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鬼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鬼婴

    封如望好歹也是封家的精英之一,急之下却并不慌乱。他原本就没有敢对这个从未见过的怪胎掉以轻心,再加上现场的一片狼藉,谁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个怪胎所为,所以一开始他在接近这个家伙时,已经暗暗将灵气隐于周,防患于未然。

    这一点当然瞒不过他们家的老爷子,他一面心里稍稍安慰——封家的后代还是多少有些值得称赞的地方;另一面又暗暗叫苦,这鬼婴不是寻常之物,就封如望所做的这点防御,恐怕无异于是螳臂当车。

    果然,在鬼婴的舌头将要触碰到封如望的肌肤时,封如望感到了从所未有的绝望。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可是没想到这个怪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灵气和变态的技能,那舌头上猩红的液体四溅,居然有能让人浑麻痹失去反抗能力的作用。

    这一,恐怕封如望就将从四界消失。

    “放肆!”

    老爷子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早已暗中蓄势待发,他没有早出手是为了看看这传闻中的鬼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能力,是否与传说中的一样恐怖,今一见,其恐怖程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试想那封如望也是具有着当盘龙坛掌门人实力的人物,居然仅仅一个回合就已经把命拱手相送,放眼这四界,若不是他们这些老家伙全部都重新出山,恐怕不用等着“落军团”发飙,单单一个鬼婴就要踏平半个四界了。

    老爷子沉声一喝,并未使出全力,右手轻飘飘的打出一掌,看似绵软无力。可是封如望却看的清楚,等到这一掌到了他脖颈之处时,忽然闪为一刀,与鬼婴的舌头相触碰后“吱吱”作响,刀剧烈抖动着,泛着的红光也愈来愈弱。封如望内心无比的惊骇,他本还心存侥幸,认为自己只是一时大意才着了这怪胎的道,现在一看,居然老爷子的一击也未奏效,这个怪胎居然强的如此的恐怖,一时间他乱了方寸,周灵气大乱,鬼婴似乎笑了。

    “守好心智,莫被它乘虚而入!”

    老爷子的这一句话如天雷劈下,震的封如望耳膜生疼,但这下也让他马上清醒了过来,他这才明白鬼婴的笑容居然有让人产生幻觉,放弃抵抗的作用,今若不是有老爷子在边,恐怕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好几次了。想想自己以前的一些非分之想,真真觉得自己太过于可笑。

    “妖孽!你当真以为这世间无人了?!”

    老爷子动了真怒,双手合十,拇指交叉,结下一个奇怪的印,牙轻咬舌尖,一滴血正好落在中指顶端,立即化为一蓬血雾,随着老爷子的灵气聚集,血雾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淡,最后竟然没了踪影。就在封如望以为老爷子的术发动失败时,却突然觉得浑一轻,本能的往后一退,居然摆脱了鬼婴的控制,想想自己差点死于非命,一时间后怕无比,浑都被冷汗打湿了。

    那蓬血雾又重新出现,把鬼婴笼罩在中间。鬼婴感受到了这不同寻常的灵压,居然兴奋的“吱吱”乱叫,在这血雾中来回乱撞,可是始终不得摆脱。越是这样,鬼婴越发的急躁,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好几次那血雾差点被它冲破,可是又似乎差那么一点。

    “老爷子??????”

    封如望十分的担心,老爷子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现在他只是密切关注着鬼婴的动作,并没有看封如望一眼,只是低低的说道。

    “放心。这个术和鬼婴自己的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它能吸收被困着的灵气作为能量,也就意味着你的放抗越大,它的束缚力也就越大!”

    “哦!”

    封如望恍然大悟,这样的术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老爷子和他之间终究隔着一道鸿沟,老爷子的很多举动,他是根本看不明白的。

    鬼婴突然不动了!

    它缓缓的把子蜷了起来,血雾也跟随者它变得越来越小,可是颜色却越来越红。老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个怪胎究竟想怎么样。

    “不好!”

    老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鬼婴忽然形暴涨,瞬间突破了血雾,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封如望都惊呆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果然是千年一遇的怪物,竟然有着这样的头脑。今被他逃走,他再见,想拿它恐怕比登天还难。”

    封如望没想到老爷子忽然一下子这么消沉。在他看来刚才的对决老爷子是占了绝对的上风,被它逃走不过是碰巧的事,根本不至于这么消沉,也许老爷子是太久没有战斗,这次的失败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吧。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知道他是怎么逃走的吗?”

    老爷子早已看穿他的心思,这一问倒是让封如望十分的窘迫,说实话,他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

    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只这一点,这鬼婴就比这些凡夫俗子强上了百倍,以后但愿不要让这些笨蛋遇上它。

    “我们刚才说话,我故意说出了这个术的属,目的就是想看看这个鬼婴究竟是不是能感应到。”

    “什么?!”

    封如望震惊的叫道。他修为这么多年,有一点十分的清楚,就是当你被陌生的灵气包围时,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都会被剥夺,也就是进入了施术者创造的景之中。可是老爷子居然说这鬼婴在血雾之中仍然能感应到他们的谈话,这太不可思议了,决然不可能!

    “的确,它的能力超越了我们一般的认识。这是因为鬼婴本来就不是一个寻常的生命。你知道鬼界之人死后都会化为萤光照耀着鬼界。可是每隔千年就会有一个萤火倒转轮回,在鬼界死后居然幻化到人间界,这就是鬼婴的本体。”

    封如望这是第一次听说鬼婴,才知道鬼界居然会有这样诡异的事发生。老爷子对然对鬼婴早有耳闻,可是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本体,有太多的秘密还没有解开。

    “这鬼婴的魂魄在本体中会一直沉睡,醒来的时间没有定数,要看本体的刺激。倘若本体受到强烈的刺激,心大乱,鬼婴就会苏醒,吞噬本体的魂魄,重见天!”

    听到这里,封如望有些明白了。他们本是得到报说青延江被袭失踪,景储一个人在废墟才赶了过来,谁知道到了现场却碰上这么个怪胎。现在看来,这怪胎就是景储,没想到他居然就是千年一遇的“鬼婴”!

    “那鬼婴刚刚不但感应到了我们的谈话,而且在一瞬间就想到了破解之道。这等天资的确是超凡脱俗。本来今的它还没有完全苏醒,我们有机会将其消灭。可是经过这一站,它必定会深度的苏醒,到时候??????”

    老爷子没有再说下去。封如望只觉得上一直在冒着冷汗。深度苏醒?!今那恐怖的实力居然只是刚刚苏醒,那么那个所谓的“深度苏醒”究竟会怎么样?!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切一切的变数都预示着一件事的发生,那就是四界将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