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重逢(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重逢(下)

    就在令风凯旋归来的第二天,迟暮家族忽然燃起了一场诡异的大火,起火的位置是新上任的总司迟暮端的家中,这场火起的异常的诡异,因为它不是一般的火灾,而是在鬼界消失了两百多年的术之火——火。这个术是迟暮端的爷爷,号称鬼界千年第一鬼才的“鬼泣”迟暮卓所创,其力量之邪恶,手段之歹毒让人闻风色变。在鬼泣遭到天谴之后,这个术也随之消失。时隔两百年这个术又重现鬼界,预示着鬼界将有一场新的血雨腥风。

    火不是明火,而是一种淡蓝色的灵气,它对房屋建筑没有一点伤害,只会附着在人的上一直燃烧,直到这个体化为灰烬。在体没有燃尽之前,火是不会灭的。

    当迟暮端晚上拖着疲惫的体回到家中时,却发现家里上下四十余口已经化为了灰烬,迟暮端颓然倒在地上,跟随的侍卫马上通知了各个队长级别的人物,谁都没有想到迟暮家族嫡传一系竟然会遭此大难,而且还是在迟暮端刚刚即位的时候,这决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酝酿着一场针对鬼界的惊天谋。

    苏醒了的迟暮端立即着手展开了调查,在这场灾难中,迟暮端的父母、惟一的弟弟都惨死在了家中。紧接着整个鬼界遭受了千年以来的最大规模的清洗——连续三任刑军军团长被杀,鬼界第一大家族凤凰一族嫡系、旁系一并被灭门,鬼界似乎进入到了一个被诅咒的时代。

    令风就是在那一年被推举为邢军军团长的,那一年,他终生都不会忘记。不是因为他年少得志,成为了鬼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邢军军团长,而是因为他失去了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一个人——迟暮严。

    以后的子里,令风一直没有放弃对那场离奇灾难的调查,因为一场变故之后迟暮端并没有给出一个很合理的交代。可奇怪的是,这十一年来,每每他一接触到这场血案,迟暮端就会突然出现,并且给他一些很棘手的任务,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分心。

    “出事之前我去找过你,那时你正被大家簇拥着,我觉得不方便露面就回去了,谁知道这一别差点成为永生之遗憾”

    迟暮严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现在的他毕竟是改变了很多。

    “我知道,等我有时间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

    令风忽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个人,这么多年常常在梦中相见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却发现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连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令风的心在滴血,作为兄弟,自己没有能帮上任何忙,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边。

    “你不想知道在我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令风蓦的抬起了头,这个问题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可是就是无法说出口,也许是令风的心理还没有准备好去接受那段悲惨的过往。迟暮严仰着头,如果他的眼睛不是现在这样的话,提及那段历史,他很可能会泪流满面吧。

    “那个术,火,并没有失传。当年除了我的爷爷迟暮卓以外,还有一个人会”

    令风顿时明白了迟暮严口中的另一个人的份。在鬼界能和总司平起平坐的,而且两百年前与鬼泣迟暮卓交最好的就是那个人——当年的大祭司凤凰易水。想到这里令风心头忽然涌起一阵强烈的恐惧,难道,难道那个术是??????

    “鬼泣是死了,可是凤凰易水却把这个术当做对我爷爷的纪念保存了下来,所以以后历代的大祭司都有可能掌握了这个术,当然也包括前任的大祭司——凤凰谷阳”

    令风终于明白凤凰谷阳为什么被安上了叛界的罪名,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有反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个现在来说只有他们凤凰一族才拥有的术,成为了谋害与之对等的迟暮一族的凶器,一切的辩驳都是苍白的。

    “你是被凤凰谷阳所救。”

    令风轻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对当年的那场灾难了解了许多。他知道那个术不可能出自于凤凰谷阳之手,然而能让迟暮严以现在的状态站在自己面前的却只有他一人——能驾驭那个术的人自然也能解除那不灭之火。

    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为什么不为自己据理力争?为什么不让迟暮严站出来指正凶手?

    迟暮严看着令风脸上表的变化,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我当时和你一样的想法,我想站出来保全凤凰一族,虽然我没有看到凶手,可是我相信这一切绝不是凤凰老头干的。可是凤凰老头似乎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他只告诉我先躲起来,有机会他会慢慢的告诉我真相”

    迟暮严顿了顿,当年的那段血腥史似乎让他现在都仍然心有余悸。

    “可惜我知道的并不多,当时我的伤很重,凤凰老头还没来得及告诉我真相他的死期就突然降临了。我只知道他是被人胁迫,不得已才承认所有的罪名,并自行解除封印,灭了凤凰一门”

    令风的心中无法平静,到底是什么人能胁迫当年正值巅峰的咒印师凤凰谷阳?!令风想告诉迟暮严其实凤凰一族还有传人,突然想起了凤凰晴口中的那个神秘人。

    “是你救的凤凰晴?”

    迟暮严点点头,这个是凤凰谷阳救他的另一个目的,帮助他保存凤凰一族最后的血脉,最后一个咒印师——凤凰晴。为了能让这一切在将来大白于天下,凤凰谷阳将凤凰一族千年来的绝学都传授给了他,所以迟暮严不但救下凤凰晴,而且还和她一起学会了凤凰一族的绝学。

    “这么多年,凤凰家族的绝学我已经都参透了,但可惜我没有凤凰血脉,所以到了现在功力已经无法继续精进。到现我在才知道为什么有人如此忌惮凤凰一族,非要置其死地才罢休,原来凤凰一族掌握着鬼界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凤凰一族的一个秘术——回天!”

    迟暮严口中的秘术令风从来都没听过,这一个谋就像是一个拼图,他们几个人分别掌握着全图的一部分,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把几个人集合起来,大家一起完成这个拼图,揭开这个巨大谋的面纱。

    “最近我才有勇气去面对那个差点置我于死地的术——火。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迟暮严的口气突然间变的很有生气,令风明白这个术带给他的远不止体上的创伤那么简单,到现在迟暮严在面对当年的这段历史的时候依旧无法压制自己的绪。

    “这个术非常特别,果然不愧是被称为鬼才的迟暮卓所创。放眼时间,能够修炼这个术的只有两种人,那就是??????我们迟暮一族和凤凰一族!”

    迟暮严的这个发现犹如晴天霹雳,把令风惊的浑一颤,这么说来,那个施术者竟然会是??????迟暮一族?!

    迟暮严遥视着远方,十一年了,他忍辱偷生了十一年,为的就是能有一天将这段血腥的历史重新摆在众人的面前。可是现在依旧有很多的谜团没有解开。那个术到底是何人所施,为什么连他的父亲——前任鬼界总司都没有能逃出魔爪?难道是迟暮端?不可能!他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去接近这个术。还有就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迫使鬼界真正的第一人凤凰谷阳毫无反抗之心,拱手交出全族的命?

    令风和迟暮严都明白,在他们的背后有着一股无比强大和邪恶的力量在纵着整个谋,十几年前的惨案只不过是一个序曲,谋真正的目的谁都不知道,也许,这个谋的核心正在悄悄的靠近他们。他们,能够在这个看不见的死神面前活下来吗?

    令风和迟暮严对视着,他们不知道靠自己的力量是否能撼动这个惊天的谋,可是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熟悉的久违的眼神——坚定,执着,必死的信念。不管有什么样的灾难,他们不再是孤军作战,他们是真正的伙伴。

    “令风大哥,穆生好像不行了”

    那段神秘的过往让令风和迟暮严暂时忘记了边的一切,被憨虎这一叫他们才回过神来。穆生的体已经回复到了正常,可是头顶上总是有一团黑气挥之不去。显然这样的景让迟暮严大吃一惊。

    “他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令风很奇怪的看着迟暮严,他经常能见到穆生的灵源会有黑色的灵气涌出,这么长的时间也并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他并没有当回事。可是现在迟暮严的脸上虽然看不出表,可是令风却能体会得到他的紧张和严肃。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跟我来”

    说完,一行人渐渐远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