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重逢(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斗天使者 书名:神鬼泣
    重逢(上)

    当黑巾慢慢被揭下的那一刻,令风觉得心快要跳出来了。这是一张面目疮痍的脸,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没有眉毛,没有睫毛,没有胡子??????整张脸就是一个暗红色的光溜溜的伤疤,可就是这张已经极度扭曲的脸,令风却依旧认得——迟暮严,鬼界现任总司迟暮端的亲弟弟!

    “你还认的我?!”

    迟暮严声音有些颤抖,他根本没有想到现在的这张脸居然还能有人认的出来。这张脸变成这样后他自己只看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它!

    令风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双手抱着迟暮严的肩头,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真好,还能哭,我这眼睛,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迟暮严自嘲的说着,却没有笑,看起来他的脸已经不能再有任何的表了。令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绪,眼泪顺着脸颊不断的滑落。真的是他,令风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再次见到这个儿时的伙伴,不,应该说是对手,不由得回想起了那段快乐的时光。

    令风是个孤儿,一个人游走在鬼界的边缘,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很羡慕别的孩子能在父母的怀抱里撒,每当这时,令风就一个人远远的走开,细细咀嚼着那份属于他自己的孤独。在鬼界,父母从小就鼓励孩子好勇斗狠,所以在鬼界经常会看到小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在打架。为了不被别人欺负,令风小小年纪就练就了一的好本事,在同龄人中几乎没有对手,也算是个知名的人物。可他却从来都不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总是挑那些年纪比自己大上很多的人打架,每次都是伤痕累累,所幸的是他的伤总是恢复的很快。

    结识鬼界贵族迟暮严可以说是迄今为止令风最为满意的一次命运的安排。令风的童年是在不断的与人搏斗中度过的,他享受着战斗的乐趣,好驱散那心中挥之不去的孤独,因为只有在战斗时,令风才能够成为焦点,才能够被人们关注。

    由于战斗双方年龄相差悬殊,每每打架时总是会有一群人围观。这种有趣的场面同样也引起了生不羁的迟暮严的兴趣,当他发现这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小孩竟然能打败比自己大好几岁的人时,好胜的他开始不乐意了,于是派自己的仆人把令风揍了个遍体鳞伤,想以此杀杀令风的威风。令风挨打的时候一声不吭,宁愿皮开绽也绝不求饶,迟暮严没了耐心,可这时令风却不放他走。

    “你没有我强!”

    令风嘴角还挂着血丝,口气却一点也不软。小孩子争强好胜的心思最重,最见不得别人说自己不行,迟暮严小脸憋的通红,他必须要争回这口气来。

    “谁说的,我比你强!”

    令风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笑了。

    “你比我强的话就不会用别人出手了”

    迟暮严没有再辩解,而是直接上去给了令风一拳,结果是伤痕累累的令风把迟暮严结结实实的揍了一顿。在这个过程中,迟暮严也没有吭气,而且他不让仆人插手,这是他的战斗,他不许别人践踏。

    “我叫迟暮严,以后我每天过来找你,我一定要超越你!”

    “我是令风。告诉你,我可不会手下留!”

    两个人都被揍花了脸,却用带着血的小手勾下了这个仍旧孩子气的约定。从那以后,迟暮严总是偷偷跑出来与令风比武,每次都被揍的很狼狈,可他们依旧是第二天重新来过,谁都没有失过约。

    在令风的心目中,正是有了迟暮严的出现,他的生活才开始变的丰富多彩。是迟暮严带他认识了这个世界,教他读书认字,给他吃从家里偷偷带出来的美味,令风这才知道原来吃的东西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

    迟暮严给他讲鬼界的历史,特别是迟暮一族那辉煌的历史,就是在那个时候,令风才知道自己每天揍的居然是鬼界第一家族的孩子。虽然迟暮严出贵族,可是慢慢的令风了解到他并不愿意因为自己是贵族才被人尊重,他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开创一片天地。

    虽然迟暮严依旧每次都输,可他一次都没有赖皮过,一次都没有哭过。令风也从来都没有放水,因为他知道迟暮严是在为尊严而战,自己决不能玷污他们之间的友

    对于迟暮严来说,令风是他的一个目标,一个人生当中必须要跨越的障碍。令风的世在别人看来定然是十分的悲惨,可就是这样一个孤儿,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信念,对生命的执着。令风从来没有轻视过自己,他追求力量却并不是为了要奴役别人,他冷酷的外表下却有着火一般的一颗心,他是迟暮严心中的好朋友,也是迟暮严心中敬重的大哥哥。

    和令风在一起的子,迟暮严看到了真正的鬼界的面目,他知道了底层人们生活的环境,看到了多少人仅仅是为了活着而奔波一生,他知道,鬼界原来并不想家里的先生描绘的那么美好。美好,仅仅是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而言的。

    迟暮严必须要超越令风。因为只有战胜了令风,他才有底气去挑战那个他从小仰视家伙,他的哥哥迟暮端。他才有可能站到迟暮家族的最顶端——鬼界总司。令风让他成长了很多,虽然每次都输,可是迟暮严真的已经是越来越强了,只是令风进步的速度更加惊人而已。

    于是鬼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两个少年一会儿还如同仇人般杀的天昏地暗,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可一会儿两个人又互相清理着伤口,吃着同一块糕点,好的和一个人似的。

    迟暮严从来都没有带令风回过自己家里,因为他有一个比自己大十一岁的哥哥,一个一点都不喜欢他的哥哥。迟暮端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就理所应当的为当鬼界总司而准备着。说实话,迟暮端的天资很有限,最起码在这个辉煌的大家族迟暮一族中他很是一般。可他是嫡系的长子,这一切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总有一天他会顺理成章的从父亲手中接过那个人人敬仰的位子。可这种安逸在迟暮严出生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因为迟暮严要小迟暮端十一岁,父母似乎更加宠他的这个弟弟,更可怕的是父亲总说迟暮严是个武学上的天才,将会是迟暮一族历史上又一颗璀璨的明星。

    从此,迟暮端的那份安逸被打破了,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很讨厌这个夺取自己宠的小鬼头。他常常把迟暮严欺负的哇哇直哭,以至于招来父母的责骂,这个时候,迟暮端更加认定迟暮严小小年纪就会利用父母的宠与自己对抗。

    其实真正让迟暮端对这个弟弟起了戒心,是在迟暮严认识了令风之后。这时的迟暮端已经是鬼界十二魅之一,凭着自己傲视天下的法赢得了“闪魅”的美誉,眼看着距离自己的巅峰就差一步之遥,一切似乎都只待水到渠成。可这时迟暮端忽然发现,他的那个小鬼头弟弟居然强大起来,而且虽然每天伤痕累累,却一天比一天强的可怕,那时的迟暮严才十九岁,如果假以时??????

    迟暮端不敢往下想了,他派人跟踪自己的弟弟,看看他每天究竟在干些什么。因为他知道光靠家族传授迟暮严根本不可能精进这么快——迟暮端早已安排好一切,迟暮严在家里能学到的只是皮毛而已。

    就是在那个时候,迟暮端第一次听说了令风这一号人物,而且通过得到的消息他判断,这个叫令风的男人才是弟弟真正的幕后帮手。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分开。

    险的迟暮端将此事告知了时任总司的父亲,在他看来,迟暮严这种不分尊卑的做法深深的伤害了迟暮一族的威严。可他没想到的是父亲不但没有发怒,反而称赞迟暮严小小年纪就有博大的怀,并告诫他好好象弟弟学习。迟暮端的自尊再次受到强烈的打击,他意识到,如果再这么下去,一切都将变得不可捉摸,自己必须想想办法。

    就在这一年,令风突然被破格录入鬼界战司。这是令风梦寐以求的地方,可他都没来得及和迟暮严告别就被强行拉上了战场,而且这一去就是两年。在那个充满杀戮的地方,令风完全展现出自己的天赋,他的快,他的强,深深的烙在了敌人的心中。当他从敌人手中夺取了那把血剑以后,“血剑”令风就成了每一个敌人心中的梦魇。

    没错,这一切都是迟暮端安排的。他原本以为这个家伙早晚会死在战场上,可是显然他低估了令风的实力,这个男人在两年之中居然成长成了鬼界的英雄,“血剑”这个名号就是在那时响彻四界。

    令风的不辞而别让迟暮严很不适应,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没有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没有了一个知心的朋友,迟暮严突然像换了个人一样,终无所事事,在风花雪月中喝的烂醉如泥。看着父母失望的眼神,迟暮端第一次觉得那个位置牢牢的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迟暮端太自信了,他完全不了解他的这个弟弟。在与令风相识的这几年中,迟暮严的阅历已经远非他的这个哥哥能比。在令风失踪的第一时间里他就想到了迟暮端,在民间,他对贵族之间为了争权夺势而手足相残的事已经是耳熟能详,可怜他的哥哥还以为迟暮严依旧是个不谙世事的富家子弟。

    其实迟暮严对那个位子并没有什么**。他变强的理由很简单,他不想一辈子靠着祖先的基业吃饭,他要成为令风一样的靠自己而受人尊敬的人。迟暮严想避开与哥哥的正面冲突,所以他一面暗中调查令风的消息,一面装疯卖傻,过着糜烂的生活。看到父母为自己难过迟暮严心中也万分的痛苦,可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不会发生骨相残的惨剧,他不得不这样忍辱偷生。

    就在令风和迟暮严分开的第二个年头,迟暮端如愿以偿的坐到了鬼界第一把交椅上。在迟暮严看来,他所担心的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当鬼界的军队从魔界凯旋归来的时候,迟暮严终于得知令风不但还活着,而且已经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迟暮严激动万分,他想马上就见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兄弟,一诉这两年之苦,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等待着他们的不是久别重逢,而是永诀!

重要声明:小说《神鬼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