而且由于心里强烈的悲痛,导致灵气散乱,冲击了他的五脏六腑,刚才他只是尽力压制罢了。

    令风暗暗庆幸,如果不是对付蓝莲这种经验不足的雏鸟,恐怕他今天就要横尸当场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离开这里,蓝莲这个人心思极为缜密,一旦等她冷静下来一定会回来的。令风挣扎的迈出了一步,可是却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混乱的人间界(5)

    令风一直在寻找穆生,在穆生离开的这段时间,令风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穆生为什么要离开他们,他不想让这个被苦难缠的男人孤独的面对一切。

    “这两天都没有见到蓝莲,不知道她有没有找到穆生。”

    迟暮严听着令风的语气中竟然是那么的担心,眼神中闪过一丝的不安,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令风这样的神色,他本来应该是一个洒脱不羁的男人的。其实迟暮严一直都不明白,穆生上究竟有扫什么样的力量,居然让令风如此的放不下。

    “你怎么了?”

    迟暮严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幸亏他与令风之间还多隔着一层面纱。赶忙干咳了几声。

    “咳咳。没事,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

    令风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他明白,担心是没有用的,关心也是没有用的。穆生面对的不是一般人要经历的考验,除了他自己,谁都帮不上忙。

    “嘶嘶”

    迟暮严酒杯中的酒忽然伴随这声音消失了,桌面上却凭空出现了一蓬酒雾,慢慢的幻化出一个“逃”字。

    迟暮严的脸色大变,这是他和蓝莲的秘密联络方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启用的,这个“逃”字,难道??????

    令风死死的盯着迟暮严,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迟暮严居然是那么的陌生,难道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他知道这是一种秘密的联络术,可是他没有想到迟暮严居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令风以为这样的事是不会在他和迟暮严之间发生的。

    “快走!”

    容不得令风再有丝毫的迟疑,迟暮严已经消失了形,令风紧紧的跟在随后。

    “怎么回事?”

    令风终究顶不过心中的疑虑,开口问道。迟暮严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令风一眼。那清澈的眼神给了令风当头一棒,猛然醒了过来,顿时万分的羞愧,令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疑迟暮严,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

    “啊”

    迟暮严一声惊呼,急急的停了下来,令风的思绪还在挣扎,差点撞到迟暮严的上。

    “怎么了?”

    迟暮严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令风顺着迟暮严的目光看去,在一颗大树下,一个披黑色斗篷的人斜斜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这灵压??????”

    迟暮严没有说下去,可是他和令风清楚的感受到了对面这个陌生人的强大。黑色的斗篷,暗黑的灵气,难道他是传说中的??????

    “落!”

    这两个字是从令风的牙缝中挤出来的,虽然他和迟暮严都不愿意是这样的结果,可是这感觉??????不会错的。

    令风和迟暮严对视了一眼,那眼神中包含了无奈。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遇上落军团,可是根据刚才那个“逃”字来判断,这不是偶然,看来是落找上了他们。

    “要来了。小心。”

    令风发出了警告,那边的“落上骨骼爆响,令风和迟暮严谁都不敢大意,面对这死神一样的对手,他们知道,只有全力以赴。

    令风暗暗开启了防御模式,在没有了解对手的能力之前,他不会轻易的去做出任何形式的攻击,对于他们这样的战场老手来说,这点是生存下来的一点经验。

    可是迟暮严居然没有这么做,令风的注意力完全被对方吸引,迟暮严居然飞扑了上去,在空中优雅的转了一个,并迅速的结了一个印,口中低低的喝道。

    “咒印?碎”

    随着迟暮严的这一声令下,空气中的灵气都开始震动,慢慢的紧缩,令风感到四周的空气似乎被压缩,紧紧的收缩回来,紧的让人窒息,看来这是一个限制对方行动的术,迟暮严想抢先发难,占据主动。

    事到如此,令风也不能在坐视不理,他解除了防御,刚要发动攻击,突然口像被狠狠的捶了一拳,人整个飞了出去。

    “轰”

    令风狠狠的撞断了三棵大树,体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知道这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那个打伤他的人,居然是迟暮严。

    正当令风大惑不解的时候,那个“落”慢慢抬起了头——是蓝莲!

    令风笑了。自己被完完全全的耍了。迟暮严太了解自己了,他知道自己的防御很难破掉,所以才利用他们之间的默契让令风自己解除掉防御,然后在毫无防备之下,中了这狠狠的一击。

    “为什么?”

    令风挣扎的坐了起来,鲜血已经把衣襟打湿,可是对于心理的伤害来说,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迟暮严慢慢扯下了头上的黑巾,那张丑陋的脸正强烈的抽搐着,似乎正在承受着强大的痛苦。

    “对不起。”

    令风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一击迟暮严并没有打算杀了自己,只是暂时让自己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把他带走。”

    迟暮严背过去,使劲摆了摆手,蓝莲在令风的灵源上拍了一掌,令风顿时睡了过去。

    “不要伤害他。”

    迟暮严低低的说了一句,人消失了。蓝莲看着地上的令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去死吧!”

    蓝莲的刀已经刺到了令风的前,却忽然惊恐万分的跳开了。

    “你??????”

    蓝莲没有想到,令风居然没有晕倒,可是她明明封了他的灵源。

    “鬼界邢军军团长,不是简单就可以当的。”

    令风笑着站了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伤害。

    “算你狠!”

    蓝莲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令风的对手,惊慌之下她已经失去了判断的能力,撂下了一句狠话之后,仓惶逃走了。

    令风确认蓝莲消失之后,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他不但受了伤,而且由于心里强烈的悲痛,导致灵气散乱,冲击了他的五脏六腑,刚才他只是尽力压制罢了。

    令风暗暗庆幸,如果不是对付蓝莲这种经验不足的雏鸟,恐怕他今天就要横尸当场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离开这里,蓝莲这个人心思极为缜密,一旦等她冷静下来一定会回来的。令风挣扎的迈出了一步,可是却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