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决裂(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决裂(上)

    云华坛似乎并不关心他们所谓的掌门失踪,上上下下依旧各自忙碌,丝毫不受影响,虽然大家已经有两天没有看见那个醉鬼掌门了。与此同时,大弟子乾询也已经两天没有和毕无双联络了,他隐隐觉得事有些蹊跷,便偷偷的来到了他们实现约好的紧急联络地点——云华坛主

    “掌门!”

    一进门,乾询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毕无双,**着上前赫然有一个猩红的骷髅头印,异常的恐怖,最乾询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毕无双原先满的缝接线居然都不在了,皮肤光滑的好像那些东西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乾询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

    “你是谁?!好像关心他的”

    一个诡异的声音从毕无双的体里面传来,乾询如触电般的把手缩了回来,惊讶的跌坐在地上,不住的往后退着,惊恐的眼神环视着四周。

    “哼。”

    一声闷哼,毕无双缓缓张开了眼,乾询如视救星,连滚带爬的扑到掌门的边,却哆嗦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毕无双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示意乾询冷静一下。

    毕无双看着自己前的骷髅记,脸上浮现出骄傲的笑容,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决斗中,他最终靠着自己的智慧战胜了对手。他原本就是一个极为自负的家伙。

    “你笑什么,你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那个术??????”

    “不就是天谴吗!”

    毕无双冷冷的一句话想一盆冷水泼在了恶灵的上,一时间它竟然无言以对,它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居然知道自己面对的下场,居然冒着这绝世的风险发动了那个术,最重要的是——他还拉上了自己!

    “嘿嘿???嘿嘿嘿??????”

    恶灵的笑已经极不自然。面对着毕无双,它居然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要知道即使是它当年被封印都没有过丝毫的惧意。面前的这个人的内心太可怕了,可笑的是他竟然是堂堂的云华毕家的传人,那个本该代表着正义的家族!毕无双内心的黑暗和邪恶深深的震撼了恶灵,它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是阶下之囚,为了能够躲过那绝世的天谴,它必须和毕无双合作。

    “看来你想明白了,你还算知道当中的利害关系,不笨”

    毕无双现在已经是和恶灵心意相通,他知道自己没有真正的征服这个恐怖的力量,可是面对死亡,他们只能一起抗拒!

    “你不用太得意,我会把我的力量借给你,可是你也应该明白,现在我的力量只有原先的四分之一。”

    “足够了!”

    毕无双仰天长啸,四分之一已经足够让他重新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他要那些欠他的人,血债血偿!

    痴虎坛的弟子们最近总在暗地里嚼舌头,应为他们敬的掌门人自从上次的选拔考试后就大变,几乎不再过问神坛里的事务。那些原本奔着想和丘一合学点真本事的新人开始按捺不住了,四处打听着关于掌门人的消息。

    “哎哎,我可听说了,现在咱们痴虎坛可不比从前了,盘龙坛的一个大弟子都要掌门亲自迎接,我看咱们是投错门了”

    “谁说不是呢,你看咱掌门,那哪有一点掌门的架势啊,根本就是一个花瓶啊”

    ??????

    几个弟子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却没有发现被一墙之隔的二师兄凌晓听了个一清二楚。凌晓这几已经听了太多这样的言论,起先他还出面呵斥这些不懂规矩的新人,可是现在他也知道阻止这种言论根本无济于事,他自己也觉得掌门人最近极为反常。为了搞清楚事的真相,他决定冒险去见见掌门人。

    丘一合自从选拔考试结束,就难解心中的苦闷。他委继续当这个掌门是为了痴虎坛千年的基业,为了神坛上上下下几百个弟子。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选择了死亡,虽然他自己保住了名节,可是青延江定会纵别人掌管痴虎坛这千年基业,到时候他又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而且到时候他的弟子肯定会受尽别人的欺凌,为了这一切,他必须活下去,他必须放弃自己的尊严去和青延江沆瀣一气。

    丘一合整把自己关在房中,下令任何人不许打扰,他自己的心每天都在挣扎着,实在是再没有精力去管理神坛的事务。

    “师父!”

    二弟子凌晓居然没有征得丘一合的许擅自闯了进来,若在平时,丘一合早就已经暴跳如雷,可是如今他很清楚徒弟为什么这么做,他不忍心再去责怪他们,一切都是他这个当师父的不中用。

    凌晓跪在地上,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算师父要把他处死他也必须把肺腑之言讲给师父听。可他没想到的是师父居然一点也没有生气,只是怔怔的看着他。

    “师父??????”

    凌晓又叫了一声,丘一合轻轻抬了抬手,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徒想要说什么。

    “凌晓啊,虽然你是二弟子,可是咱痴虎坛上上下下几百人中,也就是你和为师最为相像,师父知道你今天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才来的,师父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师父还没有老糊涂,师父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

    丘一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凌晓这才发现面前的师父竟然在几天的时间里苍老了这么许多,连原先那宝贝似的络腮胡子都已经花白了。凌晓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发酸,他为自己不能分担师父的忧愁而自责。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凌晓默默的流着眼泪,丘一合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凌晓一直都是自己最喜欢的弟子,他和丘一合一样,也是个火爆脾气,丘一合总觉得能在凌晓的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是物是人非了,丘一合不知道目前的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他总感觉到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血腥味,仿佛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好感人的师徒深??????”

    “谁?!??????”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划破了屋内的寂静,凌晓从地上窜了起来,第一时间护在了师父的边。丘一合却连头都没有抬,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

    “你终究还是来了”

    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屋子里的正是前云华坛掌门人毕无双,边还跟着大弟子乾询。凌晓剑眉紧靠,随时准备着发起攻击。

    “嘿嘿嘿,看来你早知道我会来”

    毕无双险的笑着,丝毫不在意凌晓的威胁。丘一合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头,一只手把凌晓拨到了一边,这笔账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他不想把自己的徒牵扯进来。

    “看来这短时间你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我和楚掌门都是你和青延江的棋子而已,我知道只要你不死,必定会来找我的。”

    “哦?看来你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笨呢”

    丘一合笑了起来,自己确实是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笨,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屡屡被人所欺骗,以致现在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尴尬境地,这是一个只讲究实力的世界,他这种还讲感的人已经被淘汰出局了。

    “我都能想到的事,青延江自然也能想到”

    “哈哈哈?????哈哈哈????”

    丘一合的话音刚落,一声长笑便传了过来,屋子内刹时又多了两个人,自然是青延江和他的大弟子景储。青延江不住的拍着手,似乎是在夸赞丘一合的智商。

    “没想到你还发现了我,看来你也不是传闻中的每天都无所事事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青延江和毕无双相互对视着,许久,谁都没有说话。景储偷偷的瞄了毕无双一眼,眼神中似乎带着深深的恐惧。而青延江所诧异的则是是什么力量让毕无双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与自己对峙。

    各怀鬼胎!

    “承蒙青盟主夸赞,我知道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丘一合这番话说出来,屋子里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哦?我倒想知道你丘大掌门到底还知道什么?”

    青延江忽然觉得今天的丘一合是这么的有趣,完全不像是自己原先认识的那个丘一合,他倒是想听听丘一合到底知道了多少。毕无双也正好需要对对方的况有进一步的了解,所有期待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丘一合的上。

    “我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参加盟主的上位仪式??????”

    屋子里的人,除了青延江自己之外,都竖起了耳朵,这个谜团已经在他们心中埋藏了许久,青延江好不容易把盟主的这个位子弄到手,上位仪式应该是他昭告天下,让天下之人承认他这个盟主的最佳时机。

    可是,为什么那天青延江居然没有参加?他,到底有着什么样不可告人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