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仙的没落(7)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天仙的没落(7)

    冷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鄙夷的看着穆生,狠狠拭去了嘴角的血渍。他一点都没有感到庆幸和胜利的兴奋,他从来没有想到在人间界居然有人轻易的破掉他的褐级“魄刀”,并且灭掉了他双魂中的一魂,他百年来修为的魂魄就这样毁于旦夕,冷天感受到的,只有愤怒和深深的不安——这个人,决不能留,他上的那种可怕的灵气,似乎是恶灵的味道??????

    穆生浑都无法动弹,紫色的“魄刀”是冷天的杀手锏,也是最为强大的一击,这才是天仙真正的实力。这“魄刀”不但坚不可摧,而且比起褐级的来说,更加具有灵,能够剥离对手的魂魄,并且吞噬。

    可是冷天并不知道在穆生的上发生了太多不寻常的事,穆生本体已经没有了魂魄,他的意识是妞儿的也就是睡灵的魂魄在主宰,显然,凭冷天的实力,距离捕获灵体那还差了许多,再加上他体内还有三种不同的顶级灵气在争夺这个,所以冷天的“魄刀”居然一直“呜呜”的叫着,似乎在哀怨着什么。

    冷天能够第一时间感应到“魄刀”的反应,他知道这不是惊讶的时候,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灭了面前的这个怪物,他太可怕了!

    穆生的体被“魄刀”所制,一动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冷天慢慢近,冷天嘴角的挂着的笑容十分的明显——那是浓浓的杀意!穆生心里冷笑着,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作为一个强者,不但要有强大的实力,还必须有一颗够狠的心!

    “不要让我活着,否则,你必死!”

    穆生尽力挤出了这几个字。这种死亡前的威胁在冷天的耳朵里听来确实是无趣之极,他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了上千次,对敌人的威吓已经变得麻木了,在这个世界上,他只相信实力,在冷天看来,奇迹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

    “放过他。”

    原本哭哭啼啼的夏妙居然挡在了穆生的前,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保护这个令她万分惊恐的怪人,她只是这么做了。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经历了以前从未感受过的生离死别,一瞬间她的心竟然坚强了许多。

    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满心的惆怅和悔恨却化成了勇气,她还是泰简单了,丝毫没有考虑过眼下的局势和后果,其实即便她不怕死,可是又能改变什么呢?

    “哈哈哈哈哈哈?????”

    冷天的笑声越来越有底气,穆生知道,这是最后一击前的准备,他已经把所有的灵气聚集起来,整个人现出了回光返照似的亢奋。

    “走,快走!”

    穆生竭力挣扎着想推开夏妙,却丝毫动弹不得。夏妙似乎是被冷天狰狞的面目吓呆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了,只是傻傻的站在穆生的前面?????

    “去死吧。炎魂?炼!”

    随着冷天的一喝,他的随着轻风燃做点点灰烬,飘在穆生和夏妙的周围,只有那冷酷的笑声依旧回在他们的耳边,这个术,要将他们的魂魄炼化,燃尽,永远消失在四界之中??????

    “啊。你怎么会有执法长老的??????”

    夏妙的惊呼被淹没在了这一片黑色的灰烬之中,一切已经成为定局。

    一缕眼光刺痛了穆生的眼睛,夏妙倒在他的脚下,前的紫级“魄刀”已经消失。冷天远远的跪在地上,极度疲惫的喘着气,似乎受了重创。究竟发生了什么?穆生只记得被灰烬包围,变没有了意识??????

    “唔”

    夏妙闷哼了一声,也醒了过来,刚才的窒息和惊恐让她刚醒来就吐个不停,眼泪也决堤而下。

    “泰叔??????”

    穆生这才发现西泰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难道这一切与他有关系?

    冷天踉跄的站起来,怨毒的看着他们。

    “我们会再见面的??????”

    冷天消失了。穆生强忍着的一口气也散了,他轰然倒在地上,口剧痛无比,这一松懈下来,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夕阳下,一男一女躺在这荒凉的土地上,一个血迹斑斑,一个泪痕满满。许久,穆生才渐渐恢复过来,夏妙却早已经做起来,可是眼泪还是不住的冒着。

    “你??????”

    穆生想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话刚出口又觉得自己太残忍,明明她已经够伤心了,自己又何必去撩拨她的伤口呢。

    夏妙转过头来,幽幽的看着穆生,忽然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巴掌完全是出乎意料,没有丝毫的防备,打的穆生眼冒金星,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居然会突然这么凶猛,而且居然有这般的气力!

    穆生被打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又过了许久,夏妙渐渐平复下来了,穆生把子往后面挪了挪,确定夏妙够不到自己了,才轻轻的问道。

    “你????好点???了?”

    “对不起。”

    夏妙忽闪着两只肿肿的大眼睛,认真的对穆生说。穆生快疯了,要不要变这么快,给点心理准备的时间,这变化也太快了,刚才还是一个响亮的大耳帖子,现在居然这么含通达理的赔礼道歉,真是一个怪物!

    夏妙并没有理会穆生的惊讶,手里紧紧攥着什么东西。穆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那是一块玉,可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成色的。

    “对不起。”

    穆生再次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原来她是在冲那块玉道歉,不是自己!这个魔女在莫名其妙的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帖子之后居然对着一块玉道歉!

    “你!??????”

    穆生正想到发作,可是又觉得自己泰小气,毕竟他曾经要保护过自己,唉,算了吧,就当是扯平了。

    “泰叔。”

    穆生心头一震。难道,难道那块玉是西泰的?那西泰到底去哪儿了?穆生忽然有种预感,这块玉,绝对不那么简单??????

    听完夏妙的哭诉,穆生才知道这块玉就是天仙界之人自愿殒后所幻化,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的代表,这种玉被叫做“神”,在他们看来,能为了道义和正义殒的人才是真正的神。一般来说,这种玉会被供奉在仙界的祭祀台上。

    一切都明白了。当西泰醒来发现冷天居然拥有只有天仙界之法长老才拥有的独特能力时,就知道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可是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搞清楚事的真相了。为什么冷天会出现这里?为什么自己会被冤枉?为什么冷天居然拥有这恐怖的力量?!

    这个力量在天仙界只许一个人拥有,因为那是一种可以轻易摧毁包括天仙在内的魂魄的恐怖力量,一旦被邪掌握,后果将不堪设想。西泰是幸运的,他是护界长老的徒孙,还担负着保护夏妙的职责,所以他的上流着一种奇特的血液,代代相传的绝对防御——用生命为代价换来对目标的保护。

    西泰用生命挡下了那可怕的一击,冷天终因力竭而遁走。这块玉,救了穆生和夏妙的命。穆生知道西泰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夏妙,可是他依然无比的感激他,西泰让他看到生命才是真正的力量,这块玉也正好证明了西泰绝不是冷天口中所谓的叛徒。

    穆生又想起了任伯年的话——天仙界已经没落很久了,十八年前的灾难一定与天仙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一个谋!

    谋?!

    穆生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这个风暴的中心,所以他反而看不清这个谋的真面目,也许这些人都是由于自己才被卷入这场纷争,那么,即便是死,他也决心要找出这个黑幕背后的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